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26章 眾女拱月


隨即,殷伍濤盯著王小兵,冷冷問道:“你們為什麼打架?”

“這個人以前想要謀殺我。”王小兵道。

“等我調查清楚,再抓你!”說著,殷伍濤示意兩個保安扶起那個小眼睛男青年,道:“帶回派出所。”

然後,又過去,打量一番羅天虎,道:“你是來滋事的頭頭吧,跟我回派出所!”

殷伍濤隻帶走了那個小眼睛男青年與羅天虎,居然沒有抓王小兵,隻留下兩個幹警在當場盤問王小兵等人。

王小兵暗忖道:“難道殷伍濤是怕朱由略,才不敢帶我回派出所?”這麼一想,覺得也頗有道理,於是,心還喜滋滋的。

那兩個幹警盤問了很多問題,足足花了十幾分鍾才問完,之後就回派出所了。

王小兵與謝家化到小樹林派出所門口等待,想等那個小眼睛男青年出來,便擒住他,帶到偏僻的地方好好拷問一番,看以前到底是誰想致自己於死地。

下午本來還要上課,但為了弄清幕後黑手,王、謝二人都沒有回校,可是,等了一個鍾頭,也沒見人出來。王小兵猜測小眼睛男青年可能被拘留了,於是進入派出所詢問,民警說沒有見過這個人,王小兵說是殷伍濤帶回來的那個,民警說殷所長沒有帶什麼人回來。

這時,王小兵才感到有些蹊蹺,要麼殷伍濤與那小眼睛男青年有親戚,要麼就是他怕什麼,所以不敢帶那小眼睛男青年回派出所,半路放走了。

殷伍濤也不在派出所。

隻要找到了羅天虎,就可找到那個小眼睛男青年。

王小兵覺得這件事並不簡單,一定要找出那個小眼睛男青年才行,隻要一日還沒摸清幕後黑手,那遲早還會遇到暗殺事件,避得了一次,避不了二次,隻有將幕後黑手收拾,方能安穩睡覺。於是便到夜城卡拉ok廳去找洪東妹,一來是親自邀請她參加自己的生日宴,二來是商量對付霍啟民的細節,三來就是請她幫忙找到小眼睛男青年,並擒下來。

彼時夜城卡拉ok廳還沒開始營業,洪東妹穿著睡衣晤見王小兵。

看著她婀娜的火辣身姿,微微淩亂的秀發,使人心煩意亂。她睡意未全褪的朦朧,平添幾分誘人味道,王小兵目光不敢落在她胸前,因為可以看到她兩座山峰的山頂那兩顆粉紅的蓓蕾,讓人欲`火蠢蠢而動。

洪東妹想把自己的青春魅力展現在他眼前,使他大膽起來,有意將睡衣的衣襟微微敞開,露出小部分酥胸。雪也似的滑`嫩酥胸好像具有魔力一樣,在召喚他的目光。

坐在沙發上的王小兵說著話,目光隻瞥了一眼坐在對麵沙發上的她,頓時感到渾身火燒火燎的,整個人興奮起來,下麵漸漸有了感覺,想壓製都壓製不住,一味抬頭,頂在褲襠上。

見他目光中帶著淡淡的羞澀,洪東妹心中暗暗歡喜,知道他對自己其實也是有意思的,那就有機會虜獲他的心,但也不急在一時,問道:“你確定那人就是第一次襲擊你的人?”

“我一共見了他三次,敢肯定他是三個人之中的一個。”王小兵道。

“那好。我會叫人揪出他來。”洪東妹翹著二郎腿,兩條豐潤的美腿都從睡衣裸露出來,白玉也似的,頗為誘人,“照你所說來看,可能跟殷伍濤有關。現在還是先對付了霍向陽再說。昨晚既然他已叫人到你學校去了,今天你擺生日宴,他應該會來找你算帳。我已叫人幫你到處宣傳,說你今晚會在君豪賓館擺生日宴,估計他會到那找碴。”

“這是一次好機會,隻要他來,那就可收拾他!”王小兵道。

“我待會打電話跟朱由略說說。你做好你的工作,其他的事情我會幫你布置好。”洪東妹起身,走到橡木桌前,拉開抽屜,從麵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品盒,遞給王小兵,“這是送你的生日禮物。打開來看看。”

王小兵拿在手,感覺禮品盒不重,拆開彩帶,揭開盒蓋,見到麵是一塊勞力士手表。

“洪姐,這表很貴,謝謝。”他笑道。

“我托去瑞士旅遊的朋友帶回來的。讓我幫你戴上。”她走到他身旁,幫他脫下他左手的那隻舊手表,然後從盒取出昂貴的勞力士手表,親自給他戴在左手上。

王小兵的目光雖是看著左手上的勞力士手表,不過,眼角餘光卻是自然地射在她半露的胸脯上,由微敞開的睡衣空隙瞥見她那雪白無瑕的酥胸,隻看了一眼,便打了個激靈,立時生出一股衝動,真想把嘴湊上去一吻她的乳溝。

“你戴勞力士真好看。”洪東妹讚道。

“那我回去安排生日宴的事情。”王小兵感覺站在她旁邊,宛如被一團欲`火焚燒,周身熱烘烘的,小腹下麵一團氣勁左衝右突,特別難受。

“好。我這件睡衣新買的,你覺得怎麼樣?”說著,她還微掀了掀衣襟,使醉人的酥胸大半顯現在他眼前。

幸好功力還算深厚,但熱血還是直往頭上衝,差點流鼻血,王小兵臉頰微熱,點頭笑道:“不錯。”

“我穿著感覺布料不夠滑,你摸摸看是不是。”她撩起衣襟遞到他麵前,這樣,她酥胸大露,而胯下的粉紅內衣也能瞧得一清二楚。

“很滑啊。”他手有些顫,差點碰到她的酥胸,訕訕道。

洪東妹本想抓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上,見他雖有色相,但眼眸也流露出淡淡的窘態,知道勉強不來,微有失望,隻好再等下次,道:“你盡管做好你的工作就行,即使朱由略不出馬,我都可以應付霍向陽。”

微微點了點頭,王小兵告辭回校。

走出夜城卡拉ok廳大門,王小兵才長長鬆了一口氣,渾身出了一層微汗,整個人憋著一股氣鬱積在褲襠,不發泄一下好像平靜不下來。連續深深吸了幾口氣,才鎮定心神。

騎著摩托走在路上,還沒到小樹林集市,褲袋的bb機便震動起來,於是,在路邊的小賣部用公用電話複機。

“兵少,要小心。霍啟陽準備晚上去幹掉你。”話筒傳來的是莊向遠的聲音。

“好!我知道了。你自己不要跟去,要保護好自己。”王小兵心頭湧起濃鬱的興奮與緊張。決戰終於要來了!他等這一刻等了很久。

路經小樹林集市的食品門市部時,杜秋梅叫住了王小兵,除了感謝他的幫助之外,還怪責他不邀請她參加他的生日宴。他當場邀請她參加自己的生日宴。王小兵想到場麵危險,不想叫那麼多人參加自己的生日聚會的,但不少人都執意要去,他也不好拒絕,並且他又不能將這次危險告訴大家,怕會走漏風聲,使計劃功虧一簣。

到了君豪賓館之後,王小兵找莊妃燕訂酒席。

“又為哪個女孩子過生日呢?”莊妃燕美眸含笑,明知故問道。

“唉,為那個姓王的姑娘過生日。”王小兵煞有介事道。

“你姐妹嗎?”莊妃燕早已知六月一號是王小兵生日,現在還以為他的哪一位堂姐堂妹也是同一天。

“不是。那個姑娘叫王小兵。”王小兵戲謔道。

“噗哧”一聲,莊妃燕笑得花枝招展,銀鈴般的笑聲頗為好聽。

看著她曼妙的身姿,如玉的肌膚,凹凸有致的曲線,王小兵特別有感覺,好想一把抱住她,將她抱到床上,然後讓她嚐嚐自己男人的強大武器。

莊妃燕也從他的眼神看出他的意淫,努了努朱唇,表示討厭,柔聲道:“要擺多少桌?”

“四桌左右吧。不如五桌吧,第五桌特地招呼你一人坐的。”王小兵道。

“咯咯,我才不喜歡一個人坐一桌呢。”莊妃燕笑道。

“我陪你坐。”王小兵揚了揚眉毛。

“胡說。那是四桌還是五桌?”莊妃燕道。

“五桌。”王小兵道。

如果真要請所有朋友前來,五桌還坐不下,王小兵還不想請那麼多人來,甚至隻想搞個形式,不請人來參加,但畢竟今日又真正是自己的生日,所以隻好請些朋友與同學來。有洪東妹安排對付霍向陽,應該也可以放心。

“我可沒什麼貴重禮物送給你哦。”莊妃燕嫵媚一笑,道。

“不用啊,送一樣比較實惠的東西給我吧。”王小兵道。

“什麼東西?”莊妃燕問道。

“把你送給我就行了。”王小兵臉不紅耳不熱,道。

“你呀,哼,不跟你胡扯了。”莊妃燕努著玉唇,唇邊卻是泛起迷人的笑意,“我是個人,不是一樣東西,你搞錯了。”

“我想起一個笑話。有一個老師在教學生語文課,說起‘東西’這個詞,就對聽課的學生說:‘人是不能稱為東西的,隻能是物品才能稱為東西。’一個學生問:‘老師,那你是不是個東西?’老師正經回答道:‘我當然不是個東西!’”王小兵道:“如果我說你不是個東西,那豈不是罵了你?”

“你,你就會欺負我。不理你了。”莊妃燕抿嘴笑道。

王小兵還有許多事情要安排,隻好與莊妃燕告辭,然後到蛋糕店去訂做一個三層的生日蛋糕,再直接回東興中學。


snaptime:2017-11-23 10:01:40  .exectimeㄩ0.11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