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59章 春色關不住


更新時間:2012-12-28

王小兵心轉過了無數念頭,覺得自己要是把《丹經》的丹藥都能煉製出來,那就富甲一方,根本不屑將莫文鋒放在眼內。隻是現在功力不足,沒法煉製《丹經》的中級與高級丹藥。

現在,要是把美容丸這個牌子做起來,把市場做大,然後把價格提上去,那也會有豐厚的收入,照樣可以在經濟上打敗莫文鋒。這麼想著,王小兵失落的心頭又燃起了希望的火焰,露出了仿佛得勝的笑容。

論身材,他王小兵比莫文鋒更標準,更有體魄。這是王小兵的一大亮點。女人喜歡鈔票,但也喜歡強壯的男人。如果有了鈔票,又有強大的老二,那也不怕征不服蘇惠芳!

經過簡單的一番分析之後,王小兵有了信心。隻是想著要泡自己的班主任,總是感覺怪怪的,要是真的泡到了手,以後上曆史課的時候,她是叫自己“小兵同學”還是“老公”呢?或許睡在一起時,她叫自己老公,而在教室提問時又叫自己小兵同學,那是多麼滑稽的一件事啊。想到這麼荒唐的情景時,王小兵忍俊不禁笑起來。

“小兵,你在這傻笑什麼?”謝家化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放手在他眼前搖了搖,饒有興趣地研究他兩眼放空的笑容。

王小兵從臆想之中回過神來,見到謝家化一雙牛眼正近距離對著自己的眼睛看,嚇了一跳,連忙後退,驚道:“你不會想吻我吧?變態。”

“我就是這麼想的。”謝家化張開雙臂撲了過來。

“基佬。”王小兵身形一閃,已掠進了教室,寫新的請假條。

董莉莉一直都沉浸在與王小兵大戰的興奮之中,轉過頭,想聊聊天,以抒發心中的那股愉悅,見王小兵正在寫請假條,好奇追問晚上去哪。王小兵說跟朋友聚會。她就懷疑他去把妹,微有不悅,撅著玉唇,轉過身去。

在王小兵再三的解釋之下,她才轉嗔為喜。也要跟著去,但王小兵說有危險。她又猜測他去打架,擔心他會受傷。王小兵又解釋了一會,才使她安下心來。雖是在教室,如今她也顯出對他的親熱,不再遮遮掩掩的,有時還會幫他撩撥額邊的亂發。

如果晚上去赴約,還得寫請假條。

一個小時之前,才剛把補交的請假條交給蘇惠芳,現在要是又拿一張去,那不知她是什麼表情。王小兵想了半晌,在白紙上寫道:“肚子不太舒服,上不了課,晚上請假回宿舍休息。”寫完,看了看,覺得可以,就拿去給蘇惠芳。

“又請假?”果然,蘇惠芳頗為驚訝,問道。

“拉肚子,胃又有些不妥。渾身軟綿綿的沒力氣。”王小兵眼角餘光瞥見蘇惠芳專用的桌子上放著莫文鋒送過來的西藥。

“哦,我這有藥,你吃些,很快好的。不用請假了。”蘇惠芳解開塑料袋,從麵拿出一盒專治拉肚子的西藥,遞過來。

“不用。不用。我會去買。”王小兵心暗道糟糕,不意蘇惠芳就有治這種病的藥。

“不用客氣。要不了多少錢。我白吃你的美容丸,還占了便宜呢。”蘇惠芳燦爛一笑,勾起王小兵的春意。

“那我收下了。但還是要請假。如果好了,就來上晚自習。”想到禮上往來,日後才能有進一步的交流,於是把那盒腸炎寧收下了。

“最好來上晚自習。”蘇惠芳微仰著腦袋,明眸注視著王小兵,諄諄勸道。

兩人的目光忽然交接在一起,生出一股淡淡的曖昧,微有電花,彼此的心靈都感覺到一絲情愛的味道,是那麼的美妙,像泉水漫過肌膚,讓人不禁打個激靈。

蘇惠芳連忙垂下了視線,不敢再迎視王小兵的雙目,但她能感受到正有一雙專注的目光射向自己,見王小兵還沒移動,便又微掀眼瞼,瞥了一眼立在前麵的他,想看他在做什麼。這一看不打緊,見他火熱的目光正射過來,以四十五度的角度向下斜盯著自己。她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

王小兵居高臨下,也是不經意中,目光落在了蘇惠芳胸前兩座山峰之上,看不清山峰的全部狀況,若隱若現的,“猶抱琵琶半遮麵”,不過,兩座山峰之間的那條乳溝卻是赤裸裸地呈現在他的麵前,乳溝一直向下延伸,從兩麵圓滑的山峰旁透向下麵,令人遐想連篇,興奮之極。

不知不覺間,他咕嚕一聲咽了一口口水。

滿身春色關不住,一條浮溝出衣來!

在那間,蘇惠芳感覺自己的身子都被王小兵看去了,薄嫩的臉皮忽然飄上兩朵紅暈,急智之下,連忙抓起桌子上的曆史教案,往胸前一遮,終於擋住了王小兵的視線。

眨了眨眼,王小兵收回了目光。

蘇惠芳又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微有失望,為自己的順利解決問題而感到得意,玉唇溢出淡淡的笑意,頗為撩人。

要不是有其他老師進來休息,王小兵真有一股衝動想把蘇惠芳的教案拿開,再一睹她胸前那條東非大裂穀。

出了老師課間休息室,王小兵腦子就想著一個問題:這麼多天來,都沒見莫文鋒請自己吃飯,今天自己的自行車丟了,是他幫忙找回來的,反而要請自己吃飯,這是哪門子的狗屎運,居然碰到天上掉餡餅了!

到底有什麼陰謀呢?

王小兵仔仔細細思索了一遍,也沒有想到什麼不對的地方。

下午放了學,王小兵就騎著自行車到小樹林集市的和記藥店,一路上都想著莫文鋒請自己吃飯是什麼意思,但終究沒有得到答案。

莫文鋒明顯是等了很久了,見到王小兵,笑著迎了出來,道:“你終於來了!走,到白沙飯館去。”拉著王小兵,便往馬路對麵走。

“莫老板,今天你生日麼?”王小兵試探問道。

“不是,都說了隻是慶祝一下我倆合作成功。早就想請你吃飯了。”莫文鋒笑道。

一會,便走到了白沙飯館前。王小兵停好了單車,與莫文鋒擇了一臨窗的四人座位,坐下。服務員上來問要什麼,點了一條清蒸鯉魚、一碟尖椒炒牛肉,一碟土豆炒肉絲,一碟蔥花炸豆腐,一盆苦瓜瘦肉湯,一碟油炸菜花。擺滿了桌子。

兩人吃了一碗飯,就到喝酒的時間了,因為隻有喝了酒,才可以進入角色,談事情也容易些。

二人喝的是三十度酒精的白米酒,用小杯喝,幾杯下肚之後,兩人臉麵都泛著光澤了。

至此,莫文鋒也覺得是開口的時候,便道:“小兵,你的美容丸是用什麼來製的?”

聞言,王小兵心才豁然明亮起來,知道這頓飯的意義所在,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他不會吝嗇相告,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在玉墜外麵是找不到那些藥材的,笑道:“要很多種藥材,有金蓮果、納神草、向天花等等。”

“那你製出來的真是仙丹了。哈哈哈。”莫文鋒心咯一聲,雙眼掠過一抹鄙夷之色,揶揄笑道。

“差不多吧。藥材真的很難找到的。平時都是我爸與我到山上去尋覓,一年也采摘不了多少。”王小兵隨機應變道。

“不會吧?你小子把一群牛吹到天上去了!”以莫文鋒的見識,居然不認識王小兵所說的藥材的任何一種,因此,他認為王小兵說謊。

“不騙你的。”王小兵笑道。

“你現在一個月能製多少枚美容丸?如果拿去給廠家生產,那就真正發達了。我認識一家專門生產藥品的廠家。”莫文鋒引誘道。

可是,王小兵清楚不能煉製大量美容丸的真正問題是由於藥材有限,何況,煉製美容丸需要初級三昧真火,凡間的生產藥品的廠家根本生產不了。

“不用找廠家,就保持現在的樣子就行了。”王小兵不想再談這個問題,舉起酒杯,與莫文鋒幹了一杯。

“那就可惜了!”莫文鋒掩飾不住內心的失望,感歎道。

剩下的時間,兩人索然無味地吃了酒菜,寒暄了幾句,由莫文鋒結了帳,出了飯館,王小兵就回學校了。

望著王小兵遠去的身影,莫文鋒雙眼射出惡毒的神色,自言自語道:“敬酒不吃吃罰酒!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

隨即,莫文鋒便找到了大頭東,把自己的陰謀詭計說了。大頭東同意與他合作。

這是王小兵人生中第一次非常危險的時候。

回到學校,王小兵衝涼洗衣服,便到教室去上晚自習。董莉莉看到他正常回來上晚自習,笑問怎麼回來了。王小兵很乖巧小聲地說因為想念你了。聞言,董莉莉甜蜜地笑了。

晚上八點十分的時候,正是第一節晚自習課間休息的時間,有兩個社會青年來找王小兵。王小兵走出教室門,來到走廊上,問是什麼事。其中一個穿著牛仔衫的社會青年挨了上來,從外套隱約之中亮出一把仿五四手槍,在王小兵麵前晃了晃,隔著衣服用槍指著他,要他下樓。


snaptime:2017-11-21 12:15:35  .exectimeㄩ0.20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