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87章 兩個女人的談話


莫說是黃花閨女,就是半老徐娘見到王小兵褲襠的“小帳篷”都會害羞起來。

姚舒曼一顆芳心怦怦直跳,胸前兩座飽滿而堅挺的雪山聳動頻率也了許多,一起一伏的,像是有魔力一樣吸引著王小兵的目光。

本來,她的視線是直視向前的。

但半晌沒見他發動車子,便轉頭一瞧,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的胸部咂嘴,不禁連忙將手交叉於胸前,含羞嬌聲道:“你看哪嘛,開車啦”

“是,到了鎮政府那邊,你指路啊。”說著,他便發動車子。

路上,車廂彌漫著濃濃的情意。

兩人雖不說話,但偶爾彼此對視一眼,視線之中傳達著雙方那濃濃的情意,故此他與她都會心一笑,妙不可言。

到鎮政府那邊的時候,她忽然道:“我聽說那個買豬崽的人的兒子也是混黑道的,並且在這邊又有點靠山,所以才敢那麼囂張,你有方法鎮得住他嗎?”

“試試看吧,我現在不敢打包票。”王小兵在想著應對的法子。

“如果那人的兒子叫了社會青年來,那你能對付得了嗎?”姚舒曼是怕他一人敵不住對方一群人。

“我也可以叫到幫手啊,先到他家去看看,如果能說動他,那就最好,不然,再想想其它辦法。”王小兵想到得先打個電話給王世飛。

不然,如果今天恰巧王世飛不在這邊,那到時要找人幫忙都難。

於是,他便先將車停在了路邊,用大哥大傳呼了王世飛的呼機,等對方複機,先跟王世飛打聲招呼,到時要調動人馬也容易些。

“有機會要回那一千多塊嗎?”她俏臉的紅暈還沒有褪盡。

“很難說,要看情況。不過,也有機會拿回來。”他拿了一瓶易拉罐的健力寶給她。

“要是能拿回來就好了,我姑媽就不會再鬧自殺了,那人真可惡,居然做這樣的事情。”她接了那罐健力寶之後,拉開了易拉環,就著瓶口喝了一口。

旋即,她才知隻有一罐健力寶。

於是,笑道:“誒,不好意思,喝了你的,等回去,我請你吃飯。”

“我倆,說這麼生分的話,怎麼行啊,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其實都是一樣的。給我喝一口吧。”他笑道。

“我已經喝過了”她俏臉又漸漸地布滿了紅暈,嬌羞道。

“沒事的,我倆還分個這幹什麼呢,,拿過來。”說著,他忽地伸手出去,趁她不備,便將那罐健力寶奪了過來,咕嚕一聲,便喝了一口。

隨即,又遞還給她。

“咯咯,我不要,有你的口水”她嬌笑道。

“舒曼,我也喝了你的口水啊,我倆就不要計較這個了。拿著。”這時,他的大哥大響了,催促道。

於是,她隻好接了。

在他接聽電話之際,她果然就著瓶口又喝起來。

電話是王世飛打來的,兩人是好朋友,所以便開門見山問道:“兵少,你好,找我有事嗎?”

“是啊,我待會可能要用人,你能隨時叫到人嗎?”他知道王世飛做得到,這是客氣的說法。

“可以啊,要多少人?”王世飛豪爽道。

“現在還不知。”王小兵如是道。

“那好,你什麼時候要用人,就傳呼我。我立刻帶兄弟過去。”說完,王世飛笑道:“那天你是不是跟我妹出去兜風啊?”

“哈哈,秘密,以後再聊,好了,我掛機了。”因為有姚舒曼在旁邊,王小兵不好意思多談王美鈴的事,畢竟他與王美鈴做過活的體育運動,如果說起來,那會非常曖昧的。

掛了電話之後,他駕駛著車子繼續前進。

姚舒曼已把健力寶喝了一半,笑道:“隻剩下一半了,你要嗎?”

“當然要,麵有你的口水,我喜歡。”他伸手接了過來,咕嚕咕嚕喝著,舔著嘴唇,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

“咯咯,我可不要了哦”她歡喜嬌笑道。

“我已經喝完了。”他笑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情意濃濃地西東南北地歡閑聊著。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姚舒曼姑媽的家,那是一棟二層的樓房,外牆可見火磚一塊塊地疊起來的痕跡,連石灰水也沒有擦,估計是留待日後貼馬賽克的。

姚舒曼姑媽方菊蘭,年屆五十五,膚色比較黑,一看便知是農村典型的勞動婦女。

聽姚舒曼說,方菊蘭本來是個很勤勞,精力很充沛的人。

可是如今,經曆了一場欺騙,她整個人都變得死氣沉沉的,額頭上的皺紋擠在了一起,使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更老,雙眼無神,一副準備去見馬克思的樣子。

看著方菊蘭這個樣子,王小兵心不忍,於是道:“姑媽,我是舒曼的男朋友,現在盡量來幫你要回那一千塊。”

聞言,方菊蘭整個人像是注進了能量一般,霍地煥發出了生機,皺紋也舒展開了,眼神也變得有活力了,帶著無限的希冀道:“真的,那太好了!請你一定要幫我要回來啊。”

“我盡力。”王小兵點頭道。

說著,瞥了一眼姚舒曼,見她正微微努著紅唇,便知是因剛才自己說是她的男朋友,她表示討厭,但她卻不澄清,而且紅唇上帶著濃鬱的笑意,分明是很愉。

“姑媽,那人住哪的,現在過去會一會他。”姚舒曼也極想幫忙要回那一千多塊。

“好,跟我來。”方菊蘭換了一件外套,便帶著王、姚二人出門了。

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搭著方菊蘭與姚舒曼,在方菊蘭的帶路下,前往那個賣豬崽的人的家。

不消二十分鍾,便到了目的地。

方菊蘭見王小兵開著桑塔納來,感覺他來頭不小,是以,這次來討說法,底氣足了,下了車,便站在那個買豬崽的人的屋門前大聲道:“豬宗佬,出來!”

從她那氣憤的話語便能感受到她的心情之激動。

或者她是來這鬧過幾次了。

是以,她這麼一嚷,麵便立刻有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大步走了出來,本來滿臉怒氣的,但掃視一眼,見門前停了一輛小車,是以,說話語氣收斂了三分,繃著臉道:“臭婆娘,又來這吵個雞`巴。”

“你個狗頭殺的,絕子絕孫的,居然給我假`幣!你還回血汗錢給我!”方菊蘭有了王小兵撐腰,整個人都不同了,勇氣比以往要大得多。

豬宗佬見了微怔,因為方菊蘭上次來這鬧,還是一副哭相,如今卻是氣勢洶洶的,分明有恃無恐。

是以,他也不敢太過造次,冷笑道:“你別誹謗人,我可以到法院告你的!”

“誹你個混蛋!”方菊蘭氣咻咻道。

這種吵架對於王小兵來說,那並不能使他震驚,因為他見過比這大得多的場麵。

但在姚舒曼眼內,卻是頗使她不安,她一心想幫姑媽要回那筆錢,可是,見到雙方爭吵起來,她才感覺這種事真的不好處理,如果要她紅著脖子跟對方大吵大鬧,她真做不到。她暗忖幸好有王小兵在這,不然,自然隻能是個旁觀者。

王小兵走上前去,道:“其實,你把錢還她,大家依然是朋友。”

“我呸!老子才不想跟她做朋友!你們不要在這拽,我兒子是在道上混的,他今天正好在家,你們要是惹火了他,他扛刀出來砍你們,我可勸不了。”豬宗佬微昂著頭,話音雖不高,但威脅的意味十分濃厚。

王小兵不是被嚇大的。

對方這麼說,非但嚇不怕他,反而會使他心湧起反感。

是以,冷笑道:“天下隻有你兒子在道上混?別拿你兒子出來嚇人,這樣沒意思的。我們來談點實際的事比較好。”

“你個**毛等著!我兒子在家睡覺,要是吵醒了他,你等死就是了!”豬宗佬惡狠狠道。

或者豬宗佬真有個很凶惡的兒子,方菊蘭臉龐現出幾分膽怯。

而姚舒曼雖是學過幾招散手,但聽說對方要扛刀出來砍人,也有點擔心,是以,與方菊蘭一起望向王小兵,看他有什麼表示。

王小兵卻是悠然地抽著香煙,神色自如,沒有半分的驚慌,道:“如果你不把錢交出來,我敢說,你以後的日子絕對不太平,說不定哪一天會遇到大麻煩。”

他開始向對方施壓。

但豬宗佬惱羞成怒道:“你等著,我兒子會教訓你的!”

話未了,就聽到屋傳出一個粗野的聲音問道:“草尼瑪!哪個***來吵醒老子啊!”

隨後,不消三秒鍾,便有一條身材魁梧的大漢奔了出來。

看那大漢估計是二十多歲,方頭大臉,但非常高大,滿臉的蠻橫之色,兩眼射出凶光,這已教人害怕了,但他手的砍刀卻更令人變色。

見到這麼個凶神惡煞奔出來,方菊蘭立時噤聲了。畢竟她也怕被對方砍幾刀。

而姚舒曼也花容失色,不禁後退了兩步,輕呼道:“小兵,別衝動。”

不過,王小兵做了個安靜的手勢,半眯著眼睛,盯著麵前那個殺氣騰騰的大漢,泰然自若道:“聽說你在道上混的?”

“混你媽!”想不到那方頭大漢突然揚起手中的砍刀就劈向王小兵。

姚舒曼驚訝得張開了檀口,美眸射出驚恐的神色。

但王小兵早有準備,見那方頭大漢眼神充滿了殺氣,便知對方隨時會動手,是以有了提防,當對方揮刀劈過來之際,他右手忽地將半截香煙彈了出去。

那半截香煙當然不能彈傷方頭大漢。

這隻是王小兵使用的一點小技巧而已,當半截香煙不偏不倚彈中方頭大漢的臉麵時,便迸濺開一片煙灰與火星

方頭大漢不得不閉上眼睛。

而此時,他手中的砍刀已劈下了一半,眼看就要劈在王小兵的頭腦上了。

正在姚舒曼擔心之極的時候,隻見王小兵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身影掠向前,左手往上一托,便托住了方頭大漢握刀的右手手肘,同時,右拳已打出勾拳,正擊在方頭大漢的下巴上。

砰然巨響。

方頭大漢便轟然倒地。

旋即,王小兵躍向前,以左腿壓住方頭大漢的右手,不讓他揮刀,左手按住對方的腦袋,揚起右拳一連打了十幾拳方頭大漢的腦袋。

隻聽到“砰砰……”,一片連響。

不消十數秒,方頭大漢愣是被打暈過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至此,姚舒曼鬆了一口氣,畢竟王小兵脫險了。她剛才極為擔心他會被方頭大漢手中的砍刀劈中。

而豬宗佬則是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張大的嘴巴久久合不攏。

因為他的兒子在附近一帶是打架頗為凶狠的角色,一般都是方頭大漢欺負別人,少有人欺負他的。

但現在,隻是一眨眼工夫,這麼大塊的人便被王小兵放倒了,真的還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便結束了。是以才會給豬宗佬頗大的震憾。

半晌,豬宗佬才又驚又怒道:“你敢來這殺人,老子跟你到派出所去!”

說著,便要上來扭王小兵的手。

但可想而知,王小兵一個鞭腿,便將豬宗佬給掃倒在地。

隨後,好整以暇地撫平衣服,淡淡道:“別誹謗我,你兒子隻不過是暈了而已。再誹謗,我要到法院去告你。”

這正是剛才豬宗佬對方菊蘭說的那番話,被王小兵拿來揶揄他了。

聞言,豬宗佬暴跳如雷,但不敢再衝上來。

畢竟,他知道自己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如果再硬撐下去,肯定會被打到撲街。

此時,王小兵從不遠處的大水井旁提了半桶冷水過來,直接衝在了方頭大漢的頭上,果然有效,隻這麼一衝,便將對方弄醒了。

適才,方頭大漢目中無人。

如今,他見了王小兵,便像見了來索命的鬼使一般,滿臉驚惶之色。

“聽說你很能打,動不動就揮刀砍人,再來嘛,我將你肋骨全部打斷!”王小兵扳著指骨,發出必剝必剝的聲響,一字一頓道。

“你有種!給老子等著!待會將你砍成肉醬!”方頭大漢一邊指著王小兵,一邊退到了屋子旁邊。

那有一輛五羊摩托。

於是,方頭大漢騎著五羊摩托,嘟一聲,便走了。

這明顯是去搬救兵了。對於這種情況,王小兵早有準備了,是以,立刻用大哥大傳呼王世飛的呼機。

一會,王世飛便打來了電話。

王小兵讓方菊蘭把地址告訴王世飛,然後,他接過大哥大,要王世飛盡帶人馬過來。

至此,豬宗佬才感覺到王小兵的實力可能比自己的兒子更大,不禁有點怯色了,但他依然強硬,估計是還有後招。

“小兵,如果是他們先來,那怎麼辦?”姚舒曼倒害怕方頭大漢先帶人趕來。

“你們先上車,如果是他們先來,我們就開車撞過去。”王小兵見慣了大場麵,對於即將發生的火並,沒有絲毫的畏懼。

於是,姚舒曼便帶著方菊蘭上車了。

約莫二十多分鍾之後,倒是王世飛先帶人馬來了,大約是三十多人。

“兵少,匆忙之間,隻叫了幾個弟兄過來,什麼事?”王世飛掃視一圈,沒有見到可疑人物,好奇問道。

“那鳥人去叫人了。”王小兵笑道。

“好,我們就在這等他回來!”王世飛揮了揮手,讓手下散開坐下。

豬宗佬見到忽然來了三十多個社會青年,臉色又增加了二分畏懼,便躲進屋去了,不敢再出來了。

王小兵本來想把他揪出來,給他施壓的。

不過,想到他兒子方頭大漢應該很回來了,便幹脆等一等,先治一治他的兒子,再來收拾他。

姚舒曼見王小兵的朋友居然帶了這麼多人過來,心安定了許多。

而方菊蘭對王小兵非常滿意,悄悄問道:“阿曼,你這個男朋友中看又中用,嫁給這樣的人,你算是選對了。”

“唉呀,姑媽,現在什麼時候,先別說這些。”姚舒曼不說王小兵不是她男朋友,卻含笑要求方菊蘭先擱下不說,從這也可以看出她對王小兵是頗有意思的。

車一老一少兩女在說悄悄話。

車外,王小兵與王世飛則以正常的話音來交談。

兩人一邊抽煙一邊聊著,王小兵把昨天笑麵郎想陰自己的事告訴了王世飛,聞言,王世飛笑道:“兵少,幸好是你遇到這種事,如果是我,那就肯定被他陰了。”

“估計那鳥人不敢來見我了。想起這件事,我就憤憤不平,有機會一定要教訓他。”王小兵吐了一個大煙圈,道。

“他還會來這的。”王世飛若有所思道。

“是了,我忘了告訴你,昨天那鳥人跟我說,如果你不做太子的朋友,那駱軍與郭長青可能會聯合對付你,我覺得他不是亂說的,對我說這番話,目的應該是想嚇住我,讓我聽話。所以你要小心。”王小兵提醒道。

“這個我知道,駱軍與郭長青很早就想擺平我,瓜分我的力量。”王世飛眺望著遠方的白雲,出神道。

說話間,便聽到遠處的路盡頭有許多摩托車聲傳過來。

轉眼間,那些摩托便駛到了眼前。

而方頭大漢就在其中,明顯是他請來的幫手,估計有十數人。

但他見自己的家門口站了三四十人,頓時愣住了,整個人呆若木雞,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本來,他以為能把王小兵打個落花流水,可是現在看來,自己不被砍殺,那都是祖墳冒青煙,太公保佑了。

而方頭大漢請來的那位帶頭大哥見了王世飛與王小兵之後,連忙屁顛屁顛著走了過來,掏出香煙,一邊敬煙一邊笑道:“老大,兵少,原來你們也在這啊。”

來者正是王世飛的一個得力手下,滿臉麻子的,叫麻臉仔。

“誰叫你來的?”王世飛問道。

“大塊叫我們來的,說有人在他家門口鬧事。”麻臉仔指著方頭大漢,道。

“大塊,我已聽說是怎麼回事了,叫你爸把錢還給人家,這樣,對大家都好。如果你不給的話,那後果不用我說,你清楚的。”王世飛盯著大塊,冷道。

此時的大塊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耷拉著兩肩,無精打采。

與半個鍾頭之前的那個大塊比起來,實有雲泥之別。

大塊的說話聲音也中氣不足,道:“這個,我也不清楚啊,要問過我爸才知道。你們等一下。”

說著,他便灰溜溜地踅進屋去了。

方菊蘭見王小兵果然能幫自己搞掂這件棘手的事,歡喜之極,豎起大拇指,誇道:“小兵,你真是一個好人。阿曼能找到你這樣的男朋友,真是她三生修來的福氣。”

“姑媽,你說什麼呢,人家跟他……,誒,你不清楚的啦。”姚舒曼拉著方菊蘭的手,神態窘迫道。

王小兵瞥了她一眼,見她那副嬌俏迷人的神情,真想抱一抱她。

而王世飛聽到說姚舒曼是王小兵的女朋友,於是用手肘輕輕碰了一下他的肋部,輕聲道:“那我妹呢?”

“哈哈,飛哥,想多了。”王小兵含糊笑道。

閑聊間,大塊已從屋出來了。

“怎麼樣?”王小兵打量一眼大塊,淡淡問道。

“我爸說家沒有那麼多錢,叫你們在這等一下,我去籌些錢來。”說時,他的眼神閃爍不定,說完,便立刻騎著摩托走了。

方菊蘭臉龐上的皺紋也少了許多,因為她樂地笑著,感覺就要把那一千多塊要回來了。

不過,王小兵倒覺得沒那麼容易。

等大塊走了之後,王小兵道:“剛才我見他說話時的眼神飄來飄去的,肯定是有陰謀。”

“沒事,反正都在這了,還怕他飛走?今日我們就要他交出錢來,如果不給,那就給點顏色他們瞧瞧。”王世飛坐在摩托上,一邊抽煙,一邊道。

這時,麻臉仔忽然道:“我想起了一件事。”

“什麼事?”王世飛問道。

“我記得大塊跟我說過,他爸是駱軍的幹爹。當年,駱大偉得了兒子之後,怕養不大兒子,便認了大塊的老爸做幹爹,意思是說讓駱軍的命變賤一點,才容易養大。不知大塊會不會去找駱軍。”麻臉仔回憶道。

聞言,王小兵與王世飛微怔了一下。

如果大塊真的去找駱軍,那事情有點複雜,想拿回錢,那又難很多。

見王小兵臉色有點凝重,方菊蘭也嗅到了一點不妙的情況,霎時間斂去了興奮之色,擔憂地問道:“那我的錢能拿回來嗎?”

“能!”見這麼個老人被這種事折磨得驚慌不已,王小兵心同情,便以肯定的口吻道。

“那太好了!”方菊蘭臉上的皺紋又舒展開了。

但姚舒曼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便拉著方菊蘭的手,笑道:“姑媽,世事無絕對,小兵隻能保證全力幫我們,也不知能不能一定要回來呢。”

她是想讓方菊蘭有個心理準備。

畢竟,人就是這樣,希望越大失望則越大。

如果在失望之前有了心理準備,那就不會受到那麼大的打擊,至少能把打擊減低一些。

不過,方菊蘭卻笑道:“阿曼,你說什麼呢,小兵說能幫我拿回來,那就是能拿回來。他是你男朋友,你怎麼不信他的能力呢。我可以看出,他是真有大能力的。”

王小兵微感尷尬。

他雖有點能力,但說大能力,那還不敢當。

要是他有太子那麼強的能力,才稱得起大能力,如今,叫小能力,才勉強名副其實。

隨即,方菊蘭問王小兵:“小兵,你說是不是?你一定能幫我拿回來的。我相信你。我看得出來,你說到就能做到。”

這番話,可見方菊蘭對於被騙的一千多塊,那是非常在乎的。

假如沒能拿回來,可能她還會鬧情緒而自殺。

這不是一件好事。

一千多塊就奪走一條人命,那太令人噓唏了。

王小兵如今正是創業初段,並不算富有,但一千多塊,自己還拿得出來。是以,如果真的不能從豬宗佬這拿到錢,那自己掏錢給方菊蘭,也沒什麼所謂,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有了這個決定之後,他堅定道:“一定能拿回來!”

“聽到沒有?阿曼,我都說小兵的能力比你想的要大。有他這番話,我就知道肯定能拿回那筆錢。”方菊蘭搓著雙手,好像立時就能領到錢了。

姚舒曼感激地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也正看過來,兩人的目光相接在一起,頓時產生淡淡的火花,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心底的那抹醉人的情意。

兩人的感情又加深了一步。

從王小兵的言行舉止來看,她感覺到他是一個值得信賴,值得托付終生的人。

有了這一點印象之後,她的心扉才會有機會向他敞開。她的芳心也會漸漸地被他占有。

王小兵也感覺到姚舒曼對自己的情意更濃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很便能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了。

想到能耕耘她那嬌嫩的身子,他渾身來勁,暗忖得用最拿手的絕招來侍弄她,讓她成為神仙姐姐,得到一波又一波的**。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1 08:38:51  .exectimeㄩ0.24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