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761章 不一樣的鴻門宴


不過,令王小兵感到意外的是,沙陀並沒有動手。

冷笑了兩聲,沙陀道:“太子說想請你吃頓便飯,希望你給個麵子,他叫我來接你過去。”

聞言,王小兵心七上八下的。

上次,參加太子的生日派對,救走了柏秀瓊,從那以後,他不想再進入萬豪酒店。

因為那是太子布下了重兵的地盤,隻要到了那,除非是太子不想留人,那自己就可離開,不然,被困在麵,還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他想不到太子居然想見自己。

如果答應前往,那就相當於走進一個大險境。

不過,要是不答應,那估計立刻就會發生鬥戰,沒有半分轉寰的餘地。這一點,王小兵是能猜測到的。

是以,他躊躇起來。

本來,他已做好了準備開打的了。

但現在卻又有了商量的餘地,估計是太子想談條件。王小兵不用多想,也知道太子想談哪方麵的條件。

不外乎兩個。

其一就是關於碎雪的事。

其二極有可能是那女刺客的事。因為當時隻有王小兵與洪東妹兩人被警方帶走了,而其他參加生日派對的人還留在萬豪酒店,是以,當找不到女刺客時,太子必然會想到是王小兵搞的把戲,將人悄悄地轉移出去了。

這兩件事,都是棘手的事。

王小兵不可能把碎雪交給太子,隻要這一點沒法談,那第二件事都不用提了。

如此一來,去見太子,那也是凶多吉少。王小兵不是怕死,他隻是不想隨便去送死而已。做人,該勇敢的時候就要勇敢,該讓步的時候就讓步,這就叫做智勇雙全。

“太子說了,大家是朋友,什麼事都可以談,還請你跟我走一趟。”沙陀神色雖不善,但話語也沒有更進一步的威脅。

“好。”王小兵點頭道。

他想到反正沒有更好的辦法,不如就去見一下太子。

說不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有時候,沒有走到路的盡頭,也難以發現另外的巧徑。而且,要是不去,估計美容店的員工也會受累被打。

於是,他便上了沙陀的麵包車,前去見太子。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這一次自己是否能全身而退?自己一人深入狼窩,還能出去嗎?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萬豪酒店。

還是在那間特別的包廂,王小兵見到了太子與四大金剛的另外三個。

太子還是那麼的溫文儒雅,見王小兵來了,連忙熱情招呼道:“兵少,來,我倆好好喝兩杯。”

“太子,這件事……”王小兵想簡單說一下。

“誒,我們先喝酒,其它事慢慢再說。”太子搖了搖手,親手給王小兵斟了一杯五糧液。

看到太子這麼客氣,王小兵倒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他也知道這是太子裝出來的,並非真心對自己好客。人生如戲,別人都這麼投入地表演,他也全情演出。

“太子,等我自己來斟吧。”王小兵接過酒杯,笑道。

其實,他在想這杯五糧液會不會有毒。

如果等自己吃下去之後,太子便淡淡道:“你中毒了。”假如發生這一幕,那可悲催了。

而這也確實有可能發生的,莫看太子一臉和善,笑容可掬的樣子,估計他的心對王小兵十分痛恨,就不說碎雪的事了,單說女刺客的事,就足使太子火冒三丈。

金碗銀盤盛著的無非是烹飪精致美味的菜式。

太子做了個請的手勢,道:“來,嚐嚐這道‘肥豬入甕’,味道不錯的。”

聞言,王小兵感覺太子是有意來諷刺自己,但如今局勢對自己非常不利,被嘲諷了,也難以全力反擊,不過,也不能太過沮喪,要做到不卑不亢,那就是最好的了。

是以,也笑道:“這個菜名不好聽,應該叫做‘皇上皇香肉’比較雅。”

“哈哈,看不出兵少是一個有意思的人。”太子端起酒杯與王小兵碰杯,一副開心的樣子,笑道。

鴻門宴,說的是劉邦帶著手下去參加項羽的飯局。當時,劉邦還帶了樊噲等將領前往,並非孤單一人。如今,王小兵也相當於置身“鴻門宴”。

但他是自己一人前來的。

是以,沒有任何依靠,一切都需要自己隨機應變。

“,太子你是個非常幽默的人。”王小兵小抿一口五糧液,臉上帶著笑意,但心念電轉,正在察顏觀色,尋找脫身之計。

“兵少,我非常欣賞你。”太子讚美道。

“不敢,我這種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沒有值得誇獎的地方。”王小兵謙虛道。

他暗忖,太子並不談沙陀手下被打的事情,也沒有問碎雪與女刺客的事,而是跟自己聊些無關緊要的話,估計是想先跟自己客套一下,隨後便會轉入正題。

“我說的是真的。如果我沒看錯,兵少日後必然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太子以認真的口吻道。

“哈哈,我自己感到害羞。”王小兵腦筋急轉。

太子一上來便是一大堆溢美的話,可想而知,必然接下來就要說正經事。

俗話說不打笑臉人。太子這麼客氣,到時要是問到碎雪的事,王小兵倒有點難以回答。

“我相信我的眼光不會看錯。”太子堅持道。

“如果以後能混一口飯吃,我都感到滿意了。”王小兵拿起象牙筷子,挾了一塊薄薄的魚片進嘴嚼著。

“你太謙虛了。這麼說吧,不出意外,幾年之後,你肯定要比我利害得多。”太子掏出了雪茄,遞一支給王小兵,字正腔圓道。

聞言,王小兵心“咕咚”一聲。

難道太子知道自己正在搞結盟的事情了?如果屬實,那就麻煩了。

不過,他心底的那抹驚慌並沒有表露出來,打了個哈哈,笑道:“太子,我敢說我一定會超越你。”

這次,他居然自信滿滿地承認了。

莫說分別站在包廂四角的四大金剛感到意外,就連太子本人,也掠過一抹稍縱即逝的訝色。

因為從一開始談話以來,王小兵都是以謙虛的方式來回答,所以,按常理來說,那這一次也應該是說那種“那不可能”的話語才對的。

是以,當他點頭表示太子說的有理時,才會使眾人感到意外而吃驚。

“哈哈,祝賀你!”太子笑意有點勉強。

“估計要一百年之後,我才能超越你,等到了那時,還請太子送一個金牛給我,幫我慶賀一番。”王小兵神情自若,笑道。

“哈哈,好!隻要我們能活那麼久,不要說一個金牛,就是十個金牛,我也送給你。”聽王小兵說是一百年之後的事,太子英俊的臉龐才現出了自然的笑容。

兩人爽地幹了一杯。

王小兵確實是豁出去了,不論酒有沒有毒,他都不管了。

反正來參加的是鴻門宴,本來就凶多吉少,既然是這樣,那還提心吊膽有什麼用呢?明知能活著出去的機會不大,再惶惶不可終日也無濟於事,倒不如瀟灑自在地對待。

包廂的氣氛看似很融洽。

但實質上,大家心知肚明,畢竟王小兵與太子的實力不相等,是以,也難以獲得同樣的談判權。

就目前的形勢來看,王小兵處於被動的狀態,他唯一可做的就是等待太子的發問,然後以機智盡量來維護自己的利益。

不過,是否能度過今天這一險境,那還是個未知數。

處於險境之中,誰都有求生的意願。

“兵少,有沒有興趣交我這個朋友呢?”太子聲音誠懇,忽然問道。

王小兵微怔了怔,如果答應與太子做朋友,那以後就麻煩了,估計會被太子的虛假義氣所困惑。

何況,他也知道太子不是真心想要與自己交朋友。

是以,他不會答應。

但問題就在於,如果直接拒絕,那對自己也沒有好處。

於是想了想,笑道:“太子,我現在的心情真是受寵若驚。我是從來沒有想可以跟你做朋友。像我這種平凡的人,根本不可能交上你這麼出色的人。”

“誒,你太客氣了。不如就讓我們結拜成兄弟,怎麼樣?”太子竟然降尊說道。

“不,這個會讓我心不好受的。”王小兵婉拒道。

“兵少,我感覺你是看不起我,所以不想交我這個朋友。這樣說吧,我也沒什麼能耐,不過,一些小忙還是可以幫的。”太子的臉色有辛。

“太子,你誤會了,我不是不想交你這個朋友,而是極想交你這個朋友,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心一下接受不了。就像一個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大富翁的人,突然聽說自己比世界首富比爾??蓋茨更加有錢,那怎麼接受得了呢?”王小兵侃侃而談。

說到詭辯,他不會輸於太子。

太子邊聽邊點頭,隨後道:“那你考慮一下,我真的想交你這個朋友。”

“好,先讓我有個心理準備,那我就不會感到有壓力。畢竟,交你這種上層的大人物,對於我這種小人物來說,那是有很大壓力的。”王小兵推心置腹道。

“哈哈,我不明白。”太子笑道。

“這個我也解釋不清楚,反正就是會感到有壓力。”王小兵煞有介事道。

兩人又碰了一次杯。包廂的氣氛開始有點沉悶起來,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四大金剛像是泥塑木雕一樣分站包廂四角。

不過,他發現黑寡婦偶爾會向自己望過來。

難道她對自己有意思?王小兵心冒起的荒誕念頭立刻充盈腦海。

但這種情況出現的機會是低到不能再低的。是以,他暗笑自己的想象力太過於豐富,連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這個歪念壓下去。

太子抽著雪茄,道:“兵少,你說做人是聰明一點好呢,還是笨一點好呢?”

“我自己都不會做人。”王小兵連忙打一個馬虎眼道。

聽太子那樣問,王小兵感覺對方是要說到點子上了,接下來的對話估計會有點火爆了。

“你又謙虛了。我經常在思考這個問題,但沒有參悟透徹,你就不要客氣,給個答案我,行嗎?”太子以誠懇的口吻請教道。

“我自己對人生沒什麼見解。”王小兵笑道。

“你說說你的看法吧,我可以作為參考。”太子做了一個“請盡管說”的手勢,道。

既然太子問到這樣的問題了,王小兵也可以猜測出來,這是太子準備向自己使下馬威了,等自己回答之後,就能聽到太子的真正意思了。

是以,王小兵略一思索,道:“該聰明的時候就聰明,該笨的時候就笨。”

“好!聞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太子比了個大拇指,讚道。

“我隻是胡說的。”王小兵不好意思道。

“你胡說都有這樣的水平,那可看出你要是認真來說,那可不得了。”太子笑道。

“太子,你就別捉弄我了,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少能耐,實在是對人生沒有高深的見解,但你一定要聽,我隻好照我想到的去說了。”王小兵如是道。

“哈哈,我說你是個有前途的人,從你說話就可看出來。”太子吐了一個煙圈,道。

“不敢當。”王小兵擺手道。

兩人第三次幹杯。

一杯見底之後,太子好像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問出來了:“兵少,據說馬師傅將那把碎雪給你了,是不是?”

至此,狐狸終於露出尾巴了。王小兵早已想到太子會朝這方麵來問的,是以,當聽到對方這樣問的時候,也並不感到意外,隻是想不到會問得那麼直接。

在那一那間,萬千念頭湧上他的腦際。

他首先想到,如果自己說“不是”,那太子也不會信。如果說“是”,那估計太子就會正式開口問自己要碎雪了。

而他知道太子是清楚碎雪在自己手的,是以,他覺得不論自己怎麼回答,估計太子都是要問自己要碎雪的了,想到這,腦海不禁有點紊亂。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稍微鎮定下來。

“太子,我可不可以問一個以前問過的問題?”他忽然反客為主,問道。

太子愣了一下。

隨即,便笑道:“行,問吧。”

“太子,我聽人說你想要拿碎雪去做壞事,將某人的運氣弄壞,對嗎?”王小兵也不知太子要拿碎雪幹什麼,隻是胡亂猜測道。

“哈哈,那你相信嗎?”太子沒有從正麵回答。

“這隻是外麵的傳聞,我是不怎麼信的。”王小兵從太子那閃爍的眼神看出了端倪。

自己剛才問的話可能沒有說中太子想要得到碎雪的目的,但至少方向是對的,那就是太子拿碎雪去做壞事。

“我跟你說實話,上次,你問過我,我說隻是拿來收藏,其實,不是的,是有人托我找碎雪,而我答應了,我向來是個說到就要做到的人,所以我會全力去找出碎雪。”太子站了起來,沿著餐桌踱了半圈,道。

王小兵之前也聽說是這樣的。

是以,他感覺太子所知道的也不多,或許那個真正需要碎雪的人才知道要用碎雪做什麼。

忽然之間,他靈光一閃,暗忖會不會是碎雪的主人或主人的後代想要得到碎雪呢?畢竟碎雪麵暗藏著一批黃金的下落信息,得到了碎雪,就有可能得到黃金。

“那個托你找碎雪的人拿碎雪有什麼用呢?”王小兵幹脆一問到底。

反正都問開了,不問白不問。

太子神色驟然間有點不悅,道:“恕我不能奉告,我跟他之間有約定。”

至此,這個問題便進入了死胡同,隻要太子不肯說,那也就難以知道答案了。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太子有可能知道答案。

王小兵心癢難搔。

他想,如果真是張拾來的後代來找碎雪,那自己也可以將碎雪歸還給人家。

於是,淡淡道:“太子,是碎雪的主人後代想要找碎雪嗎?如果是那樣,我可以出一份力。”

聞言,太子眼神掠過一抹狡黠的神色。

忽然之間,王小兵感覺自己想當然了,如果太子隨便找個人來說是張拾來的後代,那自己倒是麻煩了。

果然,太子微微頷首道:“我雖跟他有約定,但也可略為透露一下他的情況,估計跟你說的也差不多吧。可能真的是想要找回屬於自己父輩的東西。”

王小兵在心暗罵一遍三字經。

但他臉麵還是掛著笑容的,道:“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可以見個麵。”

“行!”太子聲音有些興奮,“不過,我要打電話去跟他勾通一下,你得等一天半天左右,如果他同意相見,那我就安排時間見麵,怎麼樣?”

“好啊。”王小兵感覺太子要耍伎倆了。

“隻要碎雪在你身上,那就容易辦。”太子這句話是用來試探的。

“哦,太子,你誤會了,其實碎雪不在我身上,但我約略知道碎雪在誰的手。”王小兵連忙否認道。

“在誰的手?”太子忍不住問道。

從太子那迫不急待的神情,王小兵能看出他對碎雪的渴求。

“我發過毒誓,不能輕易說出來,不過,要是見到了碎雪的主人後代,那就可說出來。”王小兵連忙設置了一個攔路虎,道。

“那問題,我盡量安排你們見麵。”太子忘情地說道。

剛才,他還說要打電話跟那個人勾通一下,現在,卻忘記了,是以,變得前後矛盾,王小兵隻想發笑。

“太子,那個人會不會是假的?我有一套方法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張拾來的後代,隻要問三個問題就行了。”王小兵心念一轉,想出一個應對的辦法,道。

其實,他隻是胡謅的。

不過,太子也不知他說的是真還是假。

因此,王小兵覺得可行,而這一點,使太子滿臉的高興之色驟然間便煙消雲散了,由此也可猜測到他剛才說的話是假的。

“哪三個問題?”太子好奇道。

“等到見了張拾來的後代才能問。”王小兵神秘兮兮道。

“你怎麼知道問了三個問題,就可確定他是不是張拾來的後代?”太子如墜五霧,想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我聽人說的。”王小兵敷衍道。

太子臉色很難看。

他是想不到王小兵會有“三個問題”,本來是充滿了希望的,但如今卻絕望了。

如果貿然找一個假的張拾來的後代來見王小兵,一旦真的有“三個問題”存在,那必須會露出馬腳。

唯一令太子感到欣慰的就是,他覺得碎雪是在王小兵手。

這樣一來,隻要把王小兵留住了,那就相當於留住了碎雪。想到這一點,太子的臉龐又恢複了一點和善之色。

其實,他已準備對王小兵來硬的了。畢竟嚐試過了軟的,居然不起效果,那就隻剩下硬的方法了。隻是他感覺王小兵是個倔強的人,擔心一旦撕破了麵皮,可能打死對方,也難以知道碎雪的下落,那倒沒意思。

而現在按這種情況看來,他覺得隻要再周旋周旋,也許就能從王小兵手得到碎雪。

是以,他才沒有那麼急著要動武。

他覺得是要向王小兵施點壓力了,這樣一來,或許能使之交出碎雪。

於是,清了清嗓子,道:“兵少,那天你與洪姐被派出所的人帶走,是一場鬧劇吧?我後來去打聽,好像說抓你的事,那是假的。”

王小兵心一沉。

他完全猜測對了,太子真的是要問自己女刺客的事。

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需要回答得更加小心,一旦被太子聽出了端倪,那估計自己就真的是“壯士一去不複返”了。

“是這樣的,有個仇家想害我,到派出所舉報我,說我藏有毒品,於是,便有警察來抓我,後來證實我是清白的,所以才沒事了。”王小兵泰然自若道。

他發現太子正在盯著自己看,明顯是想從自己的神情來看出端倪。

幸好他經曆過了不少大場麵,心理素質頗好。

“原來這樣。”太子點頭道:“我當時關心你,你被帶走之後,我立刻去打點關係,準備救你出來。”

“謝謝太子的關心。能得到你的關注,那是我的榮幸。”王小兵能從太子那越來越凝重的臉色感覺到氣氛正在變得緊張。

“兵少,我想問個問題,不知方不方便。”太子又舉起酒杯,與他碰杯。

“沒事,隨便問。”王小兵大方道。

碰了杯,兩人又各自見底。

隨即,太子佯裝好奇問道:“兵少,你那晚有沒有見到那個女刺客?”

“沒怎麼看清楚,當時,實在是太了,我還沒反應過來,走廊上就起了一陣毒煙,連眼都睜不開來了。”王小兵如是道。

其實,太子的意思是“你有沒有第二次見到那個女刺客”。

不過,王小兵假裝糊塗。

“那個女刺客想要致我於死地,與我是死敵,誰要是敢收留她,我一定要叫他死無葬身之地!”太子看似是自言自語,實質是說給王小兵聽的。

“太子,我想沒人敢收留她。”王小兵讚同道。

“不能這麼說,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什麼事都敢做的,又以為別人不知道。”太子臉有不悅之色,道。

“這個確實有可能。如果敢跟你作對,那人也太自不量力了。或許他隻是胡鬧一番,也不是真心要跟你為敵的。”王小兵替自己作了一番辯解。

“但願那樣。”太子頷首道。

王小兵已感覺自己的危險係數越來越大了。

不過,難能可貴的是,他還能保持鎮定,問道:“太子,有沒有查出那個女刺客的底細呢?”

“還沒有,不過,我已經鎖定了幾個人,估計會是那幾個人的機會很大。兵少,麻煩你幫我個忙,可以嗎?”太子以商量的口吻道。

“當然可以,能幫你做事,我感到自豪。”王小兵點頭道。

“好!夠朋友!”太子又比了個大拇指。

王小兵隻等他問出來。

但不用多想,也可猜測出太子將要請幫的忙絕不會是好事。

果然,太子沿著餐桌又踱了半圈,道:“因為我誓要揪出那個女刺客,所以,想請你以後幫我多留意一下,如果發現那個女刺客的蹤跡,就告訴我一聲。”

“這個沒問題。”王小兵爽道。

至此,太子忽地朝沙陀使了個眼色,明顯是要他站出來說話。

當時,太子是背對著王小兵的,是以,王小兵沒有見到太子使眼色,不過,他看到沙陀的神情,便知太子在耍小伎倆了。

隨即,沙陀聲如洪鍾道:“太子,我想說一件事。”

“你沒見到我正在跟兵少商量大事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規矩?你難道身癢了?”太子的話音很低,但卻是飽含著殺氣。

“我錯了,但我要是不說的話,我心不好受。”沙陀垂著頭,怯怯道。

王小兵感到好笑。

這分明是在做戲,還當自己不知呢。

不過,他也沒有揭穿,反而也加入了這場表演之中。他估計沙陀是要說耳環男的事,他也正想跟太子談這件事,畢竟,自己來參加這個鴻門宴,太子是想借機來發難的,該吃的也吃了,該喝的也喝了,是到了說正經事的時候了。

於是,王小兵佯裝好意道:“太子,既然他有重要的事,那就讓他說好了。”

“看在兵少的麵子上,我饒你一回。”太子裝模作樣道。

“知道,我下不為例。是這樣的,我有個弟兄被兵少打了,那個弟兄叫我幫他報仇,我感到非常為難。”沙陀瞥了一眼王小兵,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更新純文字


snaptime:2017-11-21 12:07:29  .exectimeㄩ0.14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