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843章 美滿的日子


而且,王小兵還想借這個機會來確定一下霍少東是不是想對付自己的幕後黑手。

隻要把他請到了自己的地盤去,那就可繼續設陷阱來裝他,給他創造機會,要是還有戴麵具的歹徒來襲擊自己,那多半就是他搞的鬼了。

由此可見,王小兵這條小小的計策還真是一箭三雕。

如今,他拋出了難題,就看霍少東怎麼接招了。他覺得對方沒有能力化解自己布下的陷阱。

客廳的人都不清楚王小兵與劉姐在談什麼,眾人不時走到門口,遠遠地看著在草坪上邊散步邊談話的王、劉兩人。

等到王小兵與劉姐回到客廳,曹致兒迫不急待問道:“媽,你們聊些什麼呢?”

“平常事。”劉姐淡淡道。

王小兵瞥了一眼微露狐疑之色的霍少東,心喜道:看你怎麼辦。

隨後,喝了一口茶的劉姐便微笑著麵對霍少東,溫文道:“少東,我有一件事要麻煩你,不知你肯不肯答應?”

聞言,霍少東英俊的臉龐立時罩上一層疑惑,道:“什麼事呢?”

“小兵想請你教他彈鋼琴,你已答應了,不過,你可能還不知道,他想請你到他那去,包你的吃住,教他一個月左右,你覺得怎麼樣?”劉姐頗有貴婦人的氣派,緩緩道。

“哈?”霍少東明顯吃了一驚。

不過,他臉龐上的那抹訝然之色很便消失了,恢複正常的神態。

“你應該有時間吧?我覺得你挺閑的,我知道你不缺錢,就當交一個朋友,教小兵一個月,怎麼樣?”劉姐以輕鬆的語氣,道。

王小兵感覺霍少東不會答應。

殊不知,霍少東稍為猶豫了一下,便道:“那好吧。”

“好,我就知道你是個爽的人,剩下的事情你們兩個談妥就?

?了。”劉姐露出欣慰的笑容,道。

“以後請多多指點。”王小兵笑道。

“我水平有限,還望你不要見笑,我們共同學習,就當是交個朋友吧。”霍少東伸手出來,與王小兵握了握,道。

“能交到你這麼好的朋友,我感到非常高興。”王小兵說的是反話,“我今晚就回去準備好房間,明天我請人過來接你,怎麼樣?”

王小兵不想親自接他,畢竟怕被對方擺一道。

“不用,我明天自己搭車到華龍縣縣城,你家是在縣城還是在鄉鎮?”霍少東問道。

“我家在鄉鎮,距離縣城有半個鍾頭的車程。那行,你到了縣城再打電話給我,我去接你。”王小兵把自己的大哥大號碼寫下來,遞給對方。

“好。”霍少東接過了紙條。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劉姐,再見,致兒,阿凱,茹詩,再見。”王小兵與各人辭別,道。

“那你要常來這哦,是了,你什麼時候帶美容丸來給我們呢?”曹致兒對王小兵非常有好感,看向他的眼神都有點黏人。

“這幾天內吧。”王小兵不確定道。

他要在霍少東離開這之前回家,那是出於安全的考慮。

告別了眾人,王小兵便駕駛著桑塔納,載著林珊珊,離開了曹家,往華龍縣的方向馳去。

進入華龍縣的公路之後,林珊珊幽幽道:“小兵,曹家姐妹好像對你挺有意思的。”

“哈哈,老婆,你吃醋了?”他笑道。

“誒,我怎麼會吃醋呢?我隻是實話實說,你對她們也有意思吧?”她旁敲側擊道。

“哈哈,老婆,我對你有意思,來吧。”說著,他便將車子駛到了小路上,停了下來,趴到了她的身子上。

“咯咯,別嘛”她嬌笑道。

他以嫻熟的手法扒掉了她的褲子與內褲,屁股一挺,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隨即,即,便以豪情萬丈的英姿大動起來,在她的神秘山洞搞開發活動,一進一出間,都彰顯大師的風範。

那間,車廂響起了誘人的“啊啊”聲與“噗噗”聲。

一連送了三波高潮給她之後,他才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結束了激情大戰。

“老婆,還滿意嗎?”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還深深地臥在她的神秘山洞,感受她膩人的體溫,興奮道。

“啊,你越來越猛了,又弄暈人家三次。”她嬌聲道。

“哈哈,我下次輕些。”他揉著她的酥胸。

兩人溫存了一番,彼時,約莫到了傍晚六點鍾,隨後繼續趕路。

又過了二十分鍾之後,才回到縣城。王小兵將林珊珊送回住處,然後便去找韋春宜,叫她幫忙在縣城找一間店鋪,準備開養生堂分店。

兩人免不了又纏綿一番,在床上大戰了兩個多鍾,大約到晚上九點鍾,王小兵才駕駛桑塔納回東方鎮。

一切都正常,沒有遇到太子的人。

路上,他開著車子緩緩前行,一邊抽煙,一邊思索。

如今,霍少東答應來這教自己彈鋼琴,那也算是一件好事。不過,王小兵總感覺這件事太順利了。他在想霍少東是不是會玩花樣?

但左思右想,又不得要領,想不出對方可以玩什麼把戲。

如果霍少東來了東方鎮,那想玩陰謀都沒那麼容易,畢竟這是自己的地盤。

是以,王小兵又安心了一分,但他覺得霍少東不是個簡單的人,說不定在路上會玩什麼把戲也未可見,是以,明天得小心點。

將煙頭由車窗彈出車外,他又想到曹茹詩。

本來以為不知要在牛年馬月才能找到一位天使,不料這麼便遇到了一位。

可見,當日方雅靜的說的話確實頗有道理,既然其中一位天使已出現在自己的麵前,那其他三位也有可能會出現在自己麵前,隻要加倍留意,就有可能發現她們。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

這個問題要是得不到解決,一切都是枉談,畢竟要與她們結合才會化解自己體內的“幽星”,從而延長生命。

幸好,與曹家母女三人的關係還不錯。

而她們對他的印象也還好,有了這個基礎,隻要花些心機,那還是有機會得到曹茹詩的身心的。

想到這,他又鬆了一口氣,除了要謀算著怎麼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還要提防別的男子捷足先登,在自己之前奪去她的童貞。

王小兵對曹茹詩雖不太了解,但以她的情況,他覺得她沒有男朋友。

而霍少東可能是出現在她生命的少數男子之一,是以,隻要將霍少東打敗,那就基本可使她的處女之身保住了。

想到自己用計謀絆住了霍少東,心不禁頗為興奮。

回到小樹林集市,他立刻去找二手房東駱駝,向他租了一間一房一廳,準備給霍少東住的。

租好房子,已是晚上十點多了,想到多日不曾給張芷姍女人福利了,便將車子開到她租住的樓下,下車叫她的名字。

張芷姍在家,見是他來了,歡喜之極。

隨後,兩人一起出去吃了夜宵,回到她家之後,在他高超的愛撫之下,她體內的欲`火如坐火箭一樣飆升起來。

當兩人都欲`火焚身之際,彼此都扒掉了對方的衣服,於是,他抱她上床,將十八般武藝作用在她的嬌軀上,使她得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一直送了四波高潮給她,才結束激情大戰。

此時,兩人都汗津津的。

他燒了熱水,然後兩人洗了個鴛鴦浴,又在浴室活了一回。

至此,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微微紅腫了,他也知道她達到了承受的極限,是以,便停止了進攻,抱她上床休息。

哄她入睡之後,他便進入玉墜幹活。

修煉了一個鍾頭的三昧真火,他才開始煉製丹藥,把要供給養生堂的丹藥煉製好之後,便嚐試煉製“壯陽丹”。

直到如今,他還沒有把“壯陽丹”二十幾種藥材的混合比例完全確定下來,是以,還得繼續努力,不過,他可以用這些藥材的晶粉混合成可以治男人陽`痿的藥丸,也算不錯。

大約花了一個鍾頭煉製“壯陽丹”,隨後便開始煉化吸收“強身丹”的藥力。

他已吸收了幾枚“強身丹”的藥力了,積聚在體內的純陽力量與純潔氣體已不少,而這兩股力量經常在經脈遊走,似乎要衝開任脈一般。

因為沒有高人指點,他不敢隨便運氣去衝撞任脈。

畢竟這種事極為危險,輕則受內傷,重則一命嗚呼,開不得玩笑。

但如今,當他又吸收了一層“強身丹”的藥力之後,明顯感覺到純陽的內勁與純潔的氣體蠢蠢欲動,正在衝擊著任脈。

練武之人,隻要打通了任督二脈,那身手會提高許多。是以,但凡武者,都想打通任督二脈,可是,世間能做到這一點的武者是少之又少。

“要是內勁走岔了,那就麻煩了。”

王小兵內視自己經脈,見到滾滾的能量正在胸腹之間的每個穴位震動著。

轉眼間,他便感覺到有些眩暈,而且想嘔吐,因為胸腹之間有一股氣勁在翻騰,使他不得安寧。

沒有人告訴他該怎麼做。

在這種毫無經驗的情況下,他隻有聽天由命。

大約過了十數分鍾,他感到胸腹之間越來越痛,當然不是要分娩,而是每條經脈都繃緊了,好像隨時會斷掉一樣。

這時,他真心希望有一位高人來指點自己。

可是,沒有。

他咬著牙關,承受著一陣又一陣的巨痛。

至於會出現什麼結果,他一點也不清楚,他唯一知道,如果熬不過這一關,那估計自己連三年命也沒有了。

漸漸地,他感到意識有些模糊了。

“據說人要升天的時候,就會有這種感覺,難道我要成仙了?”

當痛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要完全失去知覺了,隻有一點靈識還在心中浮沉著,他知道不用多久,連那一丁點靈識也會消失。

他以為自己是走火入魔。

按武俠小說所說,但凡走火入魔的,如果不死,那也是個廢物了。

模模糊糊之中,他心湧起一抹濃鬱的驚恐,擔心自己真的是走火入魔,一般來說,如果正在走火入魔之際,有高人拯救,那就會化險為夷。

但現在玉墜,隻有他一人。

忽然之間,他想到玉墜的原來主人,希望她出現來指點自己。

“那位姐姐,你是不是藏在玉墜呢?現在我遇到點麻煩,你能不能現身來教我怎麼做?”王小兵幻想道。

不過,那位姐姐並沒有出現。

而王小兵則在痛苦之中昏厥過去了,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醒了過來。

他先是左右掃視一圈,發現自己還是在玉墜,然後出玉墜看一下,依然在深夜中,心一陣高興,畢竟拾回來一條命。

此時,他發現氣勁在胸腹之間可以任意流動,使他感到非常舒暢。

雖不敢說是脫胎換骨,但他感到自己的靈覺、反應速度都提升了不少,至此,他可以肯定自己的任脈被打通了。

“太好了!”他興奮道。

他想不到自己的任脈居然會被打通,如今,要是再打通督脈,那自己的身手會變得更強。

既然任脈都打通了,那督脈還會遠嗎?是以,他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他知道隻要繼續煉化吸收“強身丹”,那就有希望實現心願。

當任脈打通之後,他覺得自己能跟病大夫叫板了。

不過,想到縱使能打敗病大夫,那也沒什麼好驕傲的,能打趴太子,那才值得高興。

畢竟太子的身手比病大夫的還要強,如果自己的身手與病大夫的是半斤八兩,那就還不是太子的敵手。

據黑寡婦所說,太子的能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

是以,王小兵暗忖自己縱使把督脈打通,也不知是不是太子的對手。

而太子的能力又是另一個神秘人所賜,可見,那個神秘人才是一個真正的強者,那個神秘人到底是什麼人呢?

每每想到太子背後的那個神秘人,王小兵就感到脊背生寒意。

在玉墜一直呆到淩晨五點鍾,他才出來,摟著張芷姍那如玉的溫潤身子,夢周公去了。

早上八點鍾的時候,張芷姍醒來了,搖醒他,嬌聲道:“老公,你遲到了,還不點起床去上學?”

“我今天請了假。”他睜開惺忪的雙眼,道。

“你哪請了假呢?你都還沒有回學校。起來吧。”她拉他起床。

“老婆,我昨天請了假的,別急,來,讓我再給一次你,我待會還要回村子處理一些村務。”說著,他便騎在了她白嫩的身子上,開始耕耘起來。

“啊,老公,人家還痛”她嬌呼道。

“我會輕些的。”

隨即,他便撅動屁股,本來,他也想輕些的,不過,三分鍾之後,便越來越重了。

張芷姍在一片“啊啊”的春音之中登了高潮,也興奮地暈了過去,等到她被弄醒過來的時候,發現他還在自己下麵進進出出。

“啊,老公,痛啊”她摟著他的脖子,膩聲道。

“最後一炮。”他重重一頂。

她感到一股暖流在體內湧動,她知道他開炮了。

兩人又溫存了一會,她才嬌聲道:“老公,那我去上班了啊,你中午在這吃飯還是在哪吃飯呢?”

“不在這吃了,還要去見領導。”他撒謊道。

其實他要去接霍少東。

“那好,我去上班啦,你再休息一下吧。”她才起床穿內衣。

看著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子,他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去吻她的每一寸肌膚,在上麵留下珍貴的口水。

“咯咯,好酸,別吻”她嬌笑道。

但他還是吻完了她身子每一個角落,也攀登了她的酥胸。

隨後,她才邁著略微呆滯的步伐出門去上班了,如果他再給三波高潮她,那她估計就走不了路了。

等到張芷驏去之後,王小兵又睡了一會。

其實,以他現在非常好的身體狀態來說,一天隻睡三個鍾頭左右,便足夠了。

他懶在床上,不是因為困,而是由於沒地方可去,他還要去接霍少東,但對方還沒有打電話來,是以,隻能在家等待。

隻要將霍少東接來了小樹林集市,那就可叫人監視著他。

王小兵準備在一個月之內把曹茹詩的處女之身得到,當然,這隻是他一廂的想法,能不能實現,那還是個未知數。

他真正的意思是說要在盡量短的時間內虜獲曹茹詩的身心,以免夜長夢多,出現其它意外情況,萬一出了差錯,那就無法彌補了。

一直等到中午,也不見霍少東打電話來。

“難道他不敢來?”

王小兵暗忖要是對方撒謊,那今天就打電話給劉姐,讓劉姐對付他。

起床,到白沙飯館打了兩份飯菜,然後拿到養生堂,與張芷姍一起吃午飯,正在吃飯的時候,大哥大便響了。

拿起來一看,也不知是誰打來的。

接通之後,便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正是霍少東的:“請問是王先生嗎?”

“正是,你是霍老師嗎?現在到了縣城嗎?”王小兵心也會湧起疑惑:難道那些戴麵具的打手真的不是霍少東請來的?

“我已到了縣城,我想跟你再談一談。”霍少東道。

聞言,王小兵微愣。

對方那樣說,明顯有反悔的意思。

“哦,好的,現在在電話不方便說嗎?”王小兵挾了一塊燒鵝肉進嘴嚼著,心在猜測霍少東要玩什麼把戲,問道。

“電話說不清楚,你來了再說。”霍少東如是道。

“行,四十分鍾左右,我趕到縣城,你現在在縣城哪?”王小兵思忖此去會不會有危險。

他倒不是怕霍少東,而是由於縣城是太子的勢力地盤,一旦自己被太子的人盯上,那想離開縣城就很困難,甚至有可能“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複返”。

“哦,我在車站旁邊的一家旅館。”霍少東道。

“那我到時找你。”王小兵道。

掛了電話之後,他在思索霍少東要跟自己談什麼。

正在優雅地吃著飯菜的張芷姍見他一臉沉思的神情,嬌聲問道:“老公,怎麼了?遇到什麼麻煩事了嗎?”

“沒什麼,有個朋友說想見我。”他笑道。

“又是哪個情人要見你呢?是她太黏人了嗎?”她唇邊泛著笑意,嬌聲道。

但凡與他相處了一段時間的美人,很少會有吃醋這種情況出現,因為她們都知道他床上功夫了得,不會辜負各位情人的。

“哈哈,我不是基佬啊。”他揚了揚粗眉,道。

“咯咯,誰知道呢,說不定你對男人也有興趣哦”她含笑道。

“我隻對你有興趣。還想要嗎?”他放下了筷子,然後要伸手去抱她進懷,準備再跟她激戰一番。

“咯咯,不嘛,嗯,路人看見不好”她含羞道。

“老婆,我到縣城去一趟。”他已吃完午飯,掏出一支好日子香煙,點燃,抽著,道。

“那今晚到我家嗎?”她俏臉微紅,道。

“看情況,可能要回學校,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就找你。”他邊說邊走出養生堂。

如今,他也有好幾個情人了,不論是在學校還是在校外,他都可以隨時與情人們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調節一下生活節奏。

他家就有柏氏姐妹與盧鍾芸。

而且,他的師姐馬豔也隨時歡迎他來耕耘她的身子。

日子過得如此瀟灑,王小兵感到真的很滿意,唯一之中不足的就是玉墜的原來主人給自己種植了“幽星”,搞到自己隻有三年生命。

如果能解除“幽星”,那他會覺得日子很美滿。

想要解除“幽星”,那就得找到四位天使,然後與她們結合,得到她們的處女之身。

他最擔心的就是找到前麵三位天使都是處女之身,而最後一位卻不是,那就教人苦不堪言,一切希望都隨風而去。

如今還不能確定結果會怎麼樣。

他能做的就是盡力去找到四位天使,如果她們之中的某一位不是處女之身,那他也沒辦法。

出了養生堂,他便回到張芷姍的住處,因為他的車子還停在那,上了車,發動車子,便朝縣城而去。

每次到縣城去,他都會有些緊張。

畢竟進入縣城,就極有機會遇上太子,如果他不是個勇敢的人,可能永遠都不會到縣城去。

正因為他是個有膽量的人,所以才敢去麵對太子的威脅。他覺得,如果整天活在畏畏縮縮,那沒有一點意思,與其做縮頭烏龜,倒不如豁達一些,至少活得比較像人樣。

路上,王小兵用大哥大打電話給霍少東。

“我很就到你那,你在旅館門口等我吧。”王小兵叮囑道。

“行。”霍少東應道。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專心開車。

過了人民大橋,他就開始留意周圍,不想遇到太子的人,一旦被圍住,那倒非常麻煩了。

忽然之間,他暗忖要是霍少東在旅館設一個圈套讓自己鑽,那倒非常危險。假如旅館有十數持凶器的歹徒,那還真難說自己能不能逃生。

以如今自己的身手實力,雙方空手情況下,他估計能打倒八九個人,那不成問題。

假如對方有槍械,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昨天,如果那些戴麵具的歹徒不是拿刀棍,而是拿霰彈槍,那王小兵凶多吉少。

功夫對於槍械來說,實在沒有優勢,出手再,也不過子彈。隻有在肉搏的情況下,功夫才能顯出優勢。

出於安全的考慮,王小兵打電話找到了黃勇進。

“勇哥,請你幫個忙。”

“兵少,說吧,別客氣。”黃勇進是個爽的人。

“我有位朋友在車站的宜家旅館,你能不能叫人開摩托去搭他到人民公園門口?”王小兵如是道。

“包在我身上,今天我們喝一杯吧。”黃勇進豪爽道。

“哈哈,改天吧,我到時請你,過些日子,我的養生堂分店開張的時候,跟你好好喝幾杯。”王小兵笑道。

他與黃勇進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你縣城開了養生堂分店?”黃勇進問道。

“還沒有開,正在找店鋪,等找好了,花幾天裝修,然後揀個好日子開張就行了,沒什麼要做的。”王小兵準備請陳老爺子的孫女陳圓圓到養生堂上班。

這有個好處,既可以與陳老爺子拉關係,又可使一般的混混不敢到店搞事。

當然,這需要陳圓圓願意才行。

“我朋友有一間店麵要轉讓,就在紅旗路,位置不錯,他想去開石場,所以不想開店了。”黃勇進道。

“好,那你叫他出來談一談,下午一起吃飯吧。”王小兵邀請道。

“沒問題,我先幫你辦事。”黃勇進道。

講完電話,王小兵便駕駛著桑塔納到人民公園前門,那邊的娛樂場所比較少,不易碰到太子的人。

如果不是因為太子實在太強大,王小兵想去跟他攤牌較量一下。如今他已打通了任脈,身手實力提升了,信心自然也增長了。

當然,他不會去做自大的事情。

畢竟他知道自己跟太子還是有差距的,低調才是王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4 09:41:48  .exectimeㄩ0.13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