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41章 二VS五


更新時間:2012-12-19

在電光石火一瞬間,豬耳已重重撞了幾下遊戲機屏幕,快要昏厥過去。

莫要小看開遊戲機室的老板,他們縱使不是黑道上的人物,也認識不少黑道上的朋友。有這樣不成文的規矩,有什麼恩怨要打架,不能在遊戲機室動手,出了遊戲機室,老板不管。

這會,遊戲機室的老板連忙走過來,請王小兵不要在麵打架。

王小兵扯著豬耳的頭發,直拖出遊戲機室門外,一陣拳打腳踢,打到豬耳撲街。

有兩個豬耳的同伴衝過來想打王小兵,但被謝家化一人敵住,將那兩廝打得滿臉是血,慘不忍睹。

當豬耳看到是王小兵的時候,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但他還嘴硬:“草尼瑪,敢打老子,你準備好棺材!”

他不說這句話還好,話剛出口,即時惹起王小兵與謝家化兩人的暴怒,兩人衝上去,左右開弓,四手四腳,砰砰砰連響,拳頭暴雨般落在那廝身上,頭上。

王小兵幾次鞭腿踢得豬耳在地麵上滾動,最後一腳踏在他的頭上,道:“打我弟那筆帳怎麼算?”

這時,豬耳已鼻腫臉青,鼻血與牙血溢了出來,沾上泥塵,肮髒異常,臉麵扭曲,一副痛不言狀的樣子。不過,他還挺囂張的,哭喪著道:“麻痹,我哥會打死你的!”

“老子打到你一世坐輪椅!”王小兵大吼一聲,似晴天響個霹靂,右拳重重砸在豬耳的頭臉上。他雖不算真正的黑道混混,但卻也算是半個黑道人物。在方圓十幾內,也不是哪個都敢惹他的。一旦他拚命,就是許勇這樣的家夥都得給麵子。

在拳頭的教育下,豬耳再也堅持不住,哇哇哭求道:“救命啊!不要打我了。救命啊!我賠錢。”

這個時候,誰人敢上來幫忙?有些人不知兩人到底是什麼恩怨,有些知道的更不敢上來幫手。

爛頭文在黑道之中,也算個小頭目,認識些朋友。因此,在場的人都替王小兵捏一把汗,暗想他以後怎麼與爛頭文交待。

當王小兵收手的時候,豬耳真的要成豬頭了,臉麵肥腫,一看認不出是哪位仁兄。

“賠多少錢?”王小兵甩了甩手,問道。

“我賠他的藥費。”豬耳差點連眼睛都睜不開,氣息柔弱道。

“賠一百塊。限你三日內把錢交上,你敢玩花樣,下次我找到你,你就沒第二次機會了!”

“……”豬耳臃腫的眼睛隻有一條縫,卻射出怨毒的目光,要他賠錢,除非他哥同意了。他也隻是來一次緩兵之計而已。

正在這時,龐雲與兩個同學騎單車去學校,正好看到這幕,走過來,問是怎麼回事。王小兵把事件的經過說了一遍。龐雲也上前踢了兩腳豬耳,罵道:“媽了個逼,這麼拽!找死!”

其時已是傍晚五點半多了。

於是,王小兵與龐雲等人一起去學校,不回家了。

“小兵你要小心,他哥肯定會來找你。”龐雲道:“有什麼要幫忙的,告訴一聲,隨叫隨到。”

“爛頭文,誰怕他,讓他來好了。”王小兵無所謂道。

“很久之前,爛頭文就想打我與小兵,後來不敢動手。”謝家化笑道。

“爛頭文就認識幾個人,天天在那裝逼,弄到好像他是天下第一。上次,牛公就打了他。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王小兵所說的牛公是銅業中學的學生,叫何高華,也是一個混混中的小頭目。

“爛頭文就會欺負一下普通的學生。要是遇到真正的黑道人物,他就成孫子了。”龐雲笑道。

“爛頭文沒什麼實力的。”王小兵道:“他還不是依靠洪姐照著,才敢出來嘰嘰歪歪的,如果人家不給麵洪姐,打到他成死狗。”

洪姐是飛妹,全名洪東妹,在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一帶,都是有些名氣的。不少黑道的人物都會給幾分薄麵她。就是白光偉,也得讓她幾分。白光偉在東方鎮,已算得上是一個黑道老大了。

一路說話間,便已到了東興中學。

王小兵與謝家化在學校飯堂吃了晚飯,在宿舍吹水半個小時,便到教室上晚讀。

董莉莉戀愛了,穿著打扮更加迷人,明顯是穿給王小兵看的,當聽到他那句“你今晚穿得真漂亮”時,她甜美地笑了。

下了第一節晚自習之後,便有個初二的學生來到高一(4)班找王小兵,說謝加文在學校大門外等他,要他出去說件事。

謝加文沒能進校門,是剛好遇到許勇在那。他給個麵子許勇沒進校園,許勇也給個麵子他,讓他找人叫王小兵出來。如果王小兵不出來,那謝加文隻好下次再來過。

校門外,一共五個社會青年。

王小兵早也想到謝加文會來找自己,心很鎮定,寫了張請假條,讓董莉莉交給班主任,然後與謝家化一同出了教室,下樓,走出校門。

到了校門之時,許勇開口道:“要不要我幫忙?要的話就跟我說聲。”

“勇哥夠義氣。如果搞不定,再請你出馬。”王小兵與許勇有些相熟,還是上次一起守衛校園時交下的友誼。

離校門口十幾米的路邊鬆樹下,站著五個吸煙的青年,正望向這邊。

“你在這等著,我過去。你準備好家生。”王小兵想到可能有危險,要謝家化留在校門口的保安室那。

謝家化進保安室找了兩條鐵棍,準時可衝過去大開殺戒。

王小兵走過去,站在謝加文麵前,相隔三米左右,在昏暗的燈光下,兩人的臉色都冷峻之極。

霎時間,其他四個社會青年便散開來,對王小兵形成一種包圍之勢。謝家化看不對路,連忙握著鐵棍走了過來。許勇並不想打架,他想做和事佬,也跟了過來。

謝加文嘴角叼著香煙,殺氣騰騰道:“我弟是你打的吧?”

“是。”王小兵對於小蝦米謝加文並不放在心上,大方答道。

“聽說你還問他要一百塊,對吧?”謝加文眯著雙眼,嘴巴說話時煙氣一圈圈噴出來,迷迷蒙蒙的。

“是。”王小兵掃視一眼旁邊四個社會青年,覷準局勢,不要吃了眼前虧。

“你他媽的,連我的弟弟你都敢動,草尼瑪,老子給兩條路你走。一,你賠兩百塊給我;二,讓我揍一頓。你自己選擇!”謝加文囂張之極。

“哈哈哈,二百這麼少?”王小兵揶揄道:“你開多一些嘛,我準備給二萬啊。豬頭!”

“麻痹,打他!”謝加文大怒道。

其他四個手持匕首的社會青年圍了過來,但他們的速度哪比得上王小兵,他身形一掠,已向後退了二米多。那邊廂,謝家化已衝了過來,掄起鐵棍朝社會青年砸去,以他的力量,如果砸中了,莫說是血肉之軀,就是石頭都要粉碎。

“小兵,接著!”謝家化將一條齊眉鐵棍丟給王小兵。

王小兵手中多了一條鐵棍,如魚得水,一個虎縱,揚起鐵棍掃向謝加文。本來以為占盡上風,但王謝二人手中都有一條鐵棍,謝加文等人哪是對手,像個小醜一樣跳來跳去閃躲。說到打架,謝家化是個牛人,一鐵棍打翻一個,其他四人都要被嚇尿了。

許勇是混黑道的人,知道王小兵縱使今晚贏了,那這仇就越結越深,謝加文固然沒什麼好怕的,但得給麵洪姐,因為洪姐照著他,如果洪姐出麵找王小兵算帳,那後果很嚴重。

“大家不要打,先聽我說兩句。”許勇站在中間,大聲道。

謝加文是沒有辦法,當然想停下來。王小兵是給麵子許勇,自然也停了手。

許勇看了看雙方,道:“很多事情可以談的。你們之間的事,我也聽說了。其實是小事。不必鬧成這樣,坐下來談一談,也能解決問題。”

在道上,許勇地位不會低於謝加文。因此,謝加文也要給些麵子,瞪著王小兵,道:“談?行,明天晚上八點,在山石那邊的夜城卡拉ok廳等你,要是不來,那你準備好收屍就行!”說著,扶起那個被謝家化掃了一鐵棍大腿的青年,走了。

“你去不去?”許勇也想到謝加文要在夜城卡拉ok廳談判,那是因為那間卡拉ok廳是洪東妹開的。

“去的話,很容易被打。”王小兵道:“我與洪姐不相熟。她不會給麵子我的。”

“我和你去。我認識洪姐,有我在,她不會對你怎麼樣。”許勇開了個頭,也要把事做到底。

“再叫上陳林旺更好。陳林旺也認識洪姐。”謝家化這種腦子也會獻計。

“我想叫占仲均一起去。要是他肯去。謝加文一定變龜孫子!”王小兵與占仲均一起喝過酒,算是認識,可惜不太熟。占仲均比他大三歲,十九歲。

許勇與謝家化也都認識占仲均,但也都不太熟。這種事,要他幫忙不知肯不肯。確實很麻煩。如果占仲均肯出麵,估計也得叫他姐夫跟洪東妹說,才能擺平此事。但要請占仲均也不容易。


snaptime:2017-09-20 08:31:13  .exectimeㄩ0.10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