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013章 陰人


更新時間:2012-12-05

這是一個奇特的空間。他轉頭往左看,不遠處有一間茅屋,門關著,窗戶也閉著。

“誰住在那呢?”

這麼想著,王小兵便閑步走過去,到了茅屋前,問道:“請問有人在嗎?”

半晌沒人回答。於是從門縫往張,沒見到有人。又敲了敲門,還是沒人應。隨手拉了拉木門,居然沒上鎖,於是輕輕拉開木門,走進去。麵隻有幾平麵積,空蕩蕩的,屋當中放著一隻約三十厘米高的三腳銅爐,旁邊的石缽有一本書籍。

“這是什麼書?”

拿起那本薄薄的書冊,表麵已臘黃,顯然是年代久遠,封麵黑底白字,頗有古書模樣,印著兩個字:丹經。翻了幾頁,麵記載著煉丹的詳細步驟,丹藥分三種,分別是初級丹藥、中級丹藥與高級丹藥。不過,這些丹藥並非吃了可以長生不老,也不能成仙。初級丹藥的功用一般是強身健體或者美容;中級丹藥具有治愈一些疾病的功效;高級丹藥除了能使服食的人延年益壽,還能使人的某種能力提到瞬間提升,譬如神力丹,吃了能使人力氣驟然增大幾倍,但不可持久,數個時辰之後藥力就會消失。

這本《丹經》,也就相當於一本上乘的養生專著。附頁畫著各種藥材的圖形,還配有文字解說,讓人看了之後,就能在那幾畝土地找出來。

“要是我能煉製出這些丹藥,那就可掙些鈔票!”

眼下王家正是困難時期,隻要有多一項收入,那就可解燃眉之急。於是,他也忘記自己是在哪,立即專注看起來。半個鍾頭之後,他才發現要煉製這些丹藥,首先得有三昧真火。三昧真火乃人體的真火,需要用三昧真火來點燃丹爐煉丹。

初級三昧真火呈天藍色。中級三昧真火逞血紅色,高級三昧真火逞金黃色。

要修煉出初級三昧真火,並非一日之事。他將《丹經》塞入褲袋,又在茅屋逛了一圈,才想起一些很嚴重的問題:這是哪?怎麼來到這的?怎麼出去?

正當在想著如何才能出去之際,神思一閃,又已到了床上。

“哦!這是異度空間!我得了寶!以後想什麼時候進入玉墜麵隻要一想就行了!等我修煉出了初級三昧真火,一定要煉製些初級丹藥拿去賣!”

本來心情不好,現在卻是頗為興奮。靜下來之後,又想到自家魚塘被人下藥非常不爽,心認為極有可能是刀疤男做的,便有準備向他報仇的傾向。

第二天,派出所對死魚的檢驗報告出來了,是硫化氫毒殺了所有的魚。警察調查了幾個人,但沒有抓誰,顯然是沒有充足的證據。

王家魚塘被人下毒這事,很快就在周邊的村莊傳開了。這些年來,還沒發生過這樣的事,這是頭一遭。

魚還得養。清理了幾遍魚塘之後,重新注入了水。王叢樂花了二百元,又買了魚苗放入塘。生活還得繼續,隻是近段時間沒魚賣了。

眼看派出所是難以找出逍遙法外的凶手了,王小兵心一狠,找到了謝家化,直言道:“黑牛,我要去打架,你幫不幫我?”

“怎麼說這話?我倆鐵哥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說,揍誰?”謝家化挺夠義氣的,拍著胸脯道。

“我想這件事多半是那個刀疤男做的。不打一頓他也不解氣。”王小兵坐在村外的老榕樹枝幹上。

“有可能是他。打就打他。還要不要再叫多幾個人?”謝家化眼神射出興奮的神色,讀書他不在行,打架那是他的愛好。

“不用。人多了容易穿幫。如果他一人,我倆就可打他個半死。”王小兵嘴角叼著一片樹葉,“關鍵是不要讓他看到我們的樣子,要不,以後就沒完沒了。說不定還會被派出所拘留。”

“他晚上經常在遊戲室賭老虎機。等他出來回家的時候,我們在路上等著他,用麻袋套住他的頭,然後就揍他。”做算術題不會,但說到怎麼打架,謝家化還是有一手的。

“好,今晚不去上晚自習。幹他!”王小兵打了個響指。

謝家化所說的那間遊戲室就在集市,一般而言,會去那玩遊戲機的,多半是社會混混或是比較調皮的學生。

二人分工合作,謝家化帶了一個大麻袋,他負責用麻袋先套刀疤男,王小兵就拿木棍狂揍。

周日,吃過晚飯之後,王小兵與謝家化說是去學校上晚自習,其實在外麵兜了一圈,然後就埋伏在刀疤男回家必經的那條村道的竹林。當晚月色微明,兩人伏在竹林,蚊子特別多,快要叮死人。

要是換了其他人,可能會有些緊張,但對於王小兵與謝家化而言,這隻是一次普通的打架,算不了什麼。他們鎮定得很。

“要是他今晚不回家,那怎麼辦?”謝家化問道。

“等到十一點,如果他不走這條路,那我們就到學校去。”王小兵搔著被蚊子叮的地方,小聲道。

到了晚上八九點之後,那條村道就沒人走了。莫說等刀疤男,就是想看一個人影都沒有。

一直等到十點半,也沒有等到刀疤男。看了看電子表,就快要到十一點。王小兵長長籲一口氣,道:“走吧,去學校。下次再揍他。”

“你看那邊不是有個人走過來?”謝家化指著路盡頭,在月色下,果然有一個人正向這邊慢慢走來。

起初,還隔得比較遠,看不真切,等到快要走近的時候,才看清居然是刀疤男。王小兵向謝家化使了個眼色,要他準備行動。

謝家化將麻袋袋口張口,貓著腰,躡足走出竹林。

刀疤男哼著張雨生的《大海》,大搖大擺地走著,不知就要大難臨頭,“從那遙遠海邊/慢慢消失的你/本來模糊的臉/竟然漸漸清晰/想要說些什麼……”

聲音很洪亮,但有些破音,不過,他倒似十分自我陶醉,仿佛是站在舞台上接受萬人的歡呼。

忽然之間,謝家化從竹林飆風也似的躥出來,把麻袋往刀疤男頭上一套。王小兵掄起木棍,往死打。

“救命啊”

刀疤男狂呼著,聲音在寂靜的夜空傳出去,特別刺耳。

謝家化將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擂鼓相似的,雙拳砸在刀疤男身上,“篷篷”響個不停。

打了足足十幾分鍾,才停手。刀疤男痛苦地呻吟著,倒在地上,蜷曲著身子,不知是在發抖還是在抽搐。

王小兵與謝家化蹬起單車,旋風一般逃離了現場,趕去學校。

“那屌毛是不是死了?”謝家化笑道。

“管他哩。你不要在學校亂說。”王小兵提醒道。

“你說他會不會知道是誰幹的?”謝家化晃了晃右拳,“麻痹,拳頭都打痛了。還沒試過這麼爽快的。”

“還是我的木棍好,出些力就行,雙手不痛。”王小兵微微喘著氣。

一陣狂蹬,單車在公路上飛奔,然後轉入一條石子路,顛簸得要死,屁股在座墊上一上一下,快要開瓣,又過了十多分鍾之後,終於趕到了學校。


snaptime:2017-09-20 08:19:01  .exectimeㄩ0.07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