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93章 不向蠻橫女道歉


如今,莊妃燕對王小兵越來越敬慕,幾乎把他當成自己的偶像了。自然,心生一縷暗戀,隻是不敢隨便在他麵前表現出來,因為她是個倔強的女孩子,而且也知道他有了女朋友。

看著王小兵能鎮住場麵,莊妃燕也就輕鬆了許多,明眸蘊含著絲絲仰慕之意。

君豪賓館大門口處,龐連喜還在大聲呼喝華致鋒,可是,華致鋒就是不敢動手打王小兵,而他又沒法把真實原因說出來,隻是含糊地說不能幫忙,那就更加激起龐連喜的怒氣。

時間,情景有些滑稽。

莊妃燕由緊張到輕鬆,再到嘴角噙笑,看著這怪異的一幕。她隻想看看龐連喜現在是怎麼收拾殘局。剛才龐連喜口氣那麼大,好像能一手遮天,可到了關鍵時刻,卻啞了火,拿王小兵半點辦法也沒有。

在一旁靜靜地瞧著龐連喜數落華致鋒,過了一會,王小兵覺得無聊,道:“既然事情已解決了,那我就不奉陪了。再見。”

“不要讓他走!”龐連喜被抽了耳光,此時再次丟臉,老臉再也沒有擱的地方,滿臉的怨氣衝天,鳳目中sh出凶狠的光芒,吩咐華致鋒等人。

華致鋒瞥了一眼王小兵,鼓足了勇氣,道:“兄弟,不如給個麵子我,向龐阿姨道個歉,可以嗎?”說著,已掏出紅塔山香煙,遞一根給王小兵,並且幫他點燃。

還沒等王小兵回答,龐連喜見自己叫來的人非但沒有打王小兵,還要分香煙給他抽,那股被孤立的感覺頓時充溢全身,怒氣上衝,臉s如豬肝,一個箭步衝上來,掄起手掌,朝華致鋒的臉抽過去。

華致鋒嘴叼著香煙,正在點火,不曾想到龐連喜會打自己。

“啪!”

一聲清脆響亮的耳光聲響徹全場。那間,眾人都驚訝地靜了下來,如同沒有聲音的啞劇。

華致鋒的香煙剛點燃,被一巴掌打過來,嘴巴一歪,香煙斜飛出去,掉到地上,一團火星在虛空散開,頗為明亮。

當華致鋒意識到自己被打之後,左臉頰上已現出清晰的五指指痕,血紅血紅的,怵目驚心。他可能也是迫於龐連喜的yin威,嘴唇動了動,明顯想爆三字經,但還是忍住了,隻是眼睛sh出憤怒的目光,盯著龐連喜。

在場的人,誰也想不到龐連喜居然會打華致鋒,就是華致鋒自己也未曾想到龐連喜會突然之間動手打自己,以是,他的臉上既現出忿然之s,又夾雜著一絲絲不解。..

“我叫你來幹什麼的?!你說!叫你來跟人聊天的嗎!co你大爺的!”龐連喜惱羞成怒,朝著華致鋒,大吼道。

“我沒有本事打人家啊!”鬱積在心的悶氣終於爆發出來,華致鋒也咆哮一句,聲音還高過龐連喜的。也是迫於無奈,華致鋒才把真正的原因道了出來。

龐連喜畢竟是女流之輩,見華致鋒發飆了,也嚇了一跳,不禁後退了兩步,臉麵丟光了,轉頭對她的一個女同伴道:“你去幫我叫我老公來。”

那個女同伴立時向小樹林派出所疾步而去。

此時,周遭已圍了些看熱鬧的人。當華致鋒說了那句真心話之後,眾人才知道王小兵不是個簡單的人。龐連喜自不用說驚訝異常,起先,她隻以為王小兵是一般的混混,估計叫華致鋒帶幾個人過來,就可收拾他。直到而今,才意識到麵對的是一個在道上實力絕對不小的人,頓時有些驚慌。

畢竟,黑社會的老大不是能隨便惹的,一旦惹上了,那就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莊妃燕又緊張起來,她為王小兵暗暗祈禱,希望他能平安無事。

王小兵與殷伍濤打過交道,也並不在乎他來不來,自己早已打好了腹稿,準備應付他。

不消幾分鍾,殷伍濤便風風火火趕來了,見到一大群人站在君豪賓館大門口,也不知是哪個小子抽了自己老婆的耳光。

當圍觀的人看到有民jing來到時,都替王小兵捏了一把汗,畢竟草民再強也難以跟衙門相鬥。俗話說不怕官隻怕管。這片區域就屬於殷伍濤管轄。

看著自己的老婆臉頰還紅腫,殷伍濤便火氣往上衝,但當他見到王小兵時,便已大概知道打自己老婆的人是誰了。如果把王小兵抓回派出所,那也奈他不何,因為所長朱由略罩著他,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何況,這種小事,如果也要與朱由略對著幹,那未免太不明智了。

“老公,就是這個小癟三打我!”龐連喜見了殷伍濤,好像遇到了上帝一樣,估計可以出胸中一口惡氣了,鳳目也微噙淚光,不禁微帶撒嬌道。

“他為什麼打你?”殷伍濤憋著一股悶氣,可謂心念電轉,他也拿不定主意到底是抓王小兵回派出所好呢還是現場教訓一頓他比較好,現在是處境尷尬,左右為難,難於收拾局麵。

“他與他的同夥欺負我。”龐連喜避重就輕道。

“我問的是他打你的原因?”殷伍濤心有些怪老婆找了塊這麼堅硬的骨頭給自己啃,明顯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於是,龐連喜隻好將事情始末說了出來,隻是把自己的不對都說得好像很有道理一樣。

聞言,殷伍濤也知道自己的老婆有錯,但在眾人麵前,自己老婆被打了要是置之不理,那也顯得太軟蛋了,於是,走到王小兵麵前,冷冷道:“又是你!立刻給我老婆道歉!”他不敢說賠錢,因為他感覺說了根本也要不了。

“早有人向她道過歉了。”王小兵鎮定道。

“我要你現在向她道歉!”殷伍濤板著臉,瞪起一雙眼睛,道。

“你聾了嗎?我已說過,早有人向她道過歉了。”王小兵不疾不徐道:“你老婆也太小氣了,人家一個老婆婆不小心用扁擔碰了她一下,她就要打人家,還要人家賠一百塊。哪有這麼蠻橫的。”

“那你是不道歉囉?”殷伍濤向王小兵踏前一步,右手化掌,五指並攏。

“是!”王小兵已判斷出對方是想要動手了。

果然,殷伍濤忽然揚起右手,大喝一聲,朝王小兵的左臉頰抽過去。


snaptime:2017-11-24 09:40:09  .exectimeㄩ0.11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