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29章 村長女兒


更新時間:2012-12-13

做小販,必須得臉皮厚,嘴巴還得會說,如果不聞不問,采取等待的態度,那是很難做成生意的。

王小兵深刻體會到這一點。下午氣溫還挺高的,二十八度左右,對於逛街的人來說,應該是口渴的。不少人從攤位走過去,都好奇地看看,但沒有停下來要買一杯吃的意思。

謝家化是塊木頭,屬於被人指揮的類型。他左看看,右瞧瞧,隻在看街上行人哪個女的屁股大,然後就告訴王小兵。

“你有點品味行不行?看來你是被魯月菁吸引了。哈哈哈。”王小兵笑道。

“麻痹,我沒品味?我特別有品味。”謝家化脫了t恤,晃著膀子。

“黑牛,出聲招攬顧客啊。”看著人來人往,卻沒能賣出涼茶,王小兵心也有些急了。

“怎麼招攬啊?”謝家化眼神單純。

“你大聲叫嘛,賣涼茶囉,傷風感冒,熱燥口幹,都合適。男的吃了能降火,女的吃了不會長豆豆。就這樣吆喝。”王小兵主腦人物,出計不出力。

“什麼來著,賣涼茶囉,傷風感冒,……,下麵的是什麼,記不了。”謝家化記性不強,轉眼便忘了。

“奶奶的,你腦子裝什麼啊,進水了。”王小兵又把廣告語說了一遍。

但謝家化還是沒記住,直到王小兵說了五遍之後,他才堪堪記住,說起來還不流暢,一頓一頓的,又練習了幾遍,才通順起來。

隨即,謝家化清了清嗓子,左右瞧了瞧,放開喉嚨,吆喝起來:“賣涼茶囉!傷風感冒,熱燥口幹,都合適。男的吃了能降火,女的吃了不會長豆豆!賣……”

他的聲音一出,整條街都震動,堪比晴天打個霹靂。其他小販的吆喝聲與他的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

果然,做做廣告還是有效果的,一會,便有一對小情侶來買了兩杯涼茶,算是發了市,做成了第一單生意。一杯一角,兩杯兩角。

隨著謝家化越來越賣力的吆喝,引來的顧客也多起來。

王小兵眼睛都笑成一條縫了。

周圍那些小販也好,有店麵的也好,看到王小兵這樁生意紅火,都眼熱起來。

街對麵那間和記藥店的店主叫莫文鋒,二十四五年紀,理著個中分發式,麵皮白淨,是個讀護士出來的,回家開了間藥店,中藥與西藥都賣,生意不錯。他見王小兵涼茶好賣,早就有了主意。他第二天也在店門前擺幾桶涼茶買起來,與王小兵搶生意。

第三天,又多了兩家賣涼茶的。第四天又多了幾家。

王小兵第一次明白做生意競爭的激烈,哪行好賺錢,不用多久就會有許多人跟風做起來,到那時,因競爭太激烈,想賺錢就很難了。不過,賣涼茶這樁生意,他隻是暫時做做,並不打算長久做的。賣了四天,足足賺了一百五十八塊七角,心也滿足了。

他分了五十塊給謝家化,自己還剩一百多塊。

在賣到第三天的時候,還遇到了班主任蘇惠芳。她與女伴出來逛街,遇到王小兵。王小兵發現蘇惠芳與莫文鋒相熟,後來聽人說起莫文鋒對蘇惠芳很有意思。對於跟自己搶生意的人,他心自然不會高興,還暗忖道:“那鳥人也想追我的班主任?哼,以後要是有機會就橫刀奪愛,叫他也愛不成。”

長假幾天,因賣涼茶,都沒怎麼練球。

人生就是如此,有所得就必有所失。魚翅與熊掌不可兼得。

晃眼之間,便到了村長為父擺壽宴的日子。那天,村很多人都去了,擺了足足四十一桌。

十月七號那天中午,許娟打扮了一番,帶著王小兵到村長家喝喜酒。知母莫如子,王小兵了解母親比較吝嗇的脾性,要是知道自己送一個大紅包給村長,那回到家又要數落很長時間。

在路上,王小兵開口道:“媽,讓我給禮金吧。”

“可以。你給多少錢?”許娟平時很少給零花錢兩個兒子用的,她也知兒子賣涼茶賺了些錢,上交了五十元,還有差不多六十元。

“五十。”王小兵等待許娟的反應。

果然,聞言,許娟好像嚇了一跳,須知那時豬肉才二三塊錢一斤,她吃驚道:“五十元?給那麼多幹嘛?給五元就足夠了。”

“媽,想有收獲就要付出。咱村以後經濟會有些發展,巴結好了村長,不愁混不到飯吃。我要是高考考不上大學,跟著村長混,估計日子不錯。”王小兵眼光還是放得挺長遠的,日後的事實證明,他的看法是正確的。

“那麼長遠的事,理它幹嘛。”許娟心痛幾塊錢。

“就這麼定了。老媽,不要再說了。我自有主意。以後我發了財,陪你到全國去旅遊。”王小兵摟著許娟的脖子,討好道。

“發財?什麼時候?”許娟笑道。

“有機會。”王小兵笑道。

“好,那媽子就等著你。”許娟對這個大兒子還是有信心的。

……

說笑間,已走到了村長的院子外麵。院院外張燈結彩,一片喜氣洋洋。那已來了不少客人。院子擺放了一張鋪著紅錦的桌子,一位戴眼鏡的瘦削男子正在記錄來客的禮金。拆紅包的報數的正是黃麗華。

“王水生,五元。”

“王天興,五元。”

“……”

黃麗華忽然瞧見老相好王小兵走進院子,微有不悅的臉色即時堆上了笑容:“阿娟,小兵,你們來了!”

“好熱鬧!”許娟笑道。

“黃姐,喏。”王小兵將裝有五十元鈔票的紅包遞了過去。

黃麗華接過來,她心料想要不是五元,就是十元,當拆開來看時,見是五十元鈔票,兩眼射光芒,臉色一下子活泛開了。村長也正好由堂屋走出來,是來看看帳本的,頓時誇道:“小兵果然大方!”

“九叔公的大壽日子,我肯定會盡力來祝賀!”王小兵也不怯場,將腹稿吐了出來。按輩分來排,他應該叫村長的爹做叔公。

“好!這娃有前途!”王家發首肯地點了點頭。

“村長,我去給九叔公拜壽。他在哪?”反正戲已開始,幹脆就演到底。

“在房。跟我來。”村長在前麵帶路。

王小兵跟過去,一會就走進了房。九叔公穿著華衣,精神矍鑠,滿麵紅光,沒有顯出老態龍鍾。

“爹,小兵來給你拜壽。”村長站在一側。九叔公歡喜地點了點頭。

“九叔公,祝您壽比南山,福與天齊!身體年年安康,笑臉常在!”讀書不咋的,但也看過古裝片,從麵學了幾句江湖話,拱手洪亮說道。

果然,九叔公十分歡喜,笑得合不攏嘴。做兒子的王家發自然也高興,於是又帶著王小兵來到堂屋,指著堂屋數張圓桌的其中一張,道:“你和你媽到那坐。我還要招呼其他客人,你自己隨便吃些小吃。”

“村長,您忙。我會找座位的。”堂屋幾張圓桌,都是給了大紅包,還有就是村委的人與其他村的有頭麵的人才能坐的。王小兵感到已達到目的了。

半個鍾頭之後,客人基本都到齊了,也已入席坐定。

王小兵與許娟就坐在堂屋其中一張圓桌。那桌的吃客大半是王家近房的親人。王家發的女兒,王小兵的初中同學,現在在縣二中讀高中的王秀娟也坐在這一桌。

王秀娟對於王小兵也坐在這一桌,倒是顯出頗為驚訝與不屑的神色,在她眼中,王小兵學習成績又不好,家庭經濟又不富裕,根本高攀不起像自己這種有錢有勢身份的人,說話語氣也顯出高人一籌。

“小兵,你也坐在這?”王秀娟穿著時髦,不像鄉下少女,有些城姑娘的派頭了。

“村長叫我坐這的。”王小兵未曾想到王秀娟這麼不給麵子,但在人家喜宴上,又不好發作,還得笑臉相迎,跟吃了蒼蠅還得說味道好一樣的不自在。

幸好黃麗華與王小兵關係非同一般,聞聽女兒無禮,頓時喝斥道:“秀娟,沒大沒小的。進了幾天城就學壞了!”

“媽,我沒有說什麼啊。”王秀娟也不曾想到母親會斥責自己,顯出幾分疑惑與委屈。

“麗華,不要跟小孩子計較。”許娟心不快,但臉上堆著燦爛的笑容。兩家同姓王,但隻同祖宗,說到親緣關係,已隔了很多代,早已不是什麼親戚了。

其他人又笑勸一番,才化了一場怨氣。

以前,王小兵與王秀娟同校時,也極少說話的,道不同不相為謀。王小兵下課了多半是去運動,王秀娟則是學習,加上兩家背景不一樣,孩子受大人言談薰染,心中產生隔閡,很難相處在一起玩耍。

王小兵也算有城府了,表麵上沒有任何不滿神色,實質心中也是翻江倒海,忖道:“尼瑪的,拽什麼拽!老子日過你媽,有朝一日連你也日了!”

王秀娟雖說話客氣了些,但依然沒將王小兵放在眼內,總覺得讓王小兵坐在這一桌是有辱她家身份地位。她照樣想著法子來羞辱他,隻是采取轉彎抹角的方式攻擊而已。


snaptime:2017-09-22 23:29:25  .exectimeㄩ0.26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