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23章 征服


做男人,褲襠的硬物已快要著火,麵對著一個身材火辣,美`臀在即,卻是不能將欲`火渲泄出去,隻能幹咽口水,那滋味真不好受。

誰叫王小兵麵對的是一個黑道女老大,並且還是他幹姐。他想,縱使不能把褲襠的硬物捅進她胯下的山洞,那用嘴吻一吻她的美腿也可以吧?

如果換了是董莉莉或張靜,他早已將她們征服在胯下了。換了是蘇惠芳,他也敢去吻她的美腿。

但現在這個卻是洪東妹,他真的沒膽采取霸王硬上弓的行為,一來怕傷感情,二來沒有得到她親口同意幹那事,也不可輕舉妄動,不然,後果很嚴重,吃不了要兜著走。

當王小兵的左手食指微微探進她胯下時,整個左手都輕輕地震顫,食指不經意間便碰到了她的臀`肉,感受到淡淡的溫潤,那一那,他隻想把食指再伸進去,在她胯下揉`搓。他下麵有了強烈的生理反應,渾身燃燒著一股衝動,恨不得立刻抱起她,占有她,腦海充斥著幻想。好不容易定下神來,大拇指與食指捏住她短裙的下麵,然後右手捏著拉片往上拖。

不過,這時洪東妹卻將氣勁往外一掙,在他向上拉鏈的時候,“哢嚓”一聲,整條鏈暴開了,隨即,黑皮短裙颼一聲往下滑。

“洪姐,請原諒。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還來不及細想,雙手以極快的速度往她纖腰一握,終於將短裙定住了。

“沒事,這很正常。”洪東妹安慰道。

而同時,他看到了她奶罩的扣子和臀部黑色的丁字褲,霎時間,他感到欲血衝腦,兩眼發光,褲襠也霍地揚了起來,硬梆梆往外頂,似乎要掙破褲子,進入她的胯下那個神秘的山洞。

洪東妹佯裝吃了一驚,身子還向後退了一步,正好撞在他的懷。這時,她潔白如玉的脊背緊緊貼在他的胸膛上,而他褲襠的那條硬物卻正好頂在她的股溝上,雖是隔著一層布料,但一樣能感受到她美`臀的溫軟。

畫麵定格住了,一動不動,他的注意力集中在硬物上麵,感受它傳來的一陣陣的興奮;而她的注意力則集中在股溝上,體味著與他的硬物接觸的快感。

這種姿勢保持了足足有一分鍾之久。

洪東妹發覺背後的他居然沒有下一步動作,便輕輕擺動美`臀,帶動他褲襠的硬物晃動。

王小兵渾身因興奮微顫,硬物傳來一陣陣的快感,匯聚到腦中樞神經,讓他飄飄欲仙。他咬著牙,才堪堪保持一分清醒,沒有將男人的獸欲發泄在她身上。但他已如置身於蒸籠,渾身是汗。

又過了二分鍾,洪東妹依然沒有等到他勇猛的進攻,又不好意思說“我們做`愛吧”這種露骨的話,心中微感失望,知道再僵持下去也沒用,便自己用雙腋夾著裙子,坐到了沙發上,讓王小兵到她的房間拿一條裙子下來。

五分鍾之後,洪東妹已換上了一條及膝短裙,美眸瞟了一眼王小兵,頗覺可惜,這麼好的機會,居然沒能讓他發起進攻,想起來就不甘,但來日方長,她也不急在一時,暗忖遲早有一天要讓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看著他翹著二郎腿,知他有意壓著褲襠的硬物,洪東妹又好氣又好笑,含笑道:“以我估計,霍向陽會親自出馬向你報複。”

“有可能。殷伍濤幫不了他們。霍家可能就要采取黑道手段來對付我。”王小兵不敢與她妙目對視,隻要看著她的美眸,便好像會被她看穿自己的心思似的。

“你自己要小心。我也會派人盯著霍向陽的動靜,隻要知道他有了行動,立刻通知你。你要做好自衛準備。”洪東妹思索道:“如果我們跟他硬拚,也可收拾他,不過,畢竟現在不同古代,殺幾個人可以輕易逍遙法外。隻要真的出了人命,還是很麻煩的。”

“不如我們利用朱由略收拾他。”王小兵提議道。

“你的想法應該跟我一樣。你不是有一個線眼在霍家嗎?要好好利用那個線眼。隻要我們獲得了霍向陽真正要動手的消息,那就可設陷阱來讓他鑽。朱由略是個聰明人,我們不可做得太顯明,要順其自然,不著痕跡,才能借他的手鏟除霍向陽。”洪東妹吐著煙圈,道。

“順便也將殷伍濤撬走。”王小兵道。

“這個自然,隻要朱由略肯出力,殷伍濤即使沒被免職,那也會被調走。現在他倆已反了麵,殷伍濤凶多吉少。”洪東妹頷首道。

與洪東妹商量好一些對付霍向陽的計策之後,王小兵便告辭回東興中學。

在王小兵被民警帶走之後,副校長嚴錫山就立刻提出要開除王小兵,但張萬全不同意,一時僵著,還沒有結果。

當王小兵回到高一(4)班後,董莉莉等關心地問這問那,他都耐心地回答。班主任蘇惠芳也來詢問情況,得知王小兵沒事,俏臉上才露出欣慰的笑意。看著董、蘇二女這麼關愛自己,王小兵心暖洋洋的。

杜雲佳等人當時聽了殷伍濤一番話,以為王小兵必然是有去無回,哪料到這麼快就回來了,並且還沒事,心頭那份高興又化作了烏有。

雖然麵臨著被仇家霍家來瘋狂報複的危險,但王小兵頗為淡定,已微露做大事的潛質。他保持頭腦清醒,思考著怎麼扳倒霍家。他已想到了一個好計謀,隻是要有些運氣方能成事。

當天晚上第一節晚自習,有學生會的幹事來叫王小兵到團委辦公室。張靜要自己到團委辦公室,王小兵暗忖可能是因為學校要開除自己的事。

一會便到了團委辦公室,麵很安靜,隻有張靜一人在看報紙。她穿著一襲月白長裙,雖顯不出她翹臀的最大魅力,卻也在另一麵展現了她苗條的身材。她明眸含笑凝視著王小兵,一副久旱等甘露的神態。

兩人都是老相識了,隻要沒有旁人在側,什麼話都可說。

“張老師,找我有什麼事呢?”王小兵搬來一張靠背木椅,坐在她的旁邊,打量她的裙子。

“不要老是看人家身子,怪怪的。”張靜撇撇嘴,扯出一抹淡笑,道。

“張老師,您穿這條裙子真好看啊!又配你的膚色,又可襯托出您高雅的氣質!您買這條裙子真有眼光。布料也特別柔滑。”說著,他伸手在她大腿上輕輕撫摸,表麵是摸裙子,實質是摸她大腿,感受那股溫潤。

“你好壞”張靜壓低聲音,輕輕撥開他的鹹豬手,抿嘴笑道:“這會有人來的,看到了怎麼辦呢?”

“我是說真的,您穿這條裙子超迷人的。”王小兵非常認真道。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穿這條裙子挺合身的,也還看得過去。”張靜有些飄飄然,滿臉笑意。

一頂高帽扣在張靜的頭上,就使她得意洋洋了。女人被哄開了心,那什麼事都好辦。兩人隻對視了一會,彼此便都感受到對方眼神流露出來的性饑渴。他早已鉚足了勁,隨時準備將她征服在胯下。

王小兵言歸正傳道:“張老師,不會隻是找我來聊天吧?”

掠了掠額前的劉海,張靜神秘兮兮道:“你說呢?”

“不要聊天,不如我們……”王小兵又將手放在了她的大腿輕輕愛撫著,同時,他的褲襠也隆了起來,麵的家夥已蘇醒了。

“先別鬧,我跟你說正經事呢。”張靜撒嬌似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臂,“你知不知道,嚴錫山提出開除你呢。你怕不怕?”

“怕什麼,有張老師您罩著我,沒什麼好怕的。嚴錫山早就想開除我,但他做不到。”王小兵右手已伸進了她的裙子,撫摸她滑`嫩而溫潤的大腿,一直向上摸去,瞬間便到了她的胯下,在她大腿內側修煉太極掌。

“嗯嗯,那你怎麼謝我?”張靜膩聲道。

“我要讓您快活無窮!”說著,王小兵即時跑過去將辦公室的門關了,再掠過來,抱起張靜,將她上半身按在辦公桌上,讓她背對著自己。

張靜雖欲`火焚身,但也怕被同事撞見,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團委晚上雖比較冷清,不過也會有人來走動的。

“不要,會被發現的。”她想到他褲襠的家夥那麼雄壯,心就想得到它的滋潤,卻又擔心被人撞見,心微有矛盾。

“不怕,您穿的是裙子,不用脫下來,掀上去就行了。隻要有人來敲門,立刻將你裙子放下,什麼也看不出來的。”王小兵已將她的裙子撩了上去,頓時見到了她那又翹又圓的美`臀,還有自己買來送給她的情趣內衣,頓時性趣大增。

“還是不要吧。”她欲罷不能,注意力早已集中在臀部,留意他的進攻。

“要!”王小兵一把扯下了她的內衣,頓時見到了股溝下麵現出一片挪威的森林,想起曾勇闖這片森林,最後到達她胯下那個神秘的山洞,血液便沸騰起來。

征服!他腦子隻有二個字。


snaptime:2017-11-21 08:47:14  .exectimeㄩ0.14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