《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49章 謝家化的愛好


騎著摩托,夜風如水,但王小兵也沒感覺到涼爽,渾身熱烘烘的,整個人處於一種緊張狀態之中。

到了山石集市夜城卡拉ok廳,問了安保,得知洪東妹在上麵,於是便上樓,走到她的辦公室門前,敲了敲門,聽到“進來”兩字,便開門走進去。

洪東妹穿著紅背心,短牛仔褲,活力四射,一對雪白酥胸似乎要向上怒突而出。她正在數著鈔票,茶幾上散亂地放著一堆百元大鈔,目測之下,也應該有一萬多元。

想不到是王小兵來找她,洪東妹臉現喜色,道:“小兵,放暑假了?”

“是啊。”王小兵在沙發上坐下來。

“多來我這玩。”她凝視著他,道。

“好。”他在想著該怎麼開口跟她說這件事。

起先,她沒有覺察出不妥,幾分鍾之後,她發現他臉帶思索之色,便已感覺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將錢捆紮好之後,放進保險箱,她斟了一杯紅酒給他。

“怎麼了?”她點燃一根香煙,叼在嘴。

“有點麻煩事。”他喝了一口紅酒,瞥了一眼她胸前兩座高峰,打了個激靈。

“說來聽聽。”她神色也凝重了些。

於是,王小兵把麻臉仔的事情簡單地說了。最後,他問道:“洪姐,您覺得我會不會有事?”

想了想,她才道:“確實有些麻煩。等我打個電話給朱由略,約他出來商量一下。”說著,便拿起大哥大撥了一個電話號碼。

她約了朱由略出來。

半個鍾頭之後,朱由略開著摩托來了。

207包廂。洪東妹、王小兵與朱由略三個吞雲吐霧地吸著香煙,煙霧繚繞,蚊子在麵都要被熏死。

聽完王小兵的講述之後,朱由略有些懷疑道:“真不是你幹的?”

“不是。”王小兵以堅定的口吻道。

“照你所說來看,在你進入麻臉仔房間那時,麻臉仔才死去不久。如果他死了一兩天,那倒對你有利。”朱由略收了洪東妹遞過來的飲茶費,決定幫忙,“我能幫的,就是讓你取保候審。隻要捉到了真凶,你就沒事。不然,你就是最大嫌疑人。”

朱由略的做法是這樣的,讓洪東妹找個人去報案,然後他就帶人去查案,通過指紋勘察與詢問居民,自然可以得到王小兵與謝家化曾到過那的線索,之後,自然會找到王小兵與謝家化調查。

等調查完之後,洪東妹就去將王小兵與謝家化取保候審,他倆隻能在東方鎮內活動,不準離境。

幫到這個份上,朱由略也是盡力了。

送走了朱由略,王小兵心才鬆了一口氣,雖暫時沒有問題了,但一天沒將真凶抓到,那自己都是最大的嫌疑犯。他仰坐在沙發上,闔著眼瞼,讓心神定下來。

洪東妹在他旁邊坐下,纖指輕輕落在他結實的肩膀上,輕輕捏了捏,安慰道:“小事情,不用擔心。”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睜開雙眼,望著她靚麗而成熟的臉龐,聽著她略帶沙啞的聲音,心湧起一股溫暖。

凝望她黑白分明的美眸,他感覺她對自己充滿了關懷,此時此刻,她就是以姐姐的愛來關心自己。他頗為感動。

不過,目光落在她的豐胸上,看到兩團呼之欲出的雪白粉嫩山峰與那條又深又長的乳溝,他渾身又打了個激靈,好想把臉湊上去,貼在她的胸前,好好休息一會。

她也瞧出了他的心思,如今,她並沒有想要他進攻自己,倒真是關懷愛護他,因此,以姐姐的身份與那份愛心,將他的腦袋扳了過來,讓他的腦袋落在她的胸脯上。

那一那,王小兵的臉頰剛好貼在她的酥胸上,一股滑膩、溫潤、風情的感覺彌漫開來,使他心靈特別寧靜。

“這種小事,隻不過是你人生中遇到的小挫折,以後還會遇到更大的困難。振作起來。”她輕輕拍著他的背,小聲道。

“知道了。”他臉龐在她的酥胸上輕輕磨蹭,佯裝點頭,他的臉皮與她胸前兩座雪白山峰摩擦,滑溜溜的,暖洋洋的,特別美妙,就好像在夢一樣,周圍充滿了溫馨。

就這樣,兩人又一次這麼零距離接觸在一起。

他想伸出雙手抱住她的纖腰,捧起她的美`臀,向她發起進攻,但下不了手,最終還是放棄了。她希望他膽子大一些,可是,卻久等不見他有進一步的行動,也不想再施勾魂術,便隻輕輕撫摸他的脊背,感受他寬厚肩背的溫暖。

“洪姐,明天教我開車吧。”他好想伸出舌頭在她的酥胸上修煉柔舌功,下麵早已有了感覺,怕再貼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上,待會按捺不住便會失態,於是隻好抬起頭來。

“行。”她笑道。

他瞥了一眼她,發現她的目光頗為粘人。他不知道那代表什麼,是姐姐的關愛還是情人的依戀,他不敢確定。兩人對視微微一笑。

“你今晚回去嗎?”她佯裝瞧了瞧窗外的夜色,問道。

“回去。”他暗忖要是不回去,那睡哪?睡在她的床上還是與其他員工睡在一起?

“開摩托要小心。”她美眸射出淡淡的失望,卻關懷道。

“我會小心的。”他想等她說一句“跟我睡吧”這樣明確的話,可是,等不到,也就不敢主動往那方麵去想。

從夜城卡拉ok廳出來,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夜空一片晴朗,暖風徐徐,教人熏熏欲睡。

如今得到了洪東妹的相助,事情有了周旋的餘地,王小兵心鎮定了許多。回到家,洗個澡,修煉了一會三昧真火,還是處於初級三昧真火的水平,不久便睡了。

第二天早上,他便去找謝家化,按他與洪東妹之前商量好的步驟,和謝家化一起到小樹林報案。朱由略帶著民警立時前往麻臉仔的住所進行調查與取證,直至中午才回來,旋即開始審訊

從王小兵與謝家化的口供,民警又找到了古家豐,審訊了一下午才結束。麻臉仔死亡的時間與王、謝二人出現在光揚小區的時間幾乎相差二個小時。就這一點對於王、謝二人還有利,但也不能完全證明他倆沒嫌疑。

不久,洪東妹來到小樹林派出所,將王、謝二人取保候審。

離開小樹林派出所,已是傍晚時分了。

出到派出所大院門口,王小兵心情輕鬆了許多,畢竟不是自己幹掉麻臉仔的,雖有嫌疑,但也隻是暫時的。曬著火辣辣的日頭,他感覺真好,能見到太陽就好,笑道:“洪姐,我與他去天天快樂遊泳場洗洗晦氣。”

“那明天來找我吧。我教你開車。”夜城卡拉ok廳準備營業,洪東妹也要回去。

辭別了洪東妹,王小兵與謝家化騎著摩托到了“天天快樂”遊泳場,雖是傍晚時分,但還有不少遊泳愛好者在那玩耍。

買了票,進入麵,租了泳褲,在更衣室換了,便到大池。做完了熱身運動,謝家化要跟王小兵比賽遊泳。不過,他從來沒有贏過王小兵,屢敗屢戰,輸到沒脾氣。

這次也沒例外,王小兵依然戰勝了謝家化。

“黑牛,你不行啊。你要是水牛,我估計就贏不了你。”王小兵坐在池邊,抹著臉上的水珠。

“麻痹,你幹嘛遊那麼快啊,讓我贏一次會死了?”謝家化渾身黑炭一樣,閃爍著非洲友人的烏黑光澤。

“好,下次讓你贏。”王小兵目光正在掃視遊泳場的妙齡少女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不過,是在夢。哈哈哈。你看那邊那個女的身材怎麼樣?”

“沒興趣。”謝家化口味與眾不同,他隻喜歡尋找猛男,當然不是搞基,隻是看看猛男的肌肉有沒有自己的那麼強壯發達。

果然,他瞧見了中池池邊站著一個大塊男,那身刀削斧劈的肌肉,確實與謝家化的不相上下。

王小兵見謝家化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那個大塊男,揶揄道:“黑牛,你不會想跟他搞基吧?”

“麻痹,現在就去跟他搞基。”說著,站了起來,又道:“小兵,你說他的肌肉發達還是我的發達?”

“他的好像要強壯些。”王小兵有意氣謝家化,以他的眼光,其實會認為謝家化的肌肉更強壯。

“我不信。等我去站在他身邊,你再看看。”說著,果真朝那大塊男走了過去。

王小兵苦笑搖頭,想不明白謝家化怎麼這樣喜歡跟人家比肌肉,看著他晃著膀子,身上肌肉一突一突的走向大塊男,那情景頗為滑稽。

大塊男身邊還有兩三個同伴。

一會,謝家化走到了大塊男的旁邊,就站在人家後麵,相距不足五厘米,在那屈臂做彎手動作,有意鼓起肱二頭肌。

看著這一幕,王小兵哈哈笑起來。

那大塊男身高與謝家化相差無幾,體格也是半斤八兩。等到謝家化站在他後麵,他才發現,於是好奇地轉身打量謝家化,起先不明所以然,等到謝家化不停地做健美操的動作,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大塊男的同伴也射出不善的目光,死死盯著謝家化。

“喂!你在這幹什麼?”大塊男看不下去,忽然繃著臉怒喝道。

不過,謝家化卻不理會他,伸出一根食指,晃了晃,做了一個安靜的動作,隨即繼續做健美操的動作,將身上的發達的肌肉展示出來。

“喂!你想找揍?!”大塊男更加憤怒了。


snaptime:2017-11-23 10:05:07  .exectimeㄩ0.140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