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06章 雙女臨門


一個女人,在與男人做十分有益身心健康的體育運動時,如果能發出使男人鬥誌昂揚的chun音,那也是頗為了得的。而小雙卻有那種能耐。她檀口一張,哼出幾句chun音,縱使鋼鐵男人,也要骨酥身軟。

每每想起小雙在床上的那種使人血脈賁張的嬌呼,王小兵就熱血沸騰,恨不得立刻再跟她大戰三百回合。他曾經完全征服過她,隻要寶刀一出,她就要臣服於他的胯下。曾幾何時,他在她身上用心地耕耘那一畝三分地,細致而專一,使她快活無窮。

如今,她近在咫尺,連她的均勻呼吸都能感受到,王小兵雙手捧著她的臉蛋,把嘴印了上去,在她的唇邊輕輕啄了一下,然後,把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擁她入懷,便如懷抱一塊軟玉,使人xing趣大增。

小雙依偎在他的懷,小鳥依人,十分惹人愛。

“你平時有想我嗎?”小雙將腦袋伏在他結實的肩膀上,柔聲道。

“有。想起你,我就有一種要去找你的衝動。”王小兵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龐,如是道。

“我也想你。”小雙兩手摟著他的脖頸,膩聲道。

隨即,小雙的玉唇已印在了王小兵的嘴上,一條香舌伸進了他的口,跟他的舌頭嬉戲。兩條舌頭激戰起來,纏絞在一起。

王小兵的雙手也沒閑著,左手輕輕撫摸小雙的後臀,在那修煉太極掌,右手則在她飽滿堅挺的雙峰上老老實實地溫習鐵爪功。漸漸地,他褲襠的絕世寶刀也蘇醒了,開始硬了起來,神奇地由小變大,變短變長,變軟變硬,轉眼便雄赳赳,氣昂昂,以萬分堅韌的jing神頂在她的胯下,好像要鑽進她美`臀下麵那個神秘的山洞一樣。

如果不是小雙快要生產了,王小兵就要放出寶刀,進入她下體的山洞,跟她的豐`臀大戰一場。

月s是這麼的催情,而小雙又是這麼的**,他真的想跟她重溫當ri經典的激戰。於是,他的寶刀在跟她美`臀作交流,好像在說:快開門。

小雙也感受到他的寶刀不停地點戳在自己的臀`肉上,每被寶刀敲擊一下,都好像觸電一樣,渾身打個激靈,隻一會,便忍不住,也輕輕晃動豐`臀,去磨他的寶刀。

兩人的yu`火快速上升,呼吸也粗重起來。

“小兵”小雙紅唇貼著他的耳際,輕喚道。

“怎麼了?”王小兵也是微微喘息道。

“我……”她也知道不能行房事,也沒有提出要幹那事,但她心卻是想的。她隻是忍住而已。

“不要急,以後有機會的。”王小兵吻著她的檀口,安慰道。

不消三分鍾,小雙的泉眼便溢出了泉水,滲透下來,潤濕了他的褲襠,也滋潤著他的寶刀。

在那火燒火燎一刻,王小兵掀起小雙的孕婦裝,解開她的ni罩,用嘴銜住她胸前的高峰的山頂,在那修煉柔舌功。他把柔舌功的jing髓盡數施展出來,一會在她左山峰上遊移不定,一會在她右山峰上發出“嘬嘬”響,一會又進入兩座山峰之間的那條誘人ru溝進行快樂的探索。

他的柔舌功一出,便可令她快活無比。

小雙咬著下唇,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鼻孔發出低沉而撩人的“嗯嗯”聲,也是恨不得立刻與他大戰起來,**二合一,但快要分娩的孕婦不宜做劇烈的體育運動,也就隻好放棄了。但yu`火太盛,她也把持不住。

“小兵,我要”小雙想起他寶刀的雄壯,便按捺不住yu`火的煎熬。

“雙姐,等你生了小孩之後,我再補回給你。”王小兵舌頭在她身上旅行,要把她全身都吻遍。

“嗯,不嘛”小雙的襠部全濕了。

“聽話。”王小兵舌頭已吻到她大腿兩側,使她更是yu生yu死。

正當兩人在纏綿不已的時候,村道一頭傳來摩托的聲響。要是被人看到兩人卿卿我我的,多半會有閑言閑語流傳開來,於是王小兵與小雙立時靜了下來,側耳傾聽著。幸好草垛遮住了,隻要不發出聲音,從村道過往的人是不會看見這邊有人的。

王小兵伸頭出去瞧了瞧,借著微明的月s,看到開摩托出村子的是支書柳大鍾,於是,連忙縮回了頭,用嘴堵住小雙的檀口,與她激吻起來,不用管是誰經過。

等柳大鍾走遠之後,王小兵想到畢竟時間不早了,也該讓小雙回家了,便道:“你先回家吧,我去買一盒蚊香。”

小雙依依不舍,也不肯起來,隻是緊緊摟著他,用臉頰輕輕摩擦他的脖頸,而豐`臀依然有節奏地壓他的寶刀,從中獲得陣陣的興奮。

“這三百元,你拿著,給孩子買些新衣服。”王小兵掏出了三張老人頭,塞在小雙的手。

“我不想離開你。”小雙接了錢,但依然摟著他,一副要跟他過夜的樣子。

“乖,以後有的是機會。”王小兵在她紅唇上輕吻了一下,便抱她起來,“你先出去,我再出去,免得被人看見。”

小雙伸手在他褲襠摸了摸,感受一下他寶刀的雄壯,以彌補些許的失望,隨即,整理平順孕婦裝,便小步從草垛走了出去,望她家的方向回去了。

將身上的草屑撣淨之後,王小兵才從草垛後麵走出,環顧一圈,沒看到村道上有其他行人,咂了咂舌頭,嘴還殘留小雙的芳澤,心微感滿意,信步朝村長的雜貨鋪而去。

一路上,他在打著腹稿。

平時,在雜貨鋪看店的一般是黃麗華,王家發很少在那的。王小兵早已想好了步驟,到了雜貨鋪,先買一盒蚊香,然後把禮金送上,再請黃麗華幫個忙,估計能馬到成功。

不過,當他走到雜貨鋪的時候,發現王家發也在那看電視,之前想好的話語不能用,隻得見機行事。他如果當麵請王家發辦準建證,也有可能成功,但他知道那廝貪得無厭,或許還會暗示自己送些禮,與其那麼麻煩,倒不如找黃麗華商量,那樣成功率要高得多。於是,他決定先不說準建證的事。

“黃姐,還有蚊香賣嗎?”王小兵跨進雜貨鋪,問道。

“有!”看到是王小兵光降,黃麗華兩眼發光,她已多ri不曾得到他寶刀的滋潤,時常想找機會與他重演經典大戰,隻是屢屢沒有合適的機會,頗為失望。

“要一盒。”王小兵笑道,見黃麗華穿著沒袖汗衫,她胸前兩座不再堅挺的大山高高隆起,也能給人一種無窮的向往,加上那條ru溝也頗具誘惑力,使人見了不得不打個激靈。

“天氣熱,蚊子就多了。”黃麗華一雙妙目盯在王小兵的褲襠上,見那也微微隆起,立時想起他的絕世寶刀雄壯的英姿,不禁咽了一口口水,恨不得立刻撲過去,跟他做男女體育運動。

“咯咯,是啊。”王小兵掏出了利是封,遞給黃麗華,“黃姐,我媽叫我帶禮金來給您。”

“哦!不用那麼快,等到了那天再給也不遲。”雖是這麼說,黃麗華還是接了,捏了捏,感覺利是封麵的紙幣有看頭,笑道:“我怕到時忘了,現在就記在禮金簿上吧。”

說著,便把利是封拆了開來,看到兩張百元大鈔,頓時臉麵泛起濃鬱的笑意。

從王小兵走進雜貨鋪那一刻起,王家發便沒有說話,此時見老婆手中拿著兩張大鈔,平靜的臉上才露出了笑容,道:“小兵,近來學習忙嗎?”

“一般般。”不論什麼時候,王小兵學習都不忙。

“也快放暑假了。”王家發在禮金簿上記下了王小兵的禮金數。

“是啊。”想到在這沒法開口說想要說的事,王小兵便決定到支書柳大鍾的家去瞧瞧,因為他看到柳大鍾出村子了,找白秋群商量商量,也是一樣的,於是道:“還要拿禮金給支書,走了。”

王家發隻是點了點頭,便繼續看電視。黃麗華聽說王小兵要去找白秋群,心微有嫉妒,她也知道柳大鍾出去了,猜測王小兵會不會與白秋群上演大戰,想及此,眼眸便sh出不甘的神s。畢竟,女人都會有醋意。她也不例外。

好處當然不能讓白秋群一人占了。

於是,黃麗華也要跟王小兵去看看情況,連忙道:“秋群說要教我織毛衣,反正有空,也到她家去坐坐。”說著,用小塑料袋裝了些黑瓜子,便與王小兵朝白秋群家走去。

出了雜貨鋪不遠,黃麗華前後掃視一番,隨即挨了上來,與王小兵並肩而行,小聲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了新歡,把我給忘了?”

“我心永遠記著黃姐的好處。”王小兵眼角瞥了一眼身旁黃麗華胸前那對巨`物,咽了一口口水,渾身頓時熱烘烘的,褲襠的寶刀也有了感覺,又漸漸硬了起來。

“你小子真沒良心,肯定是把我給忘記了。”黃麗華嘻笑著,伸手在王小兵的屁股上摸了摸。

“咯咯……”王小兵打了個冷戰,平時,都是他摸別人的臀部,如今卻遇到摸自己後臀的女人,頓時有些不適應。

“你告訴我,你去找白秋群,是不是想跟她幹那事?”黃麗華以一副洞察秋毫的口吻說道。

“咯咯,沒有,我隻是想順便把禮金送去。”聽了她的話,王小兵腦海浮現出兩女那白花花的身子,頓時打了個激靈。想當ri,他以一己之力,舉著絕世寶刀,把二女征服在胯下。

“還想騙我呢。”黃麗華一扭豐`臀,用臀部撞了一下王小兵,隨即,左手往他褲襠探去,當觸碰到他那柄絕世寶刀的時候,發出了“嘩”的一聲低呼。

王小兵連忙身子一縮,但還是慢了半拍,被她的左手以一招九yin白骨爪抓住了自己的寶刀,在那揉`搓起來。

“黃姐,在路上不好……”王小兵也有求饒的時候。

“嘻嘻,你心想什麼,老娘早就看出來了。今晚你想逃出老娘的五指山,沒門。”黃麗華嘴嗑著瓜子,笑咪咪的,一副要將王小兵吞下去才能解xing饑渴的樣子。同時,她的左手加速揉`搓的頻率,與他的寶刀進行激烈的較量。

王小兵的寶刀被惹起了xing子,突然堅硬無比,直頂在褲襠上,似乎要飛出去,將黃麗華征服在胯下。刀頭上震蕩出陣陣的興奮,使他連打幾個激靈。

“嘻嘻……”黃麗華也感受到他快要忍不住了。

在這種催情的時刻,王小兵也掃視一圈周遭,沒見到其他人,於是,也橫下一條心,忽然使出鐵爪功,伸出左手,往黃麗華胸前那座軟綿綿但頗高大的山峰抓去。他的鐵爪功乃看家本領之一,等閑女人都經受不起。如果他使出渾身功力,就是黃麗華也要立時被征服。

“啊!”黃麗華中招了,整個人肉跳了一下,“你小子敢這樣對付我,哼,不過,我喜歡!”

他左手登上了她左胸的高峰,在上麵修煉鐵爪功,一招勝過一招,意yu把她的左山峰也抓成一塊塊肥肉。每一爪抓出,都能感受到陣陣的柔軟與溫潤,

而她則握著他的寶刀,使出jing妙的九yin白骨爪,也是鬥得難分難解。

“黃姐,我有一事相求。”王小兵左手抓住她的山頂,右手也沒閑著,在她的豐`臀上修煉太極掌。

“啊,啊,你說。”黃麗華頗為享受他的鐵爪功與太極掌的進攻。

“我想要一個準建證。還請您在村長麵前幫忙說幾句。”兩人步伐向前,但手上都有動作,可謂是高手。

“你家要建房子嗎?”黃麗華握住他的寶刀不肯放手,有些不敢相信。她知道他家的財力情況沒法建房子。

“差不多吧。但先不要告訴我家人,讓我拿回去,給他們一個驚喜。”王小兵隻想立刻把她抱到路邊去大戰一場。

“那你怎麼報答我啊?”黃麗華胯下的泉眼都溢出泉水來了,**裸地提要求。

“今晚我會讓您成仙的。”等到把禮金拿給白秋群之後,王小兵就找機會把黃麗華征服在自己的胯下,好好教訓教訓她,讓她不要那麼得瑟。

“嘻嘻,那好,我幫你拿準建證,你給我快活。”黃麗華頗為期待,看了看路邊,沒有什麼遮掩物,不好行房事,隻得作罷。

就這樣,兩人且戰且行,不知不覺間已快走到支書的家,各自都鬆了手,但彼此體內的yu`火已升到了不可控製的地步,

支書的家關著門,但窗口有橘黃的燈光透出來,說明麵的人還沒睡覺。而柳大鍾出去了,麵的應該是白秋群在家了。當王、黃二人站在院子外的院門前時,柳家養的那條大黃狗就吠了起來,幸好有鐵鏈拴著,不然就撲出來了。

“柳支書在家嗎?”王小兵隔著院子喚道。

過了半晌,沒人回答。王小兵猜測屋的白秋群可能沒聽見,又提高聲音道:“柳支書在家嗎?”

這時,才聽到門“咿呀”一聲打了開來,白秋群挽著濕發站在門口處,朝外看了一眼,見是王小兵,頓時興奮異常,但又看到黃麗華在一邊,心暗罵一句so貨,隨即道:“唉喲,快進來。剛才在洗頭,聽到有人喊,但沒聽清楚。”說著,又向那條還在狺狺而吠的大黃狗喝斥幾句,才使它搖著尾巴伏在地上,不再出聲了。

“秋群,我來向你學習織毛衣了。”黃麗華是不想讓白秋群獨自成仙,所以跟王小兵一起來,而今,發現白秋群話聲有異,於是連忙找個借口,道。

“今晚我正好有空。”白秋群笑道。

王小兵打開了院門,與黃麗華走了進去,跨進屋後,白秋群便關上了門。

“喝杯茶吧。”白秋群剛洗好頭,正想洗澡,身上穿的很少很薄,頗為誘人,胸前兩座高峰不輸於黃麗華的,白嫩嫩的,曲線優美,頗為勾魂。

“柳支書呢?”王小兵坐下之後,明知故問道。

“他有點事出去了。晚上應該不回來。”白秋群掃視一眼王、黃二人,意味深長道:“唉,你倆真巧啊。怎麼一起來了?”

“哦,我拿禮金給黃姐,之後就來您這。而黃姐也要來跟您學習織毛衣,就同一路來了。”沒有柳大鍾在場,王小兵就像坐在自己家一樣舒服,神情輕鬆,笑道。

“哦,這樣!”白秋群若有所思地點著頭,心忖黃麗華哪是來學織毛衣,實則是想來監視王小兵,不讓他把好處給了自己。

“平時我有空的時候,你沒空;我沒空的時候,你有空,想向你請教織毛衣都沒機會。今晚小兵說要來你這,我想一起來坐坐也好。”黃麗華也從白秋群的眼神讀出了她的懷疑心思,於是連忙訕訕道。

白秋群微笑著點頭,用木梳梳著濕發,目光卻是盯著王小兵,好像是一頭餓狼正在注視著自己的獵物一樣,眼睛秋水蕩漾,一眨不眨的。


snaptime:2017-11-21 08:44:27  .exectimeㄩ0.11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