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25章 與戰神搶女人


更新時間:2012-12-11

有那麼一瞬間,在一分酒意的催情下,王小兵真想將董莉莉擁進懷,輕輕撫摸她那黑亮的秀發。但他還很清醒,知道情愛這種事情`欲速則不達,隻能溫水煮青蛙,才能漸漸得手。

其他三位男生隻笑不說。

“你們幹嘛不說啊?”王小兵催促道。

“小兵,你壞,想誘我們說那關鍵的詞,嘿嘿,但我們識破你了。”三位男生壞笑道。

“你們絕對是想歪了。”王小兵笑道:“你們說吧。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是男人和女人在床上的運動吧。”其中一個男生脫口道。

他此話一出,四位女生同時抿了抿朱唇,表示討厭,但俏臉上卻泛著喜悅的光澤。

王小兵一本正經地擺了擺手,否定道:“都說你們想歪了。說我淫,你們才是真正的淫`棍。”

“那是什麼運動嘛?”三位男生不服。四位女生也現出意外的神色,都等著王小兵道出答案。

“其實就是釣魚這種活動嘛。多麼健康的一種休閑運動,被你們想到哪去了。”王小兵大大方方地道出了正確的答案。

這時,四位女生才掩嘴而笑。剛才她們想的與另三位男生想的幾乎一樣。三位男生“啾”了一聲,大失所望。

“這種運動,無聊。”

“我們說的也對的吧。”

“對啊,完全符合條件。”

三個男生剛說罷,四位女生就向他們投去一個無惡意的白眼。

“哈哈哈……”王小兵得意地笑著。

“都是小兵引誘我們那樣想的。這家夥大大的壞。”三位男生意識到上當,隻得埋頭吃夜宵。

吃完夜宵之後,四對舞者還餘興未盡,說要到操場對麵的丘陵上去吹吹夜風,看看天星,但四位女生膽子比較小,不敢到那亂葬崗去,於是便作罷。

剛出到飯堂門口,王小兵就被人叫住了。

石頭幫的四大戰神正好走到那,其中一個戰神,就是那個對董莉莉十分垂青的陳華東。他與王小兵不太認識,但都知道彼此的名字。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情敵的情況,彼此都是打聽清楚的。

“王小兵,過來一下,跟你說個事。”陳華東轉頭妒忌地盯著與董莉莉走在一起的王小兵。

“什麼事?”王小兵也知道陳華東叫做戰神,卻是那種經常被人追著打用來鍛煉身體的戰神,一點也不放在眼內。

“過來嘛。進麵說。”陳華東招手。他不想在董莉莉麵前說。

王小兵瞥了一眼董莉莉,見她流露出關切的神色,笑道:“你們先回去吧。我待會再回去。”他明白陳華東叫自己的意思,那是要私底下談論董莉莉的事情。

等董莉莉走遠了,王小兵才隨著四大戰神重新回到了飯堂,揀了牆角一張飯桌坐下。那飯桌天藍色,兩邊是長條凳,都是鐵皮製品。

兩個戰神分別坐在王小兵左右兩邊,形成威脅的意味,還有兩個戰神坐在他對麵。陳華東就坐在他對麵。

飯堂的白熾燈不夠明亮,光線照到牆角處已很淡,灰蒙蒙的。

彼時正是晚上十點左右,還有不少人在飯堂走動。

“四位師兄,找我什麼事?”王小兵還是很有禮貌的。

“沒什麼事。隻是想問問,你對董莉莉有意思?”陳華東手指輕輕敲著桌麵,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這是私事,不可奉告。”王小兵沒興趣與戰神們談這些事。

“什麼意思啊!東哥問你話,你敢這麼拽!”旁邊一個紅發戰神即時一把攥住王小兵的衣領,齜牙咧嘴道。

王小兵沒有出手,心很淡定,臉色很平靜,他整個人隻有一雙眼睛有了變化,剛才是那麼的堅韌柔和,驟然之間,便如刀子一般鋒利,飽含了剛毅與威嚴,射出一種帶有死亡氣息的目光。他緩緩轉過頭,也不瞪眼,就那樣靜靜地盯著紅發戰神。

一秒,二秒,三秒,紅發戰神從王小兵的眼神讀出了無比的威壓,他是從心底產生怯意,咽了一口唾沫,慢慢地鬆開了手,氣勢弱了一半,連與王小兵對視的勇氣都沒有。

王小兵又將頭轉正,盯著陳華東,道:“你們找我就是說這件事?”

“對。兄弟,懂不懂在道上混的規矩?實話跟你說。我早就看上董莉莉了。隻是你不知道。所以,你不能壞江湖規矩來跟我搶。等我追不到她的時候,你再追就可以。”陳華東這種天天被打的貨色,跟一個高一的學生坐在一起時,還要是四對一,也露出了一點王八霸氣,好像是個有實力的江湖老大。

“你立的規矩?”王小兵不屑笑道。

這時,右邊一個平頭戰神右手向王小兵脖子掐了過來,想將他摁在椅子上。不料王小兵眼明手快,左掌當胸護住胸前與頸部,右肘同時向右撞去,不偏不倚撞在平頭戰神的左肋處。

“噗”一聲悶響,平頭戰神臉露痛苦神色,人已向右縮去。但他的噩運還沒結束,剛剛受了痛徹心扉的一擊,還沒反應過來,臉部又被王小兵左拳打中,整個人向地麵摔去。

這隻是電光石火一瞬間的事情,紅發戰神怔了一下,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卻又被王小兵左右勾拳同時擊到,隻感到臉麵一陣火辣,一股無匹的痛楚瞬時傳到了腦中樞神經,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坐在對麵的兩個戰神呆看了幾秒,才明白王小兵動手了!

“媽了個逼……”陳華東剛吐了一句髒話,臉麵就被王小兵吃剩的半杯涼茶擲中。

坐在陳華東身旁的長發戰神隔著飯桌打不到王小兵,跳上飯桌,向王小兵撲了過來。王小兵早已離開了飯桌,出到了通道之中,凝視著石頭幫的四個戰神。他知道自己的斤兩,一挑四,有些吃虧,要是一挑三,他還應付有餘。所以他盡量防止被敵人抱住,不然,那就吃大虧。

“我們四個,他一個,揍扁他!”

陳華東揩拭幹淨臉麵的涼茶,暴喝著,指揮另三個戰神向王小兵圍過來。隻是,想圍住王小兵,沒那麼容易。王小兵向飯堂門口退去。

就在這時,飯堂外麵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小兵!小兵!”

正是謝家化,他聽到從飯堂回去的同學說四大戰神找王小兵談話,便一路從宿舍衝過來,半途撿了兩塊磚頭,一手一塊,好像發狂的公牛一樣,旋風般衝過來。

以謝家化的力量,打倒三個戰神那是綽綽有餘,而王小兵也能力敵三個戰神,兩人加起來能對付六個戰神。而石頭幫隻有四個戰神,陳華東見到謝家化那好似要殺人的威武樣子,先自怯了。

“快走!瘋牛來了!”

話未了,當先向飯堂的另一個出入口奔去。

王小兵得到了援兵,一下子底氣足了,不退反進,想暴打一頓陳華東。

這會,四個戰神也顧不得什麼戰神不戰神的了,發聲喊,一窩蜂似的,忙忙似喪家之犬,急急似漏網之魚,盡展戰神逃跑的上乘功夫,將平生吃奶的力氣也發揮出來,放開兩蹄,逃命去了。他們當時見王小兵一人,自以為四打一那是穩操勝券,可以欺負王小兵,不料依然占不了上風。他們也知道謝家化是沒腦子的家夥,如果不逃跑,那就有被打到殘廢的可能。

彼時,有許多其他年級的同學站在旁邊看熱鬧。

王小兵沒有追打陳華東,主要是因為這是校園麵,如果鬧得太沸揚,到時教導處的老師知道了,是要被請去喝茶的,小則記一個小過,中則記一個大記,大則停學察看。

“小兵,怎麼樣?”謝家化手握兩塊磚頭,殺氣騰騰。

“沒事,兩個鳥人被我打了一頓。”王小兵看著倉皇逃路的四大戰神,又想起了平時聽到的四大戰神經常被打的傳聞,現在終於驗證了一番,覺得頗為滑稽,自己都笑了。

“要不要去找他們?”謝家化還沒過足手癮,手持磚頭這樣強大的攻擊武器沒有用武之地,自然不願放棄這個好機會。

“算了,下次碰到再收拾那個卷毛。”他所說的卷毛,正是四大戰神之一的陳華東。

“吃不吃夜宵?”王小兵聽到自己的死黨的肚子咕嚕咕嚕響。

“就是來找你吃夜宵的。”謝家化將兩塊磚頭丟出飯堂前麵的綠化草坪,笑道。

平時都是兩人一起吃夜宵的,這次王小兵與舞者一起來吃夜宵,沒有叫上謝家化。謝家化自己回到宿舍,在等王小兵回來一起到飯堂吃夜宵,後來聽人說四大戰神找上了王小兵,就知道可能是要幹架,於是就風急火急殺了過來。果然與所料不差。

“想吃多少都行。”王小兵笑道。

“那好,我放開肚子吃。麻痹,吃窮你。”兩人說著,向出售食物的窗口走去。

“沒問題,我結帳,你付錢。”王小兵笑道。

“啾,我脫條褲衩給飯堂抵押。有錢的時候再贖回來。”謝家化自嘲道:“如果不夠,再脫一件t恤押上。”

“還真以為你的是金褲衩,奶奶的,你那條穿孔褲衩,送給人家也不要。”王小兵揶揄道。

兩人說著,已到飯堂窗口,謝家化要了兩碟瘦肉炒河粉,一碗湯河粉,這是他自己的飯量。

“給點麵子,少吃些。”王小兵掏錢付帳。

“都說了要吃窮你。哈哈哈。”謝家化粗獷笑道。

“鳥人……”王小兵隻得付了二塊五角。

……


snaptime:2017-11-21 08:29:48  .exectimeㄩ0.10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