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711章 美人的臀功


其實,“強身丹”確實是不適合身體過弱的人吃的。

但也不像王小兵說的,要檢查脈搏心跳與尾閭穴,這隻是他自己一時興起的性趣念頭而已。

當柏秀瓊問到時,他肯定道:“是的,那是人體真氣作小周天運動的關鍵位置,如果那個穴位有缺憾,也是不能夠吃那種藥丸的,不然,會全身癱瘓的。”

“這麼嚴重?”柏秀瓊吃驚道。

“對啊,所以我不得不幫你檢查,你懂嗎?”王小兵煞有介事道。

如果是把把脈,那她容易接受,但如今要被他檢查尾閭穴,那個位置雖不像酥胸那麼敏感,但再下麵一點便是女人最敏感的神秘山洞所在,是以,也屬於有點敏感之處,要她讓他檢查那,她有點發窘。

但畢竟那也沒有三點那麼重要,是以,躊躇了一會,便點頭道:“那要怎麼樣檢查呢?”

“我用手指去按一按就行了。”他微笑道。

聞言,她便轉動了一下身子,以脊背對著他,讓他來幫自己作檢查。

他立刻掀開了她的上衣,便見到一片雪白的肌膚,還有那誘人的股溝入口,使他頓時打了個激靈,小腹下麵的小弟弟也蘇醒了,漸漸有了感覺,硬了起來,於是,咂了咂嘴,便伸出右手的食指,點在她的股溝入口處。

當他的指端剛觸碰到她的股溝時,她也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而他,也感受到她股溝處的溫潤與滑膩,就像碰到她的身子可以充電一樣,渾身充滿了幹勁,而小弟弟也在速茁壯成長,轉眼間就要變成大弟弟了。

有那麼一那,他真想立刻扒開她的牛仔褲與內褲,用自己的小弟弟去尋找她的小妹妹。

他的腦海幻想出她胯下的誘人勝景,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因此,他的食指也微微抖了抖。

他到過不少美人的股溝遊玩,對於那些東非大列穀有頗為深刻的研究。

如今,雖隻是看到她那圓潤的股溝入口,便能根據經驗猜測出她的股溝是非常標準的,而且又窄又深的。

當他體內的欲`火上升之後,便有點口幹舌燥了??燥了。

想咽一口口水,發現嘴沒了唾沫,定了定神,才伸著食指插入了她的股溝,作深入的堪探研究。

“啊,你別伸進來啊,你難道不知道尾閭穴在哪嗎?怎麼摳我的麵呢,啊,酸啊”她一連打了幾個小小的激靈,嬌呼道。

“秀瓊姐,我知道尾閭穴的位置。”他興奮道。

“那你別再進去啊,你要碰到我那了啊,停下來啊”她好像將力量凝聚到美`臀那了,將股溝的肌肉繃緊,夾`緊了他的食指。

“秀瓊姐,我要檢查一下你尾閭穴周邊的機體組織情況,看有沒有缺憾。”他振振有詞道。

“哦,那檢查完了嗎?”她隻得任由他來堪探自己的股溝了。

他的食指一半伸進了她的股溝。

女人的股溝生態環境非常複雜,既有一毛不長的情況,也有挪威森林的情況,還有非洲大草原的情況。

想要研究透女人的股溝,那並不容易。

但王小兵已歸納出了以上三大類,也算有點研究成果了。

如今,當他的指食一半臥在她的股溝,便能清楚地感受到那有柔軟的草地,使人感到很溫柔。

有了正當的借口,他可以肆無忌憚地進行科學研究了。

於是,將食指全部伸進了她的股溝。

“啊啊”

她不停地打激靈,嬌軀在輕顫著。

而他的身體也在不斷地輕顫著,那是由於他感到興奮。他頻繁地拖動食指,摩擦她的股溝。

不消半分鍾,他便感到她的股溝有點潮濕了。

是以,他也知道她來性趣了。

“啊,小兵,檢查好了嗎?”她咬著薄潤的紅唇,俏臉不知在什麼時候悄悄地紅潮遍布了,嬌聲道。

“秀瓊姐,就了。你吃那種藥丸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再等我複查一遍,確認一下前麵的結論。”他一會用食指輕點她的尾閭穴,一會又拖動食指在她的股溝進進出出。

“啊,那好”她含羞道。

在她的股溝遊玩了半晌,他欲`火已頗盛了。

如今,他的呼吸也急促了許多,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響,房間本來就比較安靜,他的這種“呼哧呼哧”之音雖不是很響,但也足以使她聽見。

“啊,你怎麼了啊”她聽到他粗重的呼吸聲,嬌羞問道。

“哈?沒事。”他否認道。

至此,他真想立刻將她推倒在床上,然後扒掉她的衣服,來個霸王硬上弓,進入她的身子,與她做活的體育運動,一起鍛煉身體。

不過,他向來不會采取這種野蠻的手段去獲取美人身子的開發權。

一則,他有信心去虜獲她的芳心。

二則,做活的體育運動,講究的是要男女雙方你情我願,那樣才能營造出美妙的感覺。

不然,隻有一方感到興奮,另一方卻感到驚慌與緊張,那就沒有意思了,何況,要是一方不同意而硬來,那還極有可能惹來法律的麻煩。

鑒於種種原因,他隻會采摘瓜熟蒂落的。

現在,她已住在自己家了,出入相見,而且她也沒哪好去,就在這,算是到嘴的肉了,不須著急,遲早能將之納入自己的後宮。

是以,他強忍著那股灼人的情`欲。

約莫又過了數分鍾,她的胯下已濕漉漉了,而他的食指也被她的泉水潤濕了。

至此,他也知道她性趣達到了最高點。不過,這並不代表她就想做活的體育運動,隻能說明她多多少少有這方麵的想法而已。

因此,他也不敢造次。

隻因他與她相識還不久,她雖對他有好感,但其實也還沒有到可以做活體育運動的地步,加以時日,估計就能水到渠成,成就一番美事了。

他感覺要是再這樣摸下去,他必定會被欲`火吞噬,到時就可能會使出霸王硬上弓了。

如今他的欲`火已飆升得頗高了。

如果還不停止在她的股溝堪探,那就可能再也無法自拔了。

是故,他隻好抽出了食指,發現整根食指都是沾滿了泉水,散發著一種特別的氣息,暖洋洋的,有一種誘人的感覺。

“行了嗎?”她俏臉紅暈亂舞,早已嬌豔不可方物了。

而她的美眸更是煙視媚行,滿儲著使人頓生性趣的秋波,使她看起來平添三分誘惑力。

“行了,秀瓊姐,你真是一個很適合吃那種藥丸的人,我把那種藥丸叫做俠侶丸,你覺得怎麼樣呢?”他拿出紙幣,將食指的泉水擦拭幹淨,依然興奮道。

“哦,為什麼要起這樣的名字呢?”她的內褲估計也濕了。

是以,坐著不是很舒服。

於是,她便連忙站了起來,轉過身來,凝望著他。

她不看則已,這一看,使她的俏臉紅撲撲的,吹彈可破,不單耳朵紅了,連玉脖子也是紅彤彤的了。

“你的臉為什麼那麼紅啊?”他關懷道。

“沒有啊,紅了嗎?哦,可能是自然的吧,今晚有點熱啊。”她明顯是頗窘,被他一問,還不能完全回過神來,訕訕道。

不過,她的妙目還是時不時地瞟向他的褲襠。

他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的方向瞧去,突然之間,他感覺自己的臉龐熱辣辣的,雖沒有鏡子可以照看,但也能猜測得出臉麵紅了,而且,估計耳朵也紅了。

之前,他用食指在她的股溝堪探研究的時候,小弟弟蘇醒了,轉眼便茁壯成為了大弟弟。

是以,他的老二便在褲襠那頂起了一頂“小帳篷”。

因處於興奮之中,他一時不加注意,而她站起來再轉身看過來,也隻是一秒鍾的事情,縱使他要遮掩,也來不及,照樣會被看到的。

幸好他以前有過這樣的經曆,於是連忙翹起了二郎腿。

如此一來,便用一條腿壓住了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使它不能鋒芒畢露了。而褲襠的“小帳篷”勝景也消失了。

不過,再怎麼掩飾也沒用了,因為已被她看到了。

她雖還沒經曆過人道,但她也能知道男人褲襠藏著傳宗接代的家夥。

是以,當見到他褲襠的“小帳篷”,便能聯想到他雄壯的老二,由“小帳篷”的高度,她可以輕鬆地猜測出他老二的長度。

想到他的老二那麼長,她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哦,今天是有點熱啊,我把窗子打開一下,透透氣,就不會那麼熱了。”他是借機離開一下,減少一點尷尬。

“是啊,這天氣怪怪的,怎麼一會冷一會熱呢,那很容易感冒的,讓我來吧,我順手一些。”她也是想借機來轉身,避開他那灼灼的目光。

而窗戶就在床的旁邊。

於是,她隻走了兩邊,便到窗前了。

但他隻想著走到窗前,用脊背對著她,這樣才能使尷尬的氣氛變淡一些。

這樣一來,當她剛走到窗前的時候,他也走到了那,而她剛轉過身去,用手要打開推拉窗。不過,他已走到了她的後麵,雖隔著一定的距離,可是他褲襠的“小帳篷”實在太高了,像小山也似的向前頂著。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小帳篷”偏偏就頂在她的美`臀上了。

“啊”

自然而然地,她嬌呼了一聲。

隨後,想將身子向前移一移,可是,她前麵是牆壁,根本沒有空間可移了。

而他的“小帳篷”緊緊地頂在她的豐臀上,雖是隔著褲子,但他小弟弟那灼人的激情溫度照樣可以傳遞到她的臀部,使她感受到他小弟弟的熱情。

“啊,別頂我啊”

她輕輕地晃了晃美`臀,好像要用“美`臀功”來震開他的老二。

須知,他的老二乃沙場上的大將軍,既然是大將軍,那就對十八般武藝十分精通,是以,她這麼輕輕地晃著豐`臀,休想擊退他的老二。

本來,他的老二隻是頂在她的一邊臀部上,當她晃了晃美`臀之後,便使他的老二的先頭部隊滑進了她的股溝。

那間,真是火星撞地球。

他的老二緊緊地與她的股溝契合在一起了。

兩人同時打了個大大的激靈,他能感受到她美`臀的溫潤,而她也能感受到老二的激情。

“啊,你別頂我啊,拔出去”她更加害羞地晃動豐`臀。

“秀瓊姐,我沒有進去啊,從始之終都是在外麵。”他真想凝聚功力於老二之上,用老二將自己的褲子與她的褲子都刺穿,然後進入她的神秘山洞,好好地研究一下她的身子。

“啊,還說沒有呢,明明嵌進去了,嗯,點嘛”她嬌呼道。

窗戶在兩張雙人床之間。

而兩張雙人床擺放的距離隻是二三十厘米而已。

是以,在他的老二頂在了她的股溝時,想要分離,最速的方法就是叫他退後了。

不過,一般來說,是當他的老二進入了美人胯下的神秘山洞時,才會聽到美人要求自己退出去的。如今,隻是在外麵,褲子都沒有脫,根本不算進去,是以,他才會否認。

“秀瓊姐,你是說我碰到你的臀部嗎?”他興奮道。

“是啊,你那頂在我臀部了,點出去,別頂我了”她又晃了晃美`臀,嬌聲道。

“哦,我知道了。秀瓊姐,我不是故意的,還請你不要見怪。”說著,他重重往前頂了一下,隨即,才拖了回來。

“啊”

被他一頂,她感覺他的不世出老二好像要殺進自己的神秘山洞了。

他感覺要是把自己的老二伸進她的股溝,估計她兩腿合攏不起來,那可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當他退後了一步之後,她便連忙轉過身來了,用羞澀而微慍的眼神盯著他,撅著鮮潤的紅唇,嬌嗔道:“你幹什麼走那麼近啊,想揩人家的油嗎?”

“秀瓊姐,沒有啊。我不是故意的。”他訕笑道。

“那你後來為什麼要重重頂一下我啊?”她雙手叉腰,氣咻咻道。

“哈?哦,你剛才夾得太緊了,我拖不出來,所以隻好以進為退了,一頂你,你就鬆開了,我才能出來。”他倒是理直氣壯道。

聞言,她又好氣又好笑。

不過,她也拿他沒辦法,見他一副無辜的樣子,倒不好意思再責備他了。

因剛才兩人小小互動了一番,此時,他與她的臉龐都是紅通通的,如果是同時站在門口之處,還真可以當作是兩尊活的門神。

她抿了抿紅唇,道:“那趕集日是哪幾天啊?”

“小樹林集市的趕集日是一號,五號,九號,十五號,二十一號,二十五號,二十九號,這幾天都是趕集日。”王小兵不假思索道。

“那到了趕集日,我也幫忙去找找。”她熱衷道。

“秀瓊姐,不用,你要知道,你不能經常露麵,現在雖暫時擺脫了太子的耳目,但終究還是在華龍縣,危險依然存在。明白嗎?”他勸道。

“難道那混蛋派人來這了嗎?”她不解道。

“可能吧。但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太子的勢力已滲透到這了,我猜測有些人已歸入了他的旗下。”王小兵認真道。

聞言,她打了個冷戰。

畢竟,她還想報複,如果在大仇還沒報之前,自己反而被殺了,那倒是一件千古遺憾之事。

“秀瓊姐,我們能成功的。”他用堅定的目光凝望著她,鼓勵道。

“嗯。”她感激地點了點頭。

“所以,你現在要多呆在村子,那才比較安全。”他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她圓潤的肩膀,道。

“誒,你怎麼又動手動腳呢?我是女生,你是男生,不能隨便挨挨碰碰的。”她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可是嘴角卻露出濃濃的笑意,道。

“咯咯,如果挨挨碰碰的,是不是極有可能是情侶呢?”他佯裝思考了一番,頗為誠懇地問道。

“應該是吧。”她脫口道。

不過,他前麵的話卻是一個陷阱,隻等她鑽進來的。

因為她沒有想到他是話有話,所以很爽地回答了,等她說了之後,他才笑道:“秀瓊姐,還記得嗎?早上我跟你切磋的時候,也挨挨碰碰了啊,哈哈,那是不是說明我們已經是情侶了呢?”

“嗯,我不跟你狡辯”她嘟著紅唇,跺著腳,窘迫道。

“哈哈,秀瓊姐,那我們現在是情侶了吧。”他用灼灼的目光掃視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開心笑道。

“嗯,你亂說呢,我打你”她揮舞著小粉拳迎了上去。

可能是她一時忘記了他褲襠的“小帳篷”,但當她衝上去之後,被他雙手一抱,一倒,隨即,兩人都倒在床上了。

那間,她壓在了他的身體上。

他那粗壯的老二頂在她小腹下麵的那片坡地上,感到非常柔軟。

而她胸前兩座誘人的雙峰卻是頂在了他結實的胸膛上,使他感受到無窮的彈性與溫潤,十分過癮。

“啊,你”

她又記起他褲襠的“小帳篷”了,是以,立時窘迫起來。

“秀瓊姐,你怎麼壓在我身上啊,我喘不過氣來了啊,你起來啊。”他倒像是一位受害者。

不過,他的雙手在她的美`臀上輕輕地愛撫著,體會著她美`臀的玲瓏曲線。

“啊,不準摸,再摸,我要打你了”她一時之間起不來,越是著急,便越是難以在最短時間內爬起來。

此時,她好像有意壓在他身上,不停地晃動著,而堅挺的雙峰則是不停地磨著他的胸膛,仿佛在給他作最誘人的按摩。

在那美妙的一刻,他真的陶醉了。

當她站起來之後,見到他褲襠的“小帳篷”依然那麼高聳,不禁連忙嬌羞地垂下了視線,不敢再看向那。

“誒,你幹什麼用那來頂我啊”她跺著腳道。

“哈哈,這從哪說起呢?秀瓊姐,你衝過來,把我撞倒了,我被你壓著,應該是你送上來給我頂的吧。”他無奈地笑道。

“嗯,你,你,我不跟你胡說了”她想了想,有點詞窮了,嬌聲道。

看著她柳腰下麵那頗為誘人的美`臀曲線,他咂了咂嘴,真想撲上去,將她推倒在床上,然後,騎在她的嬌軀上,一路馳騁下去。

不過,他沒有采取霸王硬上弓。

此時,兩人之間真的存在曖昧的關係了。

隻要一個眼神,彼此都會感到對方的情意正在向自己彌漫過來。她坐在了床沿上,瞥了他一眼,柔聲道:“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子呢?”

“哈哈,就像你這種,我特別喜歡。”他不禁暗喜道。

“嗯,人家是真心問你的呢,你淨說胡話,不理你了。”她含笑地嬌嗔道。

“秀瓊姐,你真的很漂亮,不論哪個男人見了你,都會著迷的,你就像一位女神。”說著,他站了起來,走過去。

“啊,你別過來”她見他褲襠的“小帳篷”那麼雄偉,害羞道。

聞言,他忽然記起自己下麵有奇景。

是以,連忙張開雙掌,交叉放在褲襠的部位,將“小帳篷”遮掩住。

不過,因“小帳篷”實在太過引人注目了,縱使他有意要將之遮起來,但還是難以做到。

他隻好退回另一張床的床邊,坐下,翹起二郎腿,將褲襠的“小帳篷”掩蓋起來。

兩人之間既有情意,又有尷尬。

雖不說話,但卻是那麼的溫馨,那麼的和諧,使人身心愉悅。

他偶爾看向她,而她也偶爾看向她,當兩人的視線接觸在一起的時候,他與她都莞爾一笑。

如果這種狀態能保持幾個小時,那估計兩人會被那濃濃的情意所湮沒,然後是自然地相擁愛撫,再上床做活的體育運動,以表達彼此的愛意。

不過,約莫到了晚上七點鍾,王叢樂回來了。

而且,大門關著,所以,王叢樂在下麵叫開門,王小兵隻好下去開門。等到他上來的時候,客房的門已關上了。

正在他想要敲門的時候,卻聽到自己房間的大哥大響了,於是,隻好回到房,拿起大哥大看了看,但號碼是個陌生號碼,他也不知是誰打來的。

接通之後,便聽到一個熟悉的女子的聲音:“小兵,是你嗎?”

一聽之下,他已想出她是誰了,聽她的話聲頗為焦急,問道:“雯姐,怎麼了,有急事嗎?”

“是啊,剛才有人過來養生堂搞事,砸了我們的店子,還要我轉告你,叫你要學會做人,如果還不會做人,那到時還會給顏色你瞧瞧。”謝月雯的語氣有點驚慌,道。

“他們有說他們是什麼人嗎?”王小兵心情一沉,問道。

“沒有說。”謝月雯道。

“好,明天我過去,到時再說。是了,你沒受傷吧?”他關切道。

“沒有,他們有五六個人,衝進來,先是亂砸了一通,然後就指著我,要我把話轉告給你,之後就走了。我已報警了。”謝月雯可能還有點餘悸,話音帶著些許的震顫。

“你沒受傷就好,其它的,我會搞掂的,別慌,有我在,會擺平的。”他安慰道。

掛了電話之後,他思緒翻騰。

會是什麼人叫人來砸養生堂呢?在鎮政府那邊,跟他有恩怨的就是三太保中的郭長青與駱軍了。

如果是這兩人來砸自己的店,本來比較好擺平的。可是,他們都已是太子的手下,如果要對付他們,那就相當於不給麵子太子。

這是棘手的地方之一。

還有,如果這是太子授意他們幹的,那就更麻煩了。

他感覺到太子已知道刺客是自己與洪東妹帶走了,所以才會來報複一下,除了警告自己之外,還有向自己挑戰的意思,目的當然是報複與想得到碎雪。

假如真的是太子讓他們幹的,那自己應該保持沉默嗎?

王小兵是個敢作敢為的人。

以他的性格,他是不會坐以待斃的。縱使是太子叫人幹的,他一樣敢於還擊。

人生在世,何須太過懦弱。被人踩在頭上了,還不出手,那還有什麼意思,這樣下去,遲早也是被人欺到不成樣子,那就會成為黑道最大的笑柄了。

是以,他不會做縮頭烏龜。

隻有明天到了鎮政府那邊,了解一下,便可找出事情的真相了。

想到提前叫三太保之一的王世飛幫自己查一下,那明天可能會知道更多的真相,於是,便用大哥大傳呼王世飛的呼機。

約莫五分鍾之後,便接到了王世飛的複機。

“飛哥,我是小兵,有件事想麻煩你,方便嗎?”王小兵客氣道。

“兵少,這是什麼話,我跟你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別說得那麼生分,我聽了不舒服,你有什麼要我幫忙的,直接說就是了。”王世飛不滿道。

“是這樣的,我那邊的養生堂被人砸了,你能不能幫我查一下是哪幫人幹的,明天我過去,再找你詳談。”王小兵直言道。

“有人敢砸你的店?”王世飛驚訝道。

“是啊,我也是剛接到電話,說有人砸養生堂,所以立刻傳呼你。”王小兵肯定道。

“那好,我現在就去叫人幫你查,一有結果,我就打電話給你,怎麼樣?”王世飛也是個豪爽的人,道。

“不用,我明天過去再跟你談。”王小兵道。

“好,就這樣定了。”

……

……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3 17:11:35  .exectimeㄩ0.22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