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27章 磨刀霍霍


更新時間:2013-01-31

王小兵卻是任由蘇惠芳兩隻小粉拳落在自己的肩膀上,一點也沒感到疼痛,反而覺得很舒服,微笑著,目光俯視,欣賞她胸前兩座高峰的山腳與迷人的乳溝。

“你的眼睛真美。”王小兵寶刀頂在她小腹下,雙手將她的臀部向自己的方向壓過來,隻可惜還隔著褲子,寶刀受了限製。

“你壞,放開我”雖是不斷地輕推王小兵,但又不用力,看似要他走開,實質卻是緊貼著他,前胸對著他的前胸,不停地發生摩擦。

“惠芳,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王小兵已揣摩出她的真正心意,所以沒有放手,忽然雙手捧著她的臉頰,讓她仰頭對著自己,隨後把嘴印了上去,堵住她的檀口。

以往,蘇惠芳可不會讓他輕易吻自己的嘴,如今,她接受了。當他的嘴唇貼在她的紅唇上時,她睜大了明眸,露出驚喜交加的神色,呼吸也越來越快了。

在確定她沒有反抗之後,他就把舌頭緩緩往前伸出,一毫米一毫米前進,出了自己的嘴巴便立刻觸碰到她的玉唇,有一股淡淡的溫暖,從舌尖傳過來,感覺很美妙。

那一那,她渾身打了個激靈,起先不肯張開嘴,在他的舌頭的持之以的敲門之下,過了約莫十幾秒,終於微微把上下唇掀開,讓他的舌頭通行過去。

他也是擔心她不肯讓自己的舌頭去探訪她的舌頭,但卻不放棄,得到她允許進入之後,立時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嘴,那又是另一番天地,在那,有一條同樣火熱的舌頭正在等待。當他的舌頭觸碰到她的舌頭,兩條舌頭就像水乳`交融的魚兒,在愉快地嬉戲,越來越和諧,越來越纏綿。

不消幾秒鍾,兩人便激吻起來,彼此大口大口地吸著對方的舌頭,似乎那樣才可把身上的情`欲發泄出去。

他很興奮,因為可以與她接吻,那說明她心已有六成接受自己這個學生身份的情人了,隻要再加把勁,得到她將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如今,她也漸漸地打消了心中那份思想的束縛,一步一步開始接納這個惹人愛的學生。愛情的力量是巨大的,使她這個家庭背景不錯的姑娘摒棄了俗見,敞開心扉,漸漸願意與他在一起。隻是思想還沒完全解放,加上又是個矜持的女孩子,所以還不能把身心完全交付給他。

兩人如饑似渴,都恨不得把對方揉進自己的身體,那樣才舒服。

相吻了二分多鍾,蘇惠芳忽然想起還要去買菜,便耳語道:“去菜市場。”

“坐我的車。”隨即,王小兵出了大門,跨上摩托,擰動油門,等蘇惠芳坐上來之後,便向小樹林集市出發。

行駛了三分鍾之後,王小兵突然停車,蘇惠芳問怎麼了,他兩眼帶著興奮說要吻她,隨即,便捧著她的臉頰,又接吻起來。路上有人來來往往,她有些害羞,雖忸怩了一會,但還是跟他吻了起來,足足激吻了十幾分鍾,才算告一段落。

到了小樹林集市的菜市場,買了一斤牛肉,一斤排骨,幾隻蕃茄與五隻雞蛋,還有一斤豆餅,隨後到專門賣蔬菜的攤位去買青菜。

蘇惠芳拎著蕃茄與雞蛋,王小兵提著牛肉與豆餅,兩人儼然一對小夫妻,其樂融融地一起買晚飯的菜肴,羨煞旁人。

剛走進蔬菜銷售區,便見到一個攤位前有人在爭吵。王小兵與蘇惠芳走過去,才看清楚,原來是稅所的一個男工作人員正在與一個五十多歲,頭發銀白,脊椎佝僂的老婦人在爭吵,應該是那老婦人覺得稅太重了,不肯給錢,而那稅所男工作人員叫她滾出菜市場。

王小兵微一觀察,便認出那稅所男工作人員就是以前曾跟自己過不去的那廝,又看那老婦人滿臉皺紋,手指也像老樹根,有幾分可憐她,便走上前去,從褲袋抽出一包三個五牌香煙,抽出一支,遞給那稅所男。

稅所男見是王小兵,緊繃的臉立刻露出了笑意,因為他知道王小兵與稅所所長關係很好,不敢輕易得罪。

“這麼大年紀了,賣菜也不容易,收少些吧。”王小兵也知道收這種零售稅是有彈性的。

稅所男接了香煙,隻得賣個麵子給王小兵,盯著老婦人,道:“那就交一元吧。”

老婦人是下午才來賣的,還沒賣幾斤菜就要交稅,頗為氣憤,嘟嚷了兩句,連一元也不給了,收拾好黃瓜,大白菜,裝在兩隻籮筐,顫巍巍地挑走了。

連一元也沒收到,稅所男臉色很不好看,跟王小兵搭訕了兩句,便走了。

王小兵與蘇惠芳相視一笑,便也不管了,到一個蔬菜攤位前買了一斤菜心,又在菜市場逛了十幾分鍾,便駕駛摩托回家。

行駛了二分鍾,便又見到那個挑著兩隻籮筐的老婦人,王小兵看她那麼年老挑著幾十斤的東西不容易,想載她一程,蘇惠芳也同意,便過去問老婦人要到哪去。一問才知她住東風村,正是沙崗街道再過去一點,可以順路載她回去。

老婦人也不客氣,將兩隻籮筐用扁擔挑著放在車尾架上綁結實,上了車,道聲謝。

到了沙崗街道的時候,蘇惠芳叫王小兵幹脆送老婦人到家,於是,王小兵就載著老婦人到東風村。約莫十分鍾便到了。閑聊中,得知老婦人叫陳福蓮。到了家之後,陳福蓮與老伴執意要請王小兵吃幾個糯米。盛情難卻之下,王小兵也隻好嚐了幾個,又喝了二杯粗茶。

聊天之中,獲悉陳福蓮老伴叫何金貴,膝下一兒二女,二女早嫁了,兒子最小,但也有三十歲了。夫妻倆與兒子過活。隱約之中,王小兵聽出兩老的兒子也是道上的人,平時很少在家。兩老生活比較拮據,除了二個女兒周濟一點,便是自己種些蔬菜,一星期去小樹林集市賣一次,幫補些家用。

從東風村到小樹林集市,大約也有五公,一個老人家挑著幾十斤東西趕路,確實不易。王小兵善心大發,決定每個星期的周六早上用摩托載陳福蓮到小樹林集市的菜市場。雙方約定之後,他便趕回蘇惠芳住處吃晚飯。

回到蘇惠芳的住所時,飯菜都已準備好了,就等著王小兵開飯。

野豬肉很少吃,加上紅燜野豬肉、野豬肉燉土豆與春餅回鍋野豬肉的味道確實不錯,眾人胃口大開,飽食了一頓。

吃完晚飯,都快七點鍾了。於是,王小兵載著董莉莉,謝家化載著魯月菁,四人趕回學校上晚讀。

填飽了肚子,王小兵渾身是勁,想起下午與董莉莉在一樓的樓梯間那被迫中止的大戰,便心癢癢的,盼望早些下晚自習,然後與她再現大戰的激情場麵。數次向她暗示,意欲提前出去一起做做男女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但她卻是嫵媚一笑,也學會了吊人欲`火,隻輕聲說了一句“下晚自習之後”。別人聽不明兩人說的是什麼意思,王小兵卻是恨不得立刻扛著她出去,找個好地方快活一回。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第二節晚自習,王小兵想載董莉莉出校外野戰,但她卻寫了一張小字條遞給他,上麵寫道:再晚些。

這不分明是吊人胃口嗎?見到王小兵被欲`火煎熬微微難受的樣子,董莉莉掩嘴偷笑。

每一分鍾都是那麼的長久,王小兵看著手表,心數著秒針:一秒,二秒,三秒……

漸漸地,下了晚自習之後留在教室自學的同學越來越少了,到了學校規定時間熄燈的時候,隻剩下王小兵與董莉莉二人。他迫不急待關了門,熄了教室的白熾燈,麵昏暗一片,良久,眼睛才適應環境,借著窗外的月色,能依稀看到桌椅。

董莉莉還是坐在座位上,回眸深情地瞥了一眼王小兵,露出了細小而整齊的貝齒,嫵媚一笑。他走到她身邊,一把將她抱起,讓她跨`坐在自己雙腿上,然後,也來不及脫衣服,便把頭鑽進她的t恤,在她胸前兩座高峰上覓食。

“小兵,你弄得我好酸。”董莉莉雙手摟著他的脖頸,耳語道。

“嘬嘬嘬。”王小兵用嘴吻山頂的聲音從她的t恤傳出來,隨即,他想起喝杜秋梅的鮮奶,那感覺挺美妙的,如今,他也想在董莉莉胸前兩座高峰上尋奶,但人家一個黃花閨女,還沒有儲存到鮮奶。

“別吮`了,真的很酥。”董莉莉興奮得渾身微顫。

“就行了。”他不想半途而廢,堅持在兩座山峰上耕耘,用舌頭在兩座山峰上澆灌數遍。隨即,他雙手拉著董莉莉的t恤往上一提,便把她的t恤脫掉了,又迅速將她的白色緊身內衣脫去,至此,那玉雕一般的光滑胴`體便展現在他眼前了。

她也扯開了他的t恤,兩人赤裸上身,緊緊擁抱在一起。他雙手在她的美`臀上輕輕撫摸,使她因興奮而渾身微顫。

咕嚕一聲咽了一口口水,他開始在她潔白如玉的身子上親吻起來,把她上半身都吻遍了,然後,扶起她,讓她站直背對著自己,脫掉她的運動褲與底衩,繼續從她腰際開始一直吻到她的美`臀,又從美`臀吻到大腿上。

“小兵,快點。”董莉莉膩聲道。

“別急,待會讓你求饒。”王小兵也已赤裸裸一絲不掛,從背後抱著她,把嘴印了上去,堵住她的檀口,吮著她的舌頭。兩人肌膚貼在一起,感受彼此的溫存。他的絕世寶刀已沿著她的股溝一直前進到了正確的山洞位置,在山洞洞口旁邊兩塊磨刀石上磨礪寶刀,準備進入山洞麵修煉無敵刀法。

“啊嗯啊嗯……”當他將寶刀不停地在她的磨刀石上摩擦時,董莉莉也感受到了無窮的快感,發出了撩人的雙音節。


snaptime:2017-11-24 09:38:19  .exectimeㄩ0.17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