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743章 盟主


女人,如果經常對某一男人笑,那確實會引人遐想的。

畢竟,笑容這種東西本身就是有非常豐富的情意的。是以,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露出甜甜的笑容,那多半是對男的有點意思。

如今,關之韻走進了女廁所,忽地回頭瞥了王小兵一眼,並且還向他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在這種關鍵時刻出現這種情景,那肯定使王小兵聯想翩翩。

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她在暗示自己。

畢竟,兩人有一腿。

何況,他也知道她剛才見到了自己褲襠的“小帳篷”。

在這種情況之下,縱使是別的男人,也一樣會猜測她是在暗示自己跟進去。王小兵咽了一口口水,便也朝女廁所走了進去。

聽到身後有腳步聲,關之韻再次回頭一看。

當見到是王小兵跟進來了,她輕輕地跺著腳,羞窘道:“嗯,這是女廁所,你進來幹什麼啊?”

“韻姐,男廁所可能沒位置了,我想進來借個廁所用。”他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了,褲襠的“小帳篷”則是越高了。

“嗯,那你點吧,我幫你看風。”關之韻嬌羞道。

“韻姐,你不是也來上廁所嗎?一起吧。”他渾身充滿了幹勁,想起她那嫩`滑的身子,他呼吸也變粗重了。

“咯咯,別胡鬧了,這是廁所呢,你先上吧,我幫你看著,有人來的話,你就別出來。”她的意思是說:在廁所幹不了活的體育運動。

不過,他卻是信心滿滿的。

因為他有幾招絕招,就是為了能在狹窄的空間使用的。

像“抱虎歸山”、“金雞獨立”都是能在很小的空間進行男女活的體育運動,絕對不會影響運動質量的。

“韻姐,來吧。”他拉著她進了小隔間。

“不”她俏臉紅暈飛舞。

“韻姐,隻一次,不用多久的。”說著,他便以嫻熟的手法開始脫她的褲子與內褲。

正巧此時有女人進來上廁所,是以,關之韻不敢出聲,隻是用手去提了一下褲子,但也隻是做個樣子罷了。

畢竟她也是想跟他活一下的。

享受?享受過他不世出老二的侍弄之後,她永生難忘他小弟弟給自己帶來的無窮感。

轉眼間,他便將她的長褲與內褲都扒下來了,立刻施展出“柔舌功”問候她胯下的小妹妹,不消一分鍾,便使她的神秘山洞溢出了大量的泉水。

“啊,小兵,別嘛”當女廁所隻剩下她與他時,她雙手摩挲他的黑發,嬌聲道。

“韻姐,我要。”他立刻祭出“抱虎歸山”。

這招“抱虎歸山”的精髓之處就是要將女方頂在牆壁上,那才能發揮它的最大威力。

是以,他兩手摟住她雙腿,捧著她的美`臀,將她抱了起來,也不用眼睛去看,隻憑老二那超群的靈敏嗅覺,在她濕潤的胯下點戳著。

“啊,好酸,別戳嘛”她連連打激靈,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膩聲道。

“韻姐,隻來一炮。”說著,他的老二已找到了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屁股一撅,隻聽到“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那間,他感覺自己被一股濕暖與膩人的肉動包圍住了。

“啊”

當他的老二齊根臥在她的神秘山洞時,她張圓了檀口,哼出了誘人的春音。

隨即,他收腹挺胸,不停地撅動屁股,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進進出出忙碌著,每一次開鑿都是那麼有法度,有力量感,有速度感。

因為是在公共廁所,是以,她咬著紅潤的下唇,盡量不哼出“啊啊”春音。

但他每次的撞擊力頗大,使她時不時“啊啊”地嬌呼兩聲。

而且,她的鼻翼連綿不斷地噴出“嗯嗯”的春音,雖是頗為輕柔,但也一樣那麼撩人。

特別是當她將腦袋伏在他的寬闊肩膀上,檀口對著他的耳朵著熱氣,不停地將“嗯嗯”與“啊啊”春音輸進他的耳朵時,使他體內的欲`火更盛。

起先,他確實是輕進輕出。

不過,半分鍾之後,他便開始提高進攻頻率。

隨即,那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噗噗”聲非常有韻律地響起來,在廁所回蕩,與那“嗯嗯”、“啊啊”春音交織在一起,形成威力更強的春音。

在這種興奮的時刻,王小兵還要耳聽八方。

畢竟公共廁所會有人進進出出的,如果被人聽到了春音,終究容易引來圍觀。

是以,為了安全著想,盡量不要被別人知道女廁所有人在做活的體育運動。他將她頂在牆壁上,一邊吻她的酥胸,一邊開鑿隧道。

約莫五分鍾之後,關之韻的秀發便濕亂了。

此時,她感到胯下的神秘山洞火辣辣的,不得不求饒道:“啊,小兵啊,輕啊”

“韻姐,我並沒有用什麼力啊,頂住,我會讓你成為最活的人的。”他弓著身子,以獲得更大的彈性,飛速地撅動屁股,越來越地在她的神秘山洞重進重出。

“啊啊,不啊啊……”

她要堅持不住了,隻能用玉手輕拍他的脊背,示意他輕些。

可是,速度提起來之後,他也難以一下子便減慢下來,隻有一鼓作氣,先將她送上高朝再說,是以,他繼續提升進攻頻率。

“啊啊,別啊,幹暈我啊啊……”她秋波蕩漾的美眸半眯著,俏臉紅撲撲的,明顯是處於極度的興奮之中了。

但他卻埋頭苦幹。

轉眼間,三分鍾又過去了。

此時,隻見他重重一頂,老二齊根深深地臥在她的神秘山洞,終於將她送上了高朝,同時,也使她興奮地暈了過去。

她的身子軟綿綿的,散發著激情的氣息。

本來,他想再給幾次高朝她的,但想到出來很久了,要是還不回去,那會惹別人生疑的。

於是,便在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上濕吻了數遍,才心滿意足地掐她的人中,揉她的太陽穴,將她弄醒過來。

淩亂的濡`濕秀發披垂在她的俏臉上,使她平添三分狂野的誘惑力。

他吻著她的紅唇,道:“還要嗎?”

“啊,不,我出來好久了,他會懷疑的。”她一臉滿足的神情,柔聲道。

“那我們以後再找個時間,好好地活活。韻姐,你真棒。”說著,他才將她放下來,輕輕地拍了拍她的美`臀,由衷道。

“嗯,你好大力哦,每次都幹暈人家,嗯”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著他結實的胸膛。

“,我也不想的。好了,我要出去了。”他揉著她的酥胸,道。

於是,她蹲下去小解。

等她小解完畢,提上褲子,先出去察看一番,見沒人,才叫他離開女廁所。

旋即,王小兵回到了練武廳,而關之韻則在那麵長方形大鏡子麵前補裝,畢竟與他做了激情的活體育運動之後,她的秀發都亂了,不打扮一番,很容易被看出端倪的。

兩人是相隔兩三分鍾先後回到座位的。

關之韻盡量將激情大戰的痕跡都掩飾住了,是以,也沒有引起誰的懷疑。

轉眼間,半個鍾頭便過去了,程萬已等得不耐煩了,而王小兵也想早點結束這次切磋,便道:“我休息好了,不知程兄怎麼樣?”

“哼,來吧。”程萬冷哼道。

“我依然看好兵少。”太子皮笑肉不笑道。

聽到太子這樣說,程萬非常不悅,臉麵的肌肉在輕輕地抽搐著,可見他內心的惱怒頗大。

“王小兵,我跟你賭一次吧,如果你輸了,就從我胯下鑽過去。敢不敢賭?”程萬極想羞辱王小兵,目的是讓馬豔看一看,自己比他更為優秀。

“沒問題。要是你輸了呢?”王小兵鎮定道。

他雖沒有十成把握贏程萬,不過,如果是豁出去,那也至少可拚個同歸於盡。

換言之,他輸的機會不大,因此,他才會爽地答應對方的條件。與梁國興之前的切磋,梁國興還要叫他做爺爺。

“我也鑽你的褲襠!”程萬霸氣側漏道。

“好,一言為定,駟馬難追。”王小兵不是被嚇大的,對方敢做,自己也敢做。

隨即,兩人又走到了場地中心,準備交手。而裁判依然是張大雄,他走到兩人中間,朗聲道:“規矩還是一樣,隻是不準用武器。開始吧。”

一百多人都靜了下來,全都將目光投在了王小兵與程萬身上。

程萬,原本是詠春拳武館的大師兄,但因為由愛生恨,便離開了詠春拳武館,加入了跆拳道協會。

是以,詠春拳武館的學員都想見識一下程萬這個以往的大師兄到底有沒有實力,而跆拳道協會的人則用一種看熱鬧的眼光來看兩人的切磋。

畢竟王小兵與程萬本來都是詠春拳武館的學員。

兩人凝立在場上。

本來,兩人是沒有什麼恩怨的。

但有了馬豔,兩人便產生了間隙,最後形成了恩怨。王小兵原本不想理睬程萬,但對方話語太過咄咄逼人,如果不站出來與之打一場的話,那以後還會聽到更多難聽的話。

而且,肯定連馬豔也會被侮辱。

為了使程萬收斂那不可一世的囂張氣焰,王小兵必須與他戰一場。

而程萬對王小兵懷恨的原因則是他認為是對方搶走了馬豔。其實,愛情這種事,真的很玄妙的。

馬豔本來就不喜歡程萬。

是以,程萬覺得是王小兵搶走自己的愛情,那是不能成立的。

可是,這種事說不清楚,何況,就是王小兵跟他詳細解釋,他也不會聽的。莫說王小兵,就是馬豔把真心話告訴他,他也不會相信。

故而,兩人隻能以武解決彼此的恩怨。

程萬極想打倒王小兵,借此來羞辱馬豔,向她表明自己才是最優秀的人。

當兩人站在場上時,四目交投,就如四道電光碰在一起,迸射出無數的火花,使氣氛陡地變得火爆起來。

程萬太過想贏對方了。

在張大雄剛說完一句“開始”,他便一個縱躍,向王小兵攻了過去。

兩者相鬥,心躁者必敗。這是萬變不離其宗的真理。看到程萬已不能冷靜,王小兵感覺自己拿下這場切磋,也是意料中的事。

而在場觀戰的人,隻要是練過武的,見到程萬一副按捺不住想要勝利的樣子,便知他凶多吉少了。

起先,看程萬那虎虎生威的進攻,如果是外行人,還道他完全壓製住了王小兵。

可是,內行人看了不免要搖頭。

畢竟一上來便全力進攻,除非能順利拿下對手,不然,到了後麵,自己反倒成為強弩之末了。

這種切磋是沒有時間限製的,因此,一旦力量變弱了,那就隻有挨打的份。所以行家都覺得程萬失敗幾乎是注定的了。

如果換了別人,或者他這套一上來便猛攻的打法可能會取得效果。

可惜麵對的是王小兵。

假如是麵對以前的王小兵,程萬也能取勝。

問題就在於,現在的王小兵不論是爆發力還是敏捷度,都比以往要強了許多。在這種情況之下,程萬想要打中王小兵,那確實是極難。

王小兵感覺程萬的招式非常嫻熟,而且不少技巧也用得很好。

幸好自己的敏捷度並不遜色於對方,是以,才能在狂風暴雨一般的拳腳攻擊之中閃躲開去。

雖說是切磋,但程萬把這當作是生死戰來看待的,因此,一拳一腳,不但全力以赴,而且還盡往對方的要害打去,明顯是想要王小兵的命。

馬豔看不下去了,真想上前去摑幾巴程萬。

縱使是程萬取勝了,馬豔也不會看得起他的,反而,她會覺得他很卑鄙。

轉眼間,便是十數分鍾過去了。程萬一連強攻了兩波,至此,他的體力消耗得比較大,便有點喘氣了。

最關鍵的是他沒有占到絲毫的優勢。

本來,他的心就頗為急躁,如今,見自己使盡了全力,依然沒能占到便宜,就更為心躁了。

而王小兵則一直保持著冷靜的心態應付著。

當程萬的體力速消耗時,他的體力卻沒有用多少,依然處於充沛的狀態。

是以,他的反應速度一點也沒有慢,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他漸漸地看出程萬的破綻了。

程萬既心躁,又吃驚。

原本,他以為隻要自己全力出擊,一定可以打到王小兵撲街的。

但結果卻遠遠出乎他的意料,非但沒有擊倒對方,而今自己卻處於失敗的邊緣,對於王小兵的身手為什麼會提升得那麼,他就是打破腦袋也尋不出答案。

交戰了約莫二十分鍾,他發現王小兵的力氣依舊旺盛,心中大慌。

當他既驚慌又躁急之際,破綻就更多了。

果然,當他踢出一腳的時候,被王小兵乘虛而入,一波短拳打在他的胸口上。

隻聽到“砰砰”連響,隨即,程萬應聲而倒,捂著胸口,露出痛苦的神色,短時間內爬不起來,用不解的眼神盯著王小兵。

好半晌,他才爬了起來,大吼道:“我跟你拚了!”

話音未了,他已向王小兵撲了過來。

可是,也是在同一時刻,隻見王小兵身影向前一掠,忽地掃出鞭腿,一腳打在程萬的頭上。

“砰”然聲響,程萬倒在地下,暈死過去。

那間,全場寂靜了數秒。

隨後,馬豔等人都歡呼起來,鼓掌慶賀。

起先,她擔心王小兵被程萬打到撲街,如今見到是王小兵將程萬打到趴在地上,不但給自己爭了麵子,還給詠春拳武館爭了光,是以,心非常喜悅。

馬雲天則於程萬的做法非常不滿,要不是處於現代社會,還想親手去教訓他。

當見到王小兵有這等好身手,替自己出了一口惡氣,也頗為欣慰。

而太子那一邊則是個個像是來奔喪的一樣,拉長著臉,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他們想不到王小兵這麼威風,居然一挑二都贏了。

這時,站在太子身後的病大夫掠了出來。

“咳咳,王小兵,咳咳,不如再讓我領教一下你的高招,怎麼樣?咳咳。”病大夫輕咳著,道。

他與王小兵確實是有約戰的,但不是在今日。因他實在有點按捺不住,想為太子挽回一點麵子,所以才會這樣做。

挑戰了梁國興與程萬之後,王小兵的體力也有所消耗。

如果要硬戰病大夫,可能會有性虧。

而且,病大夫應該是覺得自己有取勝的機會,才敢這麼信心滿滿地站出來。

基於這一點,王小兵也不想與他開戰,不過,有人幫他說了,正是洪東妹,她以銀鈴般的聲音道:“病大夫,你是成名的人物,不會在占便宜的情況跟他切磋吧?”

“咳咳,我隻是問一聲。咳咳,如果他願意,那切磋一下也沒問題。咳咳。”病大夫有些訕訕道。

“病大夫,別做這種事。”太子責備道。

“咳咳,遵命。”病大夫身影一掠,又退回到太子的後麵,噤若寒蟬了。

“兵少,想不到你身手這麼好,我非常佩服。今晚有空嗎?我想請你喝兩杯。”太子掏出盒上等雪茄,遞一支給王小兵。

聞言,王小兵微怔。

畢竟,他跟太子是有間隙的。

隻是還沒有到公開撕破麵皮的份上而已。而太子是知道碎雪在自己身上的,如果去赴宴了,說不定就麻煩了。

何況,上次在萬豪酒店救走了柏秀瓊,這件事也足以使太子憤怒不已。

一旦被太子控製住了自己,多半會詢問女刺客的事。

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王小兵笑道:“太子,太不巧了。我村三叔公家擺喜酒,今晚要回去向他老人家賀壽,不如下次,怎麼樣?”

“行,那你什麼時候有空,記得來找我,我們好好喝幾杯。”太子微微頷首,忽地又話鋒一轉道:“兵少,我聽說你有古董,對不對?”

王小兵又怔了一怔。

對方這樣問是什麼意思?其實,太子早已知道碎雪在自己的身上。

如今,太子問了出來,那意思估計是這樣的:你乖乖交出碎雪,那我們之間的恩怨就可一筆勾銷。

如果碎雪是一般的刀,王小兵也願意送給他。

問題就在於碎雪並不是一般的刀,是一把有巨大怨念的刀,而他還不知太子要這種有怨念的武器去做什麼壞事。

為了更多人的安全,他不會把碎雪交出去。既然太子都這樣問了,王小兵覺得問自己想問的問題,也應該可以。是以,笑道:“沒有啊。太子,我想問一個冒昧的問題,行嗎?”

“盡管問。”太子一副我是百科全書的樣子。

“你收藏那些古董類的刀劍,隻是愛好,還是有其它用處?”他並不指望太子有令人滿意的回答。

果然,太子的回答很一般。

“哈哈,還會有什麼用處呢?我收藏完全是出於喜愛,不會再賣出去的了。”太子神態自若道。

不過,他的笑聲倒有點勉強,這一點,王小兵聽出來了。

“我現在要回去給三叔公拜壽了,先告辭了。”王小兵也不想與太子多說廢話,拱了拱手,道。

“好,希望過完年之後,我能看到你跟病大夫的精彩切磋。”太子明顯是想挽回麵子,不失時機地提醒道。

“我不會忘記的。”王小兵點頭道。

於是,他跟馬雲天等人一起先回到詠春拳武館。眾人將他抬了起來,拋向空中,落下之後,眾人用手接住,再將他拋向空中,如此循環十數次,以表達大家興奮的心情。

本來,詠春拳武館的學員都覺得今天要丟麵子了。

想不到王小兵一連贏了兩場,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確實是驚喜。

“小兵,你為我爭了光!”馬雲天拍著王小兵的肩膀,激動道:“原來我以前看錯了,小看了你,請你別放在心上。”

其實,馬雲天並沒有看錯。

隻因王小兵服食了“強身丹”,所以後來變強了。

而這一切,馬雲天根本不知道,還道王小兵的實力水平一直停留在以前的狀態,才會覺得他不是梁國興與程萬的對手。

“師父,我隻是僥幸拿下了他們兩人。”王小兵謙虛道。

“小兵,你的實力,連我都看走眼了,想不到你是高手。好,有你幫雲天將詠春拳武館發揚光大,他也應該感到滿足了。”陳老爺子吸著煙鬥,樂笑道。

王小兵不知馬雲天有沒有向陳老爺子說及結盟的事,於是向馬雲天瞥了一眼,道:“老爺子,我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現在實力隻是一般。”

“哈哈,好,我喜歡你這樣的小夥子!”陳老爺子開心笑道。

站在陳老爺子身後的陳圓圓則用嬌羞的眼神凝視著王小兵,見他忽地看過來,便連忙垂下了視線,俏臉含笑,頗為媚人。

王小兵從她那黏人的眼神感覺到了淡淡的情意。

如果能請陳老爺子出馬來結盟,那以後就能經常接觸陳圓圓了,說不定能虜獲她的芳心,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也說不定。

是以,王小兵更要把結盟的事說出來。但他又怕師父向陳老爺子說過,要是陳老爺子拒絕過,而自己還要再說一遍,那就顯得很沒意思了。在還沒有確定馬雲天是否向陳老爺子說過結盟的事之前,他不想輕易提及。

馬雲天也從王小兵詢問的眼神領悟到了他要問什麼,於是道:“老爺子,到我家去,我們邊喝酒邊聊天。”

“好!難得今天有好心情。”陳老爺子爽道。

於是,眾人便跟著馬雲天而去。

不久,王小兵、洪東妹等人便坐在了馬雲天的客廳,每人手端著一杯紅酒。

馬雲天小呷一口紅酒,神色凝了一下,好像在思索了片刻,道:“老爺子,我們有件事想求你,不知應不應該說出來。”

“我跟你這麼熟,還有什麼事不能說呢。你一貫來都不是這種吞吞吐吐的人,說吧。”陳老爺子臉膛紅潤,一看便知是長壽的人。

因為要說的事有點特別,馬雲天還是猶豫了一下。

又小呷了一口紅酒,才道:“怎麼說好呢?我也不知道。簡單來說,我們想請你出來做盟主。”

陳老爺子聽了當然如墜五霧,聽不明白,不解道:“雲天,你是不是醉了?你說的話,我一點也聽不懂。什麼盟主?”

這時,王小兵接著道:“老爺子,是這樣的,估計太子已開始向我們動手了,我們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如果不做點什麼,那遲早會被太子滅掉的。所以,我們要主動出動,跟太子抗衡到底。這樣,就需要團結那些跟太子不和的力量,結成聯盟,對付太子。”

吐了一個煙圈,繼續道:“而要想結成聯盟,那必須有一個德高望重的人出來牽頭,才能成功。”

聞言,陳老爺子有點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說,要我出麵來團結各種力量對付太子?請我做盟主?”陳老爺子的臉色有些凝重。

“對。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我們要反擊。而能做盟主的,除了你之外,沒有其他人了。”王小兵也不想轉彎抹角,直言道。

陳老爺子點了點頭,表示聽懂了。

不過,他陷入了沉思。

那間,客廳安靜下來,氣氛有點沉悶。

王小兵等人都看著正在思索的陳老爺子,等待他的回答,希望他能同意。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08:16:39  .exectimeㄩ0.16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