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43章 蟑螂門


更新時間:2013-02-14

同學們都不知道餐桌下發生了揩油事件。而王小兵也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而且神色自如,滿臉得意笑容。

蘇惠芳連忙放下茶杯,也裝著毫不知情的樣子,但雙手已從桌麵放了下來,然後迅速握住王小兵的右手,不讓其亂摸。

可是,王小兵的力量比她大,手掌落在她大腿上,就像釘在那一樣,手掌不動了,但手指還在晃動,照樣可以摸來摸去。

無奈之下,蘇惠芳忽然靈光一閃,左手按住他右掌,右手則扳著他的右手大拇指,然後拗動。

力氣再大,一隻拇指也無法與一隻手掌相抗衡,霎時間,王小兵感覺一陣鑽心疼痛衝到腦皮層,手指都快折了。

幸好,蘇惠芳不再拗動。她抿著玉唇,濃鬱的笑意溢出來,明眸眨了一下,似乎在說:還不縮手?

王小兵也揣摩到了她的意思,便微微頷首,然後,見到她露齒嫵媚一笑。

兩人配合如此默契,她心也挺愉快的,揚了揚小巧的鼻翼,眸子射出得勝似的神色。

當董莉莉看到王小兵臉色浮現一絲痛苦神色時,王小兵已抽回了鹹豬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了。

蘇惠芳則噙著笑意,微微揚了揚小巧的鼻翼,然後端起茶杯,小抿一口,趁喝茶的時候偷偷地笑了。

一會,莊妃燕拿著菜單給王小兵,微笑道:“要點什麼菜?”

王小兵接過菜單,遞給蘇惠芳,道:“蘇老師,今天是你的生日,應該你點菜。”

“那我點幾個。”蘇惠芳拿著菜單瞧了瞧,便點了鹵水鴨、鮑魚撈飯與佛手珍珠鮑。點完後,她把菜單遞給了王小兵。

王小兵、董莉莉與謝家化都點了幾個,其他同學也有點了一個的,加起來總共十五個菜。

之前在蛋糕店預訂了生日蛋糕,正是今晚要用的,所以王小兵找了個借口出去,要把大蛋糕拿到包廂,給蘇惠芳一個驚喜。先吃了蛋糕,再吃飯。

出了包廂,下了樓,剛走到一樓大堂,便見到有一桌食客與君豪賓館工作人員正在吵鬧,而莊妃燕在那與那桌食客道歉與解釋。

那桌食客有七個人,六個男青年,一個把頭發染紅的女青年,看樣子就不是善茬。其他食客都扭過頭來看熱鬧。王小兵也走過去,站在外圍聽他們說話,片刻,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原來是他們點的菜有蟑螂,因此吵了起來。

莊妃燕瞥了一眼那碟鹵水肉,見麵確實有一隻小指大小的蟑螂,道:“給你們換一碟吧。”

“換一碟,哪有那麼便宜的事!”紅發女青年雙手叉腰,咄咄逼人道:“我現在吃了鹵水肉,感覺到極度的惡心,全身不舒服,你說怎麼辦?!”

“那你要怎麼辦?”莊妃燕感覺頭大,遇到這種事,不太好處理。

“當然是賠錢,至少都得一萬幾千元。”紅發女青年獅子大開口。

這個索賠數目,已屬天價,莊妃燕不可能答應。至此,她還不太清楚是真的己方上菜不衛生還是這夥人是有意來搗亂的,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就讓她徹底明悟了。

那個曾經勸過王小兵不要泡莊妃燕的胖臉男服務員充當起和事佬,笑嘻嘻道:“莊經理,不如你打個電話給霍少,請他來一趟,估計可以擺平這件事。”

“你們認識霍少?要是你能把霍少請來,那我們權當沒吃到蟑螂,還向你賠禮。”紅發女青年道。

霍少就是霍啟民,是樹林四少之一,勢力不小,現在是南山技校的在讀學生,今年十九歲。南山技術就在山石集市東麵五公之處。

一年前,還沒來君豪賓館上班時,莊妃燕那時在另一家小飯館做店長,在那時,霍啟民就對她展開追求,但卻沒有得到她的青睞。在來了君豪賓館之後,莊妃燕才知道君豪賓館老板的兒子古家豐原來與霍啟民是好朋友,但這份工還不錯,她也沒有辭職,任由霍啟民來獻殷勤,也不理睬他,權當什麼事也沒發生。

如今,聽胖臉男服務那樣說,莊妃燕便感覺到這是霍啟民一手操縱的詭計,目的是要自己向他求援,欠他的人情。她對他沒有一點好感,甚至還對他很反感,要自己向他打電話,那是不可能的事。

“你打個電話給古家豐,問他能不能過來解決這事。”莊妃燕盯著胖臉男服務員,道。同時,她也瞧見了王小兵,頓時,便鎮定了許多。

“剛才打過了,古家豐的大哥大關機了。你還是打個電話給霍少吧。隻要他來了,沒什麼事是擺不平的。”胖臉男服務員執意要莊妃燕打電話給霍啟民。

“是啊,如果你跟霍少認識,那我們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不會讓你們賠償。”紅發女青年也催促道。

越是這樣逼她,莊妃燕就越不會打電話向霍啟民求援。現在,在旁邊就有一個可以信賴的人,那就是王小兵,不久之前,她已見識過王小兵的實力,如今,要是能請他出麵幫忙,估摸也能將這件事壓下去。

因此,她明眸凝望著王小兵,微微歎了一口氣,笑道:“王小兵,你能不能幫我說幾句呢?”

王小兵也不知是真的菜不衛生還是那些人在鬧事,他不打算幫忙的,可是,現時莊妃燕誠懇開口求到自己,那不出來說兩句也過意不去,於是,便走上前來,盯著那碟鹵水肉看了一會。

隻見那碟鹵水肉確實有一隻小指大小的蟑螂,王小兵掃視一眼幾個青年,道:“各位朋友,不如給個麵子。換一碟新的就算了,怎麼樣?”

“你哪位啊?”其中一個劍眉青年男子瞪著眼,氣勢洶洶地指著王小兵,喝道。

“我是莊經理的朋友。”王小兵淡定道。

“給我滾遠些。想找揍就繼續站在這!”劍眉青年男子唾沫橫飛道。

這時,那個胖臉男服務員也上來勸王小兵,道:“你不要多管閑事,這種事你沒能力管的。待會打了你,你自找的。”說著,又盯著莊妃燕,道:“莊經理,還是打電話叫霍啟民來吧,以你跟他的關係,應該可以請他來的。”

“我清楚告訴你,我跟他沒有一點關係。以後不要再在我麵前說起他!”莊妃燕很嚴肅道。

那胖臉男服務冷笑一聲,便閃到一邊,不再說什麼。

那幾個青年男女見莊妃燕不肯打電話給霍啟民,劍眉青年男子道:“喂,我們不知你是不是認識霍少,所以,你要賠我們的損失!”

“合理範圍內可以。”莊妃燕不亢不卑道。

“至少賠一千!”劍眉男獅子大開口。

“那你們可以去搶啊。”莊妃燕毫不退讓道。

王小兵也感覺出這幾個青年男女極有可能是專門來找碴的,於是盯著劍眉男,道:“你也太野蠻了。退一步來說,縱使這隻蟑螂真是君豪賓館不小心弄上去的,那也不用賠一千元。何況,現在還不能確定這隻蟑螂到底是不是你們帶來的。”

“你說什麼?”劍眉男氣焰囂張之極。

“我說這隻蟑螂也有可能是你們捉來放進菜的。”王小兵斂去臉上的笑容,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好,我們到外麵好好談一談。”劍眉男冷笑著點頭,隨即過來挽著王小兵的脖子往大門外走去。

君豪賓館的兩個保安也不敢阻攔那幾個青年男女。莊妃燕焦急地看著王小兵被幾個人架著走出去,一時之間也不知找誰幫忙好,隻暗暗祈禱王小兵不要被打。

胖臉男服務員在王小兵經過身邊時,搖頭譏笑道:“叫你不要管別人的事,你惹事上身,現在知道後悔了吧。早勸過你了,無藥救了。”

“要不要一起出去。你也上來打我幾拳?”王小兵卻是淡定之極,向胖臉男服務揚了揚眉,笑道。

胖臉男服務員被王小兵那種異常鎮定的氣勢震懾住了,不敢正視他的目光,連忙退到一邊去了。

走出君豪賓館的時候,那個紅發女青年叼著一支香煙,點燃了,吸了一口,然後向王小兵的臉上噴煙氣,惹得她的幾個同夥嘿嘿笑起來。

“這位小姐,如果你不自重,那可別怪我不客氣。我向來不會輕易打女人,但並不代表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打女人。”王小兵刀子般的目光射在紅發女青年的臉上,平靜而蘊含無窮殺氣的眼神令紅發女青年打了個冷戰,從心底湧起一股寒意,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嗨,嗨嗨。你說話挺屌的嘛。”劍眉男青年還是挽著王小兵的脖子,嘲笑道:“看來你也是個有料的人嘛。不過,我最討厭那些裝逼的屌毛了。你就是其中一個!”

“那你要將我怎麼樣?”王小兵笑道。

“哈哈哈。你們看看這個鳥人,還問我們要對他怎麼樣,這不是神經有問題那是什麼呢?傻子都能想得出來。這不是天生的找揍嗎?”劍眉男似乎發現了很好笑的物事,不禁大笑起來。

另幾個青年男女也跟著嘻嘻哈哈譏笑起來。

“誰揍誰還是個未知數!”王小兵也豪爽地哈哈大笑起來,笑聲蓋過了幾個青年男子的笑聲。


snaptime:2017-09-23 10:09:24  .exectimeㄩ0.10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