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69章 菜市場的衝突


更新時間:2013-01-02

那女店員連忙圍過來,問王小兵喜歡哪種款式的。王小兵微笑著,凝視著洪東妹,半晌道:“洪姐,我家有衣服。”

“你穿出來那些,比較土。買幾套吧。”洪東妹吐著煙圈,含笑道。

這時,女店員已不由分說,自作主張把不少款男裝衣服拿了過來,往王小兵身上比試,看是否合適。王小兵也不拒絕,挑了四套,本想自己付帳,但洪東妹發話,女店員不敢收他的錢,隻得由洪東妹買單。

買完衣服之後,才到不遠處的大排檔,吃了宵夜。吃飽之後,也快十二點了。

王小兵有摩托,回家也不用多久。在吃宵夜時,他思忖洪東妹會不會挽留他在她的房間過夜,但結果沒有,因此,他真的不敢肯定她所表達出來的是哪一種愛。

初九,王叢樂也開始捕魚到小樹林集市的菜市場去賣。

一早,王小兵也幫著載一筐鯽魚,運到菜市場的賣魚檔口。王叢樂自己用單車載著一筐魚,隨後也到了。菜市場的賣魚檔口不固定的,誰要賣魚,當天交檔口租賃費就行,不賣就不用交錢。

把魚筐搬下摩托之後,王小兵就用膠管把自來水注到水池,然後把魚筐的鯽魚倒在水池。王叢樂來之後,把鯉魚倒在了另一個水池。這樣,就可以開賣了。

不過,不是顧客先來,而是稅所的工作人員走過來收稅。

市場管理方隻收檔口費,不包括營業稅的。稅所的工作人員每天都會來收稅,看到誰賣什麼,就大概要個稅,熟人就收少些,陌生小販就收多些,並沒有統一的規定。因此,出來收稅的工作人員經常可以撈些油水。

穿著製服的稅所工作人員一手拿登記表,一手拿筆,收一筆營業稅就用筆記在登記表上,也不知他寫的真實數據還是虛假的。當那男子來到王叢樂的魚檔前,看了看,便獅子大開口道:“五元。”

剛才,在王叢樂還沒來之前,王小兵已看到那廝收對麵一個魚檔二元營業稅,到了自己的魚檔時,卻開口要五元,當然氣憤,道:“我剛才看你收他的是二元,怎麼我們就是五元了?”

“那麼囉嗦幹什麼?!”男工作人員很不耐煩道:“你管我收多少,反正我沒收多你的!快交啦。不要拖,不想交的話,就不要賣了!”

“你這是什麼工作態度啊?”聽了那廝的盛氣淩人口氣之後,王小兵頓時來火,聲音也高了。

“你不交稅是不是?”男工作人員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好像他一句話,就能將王叢樂父子弄到天上去一樣。

“不交又怎麼樣啊?”王小兵也是豁出去了。

“交二元吧。”王叢樂掏出了二元,遞過去,但那廝不接。

“你還牛上天了!看誰更硬!你等著!待會要你立刻滾出市場!不要走啊!”男工作人員一邊指指點點,一邊快步向菜市場門口走去,可能是去搬兵了。

其他小販都圍著看熱鬧,有些好心的就上來勸王叢樂還是給五元,不然,以後在這賣魚都會被刁難的。王叢樂聽王小兵說那男工作人員收稅不公,也說不給,看他能怎麼樣。眾人都在等著看好戲。因為在這賣菜的小販都清楚,待會一定會有大量稅所的工作人員前來,如果還收不了稅,那就會通知市場管理方,一起采取強硬手段,把不交稅的小販清出市場。

王叢樂是個老實人,又沒什麼靠山,雖感覺自己有理,終究是小民一個,心也不踏實,不停地張望菜市場入口處,神色有些凝重。五元的營業稅,那相當於他賣五六斤鯽魚的收入,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他是不舍得。五元對於王小兵而言,隻是小意思,他主要是看不慣那廝氣人的嘴臉,有意要跟他扛到底。

果然,十多分鍾之後,便有五六個稅所的工作人員氣勢洶洶地來了。

原先來收稅的那個男工作人員一走到王叢樂的魚檔前麵,就向旁邊的領導匯報:“就是這人,特別蠻橫,不肯交稅。”

那位領導,正是段忠致,他一眼就認出了王小兵,笑道:“原來是你啊!”

“段所長!來,抽根煙。”王小兵雖不經常抽,但也帶著一包香煙,主要是分人的。

段忠致接了香煙,王小兵幫他點著了。

這時,原先來收稅的那個男工作人員臉色立刻刷地青了,沒了起先那種高高在上的倨傲之色,他也看到王小兵與所長的相熟關係,不知如何是好,耷拉著雙肩,大氣不敢出。

吸了一口煙,段忠致回頭,瞥了一眼部下,道:“小黃啊,以我的經驗來看,他的這個檔口,也應該是收二元的。你收五元,莫非你自己吞了三元?”

這麼一問,嚇得那廝額頭冒汗,連忙道:“沒有,所長,我收的稅都記在登記表上的。”

對於這種撈油水的事,段忠致怎麼會不知,平時不發話,那是由著他們,如今發話,那是要找茬子來捏捏部下,道:“我相信你工作沒問題。有些事情,不可與群眾形成對立,要耐心講解稅收對於國家的重要性。明白了嗎?”

“明白了!是我一時疏忽,以後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說著,又向王叢樂父子道歉道:“兩位同誌,我代表我自己向你們道歉,以後請多多指正我的工作中出現的錯誤。”

“來,也抽根煙。你們工作也挺忙的。”王小兵每人分了一根香煙,他們也接了。

“沒什麼事了。你們先回去。”段忠致揮了揮手,吩咐道。

幾個稅所的工作人員一副笑臉撤退了。來時凶神惡煞一般,走時卻是低頭哈腰,一副諂媚相。

王叢樂把二元營業稅交給段忠致。

隨後,段忠致拉著王小兵到一隅,低聲問道:“還有沒有美容丸賣?”

一聽這麼問,王小兵便知道是什麼意思了,笑道:“有,喏,本來是要帶去給客戶的,現在都送給您。”說著,從褲袋掏出用白色塑料袋裝著的三枚美容丸,他一般都會帶幾枚在身上,如果碰到相熟的顧客要購買,就拿出來賣。

“多少錢?”段忠致佯裝掏錢,其實他沒打算付錢。

“哪話,拿著就是了!”王小兵把美容丸塞到段忠致手,大方道。

“你小子能生產這種好東西,真有才!好了,我先回去看看那班兔崽子有沒有在工作,以後跟你飲兩杯。”段忠致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笑著離開了。

王叢樂瞅著兒子看了半晌,訝道:“你怎麼認識他?”

也不想多解釋,因為越解釋越說不清楚,王小兵含糊道:“一次偶然的機會。”

因為有人來買魚了,王叢樂忙著賣魚,也不再詢問底細。王小兵在一旁幫忙,中午騎摩托回家,吃了飯,用飯盒盛好飯菜帶到菜市場給老爸吃。

第二天,王叢樂父子又在那賣魚,遇到那個收營業稅的家夥,那廝客氣了很多,還主動分煙抽,真是恍如隔世。

晚上,王小兵就在自己的房間練習洪東妹傳授的刀法的第一招“長龍出海”。練了三四天,便已基本學會了,才去找洪東妹,請她演示第二招“神龍擺尾”。

眨眼之間,過了元宵節,高一下學期便開學了。

這學期又要重新先新班幹部。還是老規矩,以不記名投票選出班長與其他班幹部。杜雲佳做了一學期的班長,籠絡了不少親兵,心滿有把握再次當選班長的。在上屆的班幹部之中,大部分都跟杜雲佳關係還不錯。

至於其他非班幹部同學,杜雲佳往往采用兩種手段,對於那種可以略施小惠便能籠絡住的,平時要麼在學習上指點指點,要麼就買些零食給他們吃,以此收賣他們的心。對於那些與自己關係不好的,他表麵不怎麼樣,暗地經常給小鞋穿,班有什麼評比,也把人家往死搞。

總而言之,學習成績比較好的,一般偏向杜雲佳。喜愛運動,不怎麼喜歡學習的就跟王小兵比較友好。

在剛開學那一天,杜雲佳就出錢請不少同班同學到飯堂吃宵夜,順便要他們在投票中投給自己。

王小兵依樣畫葫蘆,也請了不少同學到飯堂吃宵夜。目的一樣,也是跟他們拉近關係。隻是兩人所請的同學處於兩個陣營。

杜雲佳得知王小兵也要競選班長,曾笑說“你做班長,有人服嗎”。王小兵也彬彬有禮回了一句“你做班長,就有很多人不服”,這話把杜雲佳給嗆住了。

隨即,便是兩人暗中的較量。各自開始拉票。

在剛開學那幾天,杜雲佳還是班長,他在同學們麵前特別勤快,不論誰有什麼事,還是班有什麼事,他都一力承擔,活似個大好人。就是想賺些好評。

王小兵則自己出錢,買了一塊窗簾,把班那塊破舊窗簾換掉。同樣也是賺人品。

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snaptime:2017-11-21 08:48:43  .exectimeㄩ0.12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