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771章 他對她的試探


自從林珊珊對王小兵有了情愫之後,她就希望天天能看到他。

隻要不在他身邊,她就會感到空虛。

可是,一旦與他在一起了,她又感到有點局促,既想接受他的愛,又不想接受,處於一種矛盾的狀態之中,使她頗為不自在。

就像如今,當她被他摟在懷的時候,她感到有些興奮,有些緊張。

興奮是由於她體會到了戀愛的滋味,而緊張則是對他還有抵觸的情緒,擔心他有進一步的動作。

畢竟作為黃花閨女,她對自己身子的各個部位都是比較在乎的,如果被他攻占了自己上麵兩點,那倒不知如何是好了,要是連下麵一點也被他占領了,那她就更為不知所措了。

她想得最多的是:一旦把身子交給了他,那自己是什麼身份呢?

小三?女朋友?

她知道沈若蘭是他的女朋友,那自己不就是小三了嗎?

其實,這都因為她還沒有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強大進攻力,才會有這種狹隘的想法的。隻要她與他的小弟弟進行一次的友好交流活動之後,必然會改變看法的。

許多美人當時都想獨占他的,結果後來都希望他有多些情人。

隻有那樣,才不會被他騎在身子上一直耕耘下去,免除第二天走不了路的尷尬結果。

“珊姐,秀瓊姐不會那麼回來的,我講個笑話給你聽,算是小小報答一下你給我講解植物知識。”他欣賞著她俏麗的臉蛋,呼吸粗重道。

“以後再說,好嗎?”。她勾著頭,嬌聲道。

她的圓潤下巴都觸碰到她胸前兩座堅挺而豐滿的雪山了,那少女般的嬌羞特別迷人。

抱著她溫軟的嬌軀,就像是抱著一團能量,可以接連不斷地給小弟弟充電,不消一分鍾,便茁壯成為大弟弟了。

“珊姐,我說一個笑話給你聽。”王小兵意在使她的情緒平靜下來。

“我現在忙呢”她酥胸起伏頻率頗。

“很的。某間商店養了一隻八哥,專門用給進來的顧客說‘歡迎光臨’的,有一個少女不信,於是在進出了六次,八哥說了六次‘歡迎光臨’,到了第七次,八哥發怒道:‘老板,有人玩你的鳥!’”王小兵不疾不徐道。

鳥這個字,有著豐富的內涵。

男人當然知道它的含義,女人也不例外,除非是嬰兒。

是以,林珊珊“噗哧”一聲笑了,撒嬌似的又晃了一下身子,歡笑道:“咯咯,嗯,你壞”

聽著她那軟而不膩的話音,他體內的欲`火陡地升高了三分。

“珊姐,你好美。”說著,他忍不住把嘴湊了過去。

“嗯,別嘛”她咬著紅潤的上唇,微微偏開了腦袋,但角度並不大。

上次,他也想吻她的檀口,不過,她將頭偏開的角度比較大,他難以一下子吻到她的紅唇。如今,他則可以輕易吻到她的檀口。

他知道她對自己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於是,便直接把嘴印在了她的檀口,感受她紅唇的溫潤。

起先,她鼻翼哼出連綿不絕的“嗯嗯”春音,但不肯張開檀口,緊緊抿著朱唇,一副嬌羞之極的神情。

對於這種街的情況,他有豐富的經驗去解決。

隨即,他左手施展出著名的“鐵爪功”,神不知鬼不覺便開始攀登她的左雪山。

他隻是在她左雪山輕輕地點戳了一下,但她已頗為敏感,“啊”地嬌呼了一聲,便張開了檀口。

其實,這正是他聲東擊西之計。

當她的檀口張開那一那,他便祭出“柔舌功”,將舌頭伸了進去。

下一秒,他的舌頭與她的香舌纏綿在一起,相互嬉戲起來,其樂無窮,發出“嘬嘬”清脆的聲響。

他將“柔舌功”的精髓發揮出來,使她陶醉於其中。

接吻,是一項技術活。

技術高,也可以使美人輕飄飄的。

王小兵的接吻技術也算過得去,是以,與她切磋起來,能使她從中感受到難以言喻的淡淡感。

在激吻的時候,他還施展出“太極掌”,在她滾圓的美腿上輕輕愛撫著。

作為一名黃花閨女,大腿也是敏感之處。

是以,當他撫摸她的大腿時,她便用手握住了他的手,不讓他繼續揩油。

由此,他可以猜測出她的戒備心還是挺重的,想要得到她的身心,那還需要不懈的努力。

“小兵,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她俏臉紅撲撲的,嬌聲道。

“問吧。”他舔了舔嘴唇,道。

“你是真的愛我嗎?還是隻想玩玩呢?”她黑如點漆的美眸秋波宛轉,含情脈脈。

“珊姐,我愛你。你好漂亮,寶貝。”他呼吸越來越粗重了,體內的欲`火在急劇上升,真誠道。

他說的是真話。

“那若蘭呢?”她掀起眼瞼,瞥了他一眼,幽幽道。

“我也愛她。我愛你們。”他隻想早些與她在床上一起鍛煉身體,共同去尋找那活的源泉。

“嗯,我不”她撒嬌道。

“珊姐,我能滿足你們的。”他忍不住伸出右手,攀登她的右雪山。

“啊,別啊,若蘭要是知道了,她會恨我的。”她連忙握住了他的右手,若有所思道。

她與沈若蘭是姐妹淘。

是以,她不想挖沈若蘭的牆腳,以免惹來吵架。

這就是她最大的顧忌。她不了解他床上功夫的強大,才會感覺他是騙自己的,隻想玩玩自己。

“珊姐,我愛你。”他又吻住了她的檀口。

他知道,想要與她做活的體育運動,那要消除她的顧慮與心底那份矜持。

而這可能需要些時間,如今,他雖是欲`火焚身,但也不想使用霸王硬上弓開發她誘人的身子。

他要她自願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自己。

兩人又激吻了數分鍾,停下來喘息之際,她嬌羞道:“小兵,我們到種花基地去吧。”

“珊姐,待會就去,再坐一會。是了,你說種風景樹有沒有搞頭呢?”他感覺她的情緒又有點起伏了,是以,得先引開她的注意力。

“風景樹利潤挺高的。”她堅挺的酥胸急劇地起伏著。

“那我們再用一塊地來種風景樹,怎麼樣?”他確實想過做這個事,唯一的問題就是沒有技術。

而她正是這方麵的專家,隻要她肯出力,那就可搞多一個項目,一瞪功了,無疑就可增加村民的收入了。

他在村委上發過的誓言,是會全力去兌現的。

能否成功,那是一回事;是否認真去做,這又是一回事。他能做到的便是全身心去實現這個願望。

如果到最後失敗了,他也會感到遺憾,但他並不會很內疚,畢竟他是真的用心去做這件事了,沒有敷衍村民,對得起大家。

“種風景樹,對我來說,並不困難。”她頗為自信道。

“那就好,我們並肩作戰,好好地發展這個項目,爭取賺大錢。”他借機輕輕地拍著她彈性頗佳的大腿,道。

“嗯,你別摸人家大腿嘛”她微撅著紅唇,嬌聲道。

“哦,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珊姐,我們一輩子都在一起搞,好嗎?”。他是一語雙關,第一層意思是:共同搞經濟植物種植;第二層意思是:與她做活的體育運動。

當然,她也聽出了他話的意思。

是以,她的俏臉更加紅了,撇撇嘴道:“嗯,你還是好好對你的若蘭吧。”

“珊姐,我也愛你。你是我的寶貝,我要一生一世好好愛你。”他目光落在她那又窄又深的乳溝入口處,由衷道。

“嗯”她嘴角溢出濃濃的幸福笑意。

“珊姐,等種花基地建好之後,我們再搞風景樹種植。”他興奮道。

想到與她一起共事,那就能經常見麵,能經常見麵,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終究可以培養出深厚的感情,是以,他心情頗好。

“我說了,技術不是問題,但銷路就難解決了。”她道出了重點。

聞言,王小兵點頭表示同意。

她接著道:“如果沒有銷路,那種了就是賠本生意。”

“你說得對,得好好解決銷路這個問題才行,隻要有了銷路,那就可以種植了。”他一邊點頭說話,一邊伸手在她的酥胸上輕輕拍了拍。

“啊,你為什麼摸人家的胸脯啊?”她嬌嗔道。

“噢,我不是故意的。”他裝出一副無辜的表情,連忙道歉道。

“你老是揩人家的油,不準隨便碰人家身體,知道嗎?”。她晃了晃身子,表示自己的不滿。

不過,這麼一晃,又相當於磨動了他的老二。

那間,兩人私`處的交接處震蕩出一波淡淡的感,使他與她都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是以,她又不敢亂動了,隻是俏臉的紅暈更濃了,仿佛要滴出水來,嬌豔不可方物,實在是美麗之極。

“珊姐,你也可以拍拍我的胸膛。”他建議道。

“咯咯,拍你的,那怎麼能相同呢?你是男生,我是女生,當然是我吃虧啦。”她振振有詞道。

“不會吧,我們都是平等的。我拍一下你的胸部,你也拍一下我的,那應該是一樣的啊。雖然你的高大。”他咂了咂嘴,道。

“嗯,我不跟你狡辯。”她努著紅唇,道。

“哈哈,珊姐,這不是狡辯啊,是事實啊。”看著她一副理屈詞窮窘迫樣子,他笑道。

逗一逗她,他感覺很有趣。

“你們男生都是那樣,就是想那個。”她以專家的口吻道。

“哈哈,珊姐,難道你們女生就不想嗎?男人與女人結婚,那是為了什麼呢?”說到鬥嘴,他可不會輸於她。

聞言,她要語塞了。

“你……,嗯,你欺負人”她說不過他了。

於是,隻好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寬闊的肩膀,但並不用力,跟按摩店的捶骨差不多。

那間,兩人之間情意濃濃。

“哈哈,珊姐,誰欺負你了,我幫你教訓他。”王小兵開心道。

“咯咯,還有誰呢,就是那個姓王,名叫小兵的人囉,嗯,他老是欺負人家”她含笑淡淡白了他一眼,嬌聲道。

“噢,王小兵,沒問題,我待會去教訓他。”他笑道。

“嗯,現在教訓嘛”她嫵媚笑道。

至此,兩人的情感已頗為融洽了,跟情侶沒什麼分別了。

唯一不同的是:她心底的那抹矜持依然存在,畢竟她是黃花閨女,隻要那抹矜持不瓦解,她就羞於將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

而她的顧慮其實是會變動的。

當她與他的情意越來越濃的時候,她的顧慮就會漸漸被削弱。

有這樣一種說法:墜入愛河的男女雙方,會把對方的缺點也看成優點的。換言之,就是愛可以使人包容一切。

“好,我要罰他吻你這。”他找到了好機會,道。

隨即,把腦袋俯下去,不偏不倚正好吻住了她乳溝的入口入,感受她胸肌的滑膩。

“啊,你壞,人家要你教訓他,怎麼你卻來吻人家呢,嗯,我打你”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隨即,連忙舉起小粉拳,輕敲他厚實的脊背。

“珊姐,我罰他吻你。”他將舌頭伸進了她的乳溝。

“啊,那我不要你罰他,你點停下來嘛”她身子開始軟起來,隻得用手捧起他的腦袋。

他舔了舔有點幹裂的嘴唇,一副回味無窮的神情,凝視著她秋水蕩漾的美眸,他腦海能想象出她嬌軀上的三點是非常吸引人的。

“珊姐,不如再罰他給你按摩一下,好嗎?”。他已準備施展出“鐵爪功”來攀登她胸前兩座雪山了。

“啊,不了”她嬌羞萬分道。

看著她那如熟透了的紅蘋果的俏臉,他忍不住吻了一口。

他知道她此時的情緒起伏又比較大了,是以,得先安撫一下,言歸正轉道:“珊姐,那你先做好種風景樹的準備,明年可能會搞這個項目。”

“那你找好銷路了嗎?”。她用玉手將乳溝入口的口水擦拭了一下。

“邊種邊找。”他如是道。

有些事情,不用考慮得那麼清楚,先去做著,到時自然會船到橋頭自然直。

“那不好吧。如果沒有銷路,那就虧大本了。我不建議那樣做。”她柔聲道:“一般來說,隻有政府部門才會購買大量的風景樹的。”

“華龍縣的風景樹銷量怎麼樣?”他問道。

“應該還可以,你沒有見到北上廣州那條國道兩邊都有不少地是用來種植風景樹的嗎?”。她將腦袋伏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感覺到她已把自己看成她的男朋友了。

至少,是有這種趨勢。

不然,她不會任由自己抱著她,現在她還將腦袋伏在自己的肩膀上。

是以,他心頗興奮,輕輕地撫摸著她柔滑的黑亮秀發,道:“我應該可以接到工程,就這麼定了,明年搞。”

遠的且不說,就說東方鎮。

他與葉翠翠的關係非同一般,而葉翠翠的姐夫是鎮書記。

因此,隻要他跟葉翠翠疏通一下,估計東方鎮的基礎建設需要用到風景樹的,都會在他這拿貨。

“你認識政府的人嗎?”。她好奇道。

“算認識一些吧,以後還會繼續去結識新的。”他又借機在她的酥胸上輕輕拍了拍。

“嗯,你還來,我打你”這一次,她明顯沒有之前那麼在乎了,語調也溫柔了許多,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肩膀。

至此,他感覺自己有戲可唱。

畢竟,她對自己越來越有好感了,隻要再挑逗挑逗她,估計就能將生米煮成熟飯了。

不過,得試探一番,看她反應怎麼樣,如果她反應還是很激烈,那今天就隻能到此為止了,不然,則可以更進一步發展。

在要試探之前,他得做個鋪墊。

於是,笑道:“珊姐,你會弄盆景那些東西嗎?”。

“盆景啊?不是很懂,隻略為知道一下,因為沒有怎麼搞過,沒什麼經驗。”她微微搖頭,老實道。

“那就算了,我們隻種鮮花與風景樹。”他盯著她的酥胸,咂著嘴道。

“風景樹,我隻能幫你種,但銷路就要靠你自己哦。”她想讓他考慮清楚,畢竟,一旦開始種了,就有機會虧本。

“這個當然,銷路讓我來解決。種風景樹,就由我們村出資,你出技術,那你想要怎麼分紅?”他凝視著她迷人的俏臉,已準備好試探一番了。

“咯咯,你說怎麼分就怎麼分吧。”她格格嬌笑道。

“不如這樣吧,你拿百分之五的提成,怎麼樣?”他粗略估算了一下,如果風景樹年產值能達到十萬,她就能拿到五千一年。

而他知道風景樹如果有銷路,那年產值動輒都是過百萬的,是以,也不會使她吃虧。

“咯咯,好啊。”她歡喜道。

看到她正處於喜悅的狀態中,於是,他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忽地伸進了她的上衣,朝著她胸前兩座雪山疾奔而去。

那間,他便握住了她的左雪山,雖是隔著奶`罩,但一樣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膩人的彈性。

“啊,你幹什麼啊,別啊,你放開”她連忙捂住了酥胸。

這樣一來,連他的手也捂住了。

她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咬著薄潤的下唇,一副又惱又羞的神色。

從她的反應來看,並不算激烈。這就說明可以繼續發展下去,不過,如今得先穩住她的情緒,畢竟她的情緒起伏很大了。

“珊姐,請聽我解釋。”他真誠道。

“嗯,我不聽,你壞”她輕蹙著柳眉,頗為嬌羞道。

“珊姐,我一直想知道你是戴什麼奶`罩的,所以忍不住想摸一摸,其實我不是要摸你的奶`子,而是想摸一摸的奶`罩,那就滿足了。”他理直氣壯道。

“嗯,你分明是捏人家的奶`子”她窘迫起來,又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結實的胸膛。

從她揮動小粉拳打過來的力量來看,她並不怎麼生氣。

不然,她雖不是練家子,但必然也可以捶出那種“砰砰”的聲響的。而實際上,她隻是溫柔地捶打著他的胸膛。

“珊姐,我真的隻是想知道你戴什麼奶`罩。”他堅持道。

“嗯,你壞”她嬌聲道。

他趁機又輕輕地在她的雪山上攀登了一會,感受那醉人的彈性。

“啊,你別捏嘛,好酸啊”她隻緊緊地捂著酥胸,卻沒有去撥他的手,這使人感到有貓膩。

此時,她不停地晃著身子。

他知道,如果再刺激她,可能會使她產生極大的抵觸情緒。

是以,連忙道:“珊姐,我們村還有不少桔子樹,但村民的種植技術不高,你可以抽空來指點一下他們嗎?”。

她努了努紅唇,還在討厭他剛才的襲胸之舉。

不過,她還是回答了:“桔子樹的種植比較容易,隻是在打花結果的時候要注意幾個問題就行了。”

“你是專家,你就指點一下他們吧,等我有錢了,買一個大哥大給你。”他想不到,不用多久,便有了比大哥大更小巧的手機,像諾基亞。

不過,那時的手機是非常貴的。

比如諾基亞最原始那種3310那種機型,現在一百塊都沒人買了。

但在當時,動輒都是過萬塊的,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的。科技發展得好,對民眾確實有好處。

從手機的發展,就能看出普通民眾享受到科技進步帶來的實惠。

“咯咯,我才不想要呢,那麼大部,拿著怪不舒服的。”她雖是這麼說,其實心還是想要的。

大哥大雖然像磚頭,但它在九十年代中初期,卻是身份的象征。誰手拿著大哥大,那就表明那人是個土豪,受人仰慕。

“珊姐,那你要什麼,我到時買給你。”他把她看成自己的老婆了。

“咯咯,我還沒想好呢”她也漸漸默認是他的人了。

感情這種東西,其實是會變化的。

隻要兩人真的彼此都有興趣,那就可以培養出深厚的感情。

像王小兵與林珊珊,他對她有意思,她對他也有意思,是以,當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便自然而然地會使彼此之間的情感越來越濃厚。

至此,他感覺又可以再試探一番了。

是以,右手又捏了幾下。

“嗯,你怎麼還來呢,你就會欺負人家”她撅著紅唇,嬌嗔道。

但這一次,跟剛才又有了些許的不同,剛才,她的話音明顯還比較生氣,但現在卻沒了那種味道,隻有撒嬌的意思。

“珊姐,那你罰我吧。”他笑道。

“好,我罰你今晚不準吃飯”她皺了皺嬌俏的鼻翼,含笑道。

“可以,我今晚不吃飯,我吃燒烤與黃鱔粥,再加肉包子,那行嗎?”。他又在她的雪山上攀登了一下,一本正經道。

“啊,咯咯,你……,嗯,人家要餓你一晚”她“噗哧”一聲笑道。

“珊姐,我愛你。”說著,他又吻住了她的檀口。

隨即,兩人激吻起來。

吻到情深處,他與她都陶醉於其中了。

約莫數分鍾之後,兩人才停下來喘息,他瞥了她一眼,而她也正好看過來,四目交投,產生濃濃的火花,使彼此的心靈都震蕩出活的漣漪。

他一時興奮,又攀登了幾下她的雪山。

“啊,你幹嘛還來捏呢?”她左手捂著酥胸,右手拉著他的耳朵,扯了一下。

“唉喲,珊姐,別那麼用力,耳朵會被扯掉的。輕點吧。”他佯裝疼痛的樣子,目的就是要讓她高興。

果然,她非常開心。

“哼,誰叫你色膽包天呢,明知人家會生氣,還要來惹人家,活該,咯咯。”她又扯了幾下他的耳朵。

其實,她根本沒有用什麼力,隻是做個樣子而已,當她對他有意思之後,自然也會關心他,不忍見到他痛苦的,是以,不可能出大力去扯他的耳朵。

不過,他裝作有點痛的模樣,道:“再扯,我要還手了啊。”

其實,他是有目的的。

“咯咯,你揩了人家的油,人家就是要扯你耳朵”她格格歡笑道。

“珊姐,那我也要還手了,你占了我的便宜,我現在要回本。”他趁機祭出“鐵爪功”的精髓,攀登她的雪山,在上麵又揉又搓,十分過癮。

“啊啊,你壞”她連忙雙手捂著酥胸。

“珊姐,你剛才揩我的油,吃我的豆腐。”他反咬一口,爽朗笑道。

“嗯,哪嘛,我隻是扯了扯你的耳朵,怎麼吃你的豆腐啦,你卻用力地在人家胸部不停地揉`搓,這才叫做揩油呢,你壞死了”她以無辜的神情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嬌嗔道。

但她又並非真的生氣。

那種嗔中帶喜的迷人樣子,真是風情萬種,教人欲罷不能。

但凡是個男人,都會被她這種繞指柔感動兼且迷住,就是鋼鐵男人也會熔化成水,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珊姐,我不是摸你的胸,我隻是摸你的奶`罩。”他澄清道。

“嗯,人家的奶`罩就是在奶`子上麵,你摸人家的奶`罩,就摸到人家的奶`子了,還狡辯呢”她極力證明道。

“這樣啊,好像也有理。”他笑道。

“怎麼是好像有理呢,那是事實,你懂不?所以說,你是揩人家的油”她左手捂胸,右手輕打他的胸膛。

“那是我不對,我沒有想到摸你的奶`罩也相當是摸了你的奶`子,對不起,珊姐,不過,你的奶`子真是棒極了。”他頗為興奮,由衷讚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08:22:04  .exectimeㄩ0.17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