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55章 激情之夜


更新時間:2012-12-26

董莉莉羞澀地露齒而笑,不敢伸手去接。王小兵知道洪東妹是豪爽的人,不喜歡婆婆媽媽,便笑道:“洪姐給的,收下吧。”這樣,董莉莉才伸手接了,說了句“謝謝”。

“洪姐,我今天沒帶夠錢……”王小兵正想說些台麵話,還沒說一半,就被打斷了話頭。

“不要說這樣的話。今晚你們消費的,全記在我頭上。盡情玩樂吧!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的兒子生日也是今天,他們在另一個包廂唱k,我還得過去陪一下。你們先玩,我有空就過來。”洪東妹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說完,開門出去了。

洪東妹在場的時候,這班學生哥都噤若寒蟬,一個個站在旁邊,垂手恭立,伸長了脖子聽洪東妹與王小兵的談話,等到洪東妹離開之後,他們就恢複了往日嘰嘰喳喳的本性,又是喝啤酒,又是唱卡拉ok。

董莉莉把紅包拆開來一看,原來是一張五十元,非常高興,把錢遞給王小兵。王小兵叫她自己留著用,隻要了那個空的利是包,把二張十元也裝進去,要給董莉莉。她不肯要,王小兵隻好作罷。

玻璃幾上還有一把小蠟燭,由董莉莉將十六根插在蛋糕上麵,然後點燃,她就閉目起個心願。其他同學就在一邊唱起生日歌“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許完心願之後,董莉莉就吹熄小蠟燭,親手把蛋糕切成十幾塊,一人一塊,吃了起來。吃完蛋糕,大家便k歌。由董莉莉先唱,她推讓了一番,最後選擇鄧麗君的《我隻在乎你》,跟著歌聲來唱,也有模有樣。

第二位便是王小兵,他唱了一首齊秦的《別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也是像模像樣。第三位輪到謝家化唱,眾人隻有受罪的份,他不管好不好聽,反正張開喉嚨就唱,要把麥克風都唱爆,整個包廂回音如雷,震耳欲聾。

輪完一圈之後,眾人便開始喝啤酒,這的啤酒濃度要比外麵賣的酒精度數高一點,喝起來很清醇,入口爽`滑,但後勁很大。男生都狂喝一通,到回到宿舍才暈乎乎的,第二天早上課也沒上。

一直玩到十點半左右,足足玩了三四個小時,眾人才感覺到喉嚨發啞。因第二天還要上課,他們便出了包廂,回學校。

剛出到走廊,正好碰到洪東妹。她與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說說笑笑,還沒空跟王小兵閑聊,隻說了一句“弟,這麼快就回去了”。

朱由略帶著七八歲的兒子與妻子來唱k,今天是他兒子的生日,也是過來玩一下。他與王小兵見過麵,有些許印象。王小兵老爸送過一麵錦旗給派出所,現在還掛在小樹林派出所大廳。

“朱所長好!”王小兵腦瓜還靈活,見了麵就問候一聲。

“好,好。”朱由略微微頷首。

“你們認識?”洪東妹笑問道。

“算認識吧。他是你弟?”於是,朱由略把破魚塘投毒的案子簡單說了一遍,指著王小兵,問道。

“我幹弟弟。”洪東妹解釋道。

“要不是朱所長出力破案,我家的魚塘損失就白白沒了。”王小兵記起洪東妹說今日是朱由略兒子生日,心念一動,把那隻本來送給董莉莉的紅包掏了出來,塞給朱由略的兒子,笑道:“聽說你生日,沒準備到禮物,匆忙之中,隻有一點小意思。”

“這不行。興宇,還不把紅包還給哥哥。”朱由略叫兒子。

他兒子朱興宇把紅包遞過來,但王小兵沒接,笑道:“請收下。我家魚塘損失一千多塊要回來了,這就多虧朱所長的破案功勞。”

推讓了一番,朱由略也不再客氣,便讓兒子收下了紅包。

洪東妹與王小兵等人送朱由略下樓,到了大門外,又目送朱由略駕駛摩托載著妻兒遠去,才算把戲演完。

“洪姐,那個紅包是我另外包的,本是給莉莉的,她不要。”王小兵怕洪東妹心有看法,連忙解釋道。

“你做得不錯!姐看好你,日後必然有一番作為!”洪東妹又掏出香煙,遞一根給王小兵,他接了,其他同學見王小兵要了,也紛紛接了香煙,大門前的保安掏出打火機給同學們點燃。

一會,便煙霧繚繞起來。同學們都不太會抽煙,有幾個還被煙氣嗆到。

“有空就帶莉莉來玩。”洪東妹吐了一個煙圈,道。

“知道了。那我們先回學校了。”王小兵也學著要吐出一個煙圈,但隻噴出了一團白煙。

於是,王小兵等人開了鐵鏈的鎖,又各自開了單車的鎖,騎著自行車回校。

夜涼如水,晴空之下,十幾人唱著歌,嘻嘻哈哈的,開開心心地海闊天空,無所不聊。半路上,王小兵停車下來小便,讓其他人先走。而董莉莉則停車等他。

一會,小便完了,看到同學們都走遠了,隻有董莉莉在路邊,忽然來了興致,血液的酒精使欲念燃燒起來,咂著嘴,走到董莉莉身邊,小聲道:“今晚我們在外麵過夜吧。”

“到哪好呢?還是回學校吧。”董莉莉還是有些害羞道。

“小樹林那間旅店有房間。走,我們到那去。”說著,王小兵走到董莉莉背後,伸出雙臂抱住她,雙掌輕輕在她的雙峰上揉了揉。

董莉莉身子顫了顫,呼吸也變粗了,她知道跟王小兵睡在一起,那是幾乎能成仙的,於是隻得同意跟著他折回小樹林。彼時,街上的行人已不多,絕大部分商店都關門了,隻有路燈還有慘淡的黃暈投下來,像夢中的環境,柔和而朦朧。

那間“如家旅店”門旁堅著一個霓虹燈廣告,上麵貼了一張紅紙,寫著:有房間出租。老板姓裘,名叫大方,四十來歲年紀,一對老鼠般的賊眼睛,總是轉來轉去,頦下有幾條發黃的胡須,平添幾分猥瑣。

“老板,開房要多少錢?”王小兵敲了敲櫃台麵,問道。

“雙人房還是單人房?”裘大方眯著眼睛瞟了一眼王小兵與董莉莉。

“單人房。”董莉莉微垂著頭,明顯是有些怕羞,王小兵握著她的纖手。

“一晚三塊。押金十塊。”裘大方伸出三個手指。

“開一間吧。”王小兵身上還有些零錢,掏出來,數了數,不夠十元。董莉莉把那張五十元拿出來,塞在他手。

“205房。”裘大方收了十元押金,找回四十元給王小兵,連同房門鎖匙一起遞上。

“老板,我倆的單車放在門口沒事吧?”王小兵知道偷車賊很瘋狂,有些擔心問道。

“沒事。有我看著。”裘大方一笑,露出一副黑牙,教人惡心。

於是,王小兵牽著董莉莉的手上了二樓,找到了205房間,打開,有一股黴味撲鼻,空氣混濁,教人難受。但良夜春宵在即,心情並沒受到影響。

激情之夜正在展開。


snaptime:2017-09-23 17:14:49  .exectimeㄩ0.09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