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58章 無形的陷阱


更新時間:2012-12-28

一個高中生,會跟人做什麼生意呢?林燦東真是想爆腦袋也想不出答案。他不太關心別人賣什麼,隻在乎在自己的地盤收沒收到地皮費。

“說來話長,你聽過美容丸吧?”莫文鋒微有不甘道。

“沒聽過。”林燦東搖頭。

“現在賣得不錯。就是他生產的。在我店也有賣,他出貨,我出地方,我三,他七,這樣分成。媽的,讓他行了狗屎運,找到這條發財門路。”莫文鋒掩飾不住內心那份酸溜溜的嫉妒。

“還有這樣的事?”林燦東笑道:“你自己開藥店的,又是讀護士出來的,大約也知道那什麼丸是怎麼弄出來的吧?”

“我找人分析過美容丸的成份,很複雜,都弄不清楚是由什麼藥材結合成的。真奇怪!如果我知道了藥方,早就單幹了!”莫文鋒這樣說時,自己都感覺到豁然明悟了,登時露出一抹陰險而又得意的微笑。

“真笨啊。你不會從他口中套出藥方來啊!”林燦東以大智慧者的口吻笑道。

這正是莫文鋒想到的法子,若不是今天與林燦東聊起,還真不記得這一招。隻要設計從王小兵那套出藥方,那就可以自己發大財了。

……

王小兵與董莉莉回到學校,才十點多,還有一節多的課,兩人也不去上了,各自寫好了請假條,準備下午補交給班主任。彼此一起在學校飯堂提前吃午飯,便各自回宿舍休息。

中午放學之後,謝家化回到宿舍,弄醒王小兵,追問昨晚他與董莉莉到哪去了。王小兵含糊其詞,隻推不知。舍友又一通逼問,但他還是咬牙堅持說自己一人回了趟家,沒有與董莉莉在一起。

舍友都知道他在說謊,但也不再糾纏下去。

等謝家化從飯堂吃飯回來,王小兵把自己單車被偷的事情告訴他,隻是不說在哪。

“你不是說回家了嗎?怎麼單車又在外麵給偷了?”謝家化一臉的憨笑道。

“在家就不會被偷嗎?”王小兵幹笑道。

“應該是大頭東他們幹的,那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夥人也經常幹偷車這事的。”謝家化好像了如指掌一般侃侃道。

“如家旅店那屌毛也應該有份,媽的,揍了他一頓還不解恨,以後有機會,再揍他一頓。”王小兵想起那個滿口答應幫自己看車的裘大方,心就很氣憤。

“今晚去怎麼樣?”謝家化似乎為自己沒有參加那次的打架而感到遺憾。

“算了。身子弱,要休息啊。”王小兵大戰了兩場,真的有些走路飄飄然,要休息一兩天,才能恢複雄壯生機。

“小兵,莫要過頭啊,鐵杆磨成針啊。”謝家化哈哈笑道。

王小兵笑而不語。

“你跟魯小姐發展得怎麼樣了?”過了一會,王小兵忽然問道。

還正在嘻哈笑的謝家化聞言,如遇見吸血女王一樣,連忙扯了一張被單蓋過頭,粗聲道:“好困,要休息。下午上語文課,重要啊。”

“你上語文課還不是睡覺。”王小兵笑道。

“睡著聽課,才能記住老師說什麼。”謝家化埋頭大睡,不再出聲,怕王小兵又說起魯月菁的事情。

下午第一節課間的時候,王小兵把請假條拿去給蘇惠芳。蘇惠芳想問他去哪了,但之前已收到了董莉莉的請假條,心中猜測兩人有一腿,這種情愛的事情,如果追問下去,以她一個還沒結婚的姑娘家而言,多半有些害羞,於是看了看請假條,說了句“以後不要隨便曠課”,便讓王小兵回教室去了。

剛上完第二節語文課,正是課間的時候,莫文鋒就找到了高一(4)班,探頭進來,第一眼就瞧見了王小兵,把他叫了出來。

“莫老板,什麼事?”王小兵不解道。

“我給蘇惠芳拿兩包藥,她爸要的。順便來看你。”莫文鋒手拎著一個白色塑料袋,麵裝有幾盒西藥。

“你認識蘇老師?”王小兵感覺眼前這個家夥有可能是蘇惠芳的新男朋友。

果然,莫文鋒笑道:“我們經人介紹認識的,現在正在交往,八字還沒有一撇。不說那事了。今晚我請客,慶祝一下我倆的合作愉快,也一同慶祝一下你的好運氣!”他說的好運氣自然是指失車複得的事情。

因為欠了莫文鋒的空頭人情,王小兵不好意思推卻,隻得應承下來:“行,晚上去找你。你在店吧?”

“在,我在那等你。你來了,我倆一起到酒樓小飲兩杯。不阻你上課了,我去找蘇惠芳了。”莫文鋒做了個拜拜的手勢,轉身朝老師課間休息室走去。

看著莫文鋒的背影,王小兵心湧起一絲淡淡的惆悵,暗忖道:“難道蘇老師要被他日了?身材多好的一個姑娘啊!”

腦海浮現出蘇惠芳那性感成熟的笑容,那水晶一般的眸子,還有她那兩座高聳的山峰,山峰之間的乳溝是那麼的深,一直向下延伸下去,帶給人無窮的遐想。除此之外,她那雙修長而滾圓的美腿,能把多少鋼鐵男人都夾成柔情,而最讓人感覺到口幹舌燥的還是她那豐滿而上翹的臀部。每每想到那條通向神秘地方的股溝,王小兵就有一種想去一探究竟的衝動。

在王小兵的眼,莫文鋒配不上蘇惠芳。

可是,莫文鋒有一間藥店,又是讀護士出身的,也算有一技之長,收入也不錯,這是女人想要的穩定生活。

結婚,就是意味著一種新的枯燥的生活的開始。但枯燥之中得有經濟基礎,不然,就會化枯燥為烈焰,把婚姻送進墳墓。

少男少女要的是激情與愛情,青年男女要的是簡單的過居家日子。

隱隱之中,王小兵產生一種要與莫文鋒一較高下,爭奪蘇惠芳的念頭。這個念頭是那麼的強烈,盤旋在他的腦海,久久不散,漸漸形成一種意誌,似乎要催促他立即行動。

可是,問題在於,拿什麼跟莫文鋒較量呢?

莫文鋒是和記藥店的店主,他王小兵隻是一介高中生。就經濟基礎而言,似乎他要比莫文鋒處下風。

當真如此嗎?


snaptime:2017-11-21 08:46:25  .exectimeㄩ0.08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