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05章 找村長老婆辦事


杜秋梅上了岸,到女更衣室換好衣服,帶著兒子離開了遊泳場,自去吃飯了。\/\/..\/\/

本來與杜秋梅能好好地幹一場男女體育運動,可惜被段忠致撞散了,王小兵微覺無聊,隻想與段忠致寒暄幾句,便也回家。

不過,段忠致提議三人比賽遊泳,第三名那人要出錢請吃飯。王小兵乃遊泳健將,縱使不清楚對方的實力,但也有足夠的信心贏他們,但是他卻淡淡道:“我遊泳技術一般,輸了要到哪請吃飯?”

“君豪賓館。”段忠致看來也是滿有把握拿下比賽。

“不錯,至少要點六個菜。”那中年男子應該也是個遊泳愛好者的好手。

“行,看來最後一名是我了。怎麼個比法?”王小兵晃了晃雙臂,做個熱身運動。

“遊到對岸,再遊回來。”段忠致指著前麵,“第一名與第二名不用出錢,第三名一人出錢,你們同不同意?”

“沒問題!”那個中年男非常有信心。

“那開始吧。”對於白撿到的豐盛晚飯,王小兵也當仁不讓。

三人站在池邊的石階上,屈腿彎腰,做好向前跳出去的動作,由段忠致倒數“三二一”,最後三人撲通一聲跳進水,向前遊去。

段忠致用的是ziyou泳;那中年男用的則是狗刨式;王小兵用的是仰泳。隻兩分鍾,王小兵便開始領先了。

至此,另兩個才知王小兵是遊泳高手,人家縱使用的是仰泳,速度依然很快。

“看不出啊!”隻轉眼間,中年男就被王小兵超越了,他刨得更猛了。

“王小兵遊得那麼快!”段忠致名列第二,知道第三名非中年男莫屬,不用自己請客,因此也頗為輕鬆。

“我從小遊到大,最喜歡遊泳了。”王小兵動作優美,在前進的同時,還能悠閑地聊天。

不久,王小兵已遊到了對岸,又從對岸遊回來。段忠致與中年男都還沒有遊到對岸。如今,第一名已必屬王小兵了,第二名則還未定,中年男與段忠致隻相差一個身位的距離。是以,中年男的狗刨動作就更猛,隻想追上段忠致。

當王小兵遊回到起點,另兩人才剛從對岸遊回來。他可以坐等一頓豐盛的晚飯,心情頗佳。

“加油啊,第三名要請吃飯。”王小兵坐在石階上,提醒落後者。

段忠致與中年男的實力旗鼓相當,隻要誰在衝刺的時候加把勁,那就能勝過對方。是以,隻稍微落後的中年男拚命往前衝,越追越近,眼看就要追上段忠致。而段忠致也是搏了老命想把中年男拋在後麵,見對方要追上了,也是使出了吃ni的力氣,才勉強保持些許的領先優勢。

就在兩人遊到池中間的時候,中年男忽然沉了下去,隻有雙手還在水麵上攪動,好像是跟人捉迷藏一樣。

段忠致全神貫注遊泳,自然沒看到中年男的反常情況。王小兵清楚看到這一幕,大聲道:“段所長,你朋友怎麼沉下去了?”

聞言,段忠致才停下來,果然不見了同伴,大驚道:“他可能發抽筋了!我累死了,小兵,快救人!”

王小兵一個猛子紮水,像箭一樣從石階飛sh進水,以全速向中年男下沉的方向遊過去。(.當他遊到中年男的身邊時,對方還沒有完全沉下去,於是,他雙手抱著中年男,踩水向上,把中年男拖出水麵,然後遊回到岸邊。

有驚無險!

虛驚一場的中年男躺在池邊,嘔出池水,大口大口喘著氣。他在入水之前沒有做熱身運動,才發生了這麼驚險的一幕。

“老衛,沒事吧?”段忠致坐在中年男旁邊,拍著他肩膀,問道。

“差點掛了!”中年男眼神還有餘悸。

“沒那麼容易掛的。”王小兵笑道。

“要是沒有這位小兄弟,我可能真的完了!”中年男坐了起來,感激道:“謝謝你啊。我叫衛國友,你叫什麼名?”

“我叫王小兵。”王小兵伸出手與衛國友握握手。

“老衛吉人有天相,走吧,我請客,到君豪賓館涮一頓。”段忠致當時也確實是體力有些不支,不敢下去救衛國友,此時感到有些尷尬,於是破例大方一次。

“什麼話!肯定是我請。比賽我輸了,王兄弟又使我死回生,怎麼說都應該是我請客。走!今晚不醉不歸!”衛國友豪爽道。

三人去男更衣室換好衣服,便離開“天天快樂”遊泳場,去君豪賓館痛飲。在更衣室的時候,王小兵得知衛國友自己有一支貨車車隊,常年跑運輸的,業務不錯。他想到何大衝曾在部隊拿了駕照,白天又承諾幫他找一份工,便問衛國友要不要招司機。其實衛國友的車隊近來不招人,但感恩於王小兵,見他那樣問,便說要招。

於是,王小兵說去找公用電話呼叫何大衝出來,不過,衛國友有大哥大,借給他呼叫何大衝的bb機。然後,王小兵駕駛摩托,衛國友開一輛吉普,載著段忠致,朝君豪賓館而去。

一會,何大衝回了電話,王小兵要他立刻來君豪賓館。

在君豪賓館的大門口,王小兵看到了莊妃燕。見她亭亭玉立,宛如仙女一樣站在那,風姿綽約,婀娜多姿,胸前兩座山峰是那麼的堅挺,美腿是那麼的修長,遠遠看去,確實比許多電影明星還要更有魅力。隻看她一眼,王小兵便有了感覺,褲襠的絕世寶刀便悄悄地蘇醒了,漸漸地變硬,刀頭上產生一股淡淡的酥軟感,使人渾身打個激靈。

“來吃飯?”莊妃燕見了王小兵,淺笑道。

“是啊,要一間包廂。跟朋友小飲幾杯。”王小兵指了指衛、段二人。

“跟我來,205號包廂。”莊妃燕笑道。

莊妃燕與王小兵並肩而行,滿臉喜悅光彩。王小兵與衛、段二人談笑風生,快速掃視一圈大堂,發現沒什麼人看向這邊,於是在上樓梯的時候,忽然伸出左手,在莊妃燕的美`臀上輕輕地撫摸了一下。..當五指觸摸到她彈xing頗強,柔滑之極的美`臀時,王小兵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莊妃燕睜大了明眸,露出驚訝的神s,咬著下唇,白了王小兵一眼,見他居然神閑氣定地朝自己淡淡一笑,揩油揩得那麼淡定,她又好氣又好笑,微有忿氣,但一時也拿他沒辦法,憋著一口氣。

他還想繼續摸她的美`臀,不過被她用手格開了。他覺得滿足了,滿臉興奮與得意之s。見她俏臉上沒有慍s,以為就可以這麼過了。哪知在進入包廂的時候,莊妃燕打開了門,請眾人走進去,當王小兵最後一個經過她身邊時,她突然伸手在他耳朵上擰了一下。

耳朵雖沒有裂開,但也疼痛得不得了。

王小兵現出一個痛苦古怪的神s,回頭瞥了一眼嫵媚一笑的莊妃燕,才知她等到此刻才報回一摸她美`臀的小仇,見她還微微仰起迷人的鼻翼,俏臉上淨是得意的神采,於是,他也橫下心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施展出修煉得爐火純青的鐵爪功,伸出右手抓在她左胸堅挺的山峰之上,一股溫軟而頗具彈xing的感覺頓時由五指彌漫開來。

“啊哦!”

莊妃燕身子猛地震了一下,喉嚨發出朦朧的chun音,俏臉刷地紅了。她美眸含怒,想狠狠拉他耳朵,不過,他一個閃身,掠到了段忠致與衛國友之間,與他倆海闊天空,談天說地。

在客人麵前,莊妃燕又不好意思動手動腳的,隻是跺著,努著嘴,卻是無可奈何。

王小兵瞥了她一眼,笑道:“莊經理,你好熱嗎?臉都紅了。”

“哦,是有點熱。”當其他兩位客人的目光瞧過來時,莊妃燕隻好敷衍道,她恨不得立刻上去扯著他的耳朵,讓他求饒。

王小兵也已看出她的心思,卻不再給她機會動手。

左胸的山峰受了他一記鐵爪功,微微生痛,莊妃燕暗忖來ri方長,不怕沒有報仇的機會,於是,也放下了暫時的恩怨,依然露出如花的笑靨,招待三位食客。

因為還要等何大衝,所以王、段、衛三人還沒有點菜,隻是喝茶聊天。大約四十分鍾之後,何大衝才趕來。

“這位是我朋友,叫何大衝,他在部隊已拿到駕照,現在想找份司機工作做。”王小介紹道。

“以前有開過貨車嗎?”衛國友問道。

“開過,我在部隊就是開貨車的。”一般車隊的司機,沒有關係是很難進入的,何大衝也想做。

“那明天到我那試車。”衛國友給麵子王小兵,多半要招何大衝。

不久,點的菜肴陸續端上來,擺滿了一桌子。四人飽食了一頓。喝酒一直喝到八點多,才散席。王小兵上廁所嘔吐了兩次,終於感到腦子清醒了許多。

王小兵開著摩托,回到家還不到九點。

家人正圍坐在一起看新聞,說的是美國偵察機在南海撞我軍機,致使我軍機失事,飛行員下落不明的內容。近來到處都談論這件事,群情湧動,一線城市已有遊行示威活動。像華龍縣這種小縣城,搞不起像樣的遊行,大家除了嘴上說說表示憤怒之外,別無其他行動。

王小兵也坐在客廳與家人一起看新聞。

“喝酒了?”許娟看著兒子,問道。

“喝了些。”王小兵點頭道。

“過幾天又有酒喝了。”許娟正在繡刺繡。

“誰家的喜酒?”王小兵問道。

“還有誰家的呢,支書與村長兩家的新屋進宅,都發請帖給我們了。”許娟微微歎氣道:“我們家國道邊上的宅基地丟荒了,都沒錢建新房子。不去喝他們的進宅酒都不行,以後還要麻煩人家拿準建證。”

“那我待會拿禮金給他們。”王小兵的存折已有差不多三萬塊,也可以開始建房子了。他想去找村長老婆黃麗華,讓她幫忙拿準建證。

以一百八十元一平米來計,三萬塊也可建二層了,到時如果不夠錢建第三層,大不了向洪東妹先借二萬,估計也行得通。是以,王小兵決定擇ri建房子。他家國道邊上的宅基地麵積八十平方,不大也不小,還算可以。

“你賣那些藥丸,賺到多少錢呢?”許娟問道。

“咯咯,不多。我拿禮金給支書與村長,順便去買一盒蚊香。”王小兵不肯實說,隻想等到把準建證搞好之後,才把存折的錢與準建證一起給爸媽,讓兩老驚喜一下。

“不要給多了,每家封個二三十元就行了。”許娟向來不是大方的人。

“好的。”口中雖這麼說,但王小兵還是決定每家封二百元禮金。

在家找了兩個新的利是封,出了門,才將百元大鈔裝進利是封,然後塞進褲袋,向村長家的雜貨鋪走去,走在月s籠罩下的村道上,腳下的石子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近來村流傳一個說法,說村所有小道要鋪水泥路。村民很高興,期盼這一天到來。

不過,村還沒鋪水泥路,村民卻接到了另一條通知:集資建公路。按人頭收錢,每個成年人要交一百元,小孩交五十元,用來修建一條新的縣道。

村民的意見不一,有人支持,有人反對。因為這件事,村鬧得沸沸騰騰的。村委幹部與鎮分管領導數次來收公路集資款,效果都不理想。不少村民對村長與支書感到非常不滿,村彌漫著淡淡的緊張氣氛。

加上計劃生育的問題,使村委與村民之間產生了不少的矛盾,雖還沒有整體爆發,但也有個別過激村民采取強硬對抗的手段,與村委鬧得不可開交。

而村委的財政向來不透明,收入與支出都在暗箱co作,這又使村民更為不滿。不過,幸虧村長王家發與支書柳大鍾官場關係過硬,暫時把一切不安因素都壓下去,保持一個平靜發展的局麵。

王小兵一家是中立派,對於村的事不多加評論,村長來收公路集資款,也很爽快地交了。

所以,村長王家發與支書柳大鍾對王小兵一家的印象還不錯。

如今,王小兵就是要去找村長老婆黃麗華,讓她幫忙辦一個準建證。其實,找村長本人應該也能辦下來,不過,找黃麗華更有把握。黃麗華一般都在雜貨鋪看店,王小兵順便去買一盒蚊香,再把喝進宅酒的禮金交給她,然後跟她說說準建證的事。

每到晚上九點左右,鄉村便沒什麼人在外麵遊蕩了,多半都是在家看看電視,之後準備睡覺。每家每戶都亮著橘黃的燈光,在夜s之下,給人一種家的溫馨的感覺。

偶爾有狗吠聲傳出,劃破寂靜的夜空,頗為刺耳,更顯得鄉村的僻靜。

因為想到明天要去死磕霍啟民,腦子思索著用什麼方式去對付霍啟民才更有效,點了根煙,吸著,也沒看前方,走著走著,差點撞上迎麵而來的一個人,還是別人叫了一聲,才回過神來。

“小兵”

這是一個女子溫柔的聲音。

王小兵聽到熟悉的話音,才留神前麵的人,見是村的小雙,頓時有一種愛憐感,笑道:“小雙,是你啊。出來散步嗎?”

“不是。去買兩卷廁紙。”小雙盤起秀發,穿著孕婦裝,手拎著一隻黑s的塑料袋。

“哦,這樣啊。”瞧著她那隆起的肚子,想到麵是自己播下的種,王小兵既興奮又疼愛,“呃,還好嗎?”

“嗯。”小雙微微頷首,輕聲道。

“呃,好久不見你了。呃,近來沒什麼事吧?”王小兵也不知說什麼才好。

“嗯。你還好嗎?”小雙見他有些拘謹,微笑道。

“好。我們到那邊聊聊吧。”站在村道上卿卿我我,被別人看到有些不好看,王小兵掃視一圈,見村道兩頭沒有行人,指著路邊不遠的兩座小山也似的草垛,說道。

他有很多話想跟她說說,於是,當先走向草垛。她猶豫了一下,也跟了過去。一會,他坐在草垛旁邊的幹稻杆上,招了招手,示意她也坐下。

小雙又躊躇了一會,便也坐在了王小兵的身旁,小聲道:“有什麼重要事嗎?”其實,她也知道他沒什麼要緊的事要說,隻是隨便問一問。

“有。”王小兵微笑道,隨即,凝視著她大而單純的明眸,在輕紗一般的月s之下,近距離欣賞著她還算俏麗的臉蛋。想起曾經跟她大戰了許多次,每次都用絕世寶刀弄暈了她,而又用寶刀喚醒,每每憶起她求饒的情景,他就頗為自豪。

自從播種成功之後,應鄭喜旦的請求,縱使很想見小雙,王小兵也沒有到她家去,平時在路上見了麵,兩人眼神雖流露出情意綿綿,卻沒有再牽過手。他偶爾會想起她的好,而她也會不時想到他寶刀的威猛,二人都希望能再成比翼鳥,創造經典大戰。

如今,正是月明星稀,風清氣爽的好時光,空氣彌漫著淡淡的情`yu,兩人在村道上相遇,自然體內會升起一股yu`火,何況他與她也確實有不少心話要說說,於是,就坐在了一起。

小雙跟董莉莉相比,沒有董莉莉那麼漂亮,但她也自有過人之處,那就是她在大戰的時候叫起來讓人特別有感覺。


snaptime:2017-11-24 09:46:34  .exectimeㄩ0.11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