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21章 好戲在後頭


雖是隔著褲子,洪東妹也已感受到王小兵褲襠的堅硬的威力了,頓時酥軟、興奮與心動。

“小兵,我好熱”她雙腿夾著他的腰身,卻佯裝不清醒,將右腿不停地摩擦他的褲襠,意欲把他的堅硬磨到著火為止。

“東妹”王小兵不曾想到她會這樣,褲襠的家夥被她挑逗得發怒,早已堅硬如鐵,斜向上擎著,每當她小腿隔著褲子在上麵摩擦一下,就會有一股快感從那彌漫開來,他就欲血沸騰地震顫著。

他感覺自己渾身是勁,小腹下憋著一股衝動,不發不快。他腦海浮現出一幅幅春`宮行樂圖,即時頭頂冒煙,額頭青筋微突,雙眼精芒四射。

洪東妹已感知到他把持不住了,心就不要提有多高興了,暗忖不消三分鍾,他就會來剝自己的內衣,從而舉著硬硬的家夥來進攻了。這是她所期望的!

在欲血的催動下,褲襠最強大的武器已勃`起,王小兵左手握住她右腿的腳踝,右手抱住她右腿的大腿,好像要推開她的大腿,其實也是用她的大腿來磨礪自己的堅硬,那一推一拖之間,就是摩擦的一個回合。

“哦,好熱,小兵,快點”洪東妹催道。

“東妹”王小兵額頭汗珠直淌,抖動硬物,與她的右腿戰鬥起來,因為這樣,在他看來,那是她主動用腿來碰自己的下麵,自己舞動那東西與她的右小腿切磋武功,也不算占她什麼便宜,因此,他就大動起來。

雖是坐在沙發上,但他全身劇動,跟在床上進行二人體育運動差不多。

他的硬物就在自己的右小腿上磨來磨去,卻不來尋找正確的山洞攻擊,洪東妹又好氣又好笑,覺得還是要再幫他一把,或許才能使他進入自己的身體,但用什麼方法好呢?她一時也未想到,隻好讓他扛著自己的右小腿來取樂。

就在這時,門外卻響起了“篤篤”的敲門聲。

“洪姐,在嗎?”這是冼業勝的聲音。

聞言,王小兵連忙停止了互動遊戲,望了一眼躺著的洪東妹,發現她睜開了明眸,暗吃一驚,看她樣子沒有大醉,而自己剛才扛著她右腿來摩擦褲襠的家夥,想起來頗為尷尬,他朝她訕訕一笑,表示自己沒有其他惡意,隻是想幫她按摩一下小腿。

她努了努嘴,暗恨他不攻擊,沒有報之微笑。

因此,他倒誤以為她生氣了,暗忖幸好自己沒有真正用堅硬去她胯下尋找山洞,不然,結果不堪設想。

“在,進來!”等王小兵坐好,她自己也整理好衣服之後,便應道。

冼業勝手提著王小兵用來裝錄音機的那個布袋,擰著門把,打開門,走了進來,見到王小兵在泡茶,也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問夜城卡拉ok廳的工作人員時,便已知是王小兵扶著洪東妹回房的。

“錄音機還你。”冼業勝把布袋遞給王小兵,然後拿出好日子香煙,分別給洪東妹與王小兵上了一根煙,自己又點燃一根,道:“錄音帶我毀了。”

“留來沒用。毀掉最好。”王小兵也點燃香煙,吸了一口,道。

“霍啟民怎麼樣了?”洪東妹問道。

“手筋腳筋都斷了,做手術也續不回來,算是廢了。但不會有生命危險。”冼業勝臉色平靜,就像是在談論一頓晚飯的菜肴一樣輕鬆。

“那是他自找的。他想害人,不過卻害了他自己。”王小兵泡好了一圈工夫茶,讓洪、冼二人品嚐。他向來秉持一個信念:井水不犯河水,否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霍向陽肯定會向你下手,你可得小心。”洪東妹思索片刻,道。

這個情況,王小兵早已考慮過了,既然廢了霍啟民,那他老子霍向陽不可能坐視不理。至於他什麼時候會來報仇,王小兵還不能確定,早則在這一兩天內,慢則在半個月之後。

隻要把霍向陽也收拾了,那就基本可鬆一口氣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霍向陽與五鬼幫的幫主向重山很鐵,極有可能會聯手他來找小兵的麻煩。”洪東妹端起茶杯小抿一口,道:“業勝,從明天開始,你去關注五鬼幫的動向,如果發現他們與霍家準備行動,那立刻通知小兵與我。還有,打聽一下霍家近來在黑市上買過槍械沒有。”

“知道。”冼業勝點頭道。

五鬼幫的幫眾一般是夜晚幹勾當,平時神出鬼沒,像一群蝙蝠,晝寢夜出。

三人商量了一會對付霍家的事宜,洪東妹說頭有些暈需要休息,王、冼二人告辭出來。王小兵開摩托回東興中學。

第二天,霍啟民被廢的消息就傳開了。同時,霍啟民向殷伍濤報了案,說是王小兵主使人幹的。

殷伍濤對王小兵頗為痛恨,早已想整治他,卻是沒有足夠的理由,一些小事情拿捏不住他,因為有朱由略罩著他,隻有大事情才會使朱由略也無能為力。當得知霍啟民被廢了,殷伍濤十分憤怒,即時趕到了東興醫院了解情況,看到霍啟民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的,悲憤道:“我一定幫你嚴懲姓王那個狗東西!”

“我現在就去滅了他!”霍啟民的父親霍向陽額頭青筋暴突,咬牙切齒道。

“先不要衝動,隻須按法律來治他,就憑這條故意傷害罪就至少夠他半輩子受的了!”殷伍濤信心滿滿的樣子,隨即,又問道:“你確定真是姓王的做的?”

“是。我還與他說過話。就是化了灰,我也知道是他。他指使爛仔來挑我手筋腳筋,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我要將他殺死!”霍啟民以後隻能坐輪椅,淚流滿麵,越說越激動,臉麵也紅如豬肝。

“隻要你確定是他,那就好辦了!”殷伍濤道。

“他會不會逃跑了?”霍向陽擔心道。

“他跑得了一時,跑不了一輩子!我現在就帶人去東興中學刑拘他。”殷伍濤說完,立刻帶著兩個民警駕車趕赴東興中學。


snaptime:2017-11-21 08:36:45  .exectimeㄩ0.07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