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60章 美人讚賞


更新時間:2013-02-25

見到王小兵停了車,那男子雙眼射出了希望的神色,嘴角掛著蒼白的笑意。

王小兵回頭瞧了一眼莊妃燕,用眼神問她:我這樣做好嗎?

莊妃燕也讀懂了他的意思,莞爾一笑,微微頷首,對他的行動表示理解,道:“救他吧。”

“可能要耽誤你回去上班。”王小兵道。

“救人重要。我的至多就是扣全勤的錢,沒什麼大不了的。”莊妃燕也頗為大度,並沒有埋怨王小兵。

王小兵下了車,走過去,先扶起那輛五羊本田,推到路邊停好,然後蹲下去,問道:“你傷得怎麼樣?”

“我後背中槍了,快要支持不住了,腦袋有些暈。請你送我到醫院。”男子說話語聲也微顫。

“行。你還能坐車嗎?”東興醫院離此地不足一。

“能。快些送我去吧。要是仇人來了,我就死定了。”那男子很吃力說道。

男子剛說完,公路轉彎處就出現四輛摩托車,正風馳電掣一般向這邊衝過來。

“在那!”

“砍死他!”

“麻痹,看你能逃到哪去!”

……

四輛摩托車,一共八個男青年,看到受傷男子便如發現了寶藏一樣,叫囂著,氣勢洶洶地殺過來。

如果那幾個男青年是空手的話,王小兵不會有絲毫的壓力,隻是人家都拿著斬刀,刀光耀眼,要輕鬆打倒他們,並不容易。

四輛摩托一下子圍住了王小兵與受傷男子。

受傷男子可能是覺得對不起王小兵,不想拖累他,道:“不關他的事。他是路過的。是我叫他下來救我的。你們放他走。我們之間的帳,由我們來算。”

“行!媽了個逼,你個屌毛還不快滾!”其中一個黃頭發的男青年指著王小兵,呼喝道。

先前,王小兵還在躊躇要不要幫受傷男子,如今,見他為人還算夠朋友,也不想眼睜睜看著他被人砍死,於是決定幫他。

那幾個男青年還等著砍人,卻見王小兵隻是站在那,硬是不動,說他是害怕得不會動了,又不對,因為他的眼神越來越犀利,目光跟刀子似的,威勢無窮。

那個黃發男青年都不敢與王小兵淩厲的目光相對視,隻看了一眼他的眼睛,便打心底湧起一絲怯意。

受傷男子以為王小兵膽小被嚇住了,用左手輕輕拍了拍王小兵的小腿,喘息道:“朋友,多謝你一番好心。不用怕,這事與你無關,你走吧。”

“不。我說了要救你,那就救徹底!”王小兵平靜說道。

“麻痹,給活路你不要,那就砍死你個雞`巴!”黃發男青年大怒,揮動斬刀,向王小兵劈了下來。

王小兵打架也不少了,經驗豐富,加上跟洪東妹學了些功夫,底子也可以,對付幾個混混,隻要足夠鎮定應付,那還是滿有勝算的。他身形往旁邊一閃,同時右腳踢出,正好踢在黃發男青年的小腹上,將他踢倒在地。

擒賊先擒王!

隻要全力攻擊黃發男青年,那麼其他幾個男青年也會圍過來攻擊自己,這樣,這種圍魏救趙的辦法可以使受傷的男子免受攻擊,也是救他的最好的辦法,不然,隻要有一個混混揮刀砍他,都極有可能砍死他。

果然,當王小兵從小腿處抽出那柄軍刀向黃發男青年攻擊時,其他男青年都向王小兵圍攏過來。

霎時間,現場變成了王小兵與那幾個男青年在一起惡鬥,場麵極為凶險,刀光劍影,寒光四射,觸目驚心。

那幾個男青年雖凶狠,加上斬刀又長,又是戳又是劈,倒給王小兵帶來不少麻煩,幸好王小兵也是個打架老手了,經得住考驗,沉著應戰,在幾柄斬刀之間穿梭自如。他一柄軍刀,隻有不足一尺之長,卻也是使得妙招奇生,居然擋住了幾次敵手凶猛的進攻。

當受傷男子見到王小兵原來並非無能之輩時,頓時長長籲了一口氣,不過,現在還不知結果如何,也還是提著一顆心,兩眼定定地注視著王小兵。因為他的性命係在王小兵身上,一旦王小兵失手,那麼他也就要到黃泉去旅遊了。

王小兵隻追著黃發男青年猛攻,使他沒有喘息之機。其他幾個男青年圍著王小兵,卻又砍他不中,而王小兵揮舞著軍刀,將洪東妹傳授的五招刀法施展得淋漓盡致,將黃發青年逼得一步步後退。

不消三分鍾,打鬥的一夥便離受傷男子十幾米了。這是王小兵有意引開他們的,目的是為了使受傷男子更加安全。

黃發青年也想不到王小兵居然那麼了得,己方幾個人,愣是沒法占到上風,而看形勢,王小兵倒是微占優勢。

不論多麼凶狠的混混,也有膽怯的時候,隻要遇到比他更凶狠的人時,他就會真正害怕。如今,黃發男青年正是這種情況,當他與王小兵那銳利的目光相接觸那一刻,便已怕他了。再經過幾分鍾的較量,他已自知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又見王小兵招招進逼,凶狠異常,直如猛虎下山,威不可擋。至此,黃發青年已有逃跑之心,隻是一時脫不了身,才硬著頭皮應戰。

忽然之間,王小兵抓住了黃發男青年的一個破綻,長嘯一聲,使出一招“神龍擺尾”,軍刀削出,正好劃在對方的手掌背上,嗤一聲,一道血跡飛掠而出。

隨著一聲啊喲痛叫,黃發男青年手中的斬刀已落地,他轉頭就跑,也顧不得騎摩托,隻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生怕被王小兵追上來,在背脊捅一刀。

其他幾個男青年見黃發男青年落荒而逃,本想繼續圍攻王小兵,但轉眼間又傷了一個,鬥誌散了大半,也發聲喊,如喪家之犬,急急忙忙跑到摩托車旁,打著火,旋風一般逃走了。

王小兵初衷也隻是將他們趕跑,並不想要他們的性命,所以達到目的之後,也沒有追趕,任由他們離開。要是他真的想幹掉黃發男青年,那必然可以將之生生刺死。

等到王小兵把八個男青年打跑之後,受傷男子雙眼射出敬佩的神色。而莊妃燕美眸也射出讚賞的神色,微微張著朱唇,泛著淡淡的笑意。她在君豪賓館曾見過王小兵震懾覃理一夥,也見過他對付專門來君豪賓館找碴的混混,知道他實力不俗,但今天看到他這麼勇猛,還是頗為震驚,從心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王小兵走過去,伸手幫莊妃燕將垂下來的一綹秀發撩到耳根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怕,有我在,即使天塌下來,我也幫你撐著!”

“……”莊妃燕朱唇微微動了動,明顯是想說什麼,但一時又說不出口,隻是她的明眸有了些許晶瑩的淚花在打轉。她抿著紅唇,微笑著點了點頭。

“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王小兵笑道。

“你啊,自己這樣危險,還擔心我呢……”莊妃燕想說“你真笨”,但想到他對自己那麼好,心受了感動,終於沒有將最後的話說出來,而是報之嫵媚一笑。

“你知道嗎,我擔心那些家夥會對付你。幸好沒有,隻要你沒事,我就高興了。”說著,他伸手去拉了拉她的手。

這回,她沒有甩開他的手,隻是微微垂著腦袋,努了努嘴,嘴角噙著迷人的笑意。

有那麼一那,王小兵真想把嘴印上去,去吻莊妃燕的玉唇,隻是想與她的關係還不到那一步,不能勉強,不然會把兩人的關係鬧僵,以後想修複就困難多了,於是隻好忍住了,隻是咂了咂嘴而已。

而莊妃燕也顯出一副羞澀的神情,不敢正視王小兵那灼熱的目光。她心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但她又知他已有女朋友,所以不能一下遷就他,讓他隨便揩油。

而坐在地上的受傷男子看著這一對情意綿綿的男女,心中自然很羨慕,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要到醫院去醫治傷口,但又不好意思打擾別人,隻得盡力咳了兩聲。

王小兵聽到咳聲,忽然也想起這還是打鬥的現場,萬一黃發青年再帶十數人過來,那自己就危險之極了。因此,立時與莊妃燕將受傷男子送到東興醫院。


snaptime:2017-09-23 17:15:06  .exectimeㄩ0.09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