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57章 金童玉女


更新時間:2012-12-27

(感謝老豬吃嫩草、未來人1的打賞。同時也感謝收藏的讀者的支持,再次感謝漠大,暮大的支持。)

王小兵經常看《龍虎榜》,從麵看到過很多男女結合的招式,什麼觀音坐蓮,什麼老漢推車,什麼左右開弓,等等動作,他都有所研究。

如今,他正是采用一招老漢推車,進入了董莉莉的體內。

但他畢竟不是老漢,而是個年輕力壯的少年,少年推車,那頻率就頗快,狂推之下,把董莉莉送到了第一波高潮之中。隨即,不消十數分鍾,又將她推向第二波高潮。

董莉莉神色愉悅,似乎在說:做神仙也不過如此!

世上能像王小兵擁有一柄上乘寶刀的男子,當真是不多。

兩個少男少女,在這秋夜之中,進行了快樂的激戰,兩人不停變換著動作,演繹著種種奇妙情景。

足足大戰了個把小時,兩人才軟成一灘爛泥,香汗交融在一起,但這時,王小兵的寶刀刀氣已鉚足了勁,一發而不可收拾,噴射而出,再次把董莉莉送到第五波高潮之中。至此,才算戰鬥結束。

董莉莉雙頰紅暈飄舞,微微張著櫻唇,兩座山峰起伏有致,已基本成仙了。

王小兵則抱著董莉莉,讓她的背脊貼在自己的胸懷,而自己的寶刀則放在她的臀部下麵的兩腿間。

兩人就這樣沉沉入睡。

美夢做到天亮,聞聽街邊有人打掃,那正是早上五六點鍾的時候,清潔工在掃地。而出來賣早餐的小販也已各就各位,準備做生意了。

王小兵與董莉莉還是保持著原樣,他雙手摟著她的雙峰,寶刀則放在她兩腿`之間,睡了一覺,精力又充沛了,他微微抬起頭,瞧了瞧她的臉龐,見她長長的睫毛向上翹著,好像還沒醒,於是嘴唇貼著她的耳邊,輕聲道:“還要嗎?”

“嗯”她睫毛微動,唇角溢出一聲帶笑的長音。

得到了美人的同意,王小兵即時右手扛起她的右腿,將寶刀順勢舉了起來,又進入了她的身體。就這樣,兩人側睡著,開始了新一輪的戰鬥。

又大戰了半個小時,兩人都達到了高潮,才停止下來。

本來是要去上課的,但又有些累了,隻好再睡。一睡便到了早上九點多,兩人才心滿意足地起床了。

衣衫丟了一地,他的褲衩與她的內衣堆在一起,褲子這一條,那一條,都在地上,撿起來,撣淨上麵的泥塵,穿在身上。

董莉莉穿好衣服,坐在梳妝台前整理散亂的雲鬢,臉上紅暈依舊,洋溢著幸福的光澤。在清純之中,她多了一分成熟的韻味。

王小兵俯下身,將頭伏在她的香肩上,露出一個男人陽光的微笑。玻璃鏡麵,映出一對金童玉女的臉頰,真是天衣無縫,兩小無猜。

“下午要回去向蘇老師補請假條。”王小兵說到蘇惠芳時,腦子不禁浮出這樣一個好奇的疑問:蘇惠芳的身子與董莉莉的相比,誰更迷人呢?想到這,不禁老二又豎了起來,頂在董莉莉的背脊上。

“你還要嗎?”董莉莉現在也沒那麼害羞了,居然敢回手去逗弄王小兵的老二了。

“要再來一次大戰,可能得明天回校了。”王小兵在董莉莉俏麗的臉蛋琢了一下。

“你越來越壞了。”董莉莉笑道。

“隻有你才能讓我壞起來。”王小兵討好地說了一句。

等董莉莉梳完妝,兩人站起來,看了一眼床鋪,上麵的床單明顯有液體幹了的痕跡,那是兩人的泉水。兩人相視一笑,走出了205房間。

下了樓,結算了房租,出到門口,看到空蕩蕩的地麵,王小兵與董莉莉頓時感到驚訝,因為兩人的自行車就是放在旅店門口的,現在連個影子也不見了!

“老板,我的車呢?”王小兵連忙返身進店,問裘大方。

“不在了嗎?”裘大方裝模作樣地伸頭出來瞧了瞧,“我昨夜特別困,睡了一陣,迷迷糊糊的,也不記得門口還有單車了。”

“喂,不是跟你說了,叫你幫忙看著嗎,現在丟了,你說怎麼算?!”王小兵的語氣也尖銳起來。

“我怎麼知道?”裘大方聳了聳肩,攤開雙手,一對老鼠眼轉了轉,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神情。

“你答應過我幫忙看管,現在沒了,你要不要賠償?”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平靜道。

“我是答應過,但我沒說能完全保證你的單車不被偷。對吧?丟了與我有什麼關係呢?”裘大方冷笑道。

董莉莉一臉的焦急,畢竟也是家中的獨生女,那輛女式自行車才買沒有半年,被偷了,確實心痛,皺著柳眉,咬著嘴唇,愁意滿臉。

看到女朋友這個樣子,王小兵心就更不能平靜,盯著裘大方,道:“那你要不要賠償?”

“想在這賣爛嗎?我草!”裘大方老鼠眼瞪起人來,雖小,但也圓,凶光四射,“快滾出去,別惹火了老子,把你做了!”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

正是王小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右手摑了過去,打得身材肥胖的裘大方差點轉了一個圓圈,碰到牆壁才停了下來,左臉上已有五隻清晰的血紅指印。

“媽了那個逼!打老子!”裘大方半晌才清醒過來,從櫃台後麵衝了出來,要跟王小兵拚命。

但是,王小兵一個鞭腿,將衝上來的裘大方又踢了個四仰八叉。隨即,他揮了揮手,要臉色煞白的董莉莉出外麵站著,離遠些。

董莉莉連忙出了店門,走到數米遠的一棵槐樹下驚恐地瞧著這打鬥的一幕。

吃了二次打,裘大方殺豬般哇哇大叫著,抓起一張四腳圓坐板鐵椅子,歇斯底地衝了出來。揮舞著椅子砸向王小兵。

不過,對於身手敏捷的王小兵而言,拿著椅子作武器的胖子,那是不須放在眼內,等椅子掃過來,一側頭,隨即伸手也抓住了椅腳,兩腿踢棉花似的往裘大方的小腹踢去,不消幾秒鍾,便又踢翻了他。

兩人的打鬥,引來了許多群眾圍觀。平民都有一個通病,就是喜歡看這種免費的打架真人秀,有些人還在一邊吆喝助威。因為不知是什麼原由打起來的,也沒人敢隨便上來勸架。

這時,人叢中擠出一個青年,正是開藥店的莫文鋒,王小兵的生意合夥人,連忙隔開兩人,道:“不要打了,有事好商量,怎麼回事?”

“我兩輛單車不見了。”王小兵道。

“你個球入的!老子不會放過你!”被打得臉麵青腫起來的裘大方一副哭相嚷道,雖是手舞足蹈,卻是站在莫文鋒身後,不敢向前。

“你單車被偷了?”莫文鋒問道。

“是。昨晚。就在這門口。”王小兵瞪著裘大方。

莫文鋒便明白大約是怎麼一回事了,笑道:“我找人幫你問問吧。有機會找回來。”隨即,他將王小兵拉到和記藥店。

裘大方還在罵罵咧咧,隻是不敢再追過來,他知道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如果再打,那隻有受虐的份。

到了和記藥店,莫文鋒搬兩張椅子讓王小兵與董莉莉坐下,讓兩人稍等,旋即出去。他是這街上的人,隱約知道誰專做偷自行車這種活。出了藥店,向右走四十多米,走到一條巷子入口處,進入巷子,行了百米左右,到了一間二層的民房前,隔著鐵門向屋張了張,喊道:“東哥在家嗎?”

“在,什麼事啊?”話音響起,一個頭很大,身材不高,但肌肉很發達的壯漢從屋走了出來,正是林燦東。

“東哥,是不是你手下在如家旅店門前偷了兩輛自行車?”莫文鋒開門見山問道。

“跟你有關?”林燦東一對豹眼盯著莫文鋒。

“是我的朋友的。”莫文鋒遞了根香煙給林燦東。

“什麼朋友?”林燦東將香煙夾在耳朵上麵。

“我的生意合作夥伴。是個高中生。”莫文鋒打量著林燦東。

林燦東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又撓了撓腦勺,似乎在考慮。而莫文鋒也由對方的神情知道事情有了下落。

半晌,林燦東才道:“那好吧。看在你麵子上,給回他。”隨即,從後屋扛出兩輛自行車,正是王小兵與董莉莉的。他們一人扛一輛,朝和記藥店走去。

到了和記藥店門前,莫文鋒笑道:“小兵,我托了人,請東哥才幫你找回了。你得感謝東哥。”

“多謝東哥。”王小兵與林燦東不太認識,但也聽過這個地痞的劣跡,心其實也在懷疑這車是他偷的,但嘴上還得說些客氣話。

“以後晚上不要把單車放在外麵,很容易被偷的。”莫文鋒笑道。

“說的是。”王小兵見單車的鎖都沒有撬壞,“那我回學校了。過幾天再來這結帳。”

“行,什麼時候來都可以。”莫文鋒說得爽快,但心對於自己隻能拿三成也是頗為不滿。雖然他經常將美容丸提高到十元賣。

王小兵與董莉莉兩人騎著自行車回校去了。

等王小兵走遠之後,林燦東一臉的疑惑,好奇問道:“鋒仔,他跟你合作做生意?”


snaptime:2017-11-24 09:46:47  .exectimeㄩ0.07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