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93章 神雕俠侶


林珊珊雖談過戀愛,但還沒有經曆過人道。

是以,當她瞧見王小兵褲襠的“小帳篷”之後,腦海立時浮現出一句話:哇,他那好大!

一個黃花閨女,要是想到了男人的小弟弟,那肯定會害羞的。而她是不得不想,因為她見到了他小弟弟呼之欲出的奇妙景觀。

霎時間,兩人微有尷尬。

但房間卻彌漫著濃濃的曖昧,使人沉浸在其中,身心都頗為愉悅。

王小兵也算是個采花老手了,臉皮夠厚,那是百分百的了,雖有三分不好意思,但很平靜下來,於是走了過去,也坐在了床沿上。

“這床墊還蠻有彈性的啊。”他笑道。

“哦,是啊,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她嬌羞無比,像紅紅的花朵。

“別急,我待會開車送你回去,很的。”他一邊伸手佯裝無意地在她滾圓而彈性十足的美腿上拍了拍,勸道。

“嗯,你別摸人家”她努著紅唇,連忙撥開了他的手,微嗔道。

從她比較正經的臉色可以看出,她對他雖有好感,但還遠沒到可以做活的體育運動的程度。

如果她此時俏臉含笑,那就有五分機會了,可惜,她俏臉並沒有笑意,或者一來是由於她黃花閨女的那種特別的矜持所致,二來就是她知道他是沈若蘭的男朋友,不敢隨便與他交往。

畢竟,她怕沈若蘭知道之後,那自己會很尷尬。

鑒於這兩個主要原因,使她對他的情意有所保留,當他來挑逗的時候,她就會湧起很大的抵觸情緒。

泡妞,講究的是要順其自然。

如果一味的強扭田瓜,那就沒意思了。

王小兵也知道想一蹴而就,那是不現實的,反正有的是機會,不急在一時,於是笑道:“哦,珊姐,你誤?

?了,我就是有這個不好的毛病,喜歡在說話的時候拍拍人家的肩膀或身體其它部位。平時是男生在一起,那就沒事,要是女生,就會引起誤會。”

“咯咯,那你可要改哦。”她相信他說的話。

“還要不要買梳妝台與書桌?”房間除了一張雙人床,還有就是兩張靠背椅子,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不用了,我隻是來村子的時候,至多中午在這休息一下的。有一張床就行了。”她站了起來,走到窗前,佯裝看外麵的景色。

其實,她是怕見到他褲襠的奇景。

“也到吃飯時間了,走吧,我們先去吃飯,吃完飯,我就送你回去。”他抬手看了看勞力士,道。

她同意了。

於是,由王小兵駕駛桑塔納,搭著林珊珊,前往小樹林集市的君豪賓館,要了一個包廂,一起用餐。

莊妃燕見他帶著一個妙齡女郎而來,在他點菜的時候,不停地向他使眼色,要他跟她出去,決定問一個明白。

沒奈何,他隻好跟她到了她的辦公室。

在她的追問下,他詳細地說了東和村要搞種花基地的事,而林珊珊就是技師,他作為村長,要請她吃飯。

她相信了,不過,卻是纏著他要女人福利。畢竟,他也有些日子沒有給女人福利她了,是以,便在她的辦公室,扒光了她的衣服,扛著她的嬌軀,將她頂在牆壁上,使用一招“抱虎歸山”,將她送上了高朝,也使她暈了過去。

因為還要陪林珊珊吃飯,他隻能給一波高朝她。

莊妃燕雖還想要,但也明白他要陪客,何況也得到了高朝,便放他去了。

等王小兵回到包廂時,已是十多分鍾之後了,林珊珊見他滿臉興奮之色,問他剛才去幹什麼事了。他隻得撒了個善意的謊言,將事情遮掩過去了。

吃完了晚飯之後,他便將林珊珊送回家。



等他回到東和村的時候,已是晚上七點鍾了。白天都沒時間嚐試煉製“強身丹”,隻能在晚上騰出時間來弄。

進入玉墜之後,他便先練習了一會刀法,隨後,修煉半個鍾頭的中級三昧真火,又花了大半個鍾頭煉製幾種丹藥,之後,便開始集中時間來嚐試煉製“強身丹”。

忽忽地,一晚又過去了。

幸好,也有了一點收獲,那就是又確定了一種藥材的混合比例。

至此,他已看到了曙光,心特別高興,覺得再花兩三天,就應該可以成功煉製出“強身丹”了。

中午,因為爸媽不回來,他隻好到外麵吃午飯。

回來之後,忽然見到家門是打開的,暗忖是不是有小偷來光顧了?

於是,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隻聽到自己的房間有聲響,覺得多半是小偷了,於是,抄了一條一米多長的鐵棍在手,便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當他看到那人時,才鬆了一口氣。

在他房間的人正是他的弟弟王誌文,隻見他好像在找什麼東西。

當見到哥哥時,王誌文吃了一驚,樣子不知所措,好像真的是做賊心虛,見到主人回來,便呆住了。

“哥。”王誌文條件反應地問了一聲。

“你找什麼啊?”王小兵見房間有些東西被翻亂了,不解道。

“哦,沒有,我想找本書看。沒有找著。”王誌文比王小兵喜歡讀書,這一點,王小兵能理解。

但是,王小兵的房間真沒有幾本書。這一點,王誌文是清楚的。

是以,他到王小兵的房間找書,就使王小兵感到很突兀,不用多想,也知道他是在撒謊。

但為什麼要撒謊,王小兵想不清楚,於是問道:“你不是找書吧?我房間沒有課外書,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你連衣櫃都打開了,哪是找書啊。”

“哥,我聽說你得了一件古董,所以想看看。”王誌文見瞞不住了,隻好如是道。

聞言,王小兵陡地警醒起來。

王誌文口中所謂的古董,多半是指碎雪,而自己得到碎雪這件事,並沒有告訴過弟弟,因此,王小兵覺得蹊蹺。

“弟,你聽誰說我有古董啊?你知道我有什麼古董?”王小兵心念電轉,覺得弟弟可能是被人利用了,是以,要問清楚,不然,這件事很麻煩。

“我聽你的朋友說的。”王誌文勉強笑道。

“我的朋友,誰?他叫什麼名?”王小兵連謝家化都還沒有告訴,真的沒有幾個人知道。

他隻跟洪東妹說過了碎雪的事情,除非是洪東妹在外麵說漏了嘴,使其他人知道了,這也是有可能的,不過,他認識的洪東妹並不是一個隨便將別人秘密說出去的人。

是以,他不太相信是洪東妹所為。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王誌文支吾著,垂著腦袋,蚊聲道。

這就奇怪了,既然是聽自己的朋友說的,那肯定知道對方姓甚名誰,縱使不知道真名,也知道綽號。

於是,王小兵問道:“他的花名叫什麼?”

“這個我也不清楚啊。”王誌文言辭閃爍,明顯是回答不了這個問題,想溜過去。

王小兵頓時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妙,他也不想拿出哥哥那份架勢來威嚇他,走過去,拉著他坐在椅子上,好聲好氣問道:“告訴我,是誰跟你說我有古董的?其實我沒有什麼古董啊。”

“有吧,哥,讓我看看怎麼樣?”王誌文懇求道。

如果是花瓶、瓷碗或是其它什麼古董,他可以拿出來給弟弟欣賞一番。

但碎雪不是一般的刀,而是有巨大怨念的凶器,一般人隻要接近它,都是會受到影響的,輕則使人精神短暫錯亂,重則會使人發狂。

是以,他不會拿出來給弟弟看。

“弟,我真的沒有古董,肯定是有人騙你,才跟你那樣說的。”王小兵拍著王誌文的肩膀,道。

“哥,你騙我吧,你有古董,但藏起來了,怕我會偷,才不肯給我看,對吧?我隻是想看一眼,不會偷的。”年少就是不夠老練,王誌文這番話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最好寫照。

王小兵神色變得嚴肅了許多。

想了想,道:“弟,到底是誰要你來做這件事的?”

“沒有誰啊,我隻是自己想看看你的那件古董。真的,不關別人的事。”王誌文雙手連連搖擺道。

“說吧,不用騙我!”王小兵的聲音嚴厲道。

王誌文打了個哆嗦,勾著頭,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

“弟,怕什麼?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哥,你不相信我可以幫你解決問題?想想看,有人欺負你的時候,是誰幫你出氣?你要相信我,不論什麼麻煩,我都會全力幫你去解決。”王小兵雙手扶著弟弟的兩肩,真誠道。

聞言,王誌文才勇敢地抬起頭,但眼神還是那麼的畏怯。

“說吧,我是你哥,你的麻煩就是我的麻煩。請相信我。”王小兵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鼓勵弟弟說出心中的秘密。

“我說了之後,你千萬別跟爸媽說,行嗎?”王誌文求道。

“行。”王小兵點頭道。

他已感覺到發生在弟弟身上的事有點不尋常。

於是,王誌文猶豫了一下,好像是要先鼓足勇氣,才能把話說出來:“前兩天,我跟朋友一起玩,後來,大家說打撲克。開始,隻是隨便玩的,後來有人建議小賭一把。我也參與了。”

聽到這,王小兵問道:“你輸錢了?”

王誌文無聲地點頭。

“輸了多少錢?我幫你還。”王小兵絕對想不到數目超出自己的想象。

“我說了你不要打我啊,好嗎?”王誌文說話時嘴唇也在抖動,明顯是心中頗為害怕所致。

“我打你幹什麼啊。說吧。”王小兵心中不安。

“三萬塊。”王誌文低著頭道。

“三萬塊?”王小兵吃了一驚,本來,他隻以為弟弟輸了一千幾百塊,那自己代他還就算了。

如今,聽說是三萬塊,被嚇了一跳。這個數目,在當時來說是一筆很大的錢了,如果哪戶人家存折有三萬塊,那都可以說過上小康生活了。

王誌文除了點頭還是點頭。

兩人沉默了好一會,王小兵頭腦也有點紊亂。

但他畢竟是見過世麵的人,隻是慌亂了十數秒,很便鎮定下來,心湧出的第一個想法便是:自己的弟弟被人設局騙了。

於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平靜道:“怎麼會輸那麼多的?”

“開始,我是贏的,手氣很好,一轉眼間,就贏了幾十塊了。”王誌文還不知道自己被人陰了。

“弟,你中了別人的圈套了,一般來說,如果設局來裝你,開始肯定會讓你贏的,等你覺得手氣很好,可以大賭的時候,就是你真正輸的時候了。”王小兵語重心長道。

“不會吧,我開始的手氣真的很好。”王誌文還沉浸在幻想之中。

“那後來呢?”王小兵淡淡問道。

“後來,我們就開始玩大的,過程中,我也有贏,但輸得多,就開始借錢,隻想搏回來,賭了一天之後,我就欠了他們三萬多塊了。”王誌文沮喪道。

至此,王小兵已能確定這是有人用來對付自己的陰謀了。

他不動聲色道:“所以,債主說我有古董,叫你偷出去給他們,就當是還債,是不是?”

“是。”王誌文垂著頭道。

“除了賭博之外,沒有其它的事嗎?”王小兵細心問道。

王誌文嘴唇掀動了一下,欲言又止,分明是有什麼難以啟齒的事,臉龐也有些紅了。

據此,王小兵感覺還有其它事,笑道:“說吧。”

“後來,他們叫了小姐過來,讓我也搞了一下。”王誌文臉龐已紅彤彤,像是燒紅的一樣。

聞言,王小兵忍不住笑了。想不到那些人為了籠絡住王誌文的心,以達到威逼利誘的目的,居然還提供了全套的服務,讓王誌文好嚐了嚐禁果。

見哥哥笑了,王誌文眼神的畏懼便減少了三分。

“就這兩件事,還有沒有其它事?”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了一口,問道。

“沒了。”王誌文搖頭道。

“之後,你就答應幫他們找古董,對不對?”王小兵道。

王誌文點頭。

“弟,我憑經驗告訴你,你被人陰了。”王小兵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道。

“但我看不出他們作弊啊,我一直盯著他們的手,應該不會吧。”王誌文見識少,不知賭場老千的利害。

“你不信,好,我會找一個人表演一番給你看。”王小兵確實可以做到。

王誌文半信半疑。

想了想,王小兵繼續問道:“你真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

“我也是經過同學認識他們的,隻見過二次麵,隻知其中有一個叫光頭的,其他的不知叫什麼名。”王誌文老實道。

“那好,你再約他們出來,說要再賭幾把。”王小兵叮囑道。

“他們那麼利害,再賭,可能會輸更多。何況,三萬塊還沒有還清。”王誌文怯怯道。

“這個你不用管,你隻約他們出來,我自有辦法對付他們。我可以事先跟你說,我會帶老千過去,到時揭穿他們,把這三萬塊欠債一筆勾銷。”王小兵充滿信心道。

“真的?那好,下午行嗎?”王誌文臉龐終於有了喜色。

“可以。”王小兵同意道。

於是,王誌文便自去約那班賭友了,而王小兵則去找洪東妹。

彼時,才是下午一點多,按照往常,在這個時段,洪東妹還沒有起床,但當她接到王小兵的電話,聽說他要來的時候,便熱情歡迎。

等到他到了夜城卡拉ok廳的大門前時,她已穿著睡衣為他打開了大門。

看著她胸前玲瓏凸現的兩點,他腦海立時浮現出她胸前兩座雪山的勝景,於是,摟著她的小蠻腰,一會便進入了她的房間。

兩人從客廳開始脫衣服,當進到臥室之後,彼此都一絲不掛了。

他將她抱上了床。

隨即,用男人最猛烈的進攻方式,騎在她的嬌軀上,開始了活的馳騁。

當他抖動老二的頻率越來越之後,她便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朝,同時,也在興奮之中暈了一次又一次。

大半個鍾頭之後,她的身子便汗津津,軟綿綿了,泛著激情的光澤。

他緊緊摟著她的白嫩身子,一邊揉她的酥胸,一邊道:“老婆,你的賭場有老千嗎?”

“咯咯,你聽說過賭場沒有老千的嗎?凡是賭場,都會有老千。”她雙手像無骨一樣,愛撫著他厚實的脊背,柔聲道。

“我想借用一個老千。”他吻了一下她的紅唇,道。

“怎麼了,你想跟人賭博?那不如到我的賭場玩幾把。”她祭出“雙峰壓”磨著他結實的胸膛,嫵媚笑道。

“不是,說來話長。我弟被人陰了,估計是太子的人幹的。然後就叫我弟回家找碎雪去抵債。”於是,王小兵便弟弟的事情簡明扼要地對她說了。

她也同意是有人陰了王誌文。

“這樣看來,他們已在千方百計地想要得到碎雪了。”洪東妹若有所思道。

“我早就聽馬雲天說過太子非常想得到碎雪,但因碎雪的怨念特別大,一旦被太子得到,可能會使他變得比現在更邪惡。之前,我也是這樣認為的,但聽笑麵郎的女朋友說的那些話之後,我覺得事情遠遠沒有那麼簡單。”王小兵一邊輕聳老二,一邊興奮道。

“啊,啊,我也覺得好奇啊,太子要收集有怨念的凶器有什麼用啊啊”洪東妹嬌`喘道。

“這其中,肯定有大陰謀。”王小兵又趴在她的嬌軀上,進進出出,道。

“啊,那你現在想怎麼辦啊”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問道。

於是,他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她。

聞言,她笑道:“啊,行啊,我現在就叫一個老千隨時準備出發。”

“那謝謝老婆了,老婆,我要加速度了,你頂要住啊。”說著,他又開始重進重出,撞得她的美`臀發出“噗噗”的誘人聲響。

“啊輕啊”她張圓了檀口,嬌呼道。

但他已將加速度提起來了,哪還慢得下來,隻能一鼓作氣,將她送到高朝再說。

不消十分鍾,在他重重一頂之下,再次把她送到了活的雲端,同時,隻聽她“啊”地嬌`喘了一聲,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他祭出柔舌功,吻了她身子數遍,才用老方法弄醒了她。

隨即,她便用大哥大傳呼冼業勝的呼機。

一會,冼業勝便複電話了。

“阿勝,你叫阿東準備一下,我有兩個朋友想跟人賭一把,叫他陪我的朋友一起前往。叫他到夜城卡拉ok廳來,在大門口那等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叫阿嬌與阿王。還有,給我召集四五十個弟兄,隨時聽令。”洪東妹吩咐道。

交代完畢之後,便掛了機。

“嗯,老公,人家下麵有點痛呢”洪東妹嬌聲道。

“不如你在家休息,我自己去就行了,好嗎?”他輕拍著她的美`臀,笑道。

“當然不,我也要去。我們可是神雕俠侶,咯咯,你到哪,我就跟到哪。”她吻著他的臉龐,嬌笑道。

於是,兩人便起床穿衣服。

約莫半個鍾之後,王小兵接到了王誌文的電話。

“哥,我已約到他們了。他們說今晚賭一把。”王誌文在電話說道。

“好,我會有三個朋友跟你一起去,一個叫阿東,一個叫阿王,一個叫阿嬌,三人是我的好朋友,你放心帶他們去就行了。”王小兵叮囑道。

“我知道了。”王誌文聽話道。

轉眼間,又是半個鍾頭過去了,那兩個叫阿嬌與阿王的人便出現在老千阿東的麵前。

三人寒暄了一番,阿嬌道:“我與他都是洪東妹的朋友,想請你幫我去揭穿賭場上的老千,你有沒有這個能力?”

“隻要是出老千,我百分之九十九能看出來。”老千阿東信心滿滿道。

“那行,拜托你了。”阿嬌感謝道。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晚上七點鍾,阿嬌、阿王與阿東在小樹林集市廣場那跟王誌文匯合,再一起前往賭博地點。

那是小樹林集市出租屋的一間房間。

到了樓下的時候,阿嬌先離開了一下,在一個轉彎角處打了一個電話。

隨後,便又回來了。四人一起上了樓,在二樓的那間套間,已有四五個男青年正在抽煙,煙氣騰騰的,滿屋子是濃鬱的煙味。

其中一個,果然是剃著光頭的。

光頭男睥睨著王誌文,冷冷道:“小王,你欠了我們三萬塊,什麼時候還啊?”

王誌文怯聲道:“大哥,我有了錢之後,一定會還給你的。這個你放心,我肯定會還的。”

“操,老子警告你,如果你既不還錢,又不找來我想要的東西,到時便剁了你雙手!聽明白沒有?”光頭男鼻孔噴著煙氣,森然道。

“我知道。”王誌文聲音也顫抖了。

那個叫阿王的人眼睛半眯著,神色頗為不滿,有一種要衝上去揍光頭男的趨勢。

不過,阿嬌伸手輕輕地拉了拉阿王,使他神情平靜了些許。

光頭男掃視一眼,冷道:“我跟你們說啊,欠帳的,老子不玩,如果有現金的,那就可以玩。”

“我們也不想玩欠帳的,隻玩現金的。我們帶了一萬塊來。”說著,阿王掏出一遝百元大鈔,晃了晃,道:“你們身上不會沒帶錢,隻想空手套白狼吧?”

“笑話,老子有的是錢!”光頭男也掏出一遝百元大鈔。

“好,我們就玩簡單點,玩三公吧。”阿王提議道。

“隨便。”光頭男不屑道。

隨後,光頭男、王誌文、阿王與阿東四人圍坐在一起,開始賭起來。

起先,光頭男老是輸,不過,輸的數目很小,都是十塊二十塊的,玩了十幾分鍾之後,他忽然道:“這樣玩法,太浪費時間了,我們爽些,一把過,賭完之後,大家回去,怎麼樣?”

“夠爽,賭博就是會有輸贏,賭得太久沒意思,一次過就行了。來吧!”阿王豪氣地將一萬塊推了出去。

“這位朋友我喜歡!”光頭男比了個大拇指,讚道。

同時,他的三角眼掠過一抹狡黠的神色。

不過,隨即他又瞥向王誌文,冷笑道:“那你呢?你有一萬塊嗎?”

王誌文搖頭。

“沒有一萬塊,就別玩了,等你把我的帳還清了,以後再玩吧。”光頭男冷道。

“阿文,你別玩了,你輸不起的,不像我們是有錢人,輸一萬二萬,都沒什麼事。”阿王也勸道。

王誌文唯唯喏喏。

隨即,便隻有阿王與光頭男兩人進行對決。

而光頭男是莊家,由他發牌,為了表示公正,換了一副新牌,讓王小兵等人檢查過,等到確認新牌沒有問題,他才開始發牌。

這次,玩的是二十一點。

光頭男洗牌與切牌的動作非常嫻熟,一看便知是個老賭鬼了。

當發到第四張牌的時候,在一旁緊盯著光頭男的阿東忽然道:“沒法玩了,他做了手腳。我敢說,他的五張牌正好是二十一點。”

“草尼瑪,你敢汙辱老子!”說著,光頭男揚手就要將手中的牌擲向阿東。

但眼明手的阿王一把抓住了光頭男的手腕,從他的手中奪過了那副牌,笑道:“你是不是出老千,那很容易知道,我們接著發牌,再把牌打開看就行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3 17:27:50  .exectimeㄩ0.16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