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62章 濃濃的情`欲


更新時間:2013-02-26

捧著杜秋梅左胸那個皮球一樣的肉球,王小兵盡情吸吮麵的精華,雙手施展鐵爪功,將珠穆朗瑪峰的鮮奶悉數擠出來。

“哦,哦,輕點。”杜秋梅雙手摟緊王小兵的腦袋,好像要把他的頭揉進自己左胸上的珠穆朗瑪峰。

喝完一座珠穆朗瑪峰的鮮奶,又喝另一座。足足花了四五分鍾,才將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的鮮奶喝光。打了個飽嗝,王小兵舔了舔嘴唇,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還殘留在口,回味無窮。

在王小兵喝奶的時候,杜秋梅的豐`臀也沒閑著,輕擺腰枝,使豐`臀宛如磨盤一樣,在他大腿上磨動,這樣,也可摩擦他褲襠的絕世寶刀,惹起寶刀的性子。

果然,隻一會,王小兵的無雙寶刀便蘇醒了,由小變大,由短變長,似乎在玩魔術,轉眼間,便已雄赳赳,氣昂昂,力求殺進杜秋梅豐`臀那個山洞。

杜秋梅體內欲`火熾盛,呼吸變得急促,明眸射出興奮的神色,臉頰微微泛紅,咬著下唇,深情地凝視王小兵。

“小兵,你下麵的那條棒棒該工作了。”杜秋梅嬌聲道。

“還沒到最強大的時候。”王小兵把嘴湊了上去,堵住她的檀口,舌頭伸進去,與她的舌頭纏絞在一起。

兩人的鼻孔都發出低沉的“嗯嗯”聲,充溢周遭的空間,縈繞回蕩,扣人心弦。

在激吻的時候,杜秋梅的豐`臀也繼續以順時針的方向磨動,挑起他絕世寶刀的野性,不消兩分鍾,她便感覺到他的寶刀已硬梆梆頂在自己的股溝下麵,似乎要戳破裙子,進入正確的泉眼。而她的泉眼的泉水也已溢了出來,隻一會,便滲到了他的寶刀上麵,滋潤他的寶刀。

王小兵的雙手非常忙,左手在杜秋梅的豐`臀上愛撫,修煉太極掌,而右手則在她的珠穆朗瑪峰上修煉鐵爪功,兩種功夫齊出,使她的欲`火更為旺盛。

倉庫空氣悶熱,加上兩人血液快速流動,片刻,兩人身上便微有汗漬,體溫也往上升,真正是幹柴遇烈火,碰上就要劇烈燃燒起來。

“梅姐,軟糖在哪呢?”王小兵笑道。

“在那邊,待會我拿給你。你買軟糖給我表妹吃嗎?”她是指蘇惠芳。

“咯咯,不是。”王小兵吮著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山頂那紅潤的一點,感覺特別有趣。

“騙人。你對她真好。也買給我吃嘛”杜秋梅以為王小兵與蘇惠芳已有了一腿,實質上,還沒有進行過房事。

“你在這上班,隨便可以吃啊。”王小兵伸出舌頭,在她那條深深的乳溝上探索人生的快樂。

“我要你買給我吃。”杜秋梅豐`臀磨著他的無雙寶刀,雙手則摟著他的腦袋,想把他的頭鑲嵌進自己兩座珠穆朗瑪峰的中間,成為第三座山峰。

“好,等一下買給你吃。”王小兵的舌頭靈敏之極,開始在她優美的胴`體上遊移不定,進行自由的旅行活動。

地麵上,散落著杜秋梅的白襯衫、奶罩。她發出“嗯嗯”的享受聲音,雪白的上身洋溢著女人的成熟魅力。

當王小兵的舌頭在她的胴`體上遊移輕吻時,杜秋梅感到舒服極了,格格輕笑道:“小兵,我好酸癢。”

“我要用舌頭走遍你的全身。”他從她的脖頸開始吻下去,將她身上每一寸肌膚都用嘴品嚐。

“嗯,嗯,我下麵好癢。”杜秋梅發出呻吟來。

“想要嗎?”王小兵已吻到了她的小腹上,隨即,從背後將她的黑色齊膝短裙的鏈拉開,往下一扯,便將裙子脫掉了。

“你給我吧。”杜秋梅不但用兩座珠穆朗瑪峰來撞擊他的胸膛,而且還用豐`臀去磨他的雄壯寶刀,勢要跟他戰鬥到底。

“咯咯,不急。”杜秋梅是女中白虎,小腹下麵沒有森林,是一片光滑的坡地。王小兵輕輕吻著那片坡地,使她興奮得渾身輕顫。

杜秋梅穿的內衣正是王小兵買給她的。看著女人穿著自己的買的內衣,他會產生一種自豪與成功感。她坐在木箱上,胯下的泉水溢到木箱上,濕了一片。她用兩條滾圓而修長的美腿夾著他的腦袋,雙手撫摸他的頭發,恨不得將他揉進自己的身子。

“小兵,我表妹床上功夫跟我的相比,誰的更好?”杜秋梅以為王小兵與蘇惠芳已幹過了那事。

“咯咯,不可奉告。”王小兵還沒有用絕世寶刀在蘇惠芳的山洞修煉過刀法,並不了解她的強弱。

“這個也不肯說,有什麼好保密的。快說嘛,你那麼強大,她會不會半途暈過去?”以往在與王小兵寶刀作戰之中,杜秋梅幾次都差點昏厥,她想知道蘇惠芳能不能抵擋寶刀的強大進攻。

“真的沒什麼好說的啦。”王小兵舌頭在她大腿兩側輕輕移動,使她格格輕笑起來。

“說嘛,她會不會暈?”女人特別喜歡較量,杜秋梅自認為床上功夫了得,也想知道表妹實力怎麼樣。

“不會暈。”雖沒跟蘇惠芳上過床,但王小兵還是胡謅了一句。

“想不到她那麼強啊。”杜秋梅口氣微有嫉妒與羨慕。

不消五分鍾,王小兵的舌頭已在杜秋梅兩條大腿上遊走了一遍,隨即,緩緩將她濕漉漉的內衣脫了下來,終於見到了令人向往的神秘的山洞,那泉眼正緩緩地往外溢出泉水。至此,杜秋梅身上已一絲不掛,在明亮的燈光下,閃爍著成熟與妖豔的魅力,教人不可自拔。

王小兵的褲子還沒脫下,但寶刀已將褲襠撐了起來,高高隆起,極為雄壯。當他把褲子脫下來,放出受束縛的寶刀時,寶刀霍一聲,向上揚了揚,已聞到了女人的味道,隨時可戰鬥。

“你是世界上最出色的男人!哪個女人見了你,都希望得到。”杜秋梅雖早已看過王小兵的寶刀,但每當重新欣賞時,都不禁發出由衷的驚歎。

“準備好了嗎?”王小兵活動了一下筋骨,作大戰前的熱身運動。

“我要”杜秋梅伸出雙手,握著他的寶刀,好像侍奉皇帝一樣,小心翼翼,生怕將之融化了。


snaptime:2017-09-22 23:10:28  .exectimeㄩ0.31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