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61章 喝女人的鮮奶


更新時間:2013-02-25

一路上,王小兵從廖廖幾句交談中得知受傷男子欠了人家高利貸沒法還,被人追殺。

王小兵將受傷男子送到東興醫院之後,將他交給了醫生。醫生說若是來遲半個小時,那受傷男子就會因出血過多而有生命危險。因為還要送莊妃燕到君豪賓館,所以也不多停留,把五羊本田的車匙交給受傷男子,王小兵便帶著莊妃燕離開了東興醫院。

出了東興醫院,莊妃燕道:“那些人為什麼要打他呢?”

“他欠人家的高利貸,可能還不了,別人想要他的命。”王小兵據所知而推測道。

“你打了那些人,他們以後會不會找你麻煩。”莊妃燕替他擔憂。見到那些混混都是亡命之徒,她確實有些害怕。

“事情至此,沒什麼好後悔的。”王小兵凝視著她,笑道:“要是不救他,那他就死定了。現在我該幫的也幫了,心沒什麼內疚。”

“想不到你的心底那麼好!”莊妃燕嫵媚一笑,道。

“你的臉蛋真好看。”說著,他伸手在她的俏臉上輕輕地撫摸,縮手之際,佯裝不經意間向下落去,碰到了她胸前堅挺的山峰。

“你……”她嘟著嘴,假裝生氣,明顯知道他是吃自己豆腐,不過,他那麼關心自己,她也不在乎他摸一下自己的胸。

一時來了性趣,王小兵再接再厲,在轉身之際,右手掌輕輕掠過莊妃燕的美`臀,揩了一把油,隨即平靜地上了車,等著她上車。

她白了他一眼,撅了撅嘴,看著他的背影,好似他真的是無意中碰到自己的臀部,隻好不計較,上了車。

而他,早已從後視鏡看到了她的神情,微紅的臉頰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不過,她從側邊看到了他那壞壞的笑容,哼道:“原來你是有意的!”

“什麼?”王小兵笑道。

“還什麼呢。”說時,莊妃燕在他的腰際掐了一下。

“你賺回本了!”王小兵齜牙苦笑道。

“叫你以後本分些。”莊妃燕微微仰著鼻翼,一副得勝的神色。

兩人說話間,已快到小樹林集市的君豪賓館。一會,便到了。與莊妃燕道別之後,王小兵便到小賣部用公用電話呼占仲均bb機。約莫三分鍾之後,占仲均回了電話。兩人約定吃頓便飯。

半個小時之後,王小兵與占仲均已坐在白沙飯館的餐桌旁。點了白參豬手、砂仁排骨、紅燒鯉魚與五香菠菜之後,兩人便邊飲茶邊談事。菜上來之後,就邊吃飯邊聊。

聽了王小兵的話之後,占仲均隻說了一句話:全力幫你,打到霍啟民撲街。

與占仲均商量妥當之後,吃完飯,便各自去忙。

王小兵就到杜秋梅上班的食品門市部買糖果,要買三包,一包是給安雲秋的,一包是給楊小葉的,一包是給董莉莉的。

到了食品門市部門前,見有人正在麵吵架,便停了車,走進去。看到四個男子圍著杜秋梅爭吵,越說越大聲。

杜秋梅見到王小兵的身影,便如見了救星,連忙請王小兵來幫忙說說理。原來,四個男子是來追貨款的,但食品門市部老板不在,或許貨款拖了很久,四個男子覺得食品門市部有意賴帳,於是要來砸店鋪。

知道事情原委之後,王小兵勸道:“幾位朋友,給個麵子,不要鬧,等到老板回來再好好商量。”

“商你妹!你再多管閑事,打到你成太監!滾開!”那個中年黑麵男火爆爆道。

“那你是不給麵子了?”王小兵眸子射出懾人的光芒。

“找揍!”中年黑麵男自恃己方有四人,不將王小兵放在眼內,伸右手過來要掐他的脖子。

王小兵忽然施展出小擒拿手的“風卷殘葉”,左手手心朝下抓住對方右手掌,用力使對方右手臂外旋,同時右手也抓握對方右掌,兩手大拇指頂壓對方手背,其餘四指扣握對方掌心,兩手用力卷壓對方手腕。

轉眼間,中年黑麵男痛叫一聲,半跪下去。

其他三個男子還沒反應過來,而王小兵右拳已重重砸在中年黑麵男的背脊上,轟隆一聲,打到他撲街。

其餘三個男子根本不是王小兵的對手,被他三下五除二便打倒在地。

中年黑麵男剛爬起來,又被王小兵一個鞭腿橫掃出門口,骨碌碌地滾了幾下才停住,爬起來又驚又怒道:“麻痹,等著,要你死在這!”說著,旋風也似的去搬人馬了。

那三個男子也落荒而逃。

杜秋梅明眸射出感激的神色,但又害怕中年黑麵男回來報複。王小兵安慰她,道:“有我在,不用怕。”她也相信他的能力,臉上憂慮的神色漸漸消散了。

一會,中年黑麵男便搬來了手持砍刀或鐵棍的人馬,不足十人,但個個凶神惡煞一般,黑麵男指著王小兵,怒吼道:“今日砍死你!兄弟們,殺!”

不過,那七八個打手卻是站著不動。其中一個為首的走到王小兵麵前,掏出香煙,分一根給王小兵,並幫他點燃,道:“兵哥,不知是你,不好意思。”

說話的正是陳林旺。

中年黑麵男頓時臉露驚訝,剛才那種暴戾之色減了大半,呆呆地出神,不知如何是好。

王小兵麵向陳林旺,指著中年黑麵男,道:“叫他不要在這鬧事。就當是給個麵子我。”

“一定。”說著,陳林旺走到中年黑麵男麵前,道:“你們找老板好好商量吧。我跟兵哥是兄弟。不要傷了和氣,聽到沒有?”

到了這個份上,中年黑麵男不得不給麵子,點了點頭,帶著三個同夥,灰溜溜地走了。陳林旺與王小兵寒暄幾句,也帶著手下離開了。

杜秋梅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多虧了你,要不嚇死我了。”

“小事,不用客氣。是了,我想買兩包軟糖,一包水果糖,有嗎?”王小兵笑著擺了擺手。

“有,應該在倉庫。跟我來。”杜秋梅在前麵帶路。

王小兵跟著她,出了後門,轉了個彎,便到了倉庫。杜秋梅打開了鐵門,開了燈,等到王小兵走進去之後,她便在麵把鐵門關上了。

“你平時怎麼不來找我,我每晚想死你了。”杜秋梅明眸秋水蕩漾,滿臉笑意,微帶幽怨道。

“咯咯,學習忙啊。”王小兵笑道。

“知道你忙,就忙著泡妹紙,把我這個舊情人忘記了。”杜秋梅嘟著朱唇,撒起嬌來也有模有樣,在旁邊拿起一粒糖果,剝開,遞到王小兵的嘴邊。

“我不要糖果,我要喝奶。”看著她胸前兩座怒突而出的珠穆朗瑪峰,王小兵咂了咂嘴,血液也沸騰了。

“來吧。”杜秋梅已解開了白襯衫的鈕扣,山頂被奶罩罩住,隻露出了珠穆朗瑪峰的山腳與山腰,雪也一樣的白,讓人想入非非,還有那條深深的乳溝呈現出無比的誘惑,教人想置身其間,尋找快樂。

看著這撩人的一幕,王小兵血脈賁張,一把抱起她,坐在一個木箱上,然後左手摟著她的纖腰,並且托起她左邊的那座珠穆朗瑪峰,右手便在上麵修煉鐵爪功,手感頗佳,溫軟而有彈性,他立時將嘴巴湊了上去,在山頂上喝奶。

一口鮮奶入口,便如醍醐灌頂,其樂無窮。

“啊”杜秋梅呈s型的胴`體不停扭擺著,雙手摟著王小兵的脖子,任由他在自己左邊的珠穆朗瑪峰的山頂上喝奶與修煉鐵爪功,到了舒服的時候,發出一聲低微的嬌呼。


snaptime:2017-11-21 12:12:38  .exectimeㄩ0.08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