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38章 開保險箱拿錢


羅天虎剛衝出大門口,便被伏在門兩邊的人扯住了。

第二個衝出來的正是那個小眼睛男青年。第三個黃發男青年警覺頗高,發現不對頭,立時伸手進衣袋掏摸出一支**********。不過,他沒機會開槍。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手起刀落,軍刀一削而過,施展出來的正是“神龍擺尾”,嗤一聲,刀尖從黃發男青年的手背劃過。

黃發男青年握不住****,啊喲一聲,槍便掉到地下了。

下一秒,王小兵一個鞭腿掃在黃發男青年的小腹上,將他打得倒撞在牆壁上。還沒等黃發男青年有工夫撿地上的****,冼業勝等人便撲了上去,將他擒住了。

眾人七手八腳將羅天虎三人捆綁起來,並且用膠帶把他們的嘴巴封住,不讓他們說話,立時拖向麵包車。

從開始到結束,花了不足十分鍾。

一切弄妥之後,麵包車向東方鎮急馳而去。王小兵載著林帶喜,跟著麵包車,一路飆車。

到了小樹林集市之後,林帶喜還要回溜冰場看看,於是便下了車。王小兵繼續向山石集市駛去。

夜城卡拉ok廳下麵有一個地下室,羅天虎三人就被帶到了那。

洪東妹、王小兵、冼業勝等人都在那。

燈光耀眼,氣氛極為肅殺。空氣彌漫著殺氣。

羅天虎臉色煞白,做夢也想不到會被捉到這來,他願意被警方抓捕,也不願意落在洪東妹的手。黑道的手段,他最清楚了,動不動都是取人性命的。他渾身簌簌顫抖,在想著怎麼樣保命。

地下室比較安靜,但越是沉靜,氣氛便越使人窒息。

“誰是幕後黑手?”洪東妹點燃一根香煙,吸了一口,吐出一個漂亮的煙圈,問道。

“洪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羅天虎還想狡辯。

“很早之前,你們想對付王小兵,想殺他,那是誰的主意?”洪東妹眼神驟然間冷峻起來,殺氣陡升。

“我不知道啊。”羅天虎佯裝吃驚道。

“你太不老實了!”洪東妹招了招手,讓身後的打手上來好好教育羅天虎該如何如實回答別人的問話。

“洪姐,我真的不清楚……”看著兩個剽悍的打手走了上來,羅天虎臉如土色,全身抖得更利害。

兩個打手分左右,一頓老拳伺候羅天虎。不足五分鍾,羅天虎便已麵青鼻腫了,滿臉是血,頗為駭人。羅天虎的兩個同伴見此情狀,嚇得汗流浹背。

“事不過三,再問你一次。誰是幕後黑手?”洪東妹淡淡道。

“洪姐,不用問他。還有兩個可以問。直接廢掉他吧。”王小兵笑道。

“嗯,你的主意不錯。”洪東妹微微頷首,道。

“我說,我說。”羅天虎滿嘴是血,含糊道:“當時王小兵得罪了杜堯笙與殷伍濤,他們一氣之下,就想找人幹掉王小兵。他們叫我介紹幾個殺手,我就給他們介紹了。”

“就這些了?”洪東妹冷笑道。

“還有。前幾天,殷伍濤叫我到縣城找個可靠的槍手,暗中殺了王小兵。我們已找到了,就是他。”羅天虎向那個黃發男青年看去。

王小兵知道為什麼那黃發男青年會有**********了,原來是準備用來幹掉自己的,幸好運氣不錯,要不然,說不定還真遭了殃也未可知。

隨後,羅天虎三人又被揍了一頓。

如今,終於知道了幕後黑手是誰,王小兵心也輕鬆多了。殷伍濤現在是自顧不及,至於杜堯笙,並不足為畏,很快就可收拾他。

從地下室出來,洪東妹帶王小兵回到辦公室,她坐在真皮沙發上,為了試一試他的處事能力,她故意問道:“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們?”

“如果我們滅了他們三個,那也沒什麼意思,如果搞不好,到時走漏了風聲,我們倒有大麻煩。殷伍濤已是窮途末路,沒什麼能耐了。羅天虎他們隻是小蝦,借朱由略的手就可狠狠整治他們。以我看來,跟朱由略打聲招呼,把人交給他,一切就行了。”王小兵脫口而出。

聞言,洪東妹表示讚同地微微頷首,紅唇溢出一抹性感的笑意,道:“對,這種處理方式才是最合適的,不必給自己再添多餘的麻煩。”

“殷伍濤還沒被停職?”王小兵好奇道。

“聽朱由略說,已停了,正被雙規中。”洪東妹道。

“現在羅天虎這三人又會增加殷伍濤一條罪名,估計他是沒翻身的機會了。”想起殷伍濤那副咄咄逼人的樣子,王小兵心就不舒服。

“以後的事,朱由略就可解決了。”洪東妹斟了兩杯雞尾酒,遞了一杯給王小兵。

兩人碰杯,幹了半杯。

她瞥了他一眼,想說什麼,朱唇動了一下,卻沒有說出來。他發現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粘人,暗忖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他不敢與她對視,但眼角餘光還是不時落在她那對堅挺的酥胸上,見那雪白一片,粉嫩如新鮮的豆花,就會臆想在她胸前兩座山峰上修煉鐵爪功。微微意`淫一下,已進入胃的酒精便會快速在血液流轉,使人渾身熱烘烘的。

過了片刻,她美眸轉了一圈,又佯裝不經意問道:“呃,你跟帶喜在縣城辦事?”

“是啊。她挺好的。”王小兵沒有聽出她弦外之意:你和她睡了?

“哦,她……,上次她說要你做她男朋友,你同意了?”洪東妹心酸溜溜的,不過不死心,覺得是自己問得不夠直接,本想問“她和你開房了”,但說不出口,隻好改一種委婉說法。

“沒有。今天我去了她親戚家,給東興中學校長張萬全跑跑關係。”王小兵道。

“咯咯,她是比較熱情的。”她已聽出王小兵與林帶喜沒有到那一步,心又好受了些許。

“對,她很爽快就答應帶我和張萬全到她親戚家。”王小兵目光落在洪東妹兩條滾圓、豐潤、性感的美腿上,咽了一口口水,道。

她也知道他喝了點酒之後膽子大了些,暗自歡喜,覺得要在他麵前好好表現一番,讓他自動上鉤,於是,假裝有點困地伸了個懶腰。當她雙臂向上,腰身坐直時,一對酥胸便怒突而出,平添幾分妖豔。

聽到她發出一聲略帶甜膩而頗撩人的“嗯”,王小兵眼角餘光又瞟了過去,看到她那條深深的乳溝隨著她胸前兩座山峰往上湧,神思一下子便飄到了她的胸脯,腦海浮現出她酥胸的豐滿、堅韌與滑膩,隻這麼淡淡一想,下麵便有了生理反應,霍地挺了起來,想軟都軟不下來。

她看似不留意他,其實,她也正在關注他的神情,見他眼神興奮,便知他有些按捺不住了。於是,她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收腹挺胸,使酥胸看起來更飽滿,更突出,更有誘惑力。

他有一種幻覺,好像看到她胸前兩座山峰要越長越大,一直向自己撞過來。他心暗忖道:“撞來吧,撞到我的臉上,那就正好。”他一邊想一邊打激靈。

數次布下陷阱,都沒能將他虜獲,這一回,洪東妹感覺自己要大獲全勝了,信心滿滿的,嫵媚笑道:“噯,忘了一件事。你的美容丸與除穢丸賣了不少,有幾千塊在我這。我拿給你。在我房間的保險箱。跟我來吧。”

“不用那麼急。”王小兵客氣道。

“是你的就該給你。快來。”洪東妹招手道。

於是,王小兵跟著她出了辦公室,上了三樓,來到了她休息睡覺的套房。

關了門之後,她又開了一瓶紅酒與雪碧,用雪碧調紅酒,斟了一杯給王小兵,兩人又碰杯,幹了半杯。紅酒酒精度數不高,但畢竟也有酒精,喝進肚子,一樣能催情。她就是要讓他體內有些酒精,那樣他的膽子就會大些。

“今晚有些熱,開風扇吹吹吧。在我這可以隨便一些,脫了上衣都行。”她建議道。

“不熱,不熱。”他一邊用手抹額頭的汗,一邊笑道。

“看你,滿頭汗的,還說不熱,你真是奇怪。把上衣汗濕了,穿著也不舒服。不如在我這洗個澡,那也舒爽很多。”她深情地凝視著他具有男人氣概的臉龐,道。

“不用。我回去洗就行了。”他始終未能體會到她的苦心,隻當她是關心自己。

“等你回去,都一身汗臭了。”她幽幽道。

“反正習慣了,沒事。”他開了吊扇三檔風力,頓時覺得有些涼爽了。

一計不成,又施一計。

隨即,她走到牆角的保險箱前,卻不是蹲下去,而是站直雙腿,彎下身子去開保險箱。她穿的本來就是緊身短裙,當她這麼一俯身時,美`臀便將裙子撐得滑溜溜的,兩爿臀`肉又圓又豐滿,似乎要破衣而出。

而她美`臀上的那條若隱若現的股溝也是平滑萬分,使人看了,心思便會沿著她的股溝往下移,一直滑到她胯下那個神秘山洞前。


snaptime:2017-09-22 23:29:34  .exectimeㄩ0.14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