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30章 二中孤傲女


更新時間:2012-12-14

酒席上,端來的菜肴與其他喜宴也差不多,無非是龍蝦、芋頭燉扣肉,白切雞、酸排骨……

王小兵所在的一桌酒席上,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中年男子,叫王喜山,是王家發的堂弟。八個席位,六個是女的。俗話說三個女人成一條圩。那是說女人話多,隻要有三個,那就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現在是六個,那更是像燒開的沸水,說個沒完。

女人談的話題除了家常還是家常,不可能談生意,談國事,談人生。她們也很少喝酒,隻喝飲料。

王小兵與王喜山二人慢慢幹杯,喝的是五糧液,口感醇厚。開始王小兵還稱王喜山為叔,喝了半個小時之後,便拍肩勾背稱他為兄弟了,又喝了半個小時之後,便亂叫起來,稱他為老弟。王喜山也是九分醉,不在乎這些。

在酒席剛開始之時,還沒有這種情況出現,王小兵還是很客氣稱呼王喜山為阿叔的。

酒席進行了幾分鍾之後,傲慢的王秀娟便開始炫耀起來:“二中就是不一樣,師資力量雄厚,教我們的老師,講課生動有趣,比鄉鎮中學的老師要好很多。小兵,你們的老師講課怎麼樣?”

“也不錯!”幾口五糧液下肚,王小兵想起了蘇惠芳那翹而圓的美`臀,自信道。

“我不信。你們的老師講課水平不可能高到哪去。”王秀娟就是要打擊王小兵的信心,好像她沒在東興中學上過學一樣,有意貶低那的一切。

“不信由你。要不你回來讀一個學期,你就相信我說的了。”王小兵決定不口軟,與她硬到底。

“撒謊!”王秀娟嗤之以鼻。

“,老師沒水平的話,怎麼能教出你這種可以考上二中的學生?對吧?還有人考上一中的呢。你忘記了嗎?”這時的王小兵臉色紅撲撲的,滿嘴酒氣,但隻有三分醉意,對於駁斥王秀娟的無禮之言還是有足夠清醒的頭腦的。

“……”一時之間,王秀娟啞口無言,張開了一個小嘴,久久不能合攏,臉上神色氣憤又無奈,喘著氣,胸前雙峰一聳一聳的,眼神有些陰鷙。

王小兵眼角餘光掃到氣急敗壞的王秀娟,卻佯裝什麼也沒看見,懶得再看她一眼,舉了瓷杯,與王喜山小酌,氣得王秀娟直想甩筷而去。

一場壽酒喝完,已是下午時分。

王小兵隻記得自己是迷迷糊糊地走回家的,半途之中還嘔吐一次,渾身輕飄飄的,走在棉花上一樣,直似快要踏破虛空白日飛升而去。回到家,倒頭便睡。

一覺醒來,已是深夜時分。其間曾記得母親叫吃飯,但哪還能爬起床吃飯,抱頭酣睡,醒時隻感覺喉幹舌燥,腦袋要被撕裂似的生痛,好歹手腳有了些力氣,勉強能掙紮起來。

彼時,家人已睡下。王小兵燒水洗了個熱水澡,把涼了的飯菜蒸熱,吃了,終於恢複了三分元氣,人也精神些了。

看了看電子表,正是午夜三時。秋天夜空晴朗,繁星點點,孩童眼睛似的,頑皮地一眨一眨,涼風如水,教人神清氣爽。

王小兵搬張靠背木椅,出到門口平地上,坐下仰頭數星星。

在這萬籟俱寂之際,他的心思非常活躍,思想像脫韁的野馬,奔馳不停。漸漸地,他記起了在酒席上被王秀娟奚落的一幕。他也是個有自尊心的人,想到被人看低,心自然不會好受。

“人生在世,十八九不如意!”

他心中安慰自己,隨即又想道:“遲早有一天,我王小兵要幹一番大事,出人頭地!讓你們這些小看我的人震驚!聽阿公阿婆說過,天上的星星對應下麵凡間的人,那麼,哪顆星星是我的命星呢?”

迷信理論說每個人都有命星,命星在天上,它是一個人的命運。在這世界上的人,一生下來,命數就已定。每當有星星殞落,便有人要去世。

雖不懂天文,但看星星還是看得很清楚,他沒有近視。他也是農村的一分子,是農民的兒子,自然不能完全擺脫迷信思想。春節祭祖,他雖不信,但也不能不參加,心始終有那麼一丁點萌芽在暗示他:世界上可能有鬼神。

村紅白喜事,均須陰陽先生看過日子,才能定下來。沒有哪家敢隨便亂用日子。或許也是求個心理安慰。如果亂用日子,一旦出事故,人們就會說哪家觸犯神靈,因此招致災難。

十幾年前,東和村有一戶人家建新房,自己挑了個日子開工,並沒有問過風水先生好不好。後來,一家四口人,相續兩個得癌症去世。村人就開始在背後指指點點,說那家人亂用日子就是這種下場。加上陰陽先生添油加醋將此事神秘化起來,說起來更是駭人。

後來,村人但凡要辦件什麼大點的事情,都要看日曆,先自己心有個底,不吉利的日子堅決不動工或不出門。特別大的事情一定要去問陰陽先生。

人活在現代,但思想依然還是老樣子,從老祖宗那繼承了迷信思想。

王小兵仰頭觀察了一會,感覺頭頂上方那顆比較明亮的星星就是自己,因為看著它柔和地眨眼,像是在對自己在笑。

“那顆明亮的星星如果是我,那是不是就說明我將來的前程似錦呢?”這樣意淫的時候,王小兵感覺自己比一個帶領十萬大軍的將軍還要興奮。

不過,轉念一想:“要是那顆最暗的星星是我,那我這輩子豈不是要做幾十年的苦力?”想到那些搬運水泥的搬運工在烈日下辛苦工作,他心中那絲幻想的快意瞬間丟到爪哇島去了。

於是,他為難了。說那顆最亮的星辰是自己的命星,又找不出證據。隻好暗暗祈禱:“如來佛,如果我的命星是最亮的,就閃電吧!”他閉上眼睛,靜靜地聆聽著,半晌,隻感受到涼爽的秋風拂體而過,好生涼快,除了秋蟲歡鳴之外,哪能聽到什麼雷聲。

當他失望地睜開眼睛時,卻見到一顆流星劃過天際。

“耶,奶奶的,莫非暗示我有難?”因為他腦子也有迷信思想,有異象變化,自然想到不吉利的事情。


snaptime:2017-09-23 10:08:52  .exectimeㄩ0.06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