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37章 車內****


回到林帶喜身邊,與她一起到街邊的一棵老芒果樹旁監視羅天虎的行蹤。那棵老芒果樹旁邊又有一個比較大的廣告牌,可以作掩身之用,距離羅天虎進入的那條小巷隻不過八十米左右。

將摩托停好,兩人佯裝一對情侶,在小聲談天說地,以消除別人懷疑的目光。

兩人雖還不是情侶,但站在一起,在外人看來,形貌神情都是頗佳的一對小情人,羨煞不少人。

她側坐在摩托車上,正在用後視鏡來欣賞自己美麗臉蛋。他瞥了一眼她,牛仔短褲,白色鏤空汗衫,這是夏天女孩子的迷人穿著,她那雙修長、滾圓、豐潤而雪白的美腿使人恨不得伸手上去摸一摸,還有她香肩玉頸,配著一個俏麗的腦袋,也能使她平添幾分姿色。而她的酥胸飽滿而堅挺,向上微微溢,好像呼之欲出,頗為吸引眼球。

她在摩托車的後視鏡也能瞥見他正有些色色地瞧著自己,不過,卻是裝著不知道,有時見他好像要移過來,便扯了扯玉唇,露出一抹淡淡的狡黠笑意,美眸射出含笑的目光,似乎在說:別亂來。

當此時,他知道她發覺了自己的心思,便不敢再那麼放肆地打量她的身子,咽一口口水,訕訕地自顧自笑著,假裝看向那邊的小巷出口。

這時,又輪到她一雙妙目在他身上掃視,從頭到腳品味一遍。他的蘊藏許多故事的黝黑眸子,高挺而直的鼻梁,還有成熟型的臉龐,厚實的胸膛,強壯而勻稱的體格,都使她著迷。當她觀察他時,便會怦然心動。

而正在她看得入迷時,他就會從遠處收回目光,瞟她一眼,這時,當兩人目光相接觸,她微有尷尬,也連忙移開視線,瞧著後視鏡,佯裝弄發型。

至此,又輪到他好好欣賞她的嬌軀。

如此反複循環,趣味無窮,兩人覺得頗有愉悅,氣氛曖昧而溫馨,使兩人快樂不知時間過。

晃眼間,便已是傍晚時分。

暖洋洋的夕陽餘暉斜照下來,透過芒果樹的葉隙,落在王小兵與林帶喜兩人的身上,好像一層細碎的金箔粘在衣服上。

中午吃了飯,如今又到了吃晚飯的時候,要不是在這監視羅天虎,兩人早就到飯館涮一頓豐盛的佳肴了。

“餓不?”王小兵借機走近一步。

“有一點。”林帶喜妙目瞟向他的褲襠,見那隆起老高,暗吃一驚,吹彈可破的俏臉頓時飛上一片紅霞,抿了抿嘴,渾身打了個激靈。

“那要吃什麼呢?”他繼續前進。

“你挨那麼近幹什麼?”她嘟了嘟紅唇,又好氣又好笑道。

“哦,沒有,我隻想說話小聲一點。要是羅天虎出來了,怕被他聽見。引起他注意。”他也找到了一條看似合適的理由,又邁進半步。

“你!”她的美腿還來不及閃躲,就已中招了。

他褲襠的堅硬輕輕地點戳在她無瑕如玉的美腿上。那間,他感受到一股溫軟從褲襠彌漫開來,打了個大大的激靈,渾身欲`火急躥,整個人幹勁無窮。

而她,則好像觸了電一樣,身子猛地震了一下,連忙用手去撥開他的堅硬,可是,當她的手觸碰到他的堅硬時,感受到撩人的滾燙,好似碰著火一般,一觸便縮手。

“壞死了”她站了起來,躍後一步,紅著臉道。

“喜姐,我想問你要不要吃飯?”他的堅硬被她撥動,渾身酸軟,一副無辜的樣子,道。

“當然要吃。你去買來。”她翻了翻白眼,嘴角含笑道。

“好,那你在這守著,不要讓他跑了。要不,以後要找他就不容易了。”說著,王小兵便去飯館買盒飯,想到晚上可能要與羅天虎動手,不吃飽也不行。

花了二十多分鍾,王小兵買回了兩個便當。兩人就在路邊就餐。剛吃完飯不久,他就看到街上有一輛麵包車緩緩開來,從車牌上,他知道那是洪東妹的車子,於是走到路邊向麵包車招手。

果然,麵包車朝這邊開過來。停在路邊,麵坐了七個強壯的男青年,冼業勝也在麵。

車門拉開,王小兵林帶喜跨上去,坐在座位上,王小兵指著一棟出租屋,道:“羅天虎進入了那棟出租屋,還沒出來。”

“確定是他?”這種事,最怕看錯人,浪費精力不說,可能還會惹出其它麻煩。冼業勝問道。

“不會是他的孿生兄弟吧?”王小兵笑道。

“難說啊。”車其他人都笑了。

“那棟出租屋有很多房間,不知他在哪一間,隻有等他出來,再衝上去捉他了。”冼業勝透過車窗玻璃朝外看了看,道。

“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他現身。”王小兵道。

冼業勝問是什麼辦法,王小兵便如此這般說了一遍。眾人聽了之後,感覺可行,都露出了讚成的微笑。

“隻是不知與他在一起有多少個人,有沒有凶器。我聽那小賣部老板說這一帶有點亂,估計這些出租屋住的人可能是凶徒。”王小兵道。

“這個確實是,大家要小心。我想他肯定不止一人住那,至少有幾人。”冼業勝想了想,道。

“你們帶了什麼家生來?”林帶喜坐在王小兵旁邊,問道。

“一支霰彈槍,三柄開山刀,一批水管。”冼業勝道。

“好!我們有足夠火力壓住他。”王小兵一副興奮的樣子,右手輕輕地拍在了林帶喜裸露的大腿上。

“兄弟,你……”冼業勝眼睛隨著王小兵的右手起落而動,笑道。

車廂的其他人起先對冼業勝的笑不明所以然,當看向王小兵的右手時,都明白了,隨即個個都臉露壞壞的笑意。

林帶喜微微揚起小巧的鼻翼,微紅的俏臉蘊含淡淡的慍色,一雙明亮的鳳目無奈而又氣惱地盯著王小兵,那神色好像在說:這樣都敢吃我豆腐?

起初,王小兵還佯裝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掃視一圈,見眾人都在笑,隻有林帶喜一人臉露生氣之色,便知不能再裝了,隻好抽回了手,連忙道:“哦,喜姐,不好意思。我一時太過高興。”

車廂的人雖極力忍住了笑,但臉上的笑意之濃,早已告訴別人,他們想捧腹大笑。

林帶喜忽然出手,一把將王小兵的耳朵拉住,微嗔道:“你有意的。”

“喜姐,我真的無意的。”王小兵很委屈道。

“下次再摸我,擰下你的耳朵。”林帶喜道。

“不敢了。”王小兵保證道。

車廂的人暗自偷笑。

天色正在漸漸變黑,夜幕籠罩大地。彼時已差不多是傍晚七點鍾。而王小兵等人一直監視著羅天虎所進入的那棟出租屋,並沒有看到他出來,那就隻好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

興華路這一帶,幾乎沒有保安巡邏,在附近走動的多半是租住在這的人,流動性比較大,住戶與住戶之間幾乎不相識。

路邊的街燈亮了,橘黃一片,朦朦朧朧的,有點死氣沉沉的感覺。

出租屋華燈初上,每個窗口都透出柔和的燈光。隻有電視聲嫋嫋傳出來,顯得周遭更為寂靜。

麵包車,王小兵與冼業勝等已準備行動了。

“隻一人進入就可,我們在門外伏著。喜姐在巷口幫忙看風。”王小兵分派任務。

“你進麵,要小心。”冼業勝指著一個男青年,道。

“好。”那男青年點頭道。

“大家拿好家生,如果他有幾人,就可能會發生打鬥。要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們製服,以免引來警察。”王小兵道。

“好。誰喜歡用什麼家生,自己拿。”冼業勝指了指座位下麵的器械,道。

隨即,各人開始揀選家生,有的拿鐵管,有的用開山刀,有的持長棍。冼業勝拿了那支霰彈槍。王小兵用自己的軍刀。

一切準備就緒。眾人悄悄下了車,沿著街邊的圍牆快速前行,一會,便已走進了那條小巷。

林帶喜站在巷口處,左右掃視,一旦有異常情況出現,便立刻通知大夥。

小巷沒有路燈,昏蒙蒙的,隻有外麵街道的燈光折射進來,並不明亮。

冼業勝用萬能鑰匙打開了那棟出租屋的大鐵門,然後用手勢示意其中一人進入麵,其他人則貼牆伏在大門兩邊。

那個進入了樓梯間的人開始去動羅天虎的摩托車。隻一會,便聽到摩托車的防盜器“嗚嗚嗚”鳴叫起來。突然之間,尖銳的聲音刺破了夜空,特別刺耳,給人一種震憾的感覺。起先,樓上沒什麼動靜,大約過了五分鍾,便聽到上麵有人急促下樓梯的腳步聲。

明顯不止一人。

不到半分鍾,便有三個人下到了一樓到二樓之間的樓梯間,羅天虎就在其中,他大喝一聲:“喂!誰動我的摩托!”

冼業勝的手下佯裝很震驚的樣子,看了看羅天虎等人,然後緩緩地走出大門。

偷車賊隻有一人,羅天虎那邊有三人,見偷車賊神態囂張,便想追上去痛打一頓他,於是怒喝一聲“別跑”,就衝了出來。


snaptime:2017-11-25 08:20:13  .exectimeㄩ0.06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