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81章 黃花閨女的反應


王美鈴被王小兵抱在懷,微微掙紮了一下,隨即,也由著他摟住自己了。

不過,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胯下了,因為他的小弟弟不時地內勁震顫,向她的美`臀傳遞著激情的溫度,使她不知所措。

“美鈴,你的肌膚真美。”他盯著她如玉的脖子,讚道。

“小兵,我們回去吧”她柔聲道。

“先坐一會,喏,你來打打方向盤吧,其實開車就是這麼簡單的。”他右掌按在她的右掌上,一起轉著方向盤。

但她此時哪有心情轉方向盤呢,芳心怦怦直跳,有如鹿撞,心隻在想他會不會有更進一步的動作,畢竟如今已坐在他的大腿上了。

正在她胡思亂想之際,發現他的左手五指輕輕地按在自己的左邊雪山上。

“啊,你別按我的奶`子”她急呼道。

“哦,我不是故意的。”他又停止了登山活動,但右手卻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啊,你別摸我的大腿啊,好酸”她輕扭了扭腰肢,表示討厭,不過如此一來,她的美`臀便磨動他的小弟弟,雖是隔著褲子,但那股灼熱更撩人了。

那間,她感覺他的小弟弟堅硬無比。

“美鈴,你真美。”他輕吻了一下她的後頸,舔著嘴唇道。

“啊,你幹嘛,人家還要回去複習呢,小兵,我們回去吧,好嗎?”她有五分驚慌三分興奮二分喜悅。

畢竟,她是喜歡他的。

是以,現在被他挑逗,被他吻,她既感到愉悅又感到不知所措。

但凡人生的第一次,不論是什麼事,都會有些緊張,她也一樣,此時就頗為緊張,她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做什麼。

他下麵越來越強壯。

男人的小弟弟來性趣,如果不降降火,那確實是一種?

??熬。

如今,王小兵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幹勁,有一股無形的欲`火在體內急劇遊走,使他周身不舒服,除非是找到神秘山洞來降一下火,那就活似神仙了。

於是,他右手攥著她的褲頭,想把她的長褲與內褲扒下來。

不過,她“啊”地嬌呼一聲之後,連忙用雙手提著褲子,不讓扒下去,嬌聲道:“你幹什麼啊,為什麼脫人家褲子啊”

“美鈴,我不是想脫你褲子,我隻是想看看你的褲子,你的褲子很好看。”他知道欲速則不達,畢竟她還沒有做過活的體育運動,得先讓她嚐嚐自己的柔舌功才行。

是以,即時把嘴湊了過去。

轉眼間,便吻住了她的檀口。而她緊閉著紅唇,鼻翼哼出“嗯嗯”的春音。

她雖顯出一副窘態,但其實她也沒有完全拒絕他,從她並不轉過頭這一點可以看出,如果她不想讓他吻自己,隻要別過臉去,那就不會讓他輕易吻住自己的紅唇了。

作為一個采花老手,他自有一套成熟而豐富的經驗。

在這種時候,他也猜測出她有二分想做活的體育運動,少女或者說黃花閨女都有這種情結,那就是心的矜持影響非常之大,隻要把她們心底的矜持瓦解,那她們就會把身子的開發權交出來了。

而一貫以來,王小兵對於怎麼瓦解少女的矜持,那也是很有方法的。

不過,說穿了,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黃花閨女之所以對情愛之事會忸忸怩怩,總是表現出一種不太喜歡做的意思。

其實,這是由於她們對於自己的第一次很看重,一般要把第一次給自己喜歡的人,是不是最喜歡的,那並不重要。

當然,使用霸王硬上弓奪走黃花閨女第一次的則是例外。

而黃花閨女的第一次包括接吻與兩腿`之間的神秘山洞是否肯讓男人的小弟弟進來,而接吻最容易得嘓得到,想要進入她們胯下的神秘山洞降火,則需要花些工夫。

王小兵已得到了王美鈴的初吻。

這就證明她對他是有意思的,不然,不肯把初吻給他。

有了這個基礎,他才有可能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想要一下子便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那並不容易。

因為她強大的矜持在作怪。

而瓦解她的矜持的最有效方法便是先將她上麵二點占領。

隻要占領了她上麵二點,那退可守,進可攻。一般來說,如果能順利占領她上麵兩點,那再向她下麵那一點發起總進攻,那成功的機率頗大。

於是,有了指導思想之後,他便開始實踐。

在把她的檀口攻克,進入麵跟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之後,他便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酥胸上了。

他雙手神不知鬼不覺間,已登上了她胸前兩座誘人雪山的山腰處,在那彈鋼琴。

“啊,你別按人家的奶`子,嗯,你壞,我要生氣啦”她渾身打了個大大的激靈,連忙握住他的雙手,微慍道。

“美鈴,你穿著衣服,這樣按兩下,沒損失啊。你也可以按回我的啊。”他笑道。

“嗯,我才不按你的呢”她輕晃美`臀,嬌聲道。

她這麼一晃,磨動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兩人的欲`火都隨之提升了幾個百分點。

“美鈴,你的奶`子真有彈性。”他既是挑逗她,又是在試探她的態度,如果她此時發大脾氣,那就要適可而止了。

“你壞死,不準你說”她微嗔,但並沒有特別生氣。

這就說明她可以容忍他來摸自己的胸部。

泡妞,也是一件技術活。

不單要學會說甜言蜜語,還要時刻去揣摩女方的想法,隻要做中了她的意,那自然就能討得她的芳心了。

而要耕耘她的身子,那就更要察顏觀色,步步推進,可進則進,不可進則退,不必強求,該發生的時候,隻要把握好了,就會水到渠成一起做活的體育運動。

不然,總是使蠻力騎在她們的身子上,那樣不好。

一來會惹來法律的懲罰。

二來,縱使沒有受到法律的懲罰,那也會影響兩人之間的關係,以後就難以修補了。

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是很奇妙的,它就像是一麵鏡子,如果打碎了,想再破鏡重圓,那就難了。

當王小兵猜準了王美鈴的心思之後,便笑道:“要是能吻一吻你的奶`子,那是我三生的榮幸。即使不能吻,那看一眼,我也會滿足了。”

“嗯,我打你,看你還敢不敢胡說”她果然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

不過,力量卻是那麼的溫柔。

“美鈴,既不能吻,又不能看,那讓我揉一下吧。”說著,他已祭出了鐵爪功,登上了她左雪山,用勁地揉著。

“啊,你幹什麼啊,這麼用力揉人家的奶`子,嗯,我打你,看你還敢不敢揉”她咬著紅潤的下唇,不單是俏臉,連脖子也紅了揮舞著小粉拳雨點般敲打著他的肩膀。

但也隻相當於給他按摩而已。

“好,我輕些。”他順著她的意思,興奮道。

“啊,人家是要你別揉了,你怎麼還揉呢,嗯,我要回家”她不停地晃著美`臀,嬌聲道。

“好,好,我不揉了,我說個笑話給你聽。”他隻好先安撫一下她起伏比較大的情緒。

畢竟,如果她情緒過大,那不利於兩人做活的體育運動。

“嗯,我要回家”她嘟著紅唇道。

“美鈴,我要說了啊。某男看到一則廣告說,不用開刀,不用吃藥,就可以讓男人的小弟弟變粗變大,某男大喜,立刻匯款購買。數日之後,收到包裹,拆來一看,原來是一個放大鏡。”他不假思索道。

聞言,她含笑地淡淡橫了他一眼。

“嗯,你原來說黃段子給人家聽,我不理你了”她嬌聲道。

此時,她的情緒平靜了許多,但胸前兩座豐滿的雪山聳動的頻率還是有點,好像在召喚他攀登。

於是,他忽地雙手伸進她的上衣,攥著她的無痕胸罩往上一掀。

“啊”

她嬌呼一聲,連忙用手捂著雙峰。

“你壞,幹什麼扒人家的奶`罩啊”她的無痕胸罩已被推到了酥胸之上,其實,她的兩隻奶`子已成真空狀態了。

不過,她還有上衣遮住兩座雪山。

“美鈴,我不是想扒你奶`罩,我想把你摟過來一點,不料碰到你的奶`罩了。”他渾身欲`火騰騰,咂著嘴道。

“你放開我,人家要回家了”她一手捂著酥胸,一手伸進上衣,想把無痕胸罩拉下來。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來,我幫你拉下來。”他非常熱心道。

“啊,我自己就行了。”她嬌嗔道。

當她伸手進上衣的時候,他便看到了她那雪白的小腹,那間,欲`火又增加了一分。

於是,他以最誠懇的態度道:“等我來幫你吧,你一隻手去拉,很難做到的,我不會碰到你那的。”

說著,便也將雙手伸了進去。

“啊,都說不用啊”她連忙用手去擋住他的手。

就在此時,他兩手忽然又攥著她上衣的下擺往上一掀,那間,便見到了她胸前兩座充滿了青春活力的雪山,還有山頂上那鮮潤的粉紅。

好嫩啊!

他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頭湊了過去。同時,張開了嘴巴,祭出了舉世聞名的柔舌功,一把銜住了她右雪山的山頂以及山頂上的那顆粉紅。

當她反應過來之際,右雪山已被他占領了。

“啊,別,別吻人家奶`子啊,嗯,你出來嘛”她的上衣罩了下來,正好罩住他的腦袋。

而她推又推不開他的腦袋,又被他那出神入化的柔舌功侍弄得渾身通泰,妙不可言,但心底的那抹矜持又在告訴她,讓她作出反抗。

是以,她嬌呼著,揮舞一雙玉手,拍打著他的腦袋。

“我要暈了。”說完,他便將臉龐緊緊貼在她兩座雪山上,佯裝不省人事了。

起先,她還繼續拍打著他的腦袋,當發現他真的不動了,才有點驚慌道:“啊,小兵,我沒有用力打你啊,怎麼就暈了呢?”

“我又醒過來了。”他不想嚇她,便立刻應道。

“嗯,你壞,點出來,不準吻人家的奶`子”她又揮動玉手,輕拍他的腦袋。

不過,這一次,她比上次用的力量更小了,怕他暈過去,這是其一,其二便是她已被他侍弄得活起來,正在享受,也不想再抵抗了。

至此,他便知道她要投降了。

是以,他非常興奮,在施展柔舌功的同時,又把鐵爪功祭了出來。

雙手捧著她的右雪山,又揉又搓又捏,過癮之極,男人能如此,真是不枉做男人,不單舌頭享福了,連十隻手指也沾了光。

“啊,別揉那麼大力”她身子已半軟,嬌聲道。

“好,我輕些。”他減了三分功力。

果然,她便感到舒服了,鼻翼哼出誘人的“嗯嗯”春音。

他開發完她的右雪山,便又馬不停蹄地攀登她的左雪山,在山頂與她的那顆粉紅切磋了一回,並且溫習了幾種神奇的絕招,隨後,便移師到她的乳溝,在那繼續搞勘探開發活動。

不消十分鍾,他便把她上麵兩點占領了。

他在她的飽滿雪山上留下了珍貴的口水,作為自己領地的標誌。

不過,這隻是暫時占領了她的酥胸,如果沒能把她下麵那最重要的一點攻破,那她又會收複兩座雪山。

以後想隨便登山,那也不容易。

是以,他還得再接再厲,爭取一鼓作氣,將她下麵那一點也占領。

那麼日後想什麼時候來開發她的身子都行,畢竟,得到了她的三點的話,那就是得到了她的芳心。

他花了半個小時,把她滑膩的上半身每一寸肌膚都吻遍了。

此時,他已欲`火焚身了。

可是,怎麼才能讓自己的小弟弟去跟她的小妹妹親熱一番呢?

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也是一件很講究技術的事情,但現在已擁有了自己的根據地,想要向她最下麵那一點發起總進攻,那也並不是非常困難的事。

他決定先試探一下她的態度。

於是,吻完了她的兩座雪山之後,他讚美道:“美鈴,你的奶`子好棒!”

“嗯,你壞,說要搭人家去兜風,原來是想吻人家的奶`子,嗯,我打你”她情意綿綿地嬌聲道。

“老婆,打我吧。”他吻著她的紅唇,笑道。

她哪舍得打他?

兩人激吻了一遍之後,他悄悄地扒她的褲子與內褲。

如果她反應很激烈,那今天估計也難以成事,隻好到此為止了。不過,她發現之後,隻是用雙手提著褲子,並沒有怎麼生氣。

如此一來,他便可以確定,隻要再加把勁,那多半可以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於是,他將她抱到了車箱的後座上。

那的座位比較寬闊。

在這後座上,他曾經將沈若蘭的薄薄城門攻破了。

如今,他要將自己的戰鬥輝煌成績發揚光大,創造更好的記錄,爭取做一個前無來者後無古人的人物。

“啊,你抱我來這幹什麼啊”王美鈴秀發有點淩亂,嬌嗔道。

“老婆,我還想吻你的奶`子。”他笑道。

“嗯,吻了又想吻,我不”她嘟著紅唇,皺著可愛的鼻子,嬌聲道。

不過,她並沒有阻止他再次掀起自己的上衣,她也想再享受一下他柔舌功的過癮之處,是以,便由著他在自己的胸前兩座雪山上搞開發活動了。

他讓她坐在車座上,而他則蹲著,有滋有味地吻著她胸前那對尤`物。

而她側仰倚在車座上,美眸半眯,醉意朦朧,秋波宛轉,風情不可方物,教人看一眼,便想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大力馳騁一番。

在她享受的時候,他忽地雙手攥著她的褲頭往下一扒。

豁啦一聲,她的長褲與內褲都被扒到了大腿處,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把頭一鑽,便鑽進了她兩腿`之間,擋在她的褲子與內褲之前。

“啊”

她嬌呼一聲,連忙伸手來提褲子。

可是,此時他的腦袋已處於她的神秘山洞與褲子之間,她根本提不上褲子。

“啊,你幹什麼啊,出去啊,你幹嘛脫人家的褲子啊,出去,人家要穿褲子”她又揮舞著小粉拳,捶打著他的腦袋。

他並沒有感覺到痛。

而他的目光正定定地盯著她胯下的迷人風景。

原來是白虎!他已見到她胯下一毛不長,雪白雪白的,非常之幹淨,而那兩塊磨刀石也新鮮之極,明顯從來沒有人到過這旅遊,是以,沒有男人在磨刀石上磨過刀。

“好,我出去。”他呼吸頗為粗重,兩眼射出興奮的光芒。

說著,他並不是退出去,而是立時祭出柔舌功,去問候她的小妹妹,當吻住她神秘山洞洞口前的兩塊磨刀石之後,使她一連打了幾個大大的激靈。

“啊,別吻啊”

她晃著美`臀,用兩腿夾`著他的腦袋。

可是,他的柔舌功非常靈活,任憑她雙腿夾得再緊,也難以限製他柔舌功的發揮。

“老婆,你這好白啊。”他一邊問候她的小妹妹,一邊讚美,同時,雙手還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豐`臀。

“啊,不準吻,好酸啊”她推著他的腦袋。

“讓我吻一下吧。”他以最專業的技術來侍侯她的小妹妹,使她享受到高級的活。

“啊,你壞,吻了人家的奶`子,再在又吻人家那,嗯,我要生氣啦,你再不停下來,我打你”她果真用力打了向下他的腦袋。

“老婆,別打,我出去。”他笑道。

“那好,你出去。”她的神秘山洞被他吻得溢出了大量的泉水。

此時,她也已按捺不住了,從她那迷離的眼神就可看出她也想嚐一嚐禁果了,而他正看出了這一點,所以才停止問候她的小妹妹了。

不過,他並沒有退出。

“老婆,你躺下來,我就比較容易出去。”他勸道。

“嗯,你隻要把頭縮回去就行了,怎麼還要我躺下去呢?”她早已情迷意亂,哪能想出他有什麼用意。

“不是,我蹲著累了,想站起來。”他笑道。

“嗯,剛才你為什麼要鑽進來呢,你壞,看了人家那”她滿臉紅暈亂舞,就像燒紅的鐵塊。

不過,她還是躺了下去。

此時,他也爬上了車座,然後,把身子往前鑽。

“啊,你為什麼不縮回去呢,怎麼又從前麵出來呢”她用手將胯下的神秘之處捂著,嬌羞道。

“老婆,從前麵出來比較。”他振振有詞道。

不過,當他的身子處於她兩腿`之間的時候,她的褲子與內褲都被擠到膝蓋那了。

“啊,你點出來啊,怎麼還不出來呢,人家還要穿褲子呢”她雖是捂著私`處,但那不但被他看過了,還被他吻過了,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好的,我就出來。”說著,他轉了個身。

如此一來,他便是背對著她了,不過,有個好處,他可以用手去脫她的褲子與內褲。

轉眼間,他以最嫻熟的手法將她的褲子與內褲都扒掉了,丟到了車箱的前座那,然後,一個轉身,便趴在了她的嬌軀上。

“啊,你幹什麼脫人家的褲子啊?”她捶打著他兩肩,嬌嗔道。

“老婆,你的褲子有點濕了,先晾一晾,待會再穿會衛生很多。”他找了個最為合理的借口,勸道。

“嗯,沒關係的,你拿過來,我要穿褲子。你趴在人家的身上幹什麼呢,起來。”她想用腳去蹬他,可是,他緊緊地摟著她,她根本蹬不了他。

“好,等一下。”他非常熟練地用腳蹬掉了自己的褲子。

此時,她感覺到他的小弟弟緊貼著自己的胯下了,不禁暗吃一驚,更加嬌羞了。

“啊,你怎麼也脫了褲子啊?你把褲子穿上,脫了人家的褲子,現在又脫自己的褲子,你想幹什麼啊?”她晃動著美`臀,在作掙紮。

“老婆,我的褲子也有點濕了。”他笑道。

“嗯,有點濕怕什麼啊,穿上嘛,人家也要穿褲子”她一邊晃著豐`臀,一邊捶打他又肩。

“好,別動,我就穿上褲子,你的褲子真的很濕,還是等一等吧,要是穿著濕褲子,那會生病的。”他正在發揮老二那超凡的定位功能,要鎖定她的正確神秘山洞。

當他的小弟弟到達她正確的神秘山洞洞口時,她便感覺到他要進來了。

於是,也顧不得褲子的事了,嬌聲道:“啊,你別戳我啊,起來,別趴在人家的身子上。”

“老婆,我沒有戳你啊。”他知道老二已鎖定了她正確的神秘山洞,興奮道。

“嗯,還說沒有呢,明明在戳人家,我不,你停下來嘛”她想夾`緊雙腿,但辦不到。

“老婆,我真的沒有戳你啊,我那是正好對著你那的,所以才會碰到你那,其實,我的小弟弟很溫柔的,它想跟你的小妹妹親熱一下。”他輕揉著她的酥胸,道。

“我沒有小妹妹啊。”她一時之間聽不懂他的專業用詞。

“老婆,你的小妹妹在這。”說著,他輕輕地聳動老二,點了點她正確的神秘山洞。

是以,她立時明白過了。

剛才,她是誤會了,如今清楚他說小妹妹的含義了,頓時羞得俏臉更紅了。

“啊,你壞,吻了人家的奶`子,又吻了人家的下麵,現在還想要呢,嗯,我不,你不準進去,起來”雖是這麼說,但她又沒有用力去推他,隻是輕輕地推了兩下,便了事了。

“老婆,你想要嗎?”他的小弟弟已沾上了她的泉水,知道她也來性趣了。

“啊,我不,我要告訴我媽媽”她身子越來越軟了。

“老婆,我沒有進去啊,隻在外麵溜達溜達,沒事的。”他撅著屁股,將小弟弟一毫米一毫米往推進。

“你啊,還說沒有進去呢,明明是在戳人家,啊,不要戳,人家那會破的,你聽到沒有啊,嗯,我不準你戳”她少女的矜持出來作怪,嬌嗔道。

“還是在外麵啊。”他老二的先頭部隊已頂在她那扇薄薄的城門上了。

好有彈性!

他對她那扇城門作出了公正的評價。

以前,他攻破過不少黃花閨女的薄薄城門,如今,要是能再攻破一扇,那就是錦上添花之舉。

是以,他正在將渾身力量凝聚到老二之上,準備一炮而紅,將她的神秘山洞占領。

不過,她現在在猛烈地晃著豐`臀,好像要擺脫他老二。

但他的老二具有出色的定位功能,隻要鎖定了黃花閨女胯下的正確神秘山洞,那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脫不掉它的跟蹤。

她明顯也繃緊了豐`臀的肌肉,看來是要全力抵擋他老二那驚天動地的一擊了。

“啊,你別戳啊,再戳,人家那就破了,嗯,你壞,別戳嘛”她也已感覺到自己胯下的那扇薄薄的城門是難以抵擋他不世出老二的強大進攻了,連忙求饒道。

“老婆,放輕鬆些。我隻是在外麵,現在我退出去啊。”這正是欲擒故縱的手法。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1 08:48:03  .exectimeㄩ0.23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