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849章 美人要做保鏢


胡子男一夥脫光了衣服,便在星光的照耀下,開始在公路上裸體跑馬拉鬆。

而王小兵則派人開著摩托在後麵監視他們,一直將他們追到人民大橋,才放過他們。胡子男一夥算真的是跑了馬拉鬆,而且是光著身子的,估計能申請個吉尼斯世界記錄。

懲治了胡子男等人之後,王小兵便與洪東妹回到夜城卡拉ok廳。

兩人在包廂合唱了一首《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隨即,兩人便相擁在一起,一邊相互愛撫,一邊商量問題。

“你覺得霍少東是在演戲?”洪東妹端著一杯葡萄酒,用嘴銜了一口,自己吃一半,然後嘴對著嘴,喂王小兵吃另一半,柔聲問道。

“應該是這樣。”他輕撫她溫軟的脊背,點頭道。

“那他來這的目的,就是想得到碎雪?”洪東妹又含了一口葡萄酒喂進他的嘴。

“我想是的。估計他一直想出手,但沒有找到好機會,所以隻好等待,直到今晚,才下手。”王小兵咽下了葡萄酒,猜想道。

“現在他走了,就不敢再回來,那你可以輕鬆一下了。”她與他開始接吻。

兩人激吻了數分鍾。

洪東妹不知道還有四位天使之事,所以以為事情暫時平息了。

如果霍少東真的是回了南夏市,王小兵擔心他會繼續去接近曹茹詩,而現在又還沒有想到什麼好方法來應對,心小有煩躁。

而且,他想到另一種更糟糕的情況。

按照方雅靜的說法,世間許多事情都是有因果關係,才會發生在一起的。

假如霍少東真的與神秘人是一夥的,那是不是說明他們會對四位天使有什麼圖謀呢?他們收集有怨念的兵器,是不是用來對付四位天使呢?

既然霍少東會出現在曹茹詩的身邊,那就說明不尋常。

何況,他們是那麼的神秘。

其實,王小兵玉墜的原來主人也挺神秘的。

這兩夥神秘人會不會有什麼聯係呢?而自己是不是已卷進了這兩夥神秘人的爭鬥之中呢?

無數疑問湧上心頭,但他一個也解答不了。

估計隻有?隻有找齊四位天使,在她們還擁有處女之身時與她們結合,或許才能揭開謎底。

但如今隻找到了一位天使,而且還沒有得到她的處女之身,剩下的另外三位天使到底在哪,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要是連曹茹詩的處女之身也被人奪去了,那王小兵就欲哭無淚了。

有時,他會在心咒罵玉墜的原來主人。

自己是一個凡人,為什麼要自己去找四位天使呢?既然叫自己去做這麼艱巨的任務,又為什麼不賜與自己強大的能力呢?

如果有一天自己遇到了那位神秘人,那又怎麼辦呢?

或者那位神秘人找上門來,該如何做?

對於這些問題,王小兵也沒法回答,他隻知道,萬一神秘人真的來找自己,那就凶多吉少。

如今,自己能做的就是盡量提高自身能力,這樣才能使生存能力變大。

想到這,他覺得要加緊時間煉化吸收“強身丹”的藥力,盡早將督脈也打通,那身手實力自然就又提升一個層次了。

除此之外,還需要努力修煉三昧真火,要是能突破到高級三昧真火,那就能煉製“神力丹”這種高級丹藥,擁有了高級丹藥,也就相當於擁有更強的戰鬥力。

可惜,他還停留在中級三昧真火的水平。

因為近來出了許多不平常的事情,使他沒法集中全力去煉製“壯陽丹”。

不過,他配製出了“雄風丹”,也算小有成就,而且,將雄風丹出售給不舉的男人,那樣也可以賺不少錢。

洪東妹見他還是陷入深思之中,嬌聲道:“在想什麼呢?”

“想著要怎麼對付太子。”他笑道。

“隻要我們在自己的地盤,估計他奈我們不何。”洪東妹自信道。

“我收到風聲,說太子準備動我。就是不知他要怎麼動我,是采取暗殺,還是帶大批人馬來跟我對決。”他吻著她的乳溝,道。

“那我派人保護你。”她關切道。

“哈哈,不用,我自己可以保護自己,隻要小心些就行了。”他安慰道。

以他現在的身手,雖稱不上一等一的高手,但對付一般的打手,那是綽綽有餘了,隻要不是太子親自前來,也不用過分擔心,隻要提防近段時間在小樹林集市一帶出現的陌生人就行了。

她知道他的能力不差,但還是關心道:“不如我每天陪伴你吧。”

“哈哈,老婆,我真的能保護好自己,請相信我。”有美女做保鏢,那可是一件好事。

王小兵婉拒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還要做自己的事,那就是要到曹家去作客,而且要尋機會奪取曹茹詩的處女之身,如果洪東妹跟在身邊,那倒不太方便。

“那你自己小心,萬一遇到危險情況,就立刻打電話給我。”她叮囑道。

“好的,老婆。”他愛撫她的美`臀。

晚上,他便在洪東妹的家睡覺,與她顛龍倒鳳數番,又洗個鴛鴦浴,才哄她入睡。

隨後,他便進入玉墜忙自己的事情。如今局勢頗為危急,他隻好把大部分時間用來煉化吸收“強身丹”的藥力,以求早日打通督脈。

一旦任督二脈都打通了,那就有機會打通大周天。

以人類的能力,能打通小周天,那已頗為利害的了,要是打通了大周天,那就有可能去窺視武學的真諦,超越自我,成為神一樣的存在。

當然,隻是說武技非凡,並不是指長生不老。

數個鍾頭之後,他便從玉墜出來,雖想休息兩三個鍾頭,但由於還在想著霍少東的事情,是以,一直沒能睡著。

幸好他如今的體質非同一般,縱使數個晚上不睡覺,也不會顯得很疲勞,隻需要用一點時間來打坐吐,便可使精神保持充沛狀態。

在他腦海出現最多的便是如何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這個問題了。

隻要一天還沒有得到她的處女之身,就一天不安心。

何況,還需要保護她的人身安全,因為如果她因意外而不在了,那找到另外三位天使也不知能不能得到完整的記憶。其實,他才不稀罕她們的記憶,他在乎的是,最怕解除“幽星”的方法分成四份儲存在四位天使的記憶,那就悲催了。

是以,在自己體內的“幽星”還沒解除之前,他一定要保護好天使們。

不知不覺,便天亮了。

王小兵還要回去上課,於是在早上六點半的時候,便起床了。

幫洪東妹蓋好被子,他才離開她的家,駕駛著桑塔納回東興中學,在學校飯堂吃了早餐,才到學校去上早讀。

董莉莉與蕭婷婷關心地問他昨晚去哪了,他隻好說回村子處理事務。

當她們想要向謝家化打探消息的時候,王小兵連忙向謝家化使眼色,謝家化總算領悟了,才沒說昨晚去打架。

兩美人其實都猜測到王小兵去跟人鬥歐了,是以,便娓娓勸他要保護好自己,不要受傷。王小兵虛心領教,並說會小心的,請她們別擔心。

早上一眨眼便過去了。

而下午轉眼就來了,王小兵依然在班上課。

東和村種花基地的事情有林珊珊打理,他不用操心,何況,他是個外行人,如果插手多了,那可能會有害無益,是以,他放手讓她去管。

如果沒有碎雪與四天使之事,王小兵可以過清閑的日子。

但現在他是進退維穀。

許多事情他不想參與,但在鬼使神差之下,偏偏沾上了邊。

他需要做的,就是盡量把這些事情擺平,然後努力去賺錢,完成自己的偉大夢想——嬌妻成群。

他的夢想正在一步步變成現實。

隻要自己不急著去見閻羅王的話,那將來就可左擁右抱,過性福的生活。

正當他坐在教室幻想自己美好的未來時,忽然聽到生物老師叫自己的名字,還以是提問題,但見生物老師指了指門外,才見到原來有警察在外麵站著。

那間,王小兵微吃一驚。

難道昨晚那些人去報警了?現在警察來辦案?

但並沒有怎麼打那些歹徒,隻是讓他們脫光了在公路上奔跑而已,縱使要處罰,也不是什麼大事。

是以,王小兵鎮定了許多。

走出門外之後,一位濃眉民警道:“你就是王小兵?”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到兩位穿製服的民警,還有一位穿便服的,也不知是便衣警察還是什麼的,點頭道:“是,找我有什麼事?”

“我們要請你回去協助調查一件綁架案。”那位濃眉民警直言道。

聞言,王小兵微怔。

自己沒有綁架過什麼人,為什麼要請自己去協助調查呢?

不過,他那間便想到了霍少東的事情,難道霍少東被綁架的事情已傳到了警局?也隻有這個綁架案才與自己有點關係。

“誰被綁架了?”王小兵明知故問道。

“你認識霍少東吧?”濃眉民警打量一眼王小兵,冷道。

“認識。”王小兵點頭道。

“他的家人今天來報案,說有綁匪打電話到他家,問要贖金。而經過我們調查,你請他來這做音樂老師,教你彈鋼琴,是不是?”濃眉民警追問道。

“是。”王小兵沒法反駁。

“那就行了,現在你跟我們走一趟。”濃眉民警嚴肅道。

以前,王小兵曾聽黑寡婦說過太子可能會派人假扮民警來擊殺自己,因此,如今看到眼前這些民警,自然會懷疑他們的身份。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們的證件?”王小兵問道。

其實,他也不知真偽。

“可以。”隨即,那位濃眉民警便掏出證件給王小兵過目。

因為看不出是真還是假,王小兵感到有點鬱悶,拿過來看了看,便遞給了對方,但心還是懷疑對方的身份。

“請問你們是哪的民警?”他問道。

“我們是南夏市大石鎮派出所的民警,請你現在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濃眉民警鎮定道。

聽說是南夏市的警察,王小兵感覺頗為不妙,可是,又想不出拒絕的辦法。

他並不是不願意跟他們回去協助調查,隻是擔心他們是假警察,這樣明目張膽地將自己劫走,那自己臉麵都沒光。

但又難以分辨他們的真假。

忽然之間,他想到了朱馨文,可以請她打電話去確認一下。

於是,他誠實道:“我願意跟你們回去調查,不過,我需要打個電話確認一下你們的身份,這樣行吧?”

“可以。”濃眉民警爽道。

隨即,王小兵便打電話到朱馨文的辦公室。

他倒希望在小樹林派出所接受調查,那就比較好了,一會,便接通了電話,立刻道:“我找朱所長。”

“我就是。”朱馨文淡淡道。

“文姐,我有點事情想請你幫忙。”聽著她清脆的話音,腦海便會浮現她婀娜多姿的身子。

“什麼事情?我可有言在先,違法的事我幫不了。”朱馨文先打了攔頭棍,道。

“不是違法的事情。”他笑道。

其實,他已涉嫌違法的事情,但他要請她相助的事情確實不違法。

“那你說吧,如果你找我聊天,那我可要掛機哦,我今天挺忙的,知道吧?咯咯。”她銀鈴一般的笑語從話筒那邊傳過來。

“不是聊天。”他答道。

“那就好。什麼事呢?”她的語氣有一種淡淡的失望。

或者,她希望他說正是來找自己聊天的,那她可能會非常高興,畢竟,美人都喜歡男人來泡的。

“有警察來找我,我想請你幫我確認一下他們的身份。”王小兵在想朱馨文會不會是其中一位天使呢?

“你犯了什麼事?”她明顯關心道。

“哦,我有個朋友被綁架了,他們要請我去協助調查。”王小兵如是道。

他心在思忖,什麼時候要找機會窺視一下朱馨文的美`臀才行,萬一她是四位天使之一,那就好了。

“那你跟他們回去就行了。”朱馨文勸道。

其實,她不知道王小兵與太子之間的恩怨,是以,難以明白他現在的危險處境。

王小兵是不得不小心,因為黑寡婦打電話來提醒自己,說太子近來準備要動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能不謹慎行事呢?

“文姐,你幫我打電話查一下,怎麼樣?”他難以向她解釋清楚。

“那好吧,你要我怎麼查?”朱馨文答應了。

於是,王小兵便詢問了前來辦案的三位民警的姓名與警號,報給朱馨文。

大約十分鍾之後,朱馨文回了電話,說三位民警確實是南夏市大石鎮來執行公務的。至此,王小兵才稍為放心一些。

確認了他們的身份之後,王小兵便跟著他們走了。

傍晚,才到南夏市大石鎮。

一晚上,他都被詢問,有些問題問了一遍又一遍。

到了第二天早上,王小兵便打電話到曹家去,是仆人接的電話,隨後便聽到劉姐的聲音:“王小兵,霍少東被綁架了,你有沒有參與?”

“劉姐,我向你保證,我沒有做這種事。”王小兵發誓道。

“那他被什麼人綁架了呢?”劉姐口氣還是懷疑王小兵,其實,換了誰,都會那樣。

“我說不清楚,但我會查出來的,在電話,有些東西說不明白,等我出去,我到你家去,跟你詳談。”王小兵道。

“要不要我保釋你出來?”劉姐問道。

“好啊!”他等的就是這句話,因為他感覺警方沒有要放自己走的意思。

如今,他雖有嫌疑,但終究不是疑犯,是以,如果有人來取保候審,那應該可以的,他知道曹家有這個能力。

掛了電話之後,他感到霍少東被綁架這件事非常蹊蹺。

本來,他是想使曹家討厭霍少東,這樣,就可使曹茹詩盡量少與霍少東接觸。

但現在看來,隻要一天還沒有破案,那自己的嫌疑都是挺大的,背著這個黑鍋,多少會受到曹家的猜疑。

換言之,曹家會提防並且鄙夷自己。

這可不妙。

是以,王小兵如今要想辦法使劉姐等人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不然,以後想接近曹茹詩都很難,就更不要說獲得她的處女之身了。這可給自己增加了麻煩,所以不是好事。

等到早上九點多鍾,便有人來保釋王小兵了。

起先,他以為是曹家的人。

可是,出了派出所之後,發現自己沒有見過那幾個強壯的男子。

忽然之間,王小兵懷疑這幾個來保釋自己的人可能不是劉姐的人,為了確認一下,他腦筋一轉,以輕鬆的口吻道:“哦,劉姐現在上飛機了吧?”

四個剽悍男子微怔了怔。

隨即,那個戴副墨鏡的男子立刻道:“是啊,應該在飛機上麵了。”

因為劉姐說要來保釋自己,是以,王小兵敢肯定劉姐還在家,或正在來派出所的路上,而不是在飛機之上。

換言之,這四個男子不是曹家的人。

那他們是什麼人呢?

那間,王小兵感到微有緊張,他並不怕對方,隻是想到這些人可能與神秘人有關,那自己的處境就十分危險。

對方來保釋自己是巧合還是有陰謀呢?

思忖間,便已走到了一輛白色麵包車前,車門打開之後,四個男子請王小兵上車。

雖說是請,但明顯有一種挾持的意思,因為他們圍住王小兵,分明不讓他輕易逃跑,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王小兵還不將他們放在眼內。

他猜測,對方隻派四個人來接自己,那是為了不使自己產生懷疑。

不然,帶數十人前來,自己肯定不會跟他們走,如今還是在派出所門口,他們也不敢做得太突出,一旦惹起白道的注意,那就是自找麻煩。

王小兵心念電轉,在思考要不要上車。

如果上了車,待會就不容易下車,如果在車上打鬥起來,那極有可能造成車禍。

是以,一旦上了車,那就基本要被載到目的地才下車,那樣才不會在半途受傷,可是,結果也是挺使人擔心的。

因為他還沒有實力打贏那個神秘人。

換言之,這一去,便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反複”的壯舉。

他覺得還是不上車為好,那就要擺脫這四個打手,才能獲得自由,他有百分百的信心打趴他們,問題就在於,假如周邊還有許多歹徒在盯著自己,那就頗為棘手。

是以,他認為帶他們到一個僻靜的地方,然後打暈他們,自己再從容離開,那最好了。

想了想,他心生一計。

“到那邊的商店去買包煙,為了感謝你們,我給你們每人買一條煙。”王小兵指了指對麵那間店鋪,道。

“不用客氣,上車吧。”墨鏡男催促道。

“要,如果不感謝一下你們,我心不安。走吧。”王小兵熱情道。

四個大漢又麵麵相覷,隨即,速交換了一個眼色,便同意了,他們將王小兵夾在中間,倒像是他的保鏢。

王小兵會選擇到那間“嘉和商店”去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在它不遠處有一間公廁。

他準備在公廁收拾他們。

轉眼間,便到了“嘉和商店”,王小兵隻買了一包好日子香煙。

隨即,他以忘了帶錢為由,沒有給四位壯男每人買一條香煙,不過,還是分了一支香煙給他們,算是報答他們來保釋自己的酬勞。

“原來這有廁所,正想上個廁所。”說著,王小兵便朝廁所走去。

“喂,回去再撒吧。”墨鏡男不滿道。

“這麼近的廁所不上,還要回去上,我肯定要尿褲子了。”王小兵我素我行道。

四個大漢滿臉怒色,但還是跟著過去了,他們依然將王小兵夾在中間,如果不知底細的人,還道他們真的是他的保鏢。

進了男廁所,麵沒有其他人。

王小兵感到很滿意。

他也確實想撒一泡尿,於是,便美美地撒完一泡尿。

“啊,好舒服啊,誒,你們怎麼不撒尿呢?進來了都不撒尿,那不是浪費時間嗎?”王小兵嘴角叼著香煙,笑道。

“喂,點啦!”墨鏡男越來越不滿。

“誒,你們怎麼這麼怪啊?我隻不過是上個廁所,你們就那麼多意見,有意思嗎?”王小兵洗好手,半眯著眼睛道。

如果此時四位剽悍男子逃走,那就免去一頓打了。

不過,他們好像非要帶王小兵到某個目的地去才罷休似的,一點也不想放他一馬。

“我們來保釋你出來,就要帶你回去,走,我們還要回去交差!”墨鏡男指著王小兵,厲聲道。

“那好吧。”王小兵吸完最後一口煙,道。

隨即,他將煙頭彈在地上。

當他走到四位壯男中間時,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擊他們。

隻是一瞬間,四個剽悍大漢便痛苦地倒在地上了,王小兵摘下對方的墨鏡,自己戴上,然後問道:“誰派你們來的?”

“劉姐。”墨鏡男答道。

“劉你妹!還想騙我!劉姐根本就沒有坐飛機!”王小兵掐住對方的脖子,使之滿臉憋血。

“有種你就殺了我!”墨鏡男強硬道。

“殺你?不會,我是個好人,怎麼會殺你呢?”王小兵邊說邊用力捏他的脖子。

隻見墨鏡男的要突出來了,他是想跟王小兵較勁,可是,想不到王小兵真的會下殺手,是以,在要斷氣那段時間內,他便不停地拍王小兵的手,表示臣服。

隨即,王小兵便減了三分力。

“好了,告訴我,誰叫你來的?”王小兵冷道。

“龜哥。”墨鏡男道。

“龜哥?他是什麼人?”王小兵好奇道。

“他是我們的老大,在南夏市算是個有實力的人。”墨鏡男突出的眼睛又漸漸地縮回去,表明他的生命已處於健康的狀態。

“你們要帶我去哪?是見龜哥還是見其他人?”王小兵追問道。

“我們隻負責將你帶給龜哥。”墨鏡男喘息道。

王小兵已頗想去會一會龜哥。

“聽說南夏市有一群戴麵具的歹徒,就是你們嗎?”王小兵步步推進。

“不是,他們比我們凶狠得多了,他們不交朋友的,而且也很少出來活動的,沒人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墨鏡男老實道。

聞言,王小兵對那些戴麵具的歹徒更感興趣了。

估計那些戴麵具的歹徒知道神秘人的情況,想到這,王小兵有點後悔當初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不然,就可當場問那些歹徒了。

如今,估計那些受傷的歹徒已離開醫院了。

“我跟你們沒有交情,為什麼保釋我,是不是想對付我?”王小兵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龜哥交代我做的事就要去完成,其它的,我們不能隨便問。”墨鏡男急促道。

王小兵覺得龜哥有可能認識神秘人。

如果去找龜哥,那又有一定的危險,說不定神秘人就在那,則是自己送上門了。

“你們的龜哥在哪?”王小兵暗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以,隻要問清楚神秘人不是與龜哥在一起,那就去會一會他。

“在市。”墨鏡男道。

“今天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人來拜訪他?”王小兵繼續問道。

“這個不清楚,我們做小的,不可能知道老大的生活,平時隻要他有任務交給我們,我們才能見到他的。”墨鏡男如是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3 10:03:26  .exectimeㄩ0.13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