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701章 逢場作戲


王小兵同樣感到有壓力,看著太子能請到這麼多黑道頭目前來參加生日派對,就可知自己的實力比他差很遠。

如果太子要動馬雲天,那王小兵必然要出手相幫。

如此一來,便也是要與太子為敵了。

估計沒幾個黑道中人願意與太子為敵的,但有些事,並不是自己想不結怨就能不結怨的,其中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不知不覺間,就會成為敵對的關係。

如果他願意把碎雪交給太子,那或許能平息彼此的風波。

但馬雲天與陳老爺子都叮囑過他,叫他不要將碎雪給太子,以免使生靈塗炭。陳老爺子年紀高了,加上又是會看天象之人,覺得也該積點德了,是以,才會阻撓太子得到碎雪。

自從進入萬豪酒店開始,王小兵就在想太子會不會當場問自己要碎雪。

同時,他又感到很好奇,想問一問太子為什麼要得到碎雪,但估計問了也是白問,是以,還是別多嘴比較好。

眨眼間,距離生日派對開始隻有十五分鍾左右了。

王小兵沒有見到病大夫。

喝了一杯紅酒之後,他便想要去上廁所。

走進豪華的廁所,他感覺許多普通民眾的房子也沒有這麼高級。

小解完畢,洗了手,將手放在吹風機上吹幹手上的水珠,而在他旁邊,還有一位戴著深度眼鏡的學者樣子的男子也等著吹手。

學者男身材中等,並不強壯,但給人一種萬年老藤,任人如何去扯都扯不斷的感覺。

當王小兵回頭瞥向對方時,學者男居然向他微笑著點了點頭。

是以,他也隻好微笑著向學者男點頭。

“你是太子邀請來的嘉賓?”學者男扶了扶眼鏡,問道。

這樣問人,那是非常不禮貌的,或者因王小兵非常年輕,而外麵大廳的賓客一般都有三十歲左右,是以,學者男才會問出來。

王小兵也反問一句:“你也是太子邀請來的人?”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不會回答你的問題,你不回答我的問題,那你是不禮貌。”學者男詭辯道。

“先生,你好,先生,再見。”?。”王小兵懶得與對方糾纏下去,那簡直是浪費時間,而且手上的水珠也吹幹,可以回到大廳了。

不料,學者男一個橫跨,攔在了王小兵麵前。

“慢著,我們來說說道理,我問了你,作為禮上往來,你應該回答我。”學者男張開雙臂,攔著去路,非常認真道。

“先生,我還有急事,請你別攔路。你問的問題我無法回答,ok?借借路,上帝會保佑你的。”如果此時王小兵心情差一些,估計會一飛腳踹翻學者男。

“借路?那你什麼時候還啊?”學者男露出驚訝的神情問道。

王小兵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那間,他在心暗罵一句:尼瑪,怎麼遇上瘋子了啊!

不過,他還是保持著風度道:“先生,你這病是間歇性的嗎?你家有電話嗎?是要我幫你通知家人還是叫醫生?”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學者男舉起右掌,吟起詩來。

看到這麼個神經病的人,王小兵感覺今天運氣不好,覺得還是先離開這再說。於是,疾速伸出左手,想將學者男的身體往旁邊一撥,然後走出廁所。

以王小兵現在的實力,莫說是學者男這種身板比較單薄的人,就是強壯如謝家化的大塊頭,被他這一撥,至少也要退開一步。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這一撥,居然沒有撥動學者男。

當然,王小兵也隻是用了二成力氣而已。

他聽說瘋子的力氣非常之大,是以,心暗忖果然不錯,如今這個瘋子的力氣就頗大,不然,早將之撥到一邊去了。

“小朋友,你想揩我的油嗎?君子動口不動手,你動手,那說明你不是君子。我隻動口,所以我是君子。那你是什麼人?”學者男看著王小兵的左手,囉道。

“讓開!”王小兵被對方纏得頭暈了。

說著,左手再加了二成力,要將學者男往外一撥。

這一次,他以為會將學者男撥得腳步踉蹌起來,不料,居然又是像前一次那樣,根本撥不動對方。

如此一來,王小兵暗吃一驚。

以他四成的力氣,說真的,就是洪東妹被他這麼一撥,在正常站立的情況下,肯定要退幾步。

可是,這個學者男居然紋絲不動!至此,王小兵縮回了左手,驚訝地打量著學者男,見他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暗忖可能是遇到功夫高手了,背脊不禁躥起一抹涼氣。

“小朋友,你又揩我油,你太不禮貌了。”學者男批評道。

“先生,我不是想揩你油,我隻是想跟你打招呼。貴姓?”王小兵想了解一下學者男。

“姓名乃是一種符號,其實並不重要。因為我經常會吟詩,所以別人叫我詩人,我比較喜歡現代詩人這個名稱,如果你要叫我,那請叫我摩登詩人,我也喜歡。”學者男興致勃勃自我介紹道。

“那詩人先生,哦,不對,是摩登詩人先生,你肯定是熟讀唐詩三百首了。”王小兵在猜測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你錯了。”學者男搖頭晃腦道。

“什麼我錯了?”王小兵一頭霧水,真的聽不明白對方的話。

“我隻會吟兩句詩,那就是‘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我就喜歡這兩句。”學者微仰著頭,仿佛正在看天上的一輪皓月似的。

聞言,王小兵差點氣絕於地。

隻會吟兩句詩,也叫詩人,不過,不會吟詩,並不等於不會作詩,是以,他笑道:“那你是個很會作詩的摩登詩人了,久仰久仰。”

“你又錯了,我其實從來不作詩。所以,你用久仰,那是大錯特錯,你應該用仰慕。你要仰慕我,那才非常正確。”學者男以專家的口吻來指點王小兵。

王小兵抹了一把臉。

“摩登詩人先生,我現在口渴,想出去喝杯水,一起吧。”他邀請道。

“好,如果你能回答出我的問題,那我就跟你一起去。你是太子邀請來的人嗎?”學者男突然又問道。

“是。”王小兵泰然道。

“你哪人?這麼年輕得到太子的邀請,那了不起啊。”學者男恢複了一點正常。

“我東方鎮人。能得到太子的邀請,確實是一種榮幸。走吧,我們出去喝一杯。”王小兵隻想早點擺脫這個瘋子。

“請問小朋友叫什麼名字?”學者男左手托著右手的手肘,右手托腮,問道。

這種情況,有點像是審問。

是以,王小兵頗為不,但他知道對方絕對是個練家子。

剛才用了四成力氣來撥對方,居然沒有撥動,現在回想起來,還猶自震驚,因此,也不敢再動手,冷道:“別叫我小朋友。如果你再叫我小朋友,那我就叫你豬肉佬。”

“好,作為交換條件,我叫你大朋友。”學者男想了想,同意道。

“那我們出去喝一杯吧。”王小兵想尋機向對方請教一下武學的知識,來提高自己的身手。

如今,雖是煉化了一層“強身丹”的藥力,但還沒有吸收完畢,而且要將整枚“強身丹”的藥力都吸收的話,也還要幾天。他吸收了一點藥力,使體格更強壯,力氣更大了。

可是,用了四成力氣,居然撥不動學者男。

他暗忖學者男絕對是個高手。

是故,想找機會向對方請教請教,所以才會又與之聊起來。

“出去是可以,但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啊?”學者男固執起來,比岩石還要死板。

“我叫王小兵,三劃王,大小的小,當兵的兵。家住東方鎮。現在摩登詩人先生滿意了吧?”王小兵想待會向對方請教問題,所以誠實道。

聞言,學者男微怔了怔。

隨即,深度厚近視鏡後麵的兩隻眼珠轉了一圈,打量著王小兵,好像自言自語道:“哦,你就是王小兵。”

“摩登詩人先生認識我?”王小兵搜索腦子,沒有記起在什麼地方見過學者男,這還是第一次相見。

“現在剛認識。”學者男的眼神變得有點陰鷙。

王小兵思索對方會不會是三個老古董的什麼朋友,聽過自己的名字,如果真是那樣,這倒不是一件好事。

“生日派對也開始了,我們走吧,你是哪人?”王小兵一邊提議,一邊問道。

“我是詩人,所以我從詩麵來。”學者男又有點不正常了。

不過,這次,他倒是跟王小兵一起出了廁所。

但學者男徑直走了,好像並不是來參加生日派對的,因為別人都往餐桌區走去,而他卻是往門外行去。

王小兵、洪東妹、馬雲天夫婦與陳老爺子等人坐一桌。

等王小兵回到座位上之後,陳老爺子微訝問道:“小兵,你跟太子的人很熟?”

“沒有啊。”王小兵不解道。

“那你剛才從廁所走出來,跟那人有說有笑,我以為你們是朋友。”陳老爺子抽著煙鬥,淡淡道。

“哦,那個是瘋子。我洗了手,在吹風機前吹手,他也要吹手,然後我們說了兩句,我發現他神經不正常的。不過,他好像會武功。”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笑道。

“他當然是會武功。”陳老爺子正色道。

“老爺子認識他?他是誰?”王小兵非常感興趣,問道。

不過,見陳老爺子那凝重的神色,他感覺學者男的身份有點特別,但自己猜測不出是什麼人。

陳老爺子將煙鬥的煙灰敲進煙灰缸,不疾不徐道:“估計你也聽過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了。他就是四大金剛之一的呆書生。”

聞言,王小兵吃了一驚。

現在回想起來,剛才自己報上姓名之後,呆書生的眼睛為什麼會掠過一抹陰鷙的神色了。

而且,他也終於知道當日病大夫為什麼敢那麼拽了,看來確實有點實力,剛才他已跟呆書生小小地切磋了一下,其實自己已落了下風了。

想到四大金剛的身手這麼強,他感到亞曆山大。

至此,他已見過四大金剛之中的病大夫與呆書生了,還有二人沒有見過。估計今晚也能全看到了,是以,隻等著太子出現。

二樓的一半空間空出來用作跳舞之用,另一半則是擺了許多餐桌,供來賓飲食用的。

賓客濟濟,這些人大部分是黑道中人,是以,說話沒什麼斯文好言,話音既高,而且不時夾雜著各種汙言髒語,不堪入耳。

但大家都是同誌,是以,也無所謂了。

晚上七點正的時候,一位女司儀拿著麥克風說道:“請大家安靜,現在請太子為我們講話。”

本來如沸水一般嘈雜的大廳,當眾人聽到“太子”二字之後,都靜了下來。二樓聚集了二百多人,而且個個都是有點身份的,當然,是大部分黑道的身份,不是大頭目,也是個小頭目,要是在平時,他們才不會隨便賣麵子給人。如果有人叫他們安靜,他們肯定會更加大吵大鬧,以顯出自己的膽量。

但如今,隻是“太子”二個字,便震懾住眾人了。

王小兵抬頭看向小舞台上麵,見到那位女司儀原來正是關之韻,穿著一襲齊胸的晚禮服,如美人魚一樣迷人。

旋即,一位氣度優雅,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便從幕後走了出來,看外貌,難以斷定多少歲,估計是三四十歲,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儒雅,梳著一個老板頭,穿著休閑服,使人見了生出三分仰慕。

此人便是太子了。

太子接過了麥克風,掃視一圈,春風滿臉,聲音溫和道:“各位朋友,我太子能請到你們來,那實在是我三生之幸。今晚,大家不醉不歸,如果是遠路的朋友,我已準備好了房間,所以請盡情狂歡,不用客氣。隻要你們能玩得開心,那便是我最大的樂。閑話少說,生日派對正式開始,朋友們,享受你們的每一分鍾吧。”

話畢,下麵掌聲如雷。

隨後,便是司儀用麥克風道:“請推生日蛋糕進來。”

話音剛落,便有服務生推著一座九層的大蛋糕進來了,上麵已插好了小蠟燭,至於是多少根,王小兵看不清楚。

“請太子點燃蠟燭,我們為太子唱生日歌。大家準備好了嗎?預備,開始唱,祝你生日樂,祝你生日樂……”關之韻帶領賓客一起唱起來。

二樓那間響起了生日歌。

在一片歡呼聲中,太子吹熄了蠟燭,然後親自切蛋糕。

而服務生則將一小塊一小塊的蛋糕送到每一位賓客的麵前,讓大家都能吃到蛋糕。

這個場麵,王小兵想起自己過生日的情景,與太子的相比較,實在是差很遠,這就是實力懸殊的最好佐證。

吃完蛋糕之後,便開始陸續上菜。

畢竟,有不少賓客是很早便來了的,肚子餓著,不吃點東西,估計跳舞的時候都沒力氣。

每張餐桌上擺的都是山珍海味,那自不用說。

王小兵一直在留意太子身邊的人,他想看一看四大金剛的另外兩人,但不知哪兩個是,因為太子的跟班很多,隻瞥一眼,估計有十多個。

在就餐的時候,太子以主人的身份到每一桌敬酒。

不知不覺間,便敬到了王小兵這一桌。

如今,近距離看著太子那俊美的臉龐,王小兵感覺對方真是一個有錢有勢的靚仔,五官生得非常好,而手指也滾圓而修長,從他的外表來看,任憑誰都會說他這副相貌是有福氣的。

太子端著高腳酒杯,微笑道:“老爺子,來,我敬你一杯。”

“我老了,不能像年輕時喝那麼多了,隨喜吧。”陳老爺子心不喜歡太子,但門麵工夫還得裝得很足,笑道。

“行,老爺子能來,就是給了我很大的麵子了。”太子謙虛道。

敬完了陳老爺子,太子又向馬雲天敬酒。

本來,在其他餐桌前,太子隻是向一桌人敬一次酒,如今,太子已敬了兩次酒,敬完馬雲天之後,便打量王小兵,佯裝驚訝道:“這位小兄弟應該就是小樹林四少之首的兵少吧?對不對?”

“不敢當,不敢當,跟太子你相比,我實在差太遠了。”王小兵連忙站了起來,抱拳,拱手道。

“哪,其實我也是個普通人,隻是大家都看顧我,給我幾分薄麵罷了,根本不會比你強。我一看到你,就感覺你與眾不同,年少有為,以我看來,你日後一定是做大事的人。”太子非常真誠地誇獎道。

“過獎了,我這種小蝦米,不值一提。”王小兵連連搖手道。

如果不是早已知道太子想打碎雪的主意,王小兵暗忖這位太子真是一位君子人物,跟他交個朋友,都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但問題是,如今太子想得到碎雪,自己是不可能把碎雪交給對方的,是以,注定不能與太子交朋友。

“老爺子,到包廂去,我要向你再敬兩杯。你們也一起吧。”這句話說得很誠懇,但太子說完之後,不給人推辭的機會,徑直便走開了。

於是,王小兵等人交換了個眼色,在陳老爺子的帶領之下,走進了一間裝潢高檔的包廂。

麵的桌椅都是紫檀木的,而碗是玉的,筷子是象牙的,還有許多餐具是黃金與白銀的,盡顯豪華之象。

眾人入席,便有服務生斟茶。

茶香四溢。

當王小兵進入包廂之後,便見到麵除了自己、洪東妹、馬雲天夫婦、陳老爺子、太子與兩個漂亮的女服務生之外,還有四個人。

那四個人分立包廂的四角。

其中二人,王小兵是認識的,一個是病大夫,另一個便是呆書生。

病大夫依然是在不停地咳嗽,但聲音小了許多,不過在安靜的包廂,還是能聽得非常清楚。

另兩個,王小兵不認識。

但既然病大夫與呆書生都在了,那另兩個估計也是四大金剛之一了。

是以,他情不自禁地打量著那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女子,約莫三十歲,身材窈窕,穿著一襲勁裝,就是那種練武之人經常穿的類似夜行服的裝束,臉蛋頗好看,但極為冷豔,眼神盯人看時,會讓人不舒服,給人一種拒人千的感覺。而且,她留著一頭長發,長到什麼程度呢?

一般女人,留發過肩,就算是長發了。

但這個女人的黑發估計一直能垂到小腿之處,如果是月黑風高的夜晚,她突然從樹林撲出來,應該有人會覺得她是女鬼。

此女的長發紮成一條馬尾辮,拿在手把玩著,好像那就是她最珍貴的寶貝。

從她湛然的眼神能看出此女必然是練家子。

除了此女之外,還有一個身材極為高大的光頭男,不但高,而且大。

王小兵一看之下,不用多想,第一印象便覺得光頭男至少有一米八到一米九之間,而且身形也極為粗壯,以王小兵這種標準身材來說,估計光頭男的腰圍是王小兵的二到三倍那麼大。

光頭男濃眉大眼,威風凜凜。

但最引人注目的還不是光頭男的魁梧身材,麵是他穿著一襲類似於袈裟一樣的紅色服裝。說是袈裟又不是,但又有點像袈裟。

一個這麼魁梧的人站在這,真的不用打,也能給人巨大的震懾。

王小兵雖不知道光頭男是誰,但聽海高富說過太子的四大金剛之中有一個叫沙陀的,估計就是光頭男了。

如果光頭男真的是沙陀,那當年白光偉會敗在他的手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白光偉也比較高,但遠沒有光頭男那麼粗壯。

坐在大廳,已經像是鴻門宴了。

如今,坐在包廂,就更像是鴻門宴了。

王小兵等人心雖有點忐忑,但都是見過世麵的人,是以,也還能保持鎮定的神態。

“來,我們先喝杯茶,解解酒,待會再繼續喝酒。”太子做了個請的手勢,便端起玉杯品了一口。

王小兵也小嚐一口,茶水非常清香,使人回味無窮。

“兵少,據說你開了一間養生堂,對不對?”太子忽然和藹問道。

“是,專賣一些保健品的,沒什麼錢賺的,跟你的生意比起來,不值一提。”王小兵連忙謙虛道。

“萬丈高樓從地起。不論做什麼事,都需要一個開頭,你現在有了好的開頭,以後超越我,那是意料中的事。”太子和氣道。

其實,接觸太子十數分鍾了,王小兵沒有看出太子會武功,隻是感覺他很謙虛,很和氣。

“小兵,還不請太子傳授些做生意的經驗給你,這可是大好時機啊。”陳老爺子開玩笑道。

“,老爺子說得對,請太子不要吝惜,傳一些做生意的經驗給我吧。”王小兵也知道這是開玩笑,於是笑道。

“好!你這麼有上進心,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日後絕對是個做大事的人!隻要你有時間,盡管來找我,我把所積累的經驗都告訴你。”太子讚道。

王小兵倒有點不好意思。

一直至此,氣氛都還是挺和諧的。

不過,花無百日紅,再和諧的氣氛也會有結束的時候。而在坐的幾人與太子,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朋友。

如今,都是在逢場作戲而已。

忽然之間,太子問道:“馬師傅,我之前跟你提的一起開武館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呢?”

“哦,還在考慮之中,太子,其實你自己開一間就行,不用找我合夥,我其實沒什麼能耐。隻是個擺設罷了。”馬雲天婉拒道。

這時,氣氛便有點悶了。

太子臉上雖還掛著笑容,但明顯沒有之前那麼自然了。

“馬師傅,你是個人才,這一點,我看得出來。沒有你,我哪敢開武館啊。我倆一起去幹,才能賺到錢。”太子誠懇邀請道。

“太子看得起我了,等我再考慮幾天,怎麼樣?”馬雲天委婉道。

“行,這不急。”太子笑道。

此時,便有服務員端菜肴上來了,與外麵的菜肴相比,這的更為精致,烹飪技術與用料更為上乘。

於是,眾人一邊飲食一邊閑聊。

而分別站在包廂四角的那四個人則像是釘在那一樣,始終沒有移開半步。

由此,王小兵也感覺這四人就是四大金剛,他們都是太子的貼身保鏢,寸步不離,太子到哪,他們一般就跟到哪。

一會,包廂的門打開了,進來的便是關之韻。

“太子,外麵的人說想敬你一杯。”說著,她便已來到了太子的身邊。

“待會再說,我要陪這幾位朋友。來,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女朋友,關之韻。這位是老爺子,我們華龍縣的梟雄,這是馬雲天馬師傅,這是馬師傅的太太,這位是名震華龍縣的洪姐,這位是年少有為的兵少,他是樹林四少之首,非常有實力,是我敬服的對象之一。”太子介紹了一遍。

“王小兵,原來你來了啊。”關之韻笑道。

“韻姐,你好。我是跟洪姐來向太子祝賀的。吃了美容丸有效果嗎?”王小兵問道。

“有,真的很有效果啊。我還以為你是吹牛皮的呢,想不到吃了隻幾天,肌膚就變得好看多了,而且,精神也好多了,睡得好,吃得好,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關之韻讚美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3 10:00:28  .exectimeㄩ0.12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