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22章 女人的期盼


彼時,正是下午上課的時間,王小兵坐在教室聽課。而殷伍濤在副校長嚴錫山的帶路下,來到了高一(4)班教室門口。

“王小兵,你涉嫌故意致人重傷,現在正式拘捕你!”殷伍濤冷冷道。

“殷所長,我們又見麵了。”王小兵淡定道。

“恐怕是最後一次了,以後你在監獄,那我們就見不了麵了!”殷伍濤冷笑道。

“那也不一定,要是某一天你調到監獄去做門衛,那我倆豈不是又要見麵了。”王小兵揶揄道。

“少廢話!別以為有人罩你就沒事!這次有人證,你再狡辯也沒用。帶走!”殷伍濤向其中一個民警揮了揮手,那個民警便走過來用手銬銬住王小兵的雙手。

王小兵回頭找到謝家化,道:“黑牛,幫我把事情告訴洪姐。”

謝家化立刻走出教室,下了樓,走到車棚,騎著摩托旋風一般朝山石集市而去了。

高一(4)班的學生沸騰開了。最為幸災樂禍的莫過於杜雲佳一夥了,還有就是嚴錫山也暗自歡喜。

而董莉莉、謝家化等人因不知內情,也不明白民警為什麼捉王小兵,都顯出驚訝的神色。

不過,王小兵一點也不擔心,因為這種情況的出現,早在他的預料之中。而解決的辦法,早已預先安排好了。因此,他很從容,倒像去參加一場喜宴。

到了小樹林派出所,殷伍濤將王小兵帶到一間房間單獨審問。他覺得隻是例行一下審問過程,就基本收拾王小兵了。

“昨晚七點到九點這段時間,你在哪?”殷伍濤情緒有些激動,敲著桌子,沉聲道。

“在君豪賓館喝酒。”王小兵平靜道。

“胡說!你帶人將霍啟民捉起來,然後斷他的手筋腳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殷伍濤瞪眼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手中的圓珠筆都彈飛起來。

“你這是準備屈打成招嗎?”王小兵心中有數,依然淡定。

“笑話!我們人民警察辦案按合法的程序走,現在我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你故意致霍啟民重傷!”殷伍濤揮著大手,以助說話的氣勢,“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勸你放老實點,不要在我麵前耍小聰明!”

“殷所長啊,冤枉人也不用說得這麼冠冕堂皇吧?”王小兵笑道。

他這麼一笑,惹起殷伍濤的火氣,重重一拍桌子,人已如旋風一般衝了過來,揮拳要打王小兵。

不過,這時房間的門打開了,站在門口的正是所長朱由略,他已接到洪東妹的電話,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經過,是來做證人的。

“殷伍濤同誌!不要衝動!”朱由略大喝一聲。

殷伍濤早已知朱由略罩著王小兵,冷笑道:“所長,這人致人重傷,人證確鑿,還說我冤枉他!”

“你確實是冤枉了他!”朱由略走進來,命令民警給王小兵打開了手銬。

“所長,你這是包庇犯罪分子!我不會袖手旁觀,就是賭上前程,我要也將這件案子辦完!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他夥同其他犯罪分子在現場對別人進行傷害!”殷伍濤明顯怒發衝冠,聲音越來越大,已跟朱由略公開撕破麵皮。

“殷伍濤同誌,你作為一個民警,居然想用恐嚇的手段來使一個人屈招?這還成什麼體統!如果我昨晚不是與他一起吃飯,還真分不清你所說的是真還是假!昨晚七點到九點左右,我跟他都在君豪賓館吃飯喝酒,難道他會分身?君豪賓館的人也可以證明他在那。”朱由略感覺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戰,死死瞪著殷伍濤。

“笑話!誰不知你罩著他!你這所長還真會說大話!”本來聽了霍啟民說確定王小兵當時在現場指使同夥作案,又先入為見認為這是朱由略有意為王小兵開罪,心頭火氣之大,真是無法形容,咬碎鋼牙不足泄忿。

這麼一來,正副所長算是鉚上了。

朱由略說的也是真話,他也知道殷伍濤向來對自己暗底不服,隻是還沒有搬上台麵公開化而已,今日算是正式表達對自己的不滿,聽他口吻,還想搞跨自己,是以,怒氣也特別大,吼道:“你含血噴人!我命令你立刻停止對王小兵的迫害!如果你想找證據,那到君豪賓館去找!殷伍濤,我明話告訴你,想跟我鬥,你還嫩著!”

“我會查個水落石出的!”殷伍濤無奈與氣憤交加,臉色成了茄子色,渾身震顫,大踏步走了出去。

所的指導員方偉傳也不大清楚這件案子,隻是站在一邊聽朱、殷二人爭論,不知誰說的是真的,也不敢隨便上前幫嘴。

“草,瘋狗!”朱由略望著殷伍濤遠去的背影,恨不得用鞭抽死他。

“朱所長,這什麼情況?”方偉傳笑著問道。以緩解當前的緊張氣氛。

“姓殷的肯定是要冤屈王小兵!”朱由略肯定道。隨即,將他聽到的案子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又將自己與王小兵、洪東妹吃飯的事也說了,然後又道:“姓殷的太目中無人了!”

“或許是他搞錯了。我跟他說說。”說著,方偉傳去找殷伍濤。

方偉傳找到殷伍濤,跟他談了談,勸他先靜下來,把證據再梳理一遍,看有什麼差錯沒有。殷伍濤也是急於為霍啟民報仇,其次,也是他自己想報複王小兵,又聽霍啟民信誓旦旦說王小兵就在作案現場,才這麼有信心來辦這件案子。

如今,聽了指導員方偉傳的勸說之後,心情平靜了些,便直接到君豪賓館去調查,得到的結果居然真的如朱由略所說的一樣,至此,殷伍濤才出了一身冷汗,也不敢再堅信霍啟民所說的是真的了。並且立時趕去東興醫院找霍啟民問清楚。

霍啟民說打死也能確定王小兵在現場,但殷伍濤問過了君豪賓館的保安以及服務員,都證明王小兵當晚確實是在君豪賓館,這樣,殷伍濤也懷疑霍啟民在撒謊了。

王小兵從派出所走出來,到了大院,便見到洪東妹已來了。她打了電話給朱由略之後,便即時親自出馬,開車來了小樹林派出所。

“沒事吧?”洪東妹關懷道。

“沒事。”王小兵笑道。

“上車吧。商量些事。”洪東妹跨進了雪鐵龍cx20駕駛座,道。

王小兵坐進了副座。

車子發動,駛向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不久,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正準備營業,員工在忙碌。

洪東妹將王小兵帶進辦公室。

看著洪東妹那條黑皮緊身低胸齊p短裙,王小兵暗自感歎她的身材之火辣,完美的胴`體曲線非常養眼,圓`翹的美`臀好像要呼之欲出,給人無限的遐想。而她的短裙是從背後拉鏈的,而拉鏈褪下了些,能看到雪白的脊背,讓人感覺裙子就要滑落下來。

關上了門,隻有他與她兩人。

這時,洪東妹也發現自己的短裙背鏈鬆了,回眸瞥了一眼正看過來的王小兵,見他連忙移開了視線,知道他在看自己的身子,暗中歡喜,道:“小兵,幫我把鏈子拉上去。”

“呃,好。”王小兵走上去,右手大拇指與食指捏著拉片,想把拉頭往上拖,但由於太緊,拖不上去。本來想用左手扯住裙子下麵的邊緣,從而把鏈拉上去,但下麵的裙子邊緣正好在她的臀部,隻要放手過去,必然要碰到她的臀部,所以不敢。

“出力些吧。”洪東妹其實暗中運氣在腹部,有意將裙子往外掙,使他不能將鏈拉上去。

“很難拖上去,您抓住裙子下麵,可能才行。”王小兵目光落在她的美`臀上,看著兩條修長雪白的美腿,神思便會情不自禁想到她胯下那個神秘的山洞,隻要意淫至此,渾身便熱烘烘的,體內的欲`火也就開始在四肢百骸流躥,那間,他下麵開始變硬了,有一種衝動想要立刻將她按在沙發上,扒下她的內衣,然後占領她胯下的山洞。

“你自己動手就行了。快點吧。”洪東妹背後雖沒長著眼睛,但早已感覺到他的呼吸變粗重了,因為他的鼻孔呼出的氣流正噴在她的脊背上。

“好!”他知道她是個爽快的人,不喜歡拖拖拉拉的。

於是,王小兵舐了舐嘴唇,口幹舌燥的,渾身因興奮而微顫,瞥了一眼她的臀部周圍,緊身黑短裙箍著她的身子,貼在肉上,根本沒有留下什麼空隙供他的手指伸進去,隻有她的胯下那有一條縫,堪堪夠一隻手指放進去。

目光在她的美`臀上瞧來瞧去的,看得越久,自己便越難受,小腹下麵憋著一股熱氣,褲襠的那條東西硬梆梆的,震蕩出一圈圈的酥軟。他真恨不得踏前半步,拉開自己的褲鏈,放出麵那條雄壯之極,宛如手電筒一般粗的家夥,殺進她的山洞,一探快活的奧秘。

一直以來,洪東妹真希望王小兵色膽大一點,把男人的本事作用在自己身上,但設下的陷阱每次都功虧一簣,如今,正是個好機會,她感覺他要進攻自己了,於是,闔上了眼瞼,等待他來掀起自己的裙子,剝下自己的內衣,把他男人最強大的武器亮出來,伸進自己的胯下,由那進入自己的身體。

她背對著他,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期盼他進攻。


snaptime:2017-09-23 17:16:48  .exectimeㄩ0.11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