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85章 皇帝與皇後


菲菲的神色與她的行為極為不相稱。

隻要是個正常人,都可以感覺出她不聲不響地開始脫衣服是一件極為蹊蹺的事情。

王小兵見過了大場麵,遇到突發事件,並沒有驚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吐出一個煙圈,冷喝道:“菲菲,你這是幹什麼?”

“我脫衣服,關你屁事!”說話間,她上半身隻剩下一件奶`罩了。

“你如果覺得熱,那可以洗個冷水澡,不必要脫衣服。”王小兵掃視一眼客廳每一個角落,想著對策。

他已感到有點麻煩。

如果處理不好,那倒要被這個桃色陷阱給陰了。

“洗不洗澡關你什麼事啊?老娘就是喜歡脫衣服,這又不是你的。”菲菲的這種言行,表明她並非一個普通的姑娘。

至少說明她是個潑辣的女子。

再往深處推理一番,則可以猜測她極有可能是在道上混的飛女。

“你要再不穿上衣服,我可對你不客氣了。”王小兵將半截香煙放在了煙灰缸,盯著她胸前兩座還算飽滿的雪山,嘴角扯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冷道。

“我脫我的衣服,你幹嘛看老娘啊?!”菲菲口氣倒很大,也瞪著杏眼道。

“好,是我的不對。”他微笑著朝她走了過去。

“你別碰我。”菲菲倒退了一步。

“笑麵兄,你怎麼來了啊,一點聲音也沒有,嚇死人了。”王小兵看向空蕩蕩的房門,卻說得煞有介事一般。

菲菲還道真的是笑麵郎來了。

於是,她眼眸之中射出興奮的神色,轉過頭去看門口。

就在這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身形一掠,跨前一步,以手刀在菲菲的後頸處斫了一刀,毫無拖泥帶水地將她劈暈了。

菲菲身子一軟,便倒在了地上。

爾後,王小兵立刻找來兩條毛巾,一條塞住菲菲的嘴巴,另一條則綁住她雙手。

做完這一切,便拿張椅子過來,放在床上,再站在椅子上,將頭頂的天花板掀開一塊,隨即,便下來將菲菲抱起來,把她藏在天花板上麵。

將那塊天花板放回原處之後,掃視一眼,沒留下什麼痕跡,便坐在那悠然地抽煙。

他想,笑麵郎也該出現了。

果然,不消三分鍾,在沒有敲門的情況之下,門便被打開了。

笑麵郎帶著幾個朋友一起走了進來,見到王小兵神閑氣定地坐在那,先是怔了一怔,隨後笑咪咪道:“兵少,菲菲呢?”

“你出去一會,她說先是見一個人,便也出去了。”王小兵認真道。

“不會吧。你跟我開玩笑吧?”說著,他便把套房的每個角落都找了一遍,果然沒有見到菲菲,便相信了。

“她說還不會那麼吃飯,所以去一趟興發商業街,她說如果你來了,叫我告訴你,最好在傍晚五點吃飯,她到時就會趕過來的了。”王小兵泰然自若道。

“我是沒問題,隻是你趕時間。”笑麵郎的笑容有點僵。

他明顯是失望了。

王小兵笑道:“反正都來了,也不急著回去。如果是傍晚吃飯的話,那我先睡一覺,昨晚熬了通宵,現在都還有點困。”

“好,那就傍晚吃飯吧。我先去找一找菲菲,如果找到她了,就早點來吃飯。”笑麵郎同意道。

於是,笑麵郎帶著幾個朋友灰溜溜地出去了。

王小兵將門反鎖起來之後,便走進臥室,把臥室的門也鎖上了。這套房的隔音效果頗好,麵有人說話,外麵有人走過都難以聽見。

旋即,王小兵搬來椅子放在床上,站在椅子上掀開那塊天花板,將菲菲弄了下來。

菲菲還沒有醒過來。

想到差點被陰了一次,王小兵心頭火氣上湧。

於是,把菲菲弄醒之後,抽出軍刀,不停地揩拭著,自言自語道:“我最恨別人來陰我了,對於那樣的人,我一定要好好地收拾她!”

說著,抬眼瞪著菲菲。

“你敢動我?你試試看,他們不會放過你!”菲菲倒還嘴硬。

“哼,女人的臉蛋如果被刮花了,那以後就不會再有人喜歡她了。你的臉蛋如果有了十幾道刀痕,那是不是會更好看呢?”王小兵一字一頓道。

“你,你別用刀刮我的臉。”菲菲渾身震顫道。

“隻要你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那我便放你一馬,不然,今日就是你一生中最悲慘的一天,聽明白沒有?”王小兵冷道。

菲菲一個勁地點頭。

其實,不單是女人,就是男人的臉龐被刮花了,那也是沒臉見人了。

如果是阿拉伯地區的女人,還可以用麵紗罩著臉,但黃皮膚的東方女性,沒有那種風俗,要是經常用麵紗罩住臉,估計會被人說成神經病。

王小兵想了想,道:“你跟笑麵郎是什麼關係?”

“我是他的女朋友。”菲菲上半身隻有一件奶`罩,雙手還被綁縛著,怯怯道。

“我說嘛,看你口氣那麼大,想必來頭不小,要不,你也不敢這麼拽了。他是不是想設一個陷阱來裝我?”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吸著,問道。

“是。”她承認道。

王小兵冷笑,暗忖幸好自己機靈,不然,現在可能已被別人扭送著去派出所了。

“如果你能再表演得成熟一點,或者我就上當了,可惜你卻太過焦急了,被我看出了破綻。你奶`子挺白的。”說著,他用手指戳了戳她的乳溝,道。

“求求你放了我,我跟你沒有仇。”看著他手中閃著寒光的軍刀,她真的畏懼了。

“放了你,當然可以。”王小兵居高臨下盯著她,道。

“那現在放了我吧。”她渾身震顫道。

“我還有問題要問你,你一一回答就行了。他設陷阱來裝我是為了什麼?”王小兵問到了正題上麵。

他猜測,多半是為了碎雪。但可能還有其它目的,是以問清楚,以後也好提防。

“可能是吧,我問過他,他說你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設這個陷阱,就是為了要迫你交出那件東西,我記起來了,他說是一把刀。”菲菲想了想,道。

“他有沒有說過太子為什麼要得到那把刀?”王小兵在她身邊轉著圈,問道。

“以前聽他說過一下,好像是說太子要收集那種有怨念的兵器。”菲菲目光盯著他手中的鋒利軍刀,如實道。

“為什麼要收集有怨念的兵器?”王小兵不解道。

“這個我沒聽他說過,但我記得他曾經跟我說,收集那些有巨大怨念的兵器,也不是太子自己的意思。”她生怕他踱著踱著,便在自己臉上劃一刀。

聞言,王小兵更加好奇了。

他想不明白太子為什麼要收集有怨念的兵器。

難道太子真的想變成地球上最大的魔王?但聽菲菲說收集那些有怨念的兵器,並不是太子的意思,那會是誰的意思?

收集這些有怨念的兵器幹什麼呢?

這個問題,恐怕隻有問太子才有可能得到答案。

“你沒有騙我吧?”他走到她身後,站定,將軍刀放在她肩膀上,問道。

“我句句是真話,別劃我。”她臉色都白了。

“你家住哪?”王小兵問題。

“問這個幹什麼呢?我……”她猶豫不決,支吾道。

“說!我想了解一下你的住處,沒其它意思。”王小兵問她的住址,那是要拿來震懾她的。

於是,她說了一個家庭地址。

聽了之後,王小兵笑道:“你的身份證在哪?”

“在我包包,哦,不是,我沒有帶身份證。”她忽然想起什麼,連忙否認道。

不過,王小兵還是從她的包包找到了她的身份證,上麵有她的姓名、出生年月日與家庭住址,與她剛才說的地址有出入。

看來,她也是想到這一點,才不願被他看到身份證的。

“你給我記住,如果你想平安,那就別玩花樣,不然,我可以向你保證,你的臉會有十道刀痕以上。”王小兵把她身份證上的地址抄了下來。

“對不起,我錯了。求你原諒我一次。”她哭喪著臉道。

“我已知道你的家在哪了。如果你敢說對我不利的話,我的兄弟們到時就會拿著這個地址找到你的家人,叫你全家升天!聽明白了沒有?”王小兵話音雖不高,但卻極有震懾力。

“明白了。”她打著哆嗦道。

“如果笑麵郎問你當時去哪了,你就說到興發商業街去買東西了。記住了。這對你也好。我也不怕告訴你我是誰,我是王小兵,算是小樹林四少之首,說實力嘛,不算大,但要滅你全家,那是綽綽有餘。我跟你沒仇,不想搞你,但你要是來惹我,那你準備好棺材。記住我說的話了嗎?”。他用軍刀拍著她的臉蛋,道。

“記住了,我一定照你說的去做。”她像是發虐疾一樣,打著冷戰。

“好了,穿好衣服,等我出去半個鍾頭之後,你再離開這,明白嗎?”。王小兵解開縛住她雙手的毛巾,命令道。

她唯唯喏喏。

隨後,王小兵收好軍刀,帶齊了物品,打開門,大搖大擺地走了。

傍晚那頓飯也不想吃了,畢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再坐在一起,那就是自找沒趣了。如今,估計笑麵郎不敢再隨便來纏著自己了,那倒也是一件好事。他對笑麵郎頗為痛恨,暗忖要想法子收拾那廝才行。

開著桑塔納,不久便回到了山石集市。

彼時,洪東妹也起床了。

當見到王小兵時,她頗為高興,立時拉他進了臥室,給他寬衣解帶,先祭出柔舌功服侍了他的小弟弟,然後兩人爬上床,便做起活的體育運動。

數番大動之後,他便將她的身子侍弄得軟成了一灘爛泥。

床單也被她胯下溢出的泉水弄得濕漉漉了。

激情過後,他摟著她的嬌軀,把在縣城發生的事告訴了她。

聞言,她笑道:“虧你還有點機智。我早就猜到笑麵郎肯定懷著壞主意,想不到這麼便應驗了。”

“我隻是有一點覺得好奇,那就是太子為什麼要收集有怨念的兵器,看來,他好像不單要碎雪,隻要是有怨念的兵器,他都需要。”王小兵輕揉著她的酥胸,道。

“難道這是他的愛好?”她小鳥依人般鑽進他的懷,猜測道。

“哈哈,如果他有這種愛好,那真是挺嚇人的。不過,那個菲菲說這還不是他的意思。”王小兵吻了吻她的紅唇,笑道。

“會不會是跟運氣有關?”她摟著他的脖子,道。

“這個不清楚,如果不是他的意思,那會是誰的意思?難道是他爸的意思?這些有怨念的兵器,其實都是帶著不祥的,收集這些兵器肯定不是幹好事。”王小兵若有所思道。

兩人又猜測了一會,但都不得要領。

畢竟,連太子的手下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其他人更難以知悉其中的原故了。

但這種事卻是使人非常好奇的,王小兵的好奇心本來就重,沒有弄清楚,真是心癢難搔,可是又沒處去打聽,唯有讓它爛在心了。

不過,世事就是那麼神奇,他後來居然知道了。

但那是將來的事情,如今先按下不題。

且說王小兵與洪東妹兩人在床上又卿卿我我了數番,她照樣在“啊啊”的春音之中不停求饒。

但他已大動起來,根本停不下來,一路將她的神秘山洞撞得紅腫起來,在她達到承受極限之後,才將精華輸送進她的神秘山洞,結束了激情大戰。

至此,兩人都汗津津的。

他燒了熱火,與她一起洗了個鴛鴦浴。

隨後,本來是兩人要下去一起吃晚飯的,但她下麵痛,走路不流暢,於是,他便打飯回來,在她的房間你儂我儂地相互喂著吃飯菜。

飯後,兩人摟著看了一會電視,便又上床相互愛撫了。

摸著摸著,他的性趣又來了,於是騎在她的嬌軀上,又馳騁起來。她暈了兩次之後,整個人都好像醉酒一樣,興奮得神智都有點不清醒了。

他也知道要是再用小弟弟去問候她的小妹妹,那她真的要頂不住了。

是以,他隻好停了下來。

畢竟,他也給了好多次高朝她,如今也有點累了。

當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的時候,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的脈搏跳動與肌膚的溫度。

他撫摸著她濕亂的秀發,凝視著她陶醉的美眸,感覺很滿意。

而她還在喘息著,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聳動的頻率也頗,不停地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摩擦著,相當於給他按摩。

“老公,下次一定要叫文娟和帶喜來,你太強大了。”她真心實意道。

“哈哈,老婆,那我們要買一張大床才行,床上睡四個人,那應該很過癮的。”他輕拍著她的豐`臀,歡喜道。

“嗯,你前生肯定是皇帝,要那麼女人服侍”她嬌聲道。

“那你就是皇後。”他愛撫著她滑膩的脊背,道。

她格格嬌笑著。

半晌,她才甜甜道:“老公,現在太子盯著你,你可要特別小心。”

“這個我清楚,是了,你上次猜測太子可能想一統華龍縣的黑道勢力,這個猜測應該是對的。”王小兵便把笑麵郎在鎮政府那邊遊說三太保的事情說了。

“所以說,這次的生日派對,就是他向各個鎮的黑道老大傳遞他意思的日子。”洪東妹柔聲道。

“你說他會不會成功?”他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問道。

“不會。”她笑道。

“為什麼?”他祭出“一陽指”來摩擦她的股溝。

“你想想,隻我們兩個,便不願意做他的手下,就這一點來看,他就不能成功了。是不是,咯咯。”她嬌聲道。

他淡然一笑。

畢竟她說的戲謔成分比較大。

如果全華龍縣各鎮的黑道老大都歸順在太子的旗下了,隻剩下他與她,那都可以忽略不計,也算太子成功了。

但他也覺得,既然他與洪東妹不願意做太子的手下,那必然還會有其他人不願意的。

像王世飛就是其中一個。

問題就在於,怎麼才能將那些不願意做太子手下的人聯合起來,一起對付太子。

隻要這一點處理好了,那就有力量與太子作一番抗衡了。但誰會出麵來牽頭呢?而其他人又敢不敢公開跟太子翻臉呢?

如今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被太子欺到頭上,退無可退的時候,王小兵決定跟他死磕到底,堅決不投降。

但這還不是眼下最迫切的事情。他最關心的便是自己能不能打敗梁國興與程萬,這是關乎他與馬豔兩人麵子的事情。

是以,哄洪東妹入睡之後,他便進入了玉墜。

首先,他拿出碎雪修煉起來。

碎雪是一把有怨念的刀,而且還涉及到一批黃金的下落。

當時,他感覺太子是想得到那批黃金,如今看來,並非如此,而太子想要得到碎雪,必然有不可告人的大陰謀。

鑒於此,他更不能將碎雪給對方。

但想要保住碎雪,必須得有足夠的實力,不然,一切都是妄談。

他隻想把張拾來的神奇刀法修煉成功,縱使威力隻有張拾來的一半那麼強,也可以戰勝許多敵手了。

如今,他握著碎雪舞動起來,雖還是感到有點不適應,但也不像第一次拿著它揮動時那麼吃力了。人的力氣是練出來的,這句話真的不錯。

當然,人要有一定的體格才行。

否則,叫林黛玉來練力氣,那隻有將她練死,不會使她力氣越來越大。

根據碎雪傳輸到他腦海的記憶片斷,他比劃著,照張拾來的揮刀動作勤加修煉,他相信,隻要自己肯付出,那終究會有成功的一天。

練了一個鍾頭的刀法之後,便開始嚐試配製“強身丹”。

隻差四種藥材的混合比例還沒有弄清楚,隻要再加把勁,便有可能煉製成功了。花了四個多小時,他終於又把一種藥材的比例定下來了。

至此,隻剩下三種藥材的比例沒有確定。

他將二十幾種藥材采摘好,然後用中級三昧真火將之一一煉成晶粉狀,再根據已確定的藥材比例,煉製出一枚算是最接近成功的“強身丹”。

將這枚半成品“強身丹”與《丹經》的彩圖對照一翻,發現色澤已很接近了。

是以,他便服食了這枚“強身丹”。

上次,他服食了一枚半成品“強身丹”,但那次的比這次的藥力要差些。

如今,當他吃下去之後,便立刻用三昧真火把它煉化,隨後,源源不斷的藥力從胃部向四肢百骸擴散開去,好像有千萬條河流在咆哮著,衝擊著他體內的每一條經脈。

他感到渾身疼痛。

幸好有了上次的經驗,他並不心慌。

那次,他感覺藥力在擠壓他的肌肉,這次,他發現藥力能滲透進骨子,好像在加固骨骼一般。在這“築骨”的過程之中,那也是一件頗為痛苦的事情。

他感到自己要支持不住了,一陣陣巨大的痛楚從每一根骨骼傳遞到腦中樞神經,匯合成巨大的痛苦。

那感覺,就好像骨頭被揉碎了,再重新塑造出來一般。

好在,或者是藥力不夠,隻是痛了半個鍾頭,便漸漸地平靜下來了,而他已是汗流浹背,臉色發青了。

又過了約莫半個鍾頭,他忽然感到四肢百骸非常的清爽,好像被清洗過,麵含的雜質更少了,使人感到更為敏捷,更為有力量了。

起來洗了一個冷水澡之後,天色已微明了。

如果不是白天還有其它事情要做,他便繼續在玉墜嚐試煉製“強身丹”。

不過,如今隻有三種藥材還沒有確定下來,他估計,再花幾天時間,便能配製成功了,是以,他也不著急。隻要順利,那就可在與梁國興切磋的日子之前煉製出來。

睡了三個多鍾,他精神又十分充沛了。

中午,與洪東妹一起吃了頓午飯,他便開著桑塔納回了東興中學。

畢竟,當時請假的天數已到了,又要回去繼續請假。當他開著桑塔納進入校園之後,師生們都羨慕不已。

謝家化也要開一開,於是,便硬是坐上了主駕駛位,在王小兵的指點下,也在校門口開了幾會鍾,不過,差點撞在那棵鬆樹上。

然後,王小兵搭著董莉莉與蕭婷婷二美女,在學校周邊兜風。

兜了一圈,便將車子停在了路邊,隨後,他便與兩美女做了一番活的體育運動,三人在車上大震著,使桑塔納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好像在抗議道:唉呀,你們太猛了,輕些吧。

兩美女被他不世出的老二戳得胯下的神秘山洞微微紅腫起來。

本來,他就是功力深厚的高手,加上昨晚服用了一枚“強身丹”半成品,將每一根骨頭都淬煉了一下,如今身體素質更好了。

是以,當他騎在她們的嬌軀上馳騁時,那種衝擊力比以前更大,進攻頻率更了,兩美女以前還能堪堪頂住他的進攻,下麵雖也會紅腫,還沒有敗得那麼。

此時,被他幾番征戰之後,她們下麵便頗為紅腫了。

“啊,小兵,你怎麼越來越強大了啊。”董莉莉坐在他的左大腿,渾身泛著激情的光澤,嬌`喘道。

“老婆,我的小弟弟天天都在茁壯成長啊,以後還會更強。”他掃視一眼她胸前兩座嬌嫩的雪山,忍不住開始了登山活動,笑道。

“嗯,小兵,我倆都服侍你不了啊,真的要叫安雲秋來一起服侍你才行。”蕭婷婷由衷道。

“哈哈,兩位好老婆,那下次我們叫上雲秋。”他施展出“柔舌功”,吻著兩美女的酥胸,樂趣無窮,並且兩手分別愛撫著她們的美`臀,開心道。

“嗯”兩美女同時嬌哼一聲,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肩膀。

與兩美女做完活的體育運動之後,他便把她們送回了學校,彼時,已到下午上課的時間,於是,他便拿著請假條去給班主任蘇惠芳。

在高二級老師課間休息室,他見到了蘇惠芳。

分別了數天,兩人相見,彼此的眼神都有點粘人,不過,她心的矜持使她適時地掩藏起那抹情意,見他又來請假,便莊雅道:“就要考期末考了,你還請假啊?”

“村子的事很多,沒辦法,老師,我想申請延遲考試,那行不行?”因休息室有其他老師,他的目光不敢放肆在她的酥胸前瀏覽。

“這個要等我去問一問教導處才知道,還沒有這種先例。”她也知道他在盯著自己的酥胸看,微微努了努紅唇,道。

“好。”其實,他隻要去跟校長張萬全說一聲,便行了。

張萬全能繼續在這做校長,也有他的功勞,如果不是他出力,估計現在東興中學做校長的就是嚴錫山了。

這時,有一個男老師笑道:“王小兵,你買那台桑塔納多少錢?”

“哦不是我的,是我朋友的,我借來開開的。也不知道她多少錢買的。”王小兵能感受到師生們的仰慕神色,心頗為痛。

“你都會開車了,真是羨慕啊。”那位男老師感歎道。

“老師,開車也是有危險的啊。騎單車比較安全一些。”王小兵笑道。

說話間,正式的上課鈴便響了,那位男老師離開座位去上課了。老師課間休息室隻剩下王小兵與蘇惠芳,二人目光相接那一瞬間,彼此都感受到對方的那抹淡淡情意,使人陶醉,甜到心。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3 10:01:44  .exectimeㄩ0.17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