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82章 男女互動按摩


更新時間:2013-01-09

為了迎接領導來檢查,學校上下忙得不可開交,又是掛橫幅,又是擺花盆。還從每班抽出樣貌標致的女生,組成迎賓隊伍,手拿著鮮花,站在大門口兩邊,熱烈歡迎領導來學校檢查與指導工作。

周五下行,七八輛車開進學校,檢查組終於來了。由副縣長張德之任主任,教委主任曾可仁為副主任,帶著縣廣電局,農林局,質監局,以及教委數十個職工,在東方鎮鎮長郭日華,鎮黨委副書記謝大鍾、教辦主任蘇陽凱,教辦副主任羅軍,東興中學校長張萬全,副校長嚴錫山等人的陪同下,檢查了東興中學女生的學習生活情況。

檢查結束之後,副縣長講話,表揚了東興中學對女生的關懷與注重,值得肯定,說如果發現有初中女生輟學,要積極勸其回來上學,讀完九年義務教育。副縣長講完,再由教委主任曾可仁作總結講話,肯定東興中學的取得的成績,展望未來,希望東興中學更上一層樓。

然後,一行人到小樹林君豪賓館吃飯,直到晚上七八點,才吃完,再到夜城卡拉ok廳唱歌跳舞,玩到十一點多才散去。

檢查組來檢查的時候,副校長嚴錫山大有蓋過張萬全風頭之勢。搶著解說,搶著敬酒,惹得張萬全快要翻白眼。嚴錫山恃著與鎮教辦副主任羅軍關係夠鐵,早有覬覦校長之心,路人皆知。這也是張萬全頗為痛恨他的原因。

羅軍跟縣教委的領導關係不錯。

張萬全坐在校長這個位置之上岌岌可危,隨時有被掀下來的可能。他能做東興中學校長,也是依靠原東方鎮教辦主任吳啟光的頂力支持,但後來吳啟光得罪了人,先被調到敬老院做院長,不久就變庶民了。

王小兵沒有陪同領導檢查,周五下午放學便回家了。周六與董莉莉到小樹林集市去買生日禮物,準備送給洪東妹。逛了一天街,才選了一條木雕的帆船作為禮物。

洪東妹曾說金毛鼠會出事,果然,在四月十六號那天,就傳出金毛鼠販毒被捉的消息。王小兵暗歎洪東妹的手段利害。

十七號那天晚上,王小兵本想帶著董莉莉一起去參加洪東妹的生日派對,但想到可能會發生大規模的鬥毆,跟董莉莉商量了一下,她也願意不去。於是,王小兵帶著謝家化,騎著摩托前往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

晚上七點開始,便陸陸續續有車子開來,停在夜城卡拉ok廳前麵的停車場,都是來參加洪東妹的生日晚會的。夜城卡拉ok廳外都洋溢著喜慶之氣。

王小兵把包裝好的帆船送給洪東妹,她感到很高興。洪東妹穿著吊帶裙,一身珠光寶氣,狂野之中透著幾分妖嬈與冷豔,極為奪目。

前來慶生的,除了黑道的朋友,還有白道的朋友。龍蛇混雜,各路朋友都有。但凡來的,可以隨便吃,隨便喝,隨便唱。

八點正,洪東妹吹熄蛋糕上的蠟燭,宣布生日晚會正式開始。

道上地位低的,自然識趣,自己找了位置,或唱歌,或跳舞,不敢打擾洪東妹。地位高的,則在包廂。洪東妹帶著王小兵到每間包廂,介紹他認識道上一些朋友。這晚,她特別高興,一來是自己的生日,二來幹掉一個敵人,心情特別愉快。

晚會一直持續到十一多點,各方朋友才漸漸散去。沒有仇人來鬧事,平平安安的。

洪東妹應酬了一晚,也頗感疲勞。她悄悄地溜進了王小兵所在的包廂。謝家化正在放開喉嚨唱歌,聲音確實洪亮,但並不動聽。王、謝二人見洪東妹進入,連忙站起來讓坐。

“你的歌聲怎麼那麼難聽啊。”洪東妹直言道。

“天生的,沒辦法。”謝家化從來不怕別人說他唱歌難聽,要是說他唱歌好聽,他才會害羞。

洪東妹仰坐在沙發上,眸子射出溫柔的目光,瞥了一眼王小兵,道:“今天好困啊。小兵,給我按摩一下吧。”

“行。”王小兵走到洪東妹身後,兩手在她肩膀上揉捏起來,也沒什麼技巧可言,隻是學著按摩小姐的樣子施展而已。十指在她的香肩上遊移不定,感受她那滑膩而彈性十足的肌膚的溫度。

因為居高臨下,透過吊帶裙的入口,視線可以看到她胸前兩座山峰的山腳與山腰,山頂被奶罩遮住,如雲霧籠罩,看不清楚。兩座山峰之間的乳溝一直向下延伸,誘惑力頗強,使人遐想連篇。王小兵舔了舔嘴唇,覺得有些口幹舌燥,又瞥了一眼洪東妹靚麗的臉龐,見她唇邊溢出淡淡的笑意。

有那麼一瞬間,王小兵真想將手往洪東妹胸前滑下去,去探索她那兩座高聳山峰的神秘,雙掌在她兩肩停滯了一兩秒,估計惹起了她的注意,雖沒睜開眼睛,但長長的睫毛輕輕動了一下,而朱唇的笑意更濃了。

她是一個精明的女人。

王小兵連忙動起手來,繼續在她肩膀揉`搓。

一會,洪東妹微笑道:“我雙腿也有些累,幫我按摩一下吧。”

“這個……”王小兵有些尷尬地笑道。

“這有什麼的。人家那些按摩小姐給男顧客按摩還不是全身都摸過。來吧。”洪東妹不以為然道。

“好。”王小兵與謝家化互視一眼,然後坐在沙發上。

而洪東妹則將雙腿放在王小兵的大腿上,任由他雙手十指在小腿上輕揉。其實,王小兵根本不懂按摩技術,隻是簡單地給她揉捏一下而已。在她小腿上按摩完之後,手指便滑到她的大腿上。女人的大腿是令人興奮的地方。當他兩手落在她大腿上時,便能清楚感受到她肌膚的溫熱,自己的呼吸也急促些了。

畢竟兩腿中間那有一個神秘的地方,男人都會向往的。王小兵是個擁有“天下第一刀”的少年,腦子微一意淫,寶刀便有了感覺,漸漸豎起來了。

洪東妹雖是闔著眼瞼,仰靠在沙發上,但她的臉頰洋溢著濃鬱的笑意,分明是由雙腿感受到了王小兵體溫的變化,知道他欲`火熾烈。於是,微微彎曲左腿,往後一縮,腳後跟就正好落在他的褲襠處。

那間,王小兵的寶刀與她的腳後跟碰在一起。

而洪東妹雖不睜開眸子,但卻微微露齒而笑了。

下一秒,洪東妹就輕輕晃動腳後跟,與王小兵的寶刀輕輕摩擦。他給她的大腿按摩,而她給他的寶刀按摩,互動鍛煉,有益身心健康發育。她的臉頰上漸漸現出了驚喜的神色,分明是已窺知了王小兵褲襠寶刀的雄壯。

謝家化也不再唱歌,隻顧埋頭吃著各種小吃,吧嗒吧嗒的,也沒留意就在旁邊的一男一女正在享受快樂。

坐在沙發上,王小兵渾身熱烘烘的,寶刀豎起老高,要不是被洪東妹的腳後跟微壓著,早已將褲子頂起了。他真想將手放到她兩條美腿之間的神秘泉眼摸一摸,但手指每每滑到了她大腿內側時,又不敢再前進。

洪東妹微微將眼睛睜開一條縫,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身子微動,明顯是被欲`火燒得難受,便露出了一個嫵媚的笑容,闔上眼瞼,繼續晃動腳後跟,給他的寶刀按摩。

“洪姐……”王小兵剛開口說了兩個字說被洪東妹打斷了話頭。

“不是跟你說了嗎,私底下叫我東妹吧。在人多的場合就叫我洪姐吧。”洪東妹朱唇溢出淡淡的笑意。

謝家化對著王小兵做了個古怪的鬼臉。

王小兵為了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隻好道:“東妹,今晚來參加你生日晚會的朋友真多。”

“在道上混了這麼久,什麼豬朋狗友都有些。來了就是朋友,多少人也招待得起。”洪東妹淡淡道。

因為謝家化在場,王小兵沒有說起金毛鼠的事情。這時,有個侍應生敲門進來,道:“洪姐,朱由略找您。”

“知道了。”洪東妹微有不悅,頷首道。點燃了一根香煙,吸了一口,吐出幾個煙圈,叫上王小兵一起出去。

在206包廂,隻有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一人坐在那,見洪東妹進來了,笑道:“祝你生日快樂!現在長了一歲,你變得更精明了。”

洪東妹心頗為驚訝,從朱由略的神色可以看出,他或許已知道金毛鼠被陷害的事情,但她臉色還是那麼鎮定,笑道:“朱所長過獎了。”說著,在朱由略對麵沙發坐了下來。

從二人的眼神之中,王小兵估計兩人是要說重要的事情,自己在這,也不知合不合適,道:“洪姐,我先出去。”

“不用。你坐這。”洪東妹指著身旁的座位。

王小兵心感激她對自己的信任,也就坐了下來,向朱由略點了點頭。朱由略微微頷首,表示回禮。

包廂也就三個人,洪東妹與朱由略都吸著煙,吞雲吐霧,但都沒有說話,似乎用煙氣來暗鬥一樣,王小兵吸著二手煙,感受著這緊張沉悶的氣氛。這是一種心理較量,看誰更能沉得住氣。

洪東妹與朱由略目光對視,眼神都是那麼犀利,二分鍾過去了,兩人連眼睛都不眨一眨,仿佛是兩樽石像。

沉默了約莫有三四分鍾,洪東妹的香煙吸到了煙蒂,將煙蒂放在煙灰缸摁滅,長長吐出一條白色煙氣,似乎要開口了。


snaptime:2017-09-20 11:54:20  .exectimeㄩ0.11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