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124章 打野豬


更新時間:2013-01-29

張靜佯裝掙紮,實質並不想離開王小兵的寬闊的懷,胸前兩座山峰被他揉`搓了一會之後,便已進入了角色,微張著嘴巴,哼出誘人的春曲。

“小兵,你壞,引誘人家”張靜佯裝羞答答的忸怩模樣,輕扭翹臀。

“咯咯,張老師,我是學生,還需要你多多指教啊。”王小兵謙虛道。

“我哪能指教你呢。你功夫比我強多了,在床上,我估計沒幾個女人不需要向你求饒的。雖粗魯了些,但你真真是女人的最愛。”張靜摟著他的脖頸,由衷笑道。

王小兵兩手在她雙峰練習了一會鐵爪功之後,立時將腦袋鑽進她的裙子,用嘴巴在兩座山峰上覓食。這時,兩人好像穿著一條裙子一般,幾乎要將裙子掙破。

已無法自持的張靜早已血液沸騰,投入能使人身心健康發育的運動之中,雙手摟著王小兵的脖子,任由他的舌頭在自己胸前兩座山峰上肆意縱橫遊移不定。

三分鍾之後,王小兵雙手將張靜的連衣裙向上一掀一提,便剝去了,丟在地上,又一把將她的褲衩脫去,如今,呈現在眼前的便是白花花赤裸裸的一個女人了,此時不享受還待何時?

“你不要太猛烈,輕一點啊。”張靜害怕王小兵寶刀極速進攻。不久前,被他寶刀弄得幾乎昏了過去。

“猛一些才好呢。張老師,放心好了。我會讓您成神仙姐姐的。”在大戰前,王小兵安慰她幾句。

“我會受不了的。”張靜怯怯地道。

“嚐試多幾次便習慣了。沒事的,這樣可以鍛煉你的床上能力。”王小兵把嘴湊了過去,堵住了她的紅唇,不讓她說了。

將張靜抱放在辦公桌上,讓她的臀部倚在桌沿上,露出女人最神秘的所在,然後以一夫當關的架勢,舉起寶刀,開始向她發起猛烈的進攻。

“噗”一聲,寶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入了她的體內。她發出一聲“哦”,宣告二人正式開始戰鬥。

寶刀進出如風,帶動泉水飛濺而出,隻一會,泉水便沿著桌子向下流淌到地麵上。張靜雙臂緊緊摟著王小兵的脖子,她的身子隨著他的寶刀劇烈震動,渾身白嫩嫩的肉一晃一晃的,似乎要散架一般。

寬敞的辦公室,回響起綿延不絕的“啊啊”聲,低沉而充滿誘惑力。

半個小時之後,在王小兵強大的進攻下,張靜兩頰紅暈飛舞,明眸若醉,整個人洋溢極度興奮的神色。

辦公桌桌麵已被泉水濕潤了一大片,黏稠稠的,散著誘人的氣味。

王小兵在進攻之中,大膽嚐試各種先進的招式,不怕張靜臀部翹,照樣將她完全征服在寶刀之下。先是“老漢推車”,接著是“神棍打樁”,再次是“水中撈月”……

每一招刀法都是那麼的精妙神奇,力量雄渾之極,一刀殺出,“啊啊”聲不斷。

一個小時之後,張靜已軟成一灘爛泥了,香汗遍體,嬌`喘連連,早已堪比嫦娥,做仙女也沒有這般快活。她已昏了一次,還是他掐她人中,把她喚醒的。平時,她與丈夫許文超行房事時,一般隻有幾分鍾的活動時間,根本滿足不了需求。如今,遇到王小兵的絕世寶刀,卻是承受不起。

王小兵將寶刀刀氣全部激射在張靜的泉眼,才算完成一場戰鬥。兩人都快要融合在一起了,緊緊相互摟抱著。她雙臂摟著他脖子,胸前兩座山峰正好對著他的麵部,讓他不費吹灰之力便可在山峰覓食。而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在她翹臀上輕輕愛撫,使她更上一層高潮。

兩人結合的部位,都已濕漉漉的,溫熱而潮濕。但隻有通過寶刀作為橋梁,才能很好地感受彼此的溫存,誰也還不想穿衣服,隻想讓各自的脈搏跳動產生共鳴。

張靜的秀發淩亂了,王小兵以手指當梳,給她輕輕梳理幾下,將嘴巴貼著她耳垂,輕聲道:“與我站在同一陣線吧,不用顧忌嚴錫山,我們可以扳倒他的。”

“嗯。我聽你的。”被王小兵治得服服帖帖的張靜不再堅持己見,願意與王小兵攜手作戰,對付嚴錫山。

“現在我們有張校長罩著,嚴錫山奈何不了我們的。”王小兵繼續安慰道。

“我孤注一擲,把寶壓在你身上。”張靜闔著眼瞼,在回味適才的快感,耳語道。

“這是你正確的選擇。”王小兵左手輕撫她脊背,右手輕摸她翹臀,笑道。

第二天下午的自由活動課,張靜召集學生會各部門的頭頭開會,要宣布秘書處副秘書長的人選名單。

嚴進升意氣風發,滿擬自己推薦的許加麗將會成來副秘書長。但當張靜把名字念出來的時候,嚴進升傻眼了,不解地問道:“怎麼是董莉莉?為什麼不是許加麗?”

“這是學校領導的決定。暫由董莉莉代理副秘書長的職位。”張靜一句話回絕了嚴進升。

就這樣,董莉莉成為了學生會秘書處的一個副秘書長。而張靜選擇站在張萬全這一邊,與嚴錫山成為了對頭。

董莉莉做夢也不曾想到自己會成為秘書處的副秘書長,她知道這是王小兵去活動人事的結果,對他充滿了感激,當晚,主動向他獻身,激戰了一個小時,兩人才疲倦地進入了夢鄉。

日子如流水,一天一天過去。

五月二十號就要到了,那是蘇惠芳的生日,王小兵想買些禮物送給她,但還沒有確定買什麼好,這種事當然不能與董莉莉商量,不然,會引起她醋意的。

他每天下午放了學,就騎摩托到小樹林集市兜一圈,看買些什麼禮物比較好。周四傍晚,他駕駛著摩托剛出到校門口,遇到許勇。

“兵哥,去哪啊?”許勇遞了一根香煙給王小兵,問道。

“上了一天課,悶得很,出來透透氣。”王小兵接了煙,許勇給他點火。

“今晚我們去打野豬,你去不去?野豬肉還不錯的。”許勇吸了一口煙,道。

“在什麼地方?”王小兵也頗感興趣。

“在沙下村,說每晚都有野豬下山拱蕃薯地。占仲均也去,他有一支獵槍。要是打到了野豬,當場就有廚師烹調,大夥好好吃一頓。”野豬戰鬥力與抵抗力都頗強,縱使有槍,也難以一槍打死。

“行啊。什麼時候出發?”在學校,除了打籃球之外,沒有什麼運動能使他感興趣的。

“現在就去,怎麼樣?”許勇建議道。

“行,我還要回去寫一張請假條。你在這等我。待會就來。”王小兵將摩托停在校門口保安室旁邊,便步行回宿舍。

找到謝家化,問他去不去打野豬。謝家化當然要去,於是,兩人寫好請假條,交給一個舍友,讓他晚上帶去給值班的老師。

“小兵,用什麼打野豬啊?”謝家化從車棚推出摩托,問道。

“不清楚,許勇說占仲均也去,說他有一支獵槍。我們可能就是拿鐵棍之類的。”王小兵坐在謝家化的摩托後座,一起出到校門口,然後下車,開自己的摩托。

許勇已發動了摩托,準備上路了。

三人三輛摩托,嘟一聲,便朝沙下村馳去。沙下村在山腳下,周圍都是小山丘,村道彎彎曲曲的,駕駛摩托走在上麵,就像篩糠一樣,顛簸得很利害。


snaptime:2017-11-25 08:20:43  .exectimeㄩ0.05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