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801章 過江鳳


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估計方雅靜也沒有什麼好法子來對付自己,所以才會用最爛的方法。王小兵又感到安穩了一分。

不過,這也有可能是方雅靜她們故意示弱,待會再一舉搞掂自己,是以,還是小心為妙。

王小兵拒絕亮出玉墜,方雅靜很沮喪。

“小兵,你就拿出來給靜姐看看吧,好嗎?”盧鍾芸也懇請道。

“我覺得你們好奇怪,為什麼想要看我佩戴的飾物呢?那麼普通的一件玉器,真是不值一看,其他書友正在看:。你們是對我的玉器感興趣,還是對我感興趣呢?”他開門見山道。

既然對方這麼不識好歹,那他也挑明來說,讓她們收斂一下。

不然,還以為自己真是阿鬥降世,可以任意唬弄,那可是一個笑話,他要讓她們知道,她們的智商不高,想在自己麵前耍花樣,那是不自量力。

聞言,方雅靜俏臉微紅。

“小兵,你怎麼能這樣說呢?”盧鍾芸微微不悅道。

“阿芸,別這樣對小兵說話,他有他的原因,我可以理解。”勸止了盧鍾芸之後,方雅靜深邃清澈的美眸凝視著王小兵,柔聲道:“小兵,請你相信我,好嗎?”

信你妹。

但王小兵沒有說出口,隻是冷笑一聲。

他在心說:如果你能陪我睡一覺,我還有可能拿出玉墜讓你看一看,你什麼表示都沒有,就想輕輕鬆鬆地從自己的手奪走玉墜,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靜姐,我信你。”他認真道。

“謝謝你!”方雅靜俏臉溢滿了感激之色,“那把你佩戴的飾物借我看一看吧。”

“誒,怎麼說才好呢。我真是不好意思拿出來啊。不如我回家拿一個銀鐲子來給你們看看吧,可能會是古董。”他始終堅持己見。

方雅靜一副無奈的神色。

“你真的不肯嗎?”她幽怨地問道。

“靜姐,我真的不好意思給你看,算了吧,我們唱k吧,一塊玉有什麼好看的呢?還不如多唱幾首歌。”王小兵堅決道。

“那塊玉會改變你的命運的。”方雅靜溫文道。

王小兵暗自發笑,玉墜當然會改變自己的命??的命運,這個不用她提醒,自己還要依靠玉墜來完成自己的偉大夢想。

“沒有這麼嚴重吧?什麼飾物能改變我的命運呢?”王小兵佯裝不信,道。

“小兵,你真的要相信我,我可以幫你將那塊玉開光,之後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現。”方雅靜近乎哀求了。

“我這塊玉不需要開光,下次我買一塊好點的玉請你開光吧。”王小兵搖手道。

“小兵,你為什麼這樣子固執呢?”盧鍾芸微慍道。

我固執?

王小兵在心冷笑。

如果自己把玉墜給她們,那自己就不是固執?這是什麼邏輯?這簡直就是強盜邏輯,天理不容。

“你們很奇怪啊,為什麼好好的,就要看我佩戴的飾物呢?你們到底是關心我呢還是關心我的飾物呢?”王小兵倚在門口,視三位美女為洪水猛獸了。

“小兵,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什麼,但我自一出生,腦海就已存在要尋找你佩戴的玉墜的記憶。”方雅靜信誓旦旦道。

“哈哈,靜姐,你要尋找的應該是我吧。”他嘲笑道。

聞言,方雅靜俏臉又紅了一分。

“小兵,別這樣無禮,我們靜姐是個正經人,。”盧鍾芸嬌嗔道。

“你誤會了,我沒有戲弄靜姐的意思,隻是覺得靜姐說得那麼玄乎,我感到好奇,詢問一下而已。”王小兵解釋道。

此時,方雅靜站了起來,向他走過來。

那間,王小兵估計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對方是要動手了,連忙做了個停止的手勢,道:“靜姐,我們說話,不用挨那麼近的。”

方雅靜隻好停住了,“小兵,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我家有一個聖壇,隻要把玉墜放在聖壇開光,那我被封印的記憶就會開啟,那我可以告訴你以後該怎麼做。”

自己根本沒有向對方說是玉墜,而對方居然知道是玉墜,可見來頭不小,做足了調查,對玉墜有一定的了解。

看方雅靜的神情,估計是勢要奪得玉墜的了。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三位美人都盯著自己,淡淡道:“我對聖壇不敢興趣,如果是聊這個話題,那我不奉陪了。”

“小兵,你今天不去也得去。”方雅靜威脅道。

“哦,你們有什麼方法能使我到你的家去?你不會現在脫衣服來嚇我吧?”王小兵揶揄道。

方雅靜俏臉更紅了,如同火燒一般,平添三分嫵媚的魅力,柳眉輕挑,明顯有些不悅了,一字一頓道:“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你會後悔的。”

“那你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佩戴的是玉墜?”王小兵如是道。

“我能感應出來,不是跟你說了嗎?它在召喚我,所以我與它有一點聯係。”方雅靜毫不猶豫道。

看她的樣子,倒真有這麼一回事似的,但王小兵哪會相信,冷笑道:“真的?那你知道我的褲衩是什麼顏色的?你感應感應。”

“你!”方雅靜氣得渾身微顫。

“小兵,你再這樣無禮,我們可要生氣了。”盧鍾芸雙手叉腰道。

“咦,我怎麼無禮了?靜姐說可以感應到我的玉墜在召喚她,那也應該可以感應到我的褲衩在召喚她啊。”王小兵毫不畏懼道。

這是他的地盤,就憑她們三個,他還沒有擔心的必要。

“為了世界的和平,你應該站出來,把玉墜交給我,我隻不過是借用你的玉墜來開啟我的另一部分記憶,然後會還給你的。”方雅靜抬出大道理。

王小兵聽了哈哈笑起來。

講大道理,他絕對不會遜色於對方,是以,笑道:“我為了宇宙的和平,覺得還是不把玉墜交給你比較好。”

至此,雙方已談不下去了。

“阿芸,阿夢,把他捉起來。”方雅靜忽然下令道。

“遵命。”話未了,隻見盧鍾芸與劉夢身影一閃,便疾向王小兵掠了過來,身手之,也算不錯了。

但與王小兵比起來,卻是差了一籌。

他嘴角向上一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不退反進,瀟灑地穿梭於她倆之間,如蝴蝶采花,並沒有下重手打她們,而是一會輕捏一下盧鍾芸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酥胸,一會輕拍劉夢那極富彈性的美`臀,使她倆不停地發出“啊啊”的春音。

纏鬥了數分鍾,盧、劉兩美人被他占足了便宜。

“靜姐,我們不是他的對手,怎麼辦呢?”盧鍾芸退了下去,雙手捂胸,俏臉紅撲撲的,其他書友正在看:。

“小兵,你這是何苦呢?我是來幫你的啊,你卻這樣對我,你還有沒有良心呢?”方雅靜束手無策,隻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了。

“哈哈,靜姐,我怎麼沒良心啊?”王小兵立在門口,笑道。

回想起剛才揩盧、劉兩美人的油,現在還意猶未盡,暗忖要是來再一次,那就妙極了。

盧鍾芸與劉夢兩美人的俏臉都紅暈亂舞,微咬著薄潤的下唇,微慍之中帶著一抹無奈的神色,卻更有女人味了。

他好想與她們在床上切磋一番。

但想到她們是來奪取玉墜的,還是小心為妙,不要在床上被她們擺了一道,那就悲催了。

“小兵,你跟我走一趟,行嗎?”方雅靜懇求道。

這不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是掩耳盜鈴的笨賊嗎?

王小兵在心偷笑,居然有這麼笨的敵手,也算遇到活寶了。

自己要是跟她去了,估計以後也就回來不了,當真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複返”的味道。他可不想做荊軻。

“靜姐,我們明人不做暗事,你說吧,是不是對我有意思?”他放肆地在方雅靜高挺的酥胸上行注目禮,一副要非禮她的神情,以老油條的口吻問道。

因為她太不識趣了,他隻好揶揄一下她。

“小兵,我不怕對你說,如果玉墜開光了,我還要通過跟你結合,才能把記憶完全傳輸給你。”方雅靜有一種豁出去的味道,微微昂著腦袋,非常認真道。

“哈哈,靜姐,不會這麼嚴重吧?”他開心笑道。

對方如此開放地來色誘自己,那倒還是一個亮點,隻是,自己不敢輕易上她啊。

“我說的句句為真。你現在跟我去,不用兩個鍾頭,我就可把我的記憶傳輸給你,那樣你就知道以後要怎麼做了。”方雅靜大有獻身的趨勢。

王小兵在她三圍出色的高挑身子上逡巡一回,覺得她算是個大美女。

如果與她在床上切磋一下,那會無比**的。

可是,他不能跟她走,不然,自己就要再等十八年才能做好漢了,十八年太久了,錯過多少美女啊,是以,他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靜姐,不如就在這把你的記憶傳輸給我吧,行嗎?”他咂了咂嘴,揚了揚粗眉,以曖昧的口吻,說道。

隻要是正常的女人,看到他那種挑逗的神情,都會明白他想要什麼的。

“還沒有將玉墜開光之際,我是無法將記憶傳給你的。你要跟我走,等我把玉墜開光了,我腦海有一段被封印的記憶就會開啟,到時就可傳輸給你。”方雅靜煞有介事道。

說來說去,都是騙自己到外麵去。

王小兵悶哼一聲,有點不耐煩道:“靜姐,你說謊也得高明一些吧?”

“我說的完全是真的。你為什麼不相信呢?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相信呢?”方雅靜一副焦急與無奈混合成的複雜神色,質問道。

“在這把你的記憶傳輸給我,那我就相信了,其他書友正在看:。”他笑道。

“不是說了嗎?要等我把玉墜開光了,那才能把記憶傳輸給你啊。”方雅靜要哭了。

想奪取玉墜,連一點色相都不付出,那怎麼可能?

王小兵暗忖著,又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了一口,吐出一個煙圈,笑道:“我家還有點事,我先走了,下次再聊。你們玩得開心一點,我買單。”

說著,留下一個寬厚的背影給她們,揮揮手,便走了。

“小兵,你相信我吧。”方雅靜追了出來。

“不要跟著我,你們太難纏了。什麼不看,就是想看我的玉墜,那不是神經有病嗎?”他轉過身來,做了個“不要過來的手勢”,正色道。

“如果你耽誤了大事,那你要負一切後果!”方雅靜肅穆道。

“沒問題,就是天塌下來,我都幫你們撐著,祝你們玩得開心。”他轉過身來,朝樓梯口走去。

同時,警惕著,隻要聽到有腳步聲追來,那就要加倍小心了。不過,她們並沒有追來,他下到一樓,向謝家化交代了幾句,無非是叫謝家化帶弟兄們去吃夜宵。

彼時,還不到晚上九點,陳麗還沒有下班,於是,王小兵便駕駛桑塔納到養生堂去。

到了養生堂,見陳麗一個人坐在那修剪指甲,笑道:“阿麗,今天生意怎麼樣?下了多少單?”

“還可以啊。”她立時歡笑道。

“待會一起吃個夜宵,怎麼樣?”他灼灼的目光在她嫩白的酥胸上來


snaptime:2017-11-23 10:05:01  .exectimeㄩ0.07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