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40章 女人第一道防線


更新時間:2012-12-19

王小兵全神貫注盯著董莉莉小巧的朱唇。

估計是一分鍾過去了,董莉莉隻是垂著頭,既不說不字,也不說行,眸子在轉動,似乎在考慮。

一見這種情形,王小兵立即知道要用漂亮的話語來讚揚她了,便輕聲道:“你在我心目中就是女神。我會愛你一萬年!直到海枯石爛!”

“哼。”董莉莉輕輕嗯了一聲,秋水滿滿的眸子橫了王小兵一眼,薄薄的嘴唇卻帶著羞澀的笑容,雖佯裝微慍,但嘴角溢出來的笑意卻暴露了她的真正心思。

王小兵知道自己成功了!興奮異常,緊緊抱著美人,想說些什麼,卻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話語。

因為坐在王小兵的雙腿上,董莉莉感覺下麵有一支東西慢慢地變硬,正在向上撅起,碰到她的臀部。她害羞地移了移屁股,坐在他的一邊大腿上。

到了這時,王小兵把嘴唇印了上去,在她紅潤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一個多月的心願,到這一刻,終於得以完成。

董莉莉則小鳥依人,假裝要起身,但又不是真正要站起,臀部數次摩擦王小兵的襠部,弄得他欲生欲死。

王小兵雙手一寸一寸往上移,不消幾秒鍾,就已摸到了董莉莉胸前的兩個含苞待放的蓓蕾,雖隔著衣服,但也能感受到那股誘人的彈性。

“不要。”董莉莉連忙雙手擋住胸部,但又沒有拿開王小兵的鹹豬手。

“不用怕的。”王小兵停手,柔聲安慰道。

董莉莉渾身微顫,明顯是有些擔心。王小兵的手停了一會,忽然探進她的上衣,她“嚶”了一聲,身子縮了一下,那間,王小兵已雙手摸到了她的肌膚。然後,又向上慢慢移上。

這時,董莉莉呼吸越來越急促,有些享受其中樂趣的意思。

王小兵一雙手過足了癮,騰出一手,扳過董莉莉的頭,朝著她的玉唇啄了過去,隻一會,兩條舌頭就纏綿在一起了。

激吻了十幾分鍾,王小兵想再做進一步的動作,一手向下滑下,到了她的肚臍位置,不能再下了。因為她拒絕了。

這事不能強來,不然,破壞了在她心目中的好印象,以後難以恢複。王小兵也知趣地到此為止,能走到這一步,攻克她第一道防線,已屬意外之喜。想要品嚐果實非一日之功,要持之以,才有到手的機會。

王小兵好好享受得到的成果,董莉莉也很享受,兩人纏膠在一起,彼此進行食色大餐。

就在兩人卿卿我我之際,門外卻闖進一人,看到這一幕,連忙退了出去,咳嗽了兩聲。

董莉莉羞得滿臉紅暈飛舞,急忙撫平衣衫,理順亂發,從王小兵懷站了起來,輕聲道:“我回家了。”

王小兵點了點頭。董莉莉便一閃出了宿舍,徑自去了。這時,謝家化才走進來,滿臉的壞笑。

“尼瑪,今天星期天啊,你來幹嘛?”王小兵翻了個白眼,一臉無奈。

“我什麼也沒看見。”謝家化笑道。

“你不會來專門來看望我吧?”王小兵將腳踝處的藥膏撕開,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麻痹,好心來告訴你重要的事。你還不滿。不說了。”謝家化躺在床鋪上,雙手枕頭,吹著口哨。

“什麼事?”王小兵知道謝家化很少說謊的,聽他那樣說,已知確有壞消息,催問道。

“你弟被打了。那個爛頭文的弟豬耳打的。眼都差點被打瞎了,又腫又黑,身上還有傷。不過,去醫院看過了,沒有大傷。隻是留醫察看一天。”謝家化坐起來。

爛頭文是鄰村的輟學青年,本名叫謝加文,十九歲,是無業青年,整日遊手好閑,是個混混。他弟綽號豬耳,名叫謝加興,還在東興中學讀初中。

“我弟在東興醫院?”王小兵神色沉了下去。

“是啊。”謝家化道。

“……”王小兵一言不發,出了宿舍,向單車棚走去。謝家化鎖好宿舍門,跟了過來。

十幾分鍾,王小兵便騎單車到了東興醫院。他弟在二樓靠樓梯的那個病房。除了他一人在,還有許娟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氣色憂傷。

“哥。”王誌文問了一聲。

“嚴重嗎?”王小兵掃視一眼弟弟黑腫起來的眼睛與發青的臉龐。

“不嚴重。明天可出院。”王誌文坐在病床上。

“豬耳打的?”王小兵問道。

“是。”王誌文小聲道。

“什麼原因?”王小兵追問道。

“他問我借二塊錢,我不借,他就打我。”王誌文聲音有些沙啞。

病房很寂靜,落針可聞。

半晌,王小兵向謝家化使了個眼色,向門外走去,許娟問道:“你又去哪?”

“沒有,去學校打籃球。”王小兵站在門口,“弟,好好休息吧。”

“你又去打架?”許娟追出門口。

“沒有,都說了去打籃球。”話音從樓梯間傳來,王小兵與謝家化已走下了樓梯。他就是要去找豬耳算算帳。

王小兵一路扳著指骨,格格暴響,繃著臉,眼中充滿了煞氣,一看就知道憤怒到了極點。

出到東興醫院門口,謝家化問道:“打哪一個?”

“豬耳。”王小兵道:“先去找爛頭文,問他怎麼辦。”

如果爛頭文不管,那他就打豬耳;如果爛頭文管,那就問他要藥費。不給的話,照樣打豬耳。

兩人騎單車到小樹林集市,在三間遊戲機室找爛頭文,沒有找到,又到三公之外的山石集市的遊戲機室走了一遭,沒有找到爛頭文,倒是撞見豬耳。

那豬耳也是十六歲,因為留了二次級,不然,也是讀高一了。留著個長發,穿條喇叭褲,一對皮鞋,一看就知是個嬉皮士類的家夥。他正在玩《奮鬥羅》,根本沒看見王小兵掀開門簾走進遊戲機室。

要是沒遇上,那倒罷了,現在看到那廝正在興高采烈地玩遊戲機,登時無名火上衝,一個箭步衝上去,右手化爪抓住豬耳的頭發,狠狠撞在遊戲機的大屏幕上。

“砰!砰!砰!……”

遊戲機室的音樂聲音本來就很大,但都被豬耳的頭撞熒屏的聲音蓋過來。麵四十個平方左右,遊戲機靠牆擺成兩排,在這玩遊戲機大約有二十多人,聽到響聲,都疑惑地轉過頭來看熱鬧。


snaptime:2017-09-23 10:06:36  .exectimeㄩ0.09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