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15章 女人吃醋


他與她坐得是那近,在靜下來的時候,他能聽到她的呼吸聲,她也能聽到他的呼吸聲,兩人都感覺得到空氣彌漫著的那種淡淡的溫馨。

因為欲`火燒身,他額頭微微滲出汗絲。如果不是他功力還算深厚,恐怕就要流鼻血了。

“哎,我跟你說。”看著他不敢跨越雷池一步,洪東妹隻好主動出擊,假裝跟他說很重要的道理,把嘴湊到他耳際,著熱氣,而右胸那座高峰已挨著他的左肩,輕輕撞擊他的肩膀。

“我聽著。”他感覺耳朵被她嘴出的暖氣拂得癢癢的,一股酥軟感從左耳擴散開去,使四肢百骸都酥麻。這還是其次,關鍵是她胸前的右山峰在自己的左肩上壓來壓去,那種美妙的感覺,實在是教人想入非非。每被她的傲人山峰碰撞一下,就渾身打個激靈,當真是欲`火焚身,口幹舌燥。

有那麼一那,王小兵心中響起一個淩雲的淩誌:跟她連續睡三天三夜!

不過,並不是心有多高,便能做成那麼大的事情。如今,洪東妹用酥胸撞自己,那或者是她無意為之,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種情況。萬一她以姐姐關懷弟弟的那種感情來對自己說話,而自己又偏偏以為她是以情人的身份來挑逗自己,從而向她進攻,那豈不是大大的出醜?

這是其一。其二,她是黑道上的一個老大,舉止行為不像平常姑娘那麼矜持保守,她是個豪爽的姑娘,就是用雙胸來撞自己的肩膀,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並沒有違背邏輯的地方。何況她現在隻是用右胸那座高峰來微微撞自己的左肩,頗像是她確實有重要的人生道理要說,才挨那麼近而已。

鑒於以上二點,是以王小兵也不敢做出非分行為,隻能將一身欲`火困在褲襠,使那條男人強大的武器雄赳赳,氣昂昂,以萬分的激情昂首挺胸,似乎要飛出去,在近處尋找一個合適的山洞修煉快活的刀法。

而洪東妹畢竟是個成名人物,也不可能做出太過沒臉的事情,用右胸去暗示他,那已是她所能降下身份向他傳遞愛意的最低下限了,不會自己脫衣服,再扒光他的衣服,然後送給他快活。

“我覺得你的想法不錯。”其實,她也沒什麼好跟他說,醉翁之意不在於酒,可惜,他拿不定她的想法,所以不敢下手。

“咯咯,與您相比,我還差遠呢。”王小兵右掌按在褲襠上,把豎起來的寶物生生按下去。

“記住,以後在社會混,能用計謀擺平的,就用計謀,如果非得用拳頭直接解決的,才用拳頭。用計是上策,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用拳頭是下策,一般很快能解決問題,不過,隨後又會有新的棘手問題。我是回想起自己這麼多年與黑白兩道打交道總結出來的經驗。”

洪東妹深情地凝視著王小兵。他專心聆聽著。

“不論是黑白兩道的人,能以和為貴,那就講和,如果對方成為你人生的絆腳石,堅決不肯讓步,要致你於死地,那就幹掉他。對敵人手軟,那就是對自己殘忍。我看得出來,你正在成長,將來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這是洪東妹的真心話。

“縱使我以後成為再利害的人物,也是您一手培養起來的,這份恩情,我永遠銘記在心。”王小兵道出由衷之言。

“我知道你是個重恩義的人。”洪東妹用手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頷首道。她好想說“以後娶老婆會考慮我嗎”這種話,但每每想到一旦問出口,如果他笑說沒有,那就糗大了,因此,每當這種話語到喉嚨的時候,又生生吞回去。

王小兵偶爾瞥見洪東妹那醉人的酥胸,便會想入非非,但不敢將色膽化為行動。

“那我去準備了。”王小兵與她的目光相接,能感受到她粘人眼神的情意,他老是在想,那是姐姐關心弟弟的感情還是女朋友關心男朋友的感情呢?或許兩種都有。

“天氣熱,不多喝杯茶嗎?”她想他多留一會,她直到現在也沒有勇氣跟他說“愛我嗎”或者“在這過夜吧”這種話語。她挺了挺胸脯,有意將胸前兩座高峰挺起來,似乎要怒突而出,山腰與山腳還有乳溝就更加惹人注目,目的在於引誘他。

“不渴了。”看到她胸前的高峰堅挺無比,誘人之極,王小兵渾身已有一股難以遏製的衝動,恨不得立刻把嘴湊上去,在她乳溝入口處狂吻一遍,然後再登上她胸前兩座山峰,修煉柔舌功。

洪東妹微感失望,給他如此明示的暗示,他還是不敢動手,那隻有等下一次了。每次王小兵來找她,她都希望他有所作為,可是,他總是膽子不夠,沒能促成那項男女二人互動的體育運動。

出了洪東妹的辦公室,王小兵才鬆了一口氣,褲襠的那條硬物依然雄姿驚人,但也不怕了。坐在麵,時時要注意掩飾它的蠢蠢欲動,稍有不注意,便讓洪東妹瞧見自己褲襠的奇觀,著實有些尷尬。

在王小兵的心,洪東妹是黑道老大,是他的幹姐姐,也可以說是他生活的老師,因為她教了他許多課堂與書本都學不到的做人處世技巧與道理。當然,她也可以是他的情人,但他始終未有這份膽量去剝她的衣服,然後扛起她雙腿,用胯下的硬物去征服她。

這或許就是第一印象的效果所致。

當時,王小兵第一次見到洪東妹時,心中便把她當成是不可隨便得罪,不可隨意惹怒,不可輕易冒犯的黑道老大。自此之後,他就一直難以改變這種印象,在她麵前,不論看到她再嫵媚,再動人,再嬌豔,也不敢當即去挑逗他,因為在他心田的最深處,他始終認為對她動手動腳,那無異於捋虎須,危險之大,可想而知。

但每當與洪東妹獨處一室的時候,王小兵又從她那含情脈脈的眼神似乎看到她對自己有一種說不清的情意,可是,畢竟她是自己的幹姐,也分不清她對自己的感情到底是單純的關懷還是夾雜有愛情的味道,這個他不能完全分出來。

是以,他也不敢胡來。他也在等,如果哪一天她問自己:“愛我嗎?”他極有可能會說:“愛。”

離開了夜城卡拉ok廳之後,王小兵騎著摩托慢悠悠地在公路上前進,暗忖道:“霍啟民自以為聰明,好吧,讓他知道聰明反被聰明誤!”他腦子轉了一圈,便把計劃考慮得更加周密了,於是,決定先去賣電器的商店看看。

像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這種不小不大的貿易集中地,想買大哥大不容易,但要買個電飯煲或熨鬥或錄音機,卻是輕易可買到的。

他走進“天虹電器商店”,買了一部錄音機,又買了幾盒空磁帶,叫售貨員當場示範一下怎麼錄製聲音才比較好。那售貨員耐心演示了一遍,按下錄音按鈕,對著錄音機講話或唱歌,想結束就按停止按鈕。花了十數分鍾,王小兵已能熟練操作錄音了。

彼時,正是接近傍晚時分,王小兵駕駛摩托一直行駛到偏僻的廢水處理廠一帶,才停了車,那很安靜,正適合錄音。他坐在一塊水泥板上,把錄音機放在麵前,按下錄音按鈕。然後錄下了以下四句話。

“霍啟民,你敢跟我王小兵玩,太不量力了!”

“霍啟民,想不到吧,現在你落在了我的手!”

“霍啟民,你等死吧!”

“兄弟們,動手!”

這四句話,將是他計劃的一部分。反複錄製了數次,才把這四句話錄製完美,聽起來,完全聽得出來是他說的,並且,沒有其它雜音,他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第一步完成之後,他把錄音機放進布袋,然後騎摩托回東興中學。現在就等何大衝與賴貴中的消息。

回到東興中學,才剛剛是下午放學的時候。剛把摩托推進車棚停放好,出來便看到董莉莉正朝自己走了過來。

王小兵寫了請假條讓謝家化帶去給上課的老師。董莉莉見他沒來上課,便問謝家化,得知王小兵是去探望班主任蘇惠芳。聽說王小兵去蘇惠芳的家,董莉莉已有些不自然,一下午又不見他回來,更加是焦躁異常,心中生出一股嫉妒,老是暗忖王小兵在蘇惠芳家做什麼,是不是也會跟蘇惠芳做那男女愛做的體育運動。

想到王小兵下午可能睡在蘇惠芳的床上,董莉莉就心煩意亂的,下午上課時,雖坐在教室,但都沒有聽進老師的講課,隻等王小兵回來,好好問問他,看他怎麼說。

從董莉莉那幽怨的眼神,王小兵也感覺出她是醋意大發了。暗忖沒有女朋友時就想要女朋友,有了女朋友時,就覺得很多時候會受到女朋友的束縛。不過,他從來沒有討厭過董莉莉,不論她怎麼發脾氣,他都能泰然受之。因為他也確實是做了些虧心事。

“莉莉,吃飯了嗎?”他實在是不知說什麼,隻好老套說一句。

“你告訴我,你下午去哪了?”董莉莉走到他麵前,微微仰著頭,凝視著他。

“聽說班主任生病了,我去看看。”王小兵如實道。

“你一下午都在她家?”雖還沒有問出“你在她家睡覺”,但也無異於是那樣問了。董莉莉聲音也不自然起來。

“沒有,她發高燒了。我送她到東興醫院,然後我就去買錄音機了。”王小兵把布袋的新買的錄音機亮出來給她看。

“我不信!”董莉莉嘟著玉唇,一副受傷的神情,“你跟她……,你告訴我,到底有沒有?”

在車棚旁邊,也有不少學生過往的。在這談論這種男女情愛的事,說得太露骨了,畢竟不好。

王小兵搖了搖頭,道:“我先把錄音機拿回宿舍,到飯堂跟你說。”說著,便往男生宿舍走去。

“你做了?”董莉莉知道他這麼出色的男人,自己也難以滿足他,可是,每每想到他跟其他女人睡在一起,她也難以遽然接受,自然會生妒忌之心,現在,想起他極有可能在蘇惠芳家做快活的運動,她就感覺很委屈。

“什麼做了?”王小兵苦笑道。

“你跟她?”董莉莉亦步亦趨,跟在王小兵身旁。

“寶貝,沒有。”這種事,沒法證明,他也不想多解釋。

“你騙人。”一下午都不回來上課,真的有足夠的時間做那讓人興奮之極的體育運動。董莉莉想起他揮舞絕世寶刀攻擊蘇惠芳,就很不滿。

“我去到她家,發現她高燒,然後送她到東興醫院,再去買錄音機。事實就是這樣。”王小兵伸手握著董莉莉莉的纖手,一起走向男生宿舍。

那種江湖的血腥事,王小兵不想向董莉莉多說,畢竟容易嚇著她。

到了自己的宿舍,王小兵看到門鎖著,說明舍友要不是去吃飯了,就是在操場上鍛練身體,於是便開了門,走進去。董莉莉也跟進來了。

“你愛上她了?”董莉莉害怕自己被拋棄。

“我愛你。”王小兵把錄音機放在行李袋收藏好,轉過身來,拉著她的玉手,由衷道。

“那你為什麼老是與她關係那麼親密呢?”董莉莉嘟著櫻桃小嘴,撒嬌道。

“她是我們的班主任,又提拔我做了班長,她生了病,如果我們沒有一個人去探望她,那是不是會令她很失望呢?我作為班長,應該去看望她。我說得有道理嗎?”王小兵捧著她俏麗的臉蛋,笑道。

“那你也叫我一起去嘛。”董莉莉還是心有芥蒂,微有不悅。

從洪東妹那回來,直到現在,王小兵褲襠的硬物依然頗為堅挺,隻是沒有當時的雄姿那麼壯觀而已,如今,看著美人喃喃私語,嬌態迷人,加上宿舍沒其他人,王小兵又有了感覺,褲襠的家夥也漸漸地硬了起來,轉眼便頂在褲襠上,將褲襠隆起老高。


snaptime:2017-11-24 09:55:01  .exectimeㄩ0.09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