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39章 深夜進班主任的家


更新時間:2013-02-11

而叫住覃理的人正是莊妃燕。她在這等著,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要讓這些人付帳,帳還沒結,她不能讓人隨便離開。

“你們先結帳再走吧。”莊妃燕沒有把握要到錢,但直覺告訴她,隻要粘住王小兵,那應該可以圓滿解決事情。她用期望的眼神盯著他。

現在,馬臉青年三人與覃理以不敢再叫王小兵買單,但他們身上又沒有那麼多錢,這可怎麼辦呢?

“你不付飯錢就想走啊!”王小兵冷冷地瞥了一眼覃理。

覃理身上隻有不到十元,他惶恐地瞧著馬臉青年,在這,他隻認識馬臉青年,幾百塊的費用,他真的沒法付,茫然道:“這個……”

馬臉青年三人都瞪著覃理,催促道:“你點那麼多菜,都是你害的,還不付錢!”

“我沒錢。”覃理一臉驚懼道。

“叫你家人來幫你付吧。”莊妃燕提議道。

起先,覃理還不肯,但在馬臉青年的勸說下,他隻得應承下來。隨即,馬臉青年親自去覃理的家,請他家人來付帳。這是後事,不提。

且說占仲均與王小兵換了一間包廂,由王小兵作東,重整酒杯,眾人豪飲了一回,直到晚上八點多才散席。

莊妃燕感激王小兵幫忙,要不是他,想把帳要到手還真不易,那時派出所又下班了,真的要報警都得等到明天。於是把那第二桌酒席打七折,給他特別的優惠。

占仲均邀請王小兵再去星記大排檔吃夜宵,由於太飽了,王小兵婉謝了。一行人出到君豪賓館外麵,一人一支香煙,叼在嘴,吞雲吐霧。

“哦,剛才忘記訂一個包廂。我班主任要過生日。你們先走,我去預訂一間包廂。”說罷,王小兵去找莊妃燕。

“那我們先走了。”占仲均打了聲招呼,便開著麵包車走了。

王小兵返回君豪賓館,找了一個服務員,說要找大堂經理。一會,莊妃燕便出現了。

“丟了東西嗎?”莊妃燕含笑道。

“沒有,找你預訂一間包廂,有沒有優惠?”王小兵凝視著她靚麗的臉龐。

“當然可以。給你打七折。什麼時候要?請朋友吃飯嗎?”莊妃燕亭亭玉立,她感覺他為預訂包廂是假,來看自己是真,心很高興。

“星期六晚上。我班主任生日,她要我幫她訂一個包廂。”王小兵掐指算了算,蘇惠芳生日那天正好是周六。

“我給你留一個。你讀初中?”她其實想問他幾歲。

“我讀高一。走了。”說著,王小兵往大門走去,忽然停下,轉身,道:“你在這稍等,我待會就來,很快的。”

剛才,望著王小兵離去的背影,莊妃燕心湧起一絲若隱若現的惆悵。跟他說話,都能感受到一種愉快,與他分別了,便若有所失,心有些空虛。

“待會又找我?還有什麼事嗎?”莊妃燕露出疑惑的神色。

“有。”王小兵詭異地一笑,然後出了大門。

彼時,已差不多九點鍾了。王小兵趕忙跑到小樹林集市那唯一的一間花店,在它打烊之前花了五角買了一朵紅玫瑰。然後,跑回君豪賓館。

莊妃燕真的還站在大堂的收銀台前等待。當看到王小兵背負著雙手走進來,不解道:“你剛才去哪了?”

“喏,為了謝謝你給我預訂包廂的優惠,送一樣禮物給你。”與不少女性打過了交道,如今的王小兵在泡妞膽子上大了很多,他把那朵紅玫瑰遞了過來。

莊妃燕明顯沒有預料到王小兵會買紅玫瑰送給自己,明眸射出驚喜的神色,雙掌也放到了朱唇旁邊,形成兩掌合十的形狀,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君豪賓館的不少服務員都看著這一幕。

“你剛才就去買這個?”她嫵媚笑道。

“花店差點關門了。”王小兵也擔心她不要,那就尷尬了。

果然,莊妃燕猶豫了一下,道:“你還是送給你的女朋友吧。”

但王小兵目光專注地凝視著她,笑道:“我就送給你。”

“你這人怎麼這樣不講理呢?”雖然還沒伸手去接,但莊妃燕已心動了。瞥了一眼他那堅定而含情的眼睛,抿了抿含笑的玉唇,又想了想,便接了那朵紅玫瑰。

“我走啦。”王小兵感覺目的已達到了,笑著離開了。他還要去買蘇惠芳的生日禮物。

莊妃燕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有很多男人要送禮物給她,但極少接受,除了個別好朋友的才收下,如今,隻不過與王小兵一麵之見,便有一見鍾情的感覺,居然會收下他送的紅玫瑰,她自己都感到驚訝,是他的陽光笑容打動了自己,還是他那堅韌豪爽的氣質使自己欣賞,才會接他的紅玫瑰呢。她也分不清。

出了大門,王小兵剛走了兩步,一個胖臉男服務員便追了上來,小聲道:“這位小兄弟,你不要泡莊妃燕,名花已有主,你惹不起那人的。”

“哦?她有男朋友?”王小兵微怔道。

“沒有。你知道樹林四少的霍啟民吧?他正在追莊妃燕。我們老板的兒子古家豐都不敢泡她。如果不是霍啟民想要得到她,別人早就泡去了。也輪不到你了。霍啟民早就看上她了,隻是還沒追到手。”胖臉服務員道。

“霍啟民請你做線眼吧?”王小兵忽然道。

胖臉男服務員幹笑著,不置可否。

霍啟民的實力確實不弱,這個王小兵是清楚的,但莊妃燕既然還不是他的女朋友,那自己去追求她並沒有什麼不妥,笑道:“多謝你的好意。莊妃燕一天沒有成為霍啟民的妻子,我都有權利去泡她。對吧?”

“隨你。我是好心告訴你,你不想聽,就算了。不過,等到你被打那一天,就知道錯了。”胖臉男服務員還道剛才一番話震懾住了王小兵,不料他根本不在乎。

“不用為我擔心。再見了。”王小兵揮了揮手,朝車棚走去,還要買生日禮物給蘇惠芳。

王小兵先到蛋糕店去訂了一塊生日蛋糕,再到那間內衣店,購買了兩套蕾絲內衣,讓蘇惠芳穿著自己精心選購的內衣,那才過癮。然後,又在百貨商店,選了兩支“快樂之源”牌子的香水,一支送給董莉莉,一支送給蘇惠芳,最後又買了一套“麗彩”牌化妝品。將禮物包裝好之後,就徑直去蘇惠芳租住的地方。

彼時,已快十點了,蘇惠芳也該從學校回到家了。

駕駛摩托,不消二十分鍾,便已到了沙崗街道,很快便到了蘇惠芳所住的那棟民宅,見二樓的窗戶有燈光透出來,知道她在家,便朝上叫道:“蘇老師。”

一會,推拉鋁合窗打開了,蘇惠芳穿著睡衣伸出一個頭往下瞧了一眼,訝道:“王小兵,你晚上沒上晚自習,又沒寫請假條,到哪去了?”

“我有禮物送給你。”王小兵壓低聲音道。

“什麼禮物?”蘇惠芳好奇道。

“喏,你的生日禮物。”王小兵把精美包裝好的禮物提著晃了晃。

“你等一會。”說著,蘇惠芳退回了房間。

不消一分鍾,便聽到二樓有開門聲,隨後,有下樓梯的腳步聲,樓梯間的燈亮了,王小兵從鐵門的空隙看到了蘇惠芳的身影。

蘇惠芳開了鐵門,走出來,小聲道:“你買了什麼禮物呢?”

“你拆開來看看就知道了。我有點口渴,能不能上去喝杯水?”王小兵把禮品盒遞給她。

“推摩托進來吧。”蘇惠芳接過了禮品盒,猶豫了一會,道。

王小兵把摩托推進樓梯間,關上鐵門,便隨蘇惠芳上樓。進入她租住的套間之後,立時聞到了一種淡淡的香味,可能是花露水的味道。

“你晚上出去,就是去買禮物?”蘇惠芳倒了一杯白開水給王小兵,她不喝茶,所以沒茶葉。

“是啊。你生日就到了。我要送禮物給你。”王小兵接杯子的時候,有意摸了摸她的纖纖玉指。

蘇惠芳連忙縮了手,努了努嘴,做一個討厭的表情,用明眸淡淡地橫了他一眼,但唇邊卻是溢出醉人的笑意。

王小兵則笑吟呤的。兩人同處一室,特別有感覺。

聞聽他花了一晚的時間,隻是給自己買生日禮物,蘇惠芳多少有些感動,本想批評他幾句的,這時也說不出口了,看著包裝密實的精美禮品盒,不知麵是什麼,笑道:“玩具嗎?”

“你拆開看看。”王小兵放下杯子,將椅子移了過來。

“別過來。”蘇惠芳最怕他近身,因為他總愛吃豆腐,連忙笑道。

王小兵隻好隔著二十厘米的距離,做了個請她拆禮品盒的手勢。

當蘇惠芳拆開禮品盒,打開盒蓋,看到麵是兩套蕾絲內衣、一支香水與一套化妝品時,臉頰忽地紅了。她是看到內衣才臉紅的。

“怎麼買這個呢。”蘇惠芳是指那兩套內衣,佯裝不喜道。

“我覺得你穿了會很好看。”王小兵笑道。

“沒正經。”她嘴角溢出淡淡的笑意,明顯是喜歡這些禮物的,隻是看到他送內衣,感到有些害羞而已。

說話間,王小兵屁股粘著椅子已移了過來,兩人相距又不足十厘米了。他能聞到她身上沐浴之後的香皂的味道,令人酥軟。

蘇惠芳剛才低頭看禮物,這時見他移了過來,連忙抬起一條腿擋在前麵,意欲阻住他挨近。

不過,王小兵一把將她伸過來的大腿抱住了,就勢放在自己的雙腿上。

那間,蘇惠芳的腳後跟碰到了他挺拔的絕世寶刀,想縮回腳,但被他牢牢抓住,縮不回來,這棟出租屋還住著幾戶人家,夜深人靜,又不敢大聲嚷道,隻是不停地想縮回腳,但每次一拖一拉之間,更是與他的寶刀相摩擦。每接觸一次,她都打一個激靈。明知那樣做會擦出火花的,到時點燃幹柴,則大事不妙,於是也就任由他拉著自己的腿,不再試圖抽回來。

她紅著臉,不知如何是好。


snaptime:2017-09-23 09:56:48  .exectimeㄩ0.10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