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47章 找揍


更新時間:2013-02-17

在場的其他人根本不知王小兵與蘇惠芳已在玩互動遊戲。因為他與她的神情都很正常,隻是他的笑容略帶一絲疼痛,而她的笑容則蘊含些許的羞澀,畢竟一個黃花閨女被人摸臀部,多少有些不自在。

大家都在讚美生日蛋糕製作精良,你一句,我一句,歡聲笑語。

而王小兵卻是豁出去了,反正腳也被踏住了,右手便盡情地在蘇惠芳的美`臀上遊移不定。蘇惠芳微微咬著下唇,忍受那股撩人的撫摸所帶來的欲`火煎熬,而左腿也加了把勁,繼續踩他的右腳掌。

兩人的目光微一相接觸,彼此都露出一個會心的笑意。雖不開口說話,但他的笑容似乎在說:你先移開腳,我再拿開手。而她的笑容卻好像在說:你把手先拿開,我再移腳。

好男不跟女鬥。

王小兵微微一笑,隻得把手掌移開了。可是,蘇惠芳卻似是要懲罰他一樣或者是希望他繼續摸自己的臀部,並沒有移開腳。於是,他又把手掌放在她的美`臀上,愛撫起來。

隻一會,在他高超的愛撫之下,蘇惠芳已承受不住了,隻好找個借口去上廁所,以此來避開王小兵的高深撫摸術。

莊妃燕也自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這時飯菜還沒端上,眾人隻等蘇惠芳回來吹蠟燭,然後切蛋糕吃。杜秋梅隻與王小兵相熟,因此,隻與他聊天。在座的男生都一致懇請王小兵說笑話。董莉莉等女生自然知道他說的是黃色笑話,都笑著說不許他說。但杜秋梅以為是一般的笑話,便也請王小兵說一個。於是,盛情難卻之下,他隻好說道:“一對男女正在做`愛,女的忽然跳下床,跑進廚房從米缸抓了一把米,回來撒到男的身上,氣哼哼地說:少在這丟人現眼,回去先把小雞喂大再來吧!”

眾人聽了,都哈哈大笑起來。

女生們都抿著紅唇,臉頰微紅,一副尷尬的樣子。而在座的女生之中,要數董莉莉與杜秋梅最有體會,因她倆都領教過王小兵那柄絕世寶刀的雄壯,如今聽這個黃色笑話,頓時便聯想到他的寶刀,渾身打了個激靈,一股淡淡的欲`火由下體彌漫上來,使她倆連忙夾`緊雙腿,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攔欲`火上躥到腦中樞神經。

當王小兵那會心的眼神瞥向董、杜二女時,她倆的臉更紅了,都微微嘟著朱唇,做了一個討厭的表情。

兩女一個清純一個成熟,而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更勝一籌,但董莉莉的肌膚也是更為滑膩,各具特色,平分秋色,令人陶醉。王小兵腦中湧出一個大膽的奇想:要是能把她倆一起抱上床上,那真是要爽死人了!

董、杜二女見王小兵壞壞地笑著,又向他努了努嘴,表示討厭。

一會,蘇惠芳回來了。於是,她將小蠟燭插在蛋糕上麵,點燃,然後雙手合手,默默起願。其他人則唱起了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大家拍掌打拍子歌唱著,祝福蘇惠芳生日快樂。

蘇惠芳許完了願,莞爾一笑,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吹熄了小蠟燭,便用西瓜刀把蛋糕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分給眾人吃。

包廂氣氛非常融洽。

這時,包廂的門忽然打開,那個胖臉男服務員怯怯地伸頭進來瞧了瞧,看到了王小兵,便走過來,點頭哈腰,小聲笑道:“你好。我們豐少請你到辦公室說個事情。”

“什麼事?”王小兵淡淡問道。

“我也不知道。你去就知了。”胖臉男服務員神情微帶慌張,他見識了王小兵的利害,現在是見了他都有些害怕。

隨即,王小兵點了點頭,便在胖臉男服務員帶路下,去見古家豐。

古家豐正坐在父親的辦公室吸著香煙,他隻是受了朋友霍啟民的請托,來看看那個打了劍眉男等混混的人到底是誰,本來也是想給些報酬的,但免費送人家一桌酒席,別人不受,這也算了。最令他氣惱的是想索取蘇惠芳的姓名,居然被拒絕了。又看到王小兵這麼受美女的歡迎,他心有些不平衡了,起先對王小兵隻有感激沒有惱恨,在後來自己的麵子丟盡之後,便把遭遇怪在王小兵頭上。

所以,他找王小兵來,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要在他身上出出氣,發泄一下悶氣,也不讓王小兵那麼自在快活。

當王小兵走進寬闊的總經理辦公室,見到古家豐正仰坐在組合真皮沙發上吸煙。他也不客氣,在對麵的沙發坐了下來。

胖臉男服務員退出去並且關上了門,這時,房間隻剩下王小兵與古家豐兩人,彼此的目光都是那麼的淩厲,想要看穿對方的心肝脾肺腎。

“抽支煙吧!”說著,古家豐將一包牌子為大熊貓的高級香煙丟到了茶幾上,眼神特別鄙夷,像是看著一個乞丐一樣。

“免了。”王小兵掏出自己的三個五牌子香煙,抽出一根,點燃,也有模有樣地吸起來。

自以為王小兵一定會接受自己賞賜的高級香煙,不料人家根本不在乎,古家豐又碰了一鼻子灰,心頭冒火,暗想這麼給麵子一個平民小子,卻得到那麼冷漠的回應,實在頗為氣惱,對王小兵的怨氣又增加了些許。

兩人都在吸著香煙,吞雲吐霧,卻不再說話,都想以氣勢來壓倒對方。像古家豐這種少爺仔,見過不少大場麵,自信能用強大的氣場來震懾住王小兵,讓他害怕。可是,怒瞪了半晌,也沒有從王小兵的臉上看到絲毫的驚慌之色,自始至終,都是那麼的淡定,嘴角還扯出一抹譏笑,眼神很平靜,但卻蘊含著無窮的威嚴。

在那間,古家豐自己心倒是冒出些許的寒意,暗忖道:他的眼神好犀利!怎麼了,我居然都會害怕?不可能,以我的身份,我的實力,絕對不會怕他!

可是,任憑他再怎麼安慰自己,還是不免有些怯意,隻與王小兵對視了半分鍾,便不得不移開視線,因為他的雙眼有點痛,如果繼續與王小兵目光相接,那他必然要流淚。這與他想震懾王小兵的預想結果適得其反,因此更加鬱悶惱怒。

至此,古家豐已對王小兵惱恨之極,下決心要整治他。

“你知道我的身份吧?”因為有錢,所以古家豐在道上也認識不少人。

“不知道。”王小兵半眯著眼睛,有意道。

“你剛才已對我不敬,你這樣不識抬舉,隨時都會被人打。知道我跆拳道七級嗎?”剛才以為可以震懾一下王小兵,沒見效果,又把自己的斤兩再亮出來。他的意思是要王小兵道歉認錯。

“你跆拳道多少級關我衩事啊。”王小兵冷笑道。

“有種啊!”古家豐臉色陰沉,掏出錢包,取了三張百元大鈔,擲向王小兵,道:“拿去吧!看在你幫了我的忙的份,但願不會成為你的棺材錢!”

王小兵嘴角一咧,露出不屑的微笑,右手中指一彈,將半截香煙彈出去,不偏不倚射在古家豐的臉上,濺起一團細碎的火星。

“啊喲!”古家豐嚇了一跳,當發現中了王小兵的煙頭時,勃然大怒,“麻痹!你找揍!”說著,立刻朝王小兵飛撲過去。

但是,王小兵早有準備,坐著不動,右腳以四十五度向上角度踹出,踢正古家豐的胸口。隻聽到“篷”一聲,便將古家豐踢得倒飛回沙發上。

隨即,王小兵氣定神閑地站了起來,微笑著向古家豐點了點頭。

“尼瑪!老子跟你拚了!”古家豐不敢再撲過來,右拳砸了過來,哪知道王小兵以最快的速度從茶幾上抓起那個煙灰缸,向古家豐的拳頭迎了上去。

“篷!”

“啊喲!”

古家豐一拳轟在煙灰缸上,發出巨響,下一霎,他感到右拳的骨頭都要碎了,一股鑽心疼痛直透腦際,大叫一聲,臉麵扭曲,極為駭人。

這時,王小兵笑道:“你打煙灰缸幹什麼嘛?”然後,身影一掠,已跨過了茶幾,左腳剛落地,右腳就已踢了出去,一腳掃在古家豐的小腹上,使他痛叫一聲佝僂著身子,接著,王小兵右肘朝古家豐的額頭撞上去,砰一聲,又將之重重撞倒在沙發上。

一個七級跆拳道的少爺就這樣被打得落花流水,差點暈死過去。平時打架,他確實能打贏兩個男子,可惜碰到王小兵這種能打倒四五個男青年的打架好手,那真是古家豐三生不幸,遇上了對頭。

“我不會放過你!”古家豐已惱羞成怒,臉如豬肝,哭喪嚷道。

“你所說的正是我要說的。”王小兵從地上撿起那三張百元大鈔,搓成一團,然後走到古家豐麵前,道:“不好意思,打亂了你的發型,你現在的發型配一個胖臉比較好看。”說著,掄起兩掌,左右開弓,劈哩啪啦抽他耳光,瞬間,便將古家豐打成了一個胖子,比吃龍肉還更見效。

“你,給,我記,住!”古家豐臉青鼻腫,說話都說不清了。

“張開嘴!”王小兵抓住古家豐的頭發,將他的腦袋扳向後,揚起右拳,就要砸向他的嘴巴。

在那一那間,古家豐從王小兵刀子般的目光中讀出了死亡的氣息,要是再不按他的話去做,估計幾個門牙立時要被打掉,於是連忙張開了嘴巴,驚惶地瞧著王小兵,不知他要做什麼。


snaptime:2017-11-21 08:47:38  .exectimeㄩ0.07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