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750章 摸進她的房間


林珊珊見到三位美人睡在一起,其實那是王小兵的傑作。

本來,王小兵真的想說“是我讓她們睡在一起的”這句話,但想到說出來,肯定會影響自己泡她,於是忍住了。

“不會吧,可能是脫了衣服睡在一起比較暖。”他胡謅道。

“也許吧。”林珊珊也不敢肯定。

“珊姐,你的唇好性感,好有魅力。”他由衷讚道。

“咯咯,你還是去讚你的沈若蘭吧,我才不吃這一套呢,我要回家了”她又輕輕地晃了晃身子。

“珊姐,教我一點接吻的技術,好嗎?”他以萬分誠懇的態度問道。

“咯咯,別亂來。”她嬌笑道。

她還沒有正式交過男朋友,對於接吻算是外行人。

而他,在她眼內,至少是跟沈若蘭成為了一對,肯定接過吻,所以經驗比自己豐富,如此一來,他並不是要學習接吻,而是想要吻自己。

其實,林珊珊也想跟他接吻的。

畢竟,她對他有意思。

不過,想到沈若蘭,她心又會湧起複雜的情緒。

當愛情來了的時候,人是很難抵擋住誘惑的,就像如今,林珊珊雖有很多顧慮,但體內的欲`火在漸漸上升,使她的勇氣自然也水漲船高。

“珊姐,教我吧。”他邊說邊把嘴湊了過去。

“嗯”她嬌羞地垂下了腦袋。

這樣一來,他便能吻到她的紅唇了。剛才,她是偏過頭去,使她難以吻到自己的檀口。

如今,卻是明顯處於半推半就的狀態了。他也看出這一點了,是以,毫不猶豫地把嘴印在了她濕潤的紅唇上麵。

“嗯嗯”

她緊緊抿著紅唇,鼻翼哼出誘人的春音。

在這情迷意亂的一刻,她確實在考慮要不要讓他的舌頭進入自己的檀口,因為一旦被他攻陷了自己的檀口,她怕自己會堅守不住底線,讓他得到自己的身子。

就在他要將“柔舌功”的威力發揮出來之際,卻聽到董莉莉在樓下喊道:“小兵,下來吃飯。”

村委飯堂開飯。

聞言,王小兵與林珊珊都微吃一驚,旋即分開了。

?

“就來,我幫珊姐收拾一下東西。今天飯堂有什麼菜呢?”王小兵伸頭出窗外,掃視一眼,見董莉莉正仰著腦袋看上來,道。

“哦,還是昨天的菜。”說著,董莉莉便上樓來了。

孤男寡女獨處一室的,她感覺王小兵與林珊珊可能會做活的體育運動,是以,上來瞧瞧。

當她瞧見林珊珊俏臉紅暈頗濃,便知兩人肯定有點接觸了,但估計他還沒得手,於是幽幽地瞥了他一眼,一語雙關道:“小兵,你做了一件好事啊。”

“哈哈,什麼好事呢?”他訕訕笑道。

“就是幫珊姐收拾東西囉。”她掃視一眼,見林珊珊俏臉更紅了,笑道:“珊姐,還有什麼要收拾的,我幫你吧。”

“哦,沒有了。我走了,明天見。”林珊珊捺上了包包,與王、董兩人揮揮手,便下去了。

“要不我送你回去?”王小兵一直用手擋在褲襠前,壓住老二。

不然,那頂“小帳篷”就要顯現出來。

他的動作有點怪。

“不用了,我搭中巴正好回到家門口的,再見。”林珊珊嬌羞地莞爾一笑。

等到林珊珊走了之後,董莉莉才揶揄道:“小兵,得手了嗎?原來又發現了一朵鮮花啊。”

“哈哈,老婆,你誤會了,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他尷尬笑道。

“哼,還狡辯呢”她一副法眼無邊的樣子。

“來,幫我紮一下頭發,有點亂了。”她轉過身去,將橡皮筋解開來,等著他上來。

“好啊。”他走上前,就站在她的背後,左手幫她將秀發攥成一束,右手則接過橡皮筋幫她將秀發捆住。

就在這時,她無意中後退了小半步。

那間,她的美`臀便撞了他褲襠那雄壯的“小帳篷”上。

“啊”她嬌呼一聲,旋即轉過身來,往他的褲襠看去,看到他褲襠的壯觀,俏臉微紅,美眸露出戲謔的神色,好像在說:還說沒有呢,證據都泄露了。

他連忙將雙手垂下,笑道:“老婆,紮好了。”

“如果我來遲一步,估計你就要跟她在床上搞了。”她淡淡地白了他一眼,嬌嗔道。

“哪嘛,其實我是見你來了,小弟弟才硬起來的啊。不是你想的那樣的。”說著,他跨前一步,抱住了她,將她抱放到床上。

“嗯,現在要吃飯呢”她知道他想要什麼。

“老婆。”他三下五除二脫掉了她的褲子與內褲,然後騎在了她白嫩的身子上。

在一片“啊啊”春音之中,她登上了高朝。等到她被他弄醒過來,已是十分鍾之後的事了。她嬌呼道:“老公,人家下麵真的還痛呢,嗯”

“老婆,我們去吃飯吧。”他施展出“柔舌功”攀登了一番她胸前的雪山,笑道。

隨後,幫她穿好衣服,扶著她下了樓梯。

到了村委飯堂,柏秀瓊與蕭婷婷見董莉莉秀發有點濕亂,而臉上的紅暈依舊存在,便用狐疑的目光掃視王、董兩人。

“誒,你們怎麼這麼久才來呢?”柏秀瓊問道。

“哦,送了珊姐一程。所以來遲了一點。”王小兵腦筋一轉,笑道。

吃過了晚飯,王、董、蕭、柏四人便沿著村道散步,但董莉莉的步伐有點呆滯,對於蕭、柏兩位有經驗的美人來說,一看便知是她胯下痛疼所致。

四人迎著晚霞,在小河邊悠閑地徜徉,實在是一件溫馨的事情。

散完步,蕭婷婷與董莉莉便騎著單車回家去了,王小兵與柏秀瓊則與家人看電視。看了一個多鍾頭電視,兩人洗了澡便回房了。

在家人還沒有睡之前,王小兵不便進入柏秀瓊的房間。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拿過來一看,見是座機打來的,仔細一想,記起是朱馨文辦公室的電話號碼。

“難道有好消息了?可能把全廣興他們全都抓起來了!她打個電話來給我報喜。”他邊想邊接通了電話,心情非常愉悅,隻想點聽到朱馨文的聲音。

不過,他失望了。

朱馨文第一句便道:“小兵,白忙了一天。”

聽到她這樣說,他便知事情有點不妙,強壓心頭的好奇,淡淡問道:“怎麼了?今天不是有收獲嗎?”

“本來是有的,但出了意外。”朱馨文聲音有些沮喪。

“什麼意外?”他心咕咚一聲。

“當我們去抓捕全廣興的時候,發現他與他的兒子都被殺了。”朱馨文如是道。

聞言,王小兵微怔了怔,誰對全廣興下的毒手呢?以全廣興的身份地位,想要對他下手,那絕不容易。

是以,他好奇問道:“發現什麼線索嗎?”

“還沒有,現在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可見是個反偵查能力很強的人幹的。”朱馨文分析道。

“全廣興有眾多手下,一般人想殺他很難。除非是偷偷溜進他的家,那還有可能,不過,殺了他,也難以逃出去。”王小兵沉思道。

“對,我們懷疑是熟人幹的。”朱馨文讚同道。

“那調查一下古海華與龍應唯這兩個人,可能會找到突破口。”王小兵提醒道。

“我知道。正在調查他們。是了,你那位朋友先不要出去吧,不然,他可能會被殺掉的。”朱馨文指的是鐵手。

假如鐵手很被放出去,肯定會惹人懷疑的。

因為被當場抓到的販毒分子,一般都是十死九生的,是以,隻要鐵手出去了,別人就會知道他跟警方有某種聯係。

王小兵自然明白這個道理,是以,道:“沒問題,你跟他說一下情況,他會接受的。”

“你也要小心,我怕那些販毒分子會對你報複。”朱馨文關心道。

“謝謝文姐提醒。”他彬彬有禮道。

“咯咯,別客氣,這是應該的。”朱馨文的語聲明顯有點嬌羞。

通完電話,王小兵心頭有點沉重。本來,他以為這次一定能將三個老古董收拾,可是,好事多磨,居然又出岔子了。

令他頗為不解的是,到底是誰殺了全廣興呢?

須知,全廣興不是一般的混混,可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老大,在這附近一帶,真的沒幾個敢向他下手。

要進入全廣興的屋,光天化日之下將他殺掉,那談何容易?而且,他家還有不少打手,怎麼可以瞞過那些打手殺了全廣興與他的兒子呢?

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難題。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全廣興的死跟鐵手進行毒品交易被抓有關。

這麼說來,有人怕全廣興被抓滾自己,所以先將全廣興滅掉,如此一來,就可保住自己了。如果這條推理成立,那三個老古董中的另外兩個人嫌疑最大。

也隻有那兩個老古董,才有機會隨便進入全廣興的家,而且,可以輕易得手。

按理來說,就極有可能是這樣。

但想象終究是想象,沒有證據的支持,意`淫得再多也是枉費心機。

是以,王小兵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先將這件事擱下,抽支煙提提神再說。抽完煙之後,聽到家人陸續去休息了。

於是,他便偷偷地摸進了柏秀瓊的房間。

其實,柏秀瓊是想到他會來的,因此,並沒有鎖門,隻是虛掩著而已。

所以,他躡手躡腳地走到她房間的門前,輕輕一推,便把門推開了,隨即閃身進去,再把門給關上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11:57:03  .exectimeㄩ0.12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