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54章 日久生情


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朱馨文是個工作狂,王小兵能感覺得出來。。

其實,她也是有感情的,隻是她不善於處理男女之間的關係而已。

但跟她相熟之後,發現她其實也不是那種冷若冰霜,拒人千之外的冰山美人,還是能聊幾句的。

不過,主要限於工作的事情。

如果是聊其它的家常之事,她好像比較冷淡。

王小兵覺得她現在看自己的目光帶有一分情意,在以前,他沒有這這種感覺,還是近來才體味出來的。

鑒於以前她對自己的先入為見的印象不好,是以,他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意`yin了。

但他也算是個采花老手了,真的能從她看自己的目光之中體會到那淡淡的情愫,若隱若現,若有若無。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敢在適當的時候開開她的玩笑,如果她製止,那就停止,因為他看出她確實是個女強人,喜歡以自我為中心,要是不聽她的,那她會不高興的。

想要跟她攀上交情,那就得順著她的意。

如今,當兩人相隔著一張辦公桌,四目交投之際,他再次感受到她含情目光的那抹粘人感覺。

而她,似乎也是在有意或無意之間,瞟了他一眼之後,便連忙收回視線,佯裝著看其它東西,其實,她這樣掩飾,痕跡就更明顯,使他輕易看出來。因為每當她要掩飾自己的害羞舉止的時候,她的俏臉都會悄悄地浮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沉默了數秒,朱馨文才道:“近來上麵下了通知,要收繳槍支。”

聞言,王小兵攤開雙手作無奈狀,道:“朱所長,你不會要我幫你去做義工專門收槍支?”

“當然不是。你在黑道也算有實力,手下小弟不少,肯定有人有槍支,所以,你叫他們把槍支交出來,還有,你轉告洪東妹等你的朋友,叫大家把所有槍支交出來。”說到工作的事情,她又恢複了正常的神情。

“氣槍要不要上交?”他笑道。。

“要,凡是槍支,不論是威力大的,還是威力小的,都要交出來。除非你的是兒童玩具水槍,那就可放在家,不然,都是違法的。”朱馨文解釋道。

這就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公`安機關全國收繳槍支大行動。

當時,除了個別人,像擁有持槍證的獵人之外,其他人,隻要家藏有槍支的,都統統要交到派出所。不交者,屬於非法持有槍支,是一種違法行為。

九十年代中期以前,民間擁有數量很大的槍支。

經過了幾年的收繳槍支行動之後,到了二千年的時候,散布在民間的槍支就很少了。

當然黑道成員幾乎不會上繳槍支,一般會交出槍支的是普通民眾,之前,有不少商店可以出售氣槍、霰彈槍等用來打獵的槍支,是以,不少民眾買了放在家,閑暇時間便出去打鳥雀,隻要家有男丁的,估計都有一支氣槍。

自從收繳槍支之後,商店就不準再出售有殺傷力的槍支了,甚至,隻要能打二三十米的兒童玩具槍也不準賣了。

如今,連買菜刀也要實名製了。

看來,社會的安定還是要靠大家多努力,特別是手握權力的人物,好看的小說:。

王小兵自己沒有槍械,並不是他弄不到,而是他不想擁有,但他的手下小弟確實有槍支。在黑道,如果沒有槍支,那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黑道成員。

來之前,還道朱馨文是說販毒的事,不料是說這件事。

想了想,王小兵道:“我可以盡量跟他們說,要他們交出來,不過,願不願意交就看他們自己的了。”

“你是老大,你下令要他們交出來,他們肯定會交出來的,如果你態度不堅定,那他們就可能不會交出來,所以,你的態度是否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堅定,那將會直接影響你手下的態度。”朱馨文黑亮的眼眸凝視著他,道。

“朱所長,你好像老是叫我做一些棘手的事情。”他苦笑道。。

“咯咯,誰叫你是黑道老大。”她淡然笑道。

“說真的,像那些在刀頭舐血的人,如果手中沒有一支家夥,那覺得沒有震懾力。”他如是道。

“也正是這個原因,所以公`安機關才要在全國開展收繳槍支大行動。民間的槍支太多了,對社會來說是一種潛伏的危險,動輒都拿槍出來打架,傷亡嚴重,如果槍支少了,流血事件就會減少,社會會更安定些。”朱馨文耐心道。

這個理由或許合理。

社會民眾絕大部分的意見還是支持公`安機關這項行動的。

王小兵知道推脫不了,誰叫自己跟她有了複雜的關係呢,是以,隻好同意幫她這個忙了。但他可以猜測到,想要黑道把槍支全交出來,那是不可能的。

末後,朱馨文道:“據我們的線眼傳回的訊息,說販毒分子想要廢了你。所以這段時間,你要特別小心。”

“這個我聽說了。”王小兵道。

“現在,我們還沒有完全掌握販毒分子的資料,所以還不能收網。你最好先到外麵躲一躲,等我們收網了,你再回來,那就安全很多。”朱馨文勸道。

“如果你們三年不收網,那我豈不是要在外麵躲三年?”他笑道。

“這個就看你自己了。那你要不要我們保護你?”朱馨文見王小兵老是想抽煙,於是遞了一片薄荷口香糖給他。

“不用了,一兩個人保護我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如果他們要動我,肯定是用槍的了。我會找出他們的,給他們一個顏s看看。”王小兵接了口香糖,剝開包裝紙,放進嘴嚼著,道。

他已聽說是方成仁會出馬來對付自己。

說起這種話題,氣氛都是比較沉悶的,兩人嚼著口香糖,彼此都沒有想出最好的方法來應付這種危機。

“聽說你開了養生堂分店,恭喜。這是我送你的紅包,請收下。”朱馨文拉開抽屜,拿出一個紅包遞給他,道。

“謝謝。”王小兵收下了。

隨後,他離開了小樹林派出所,搭摩的前往山石集市去找洪東妹。

一來,是把收繳槍支這件事告訴她,二來,是跟她商量一下對付方成仁的事,三來,則是順便到那取摩托跑車。

路上,大哥大又響了。

還道是朱馨文有什麼要補充,所以打電話來告訴自己。

但看了看號碼,卻是陌生的,多半是公用電話的號碼,也猜不出是誰,想了想,還是接了,。

接通之後,便聽到鐵手的聲音:“兵少,是你嗎?”。

“是,鐵兄,有什麼好消息嗎?”。但凡鐵手打來的電話,一般是壞消息。他豎起耳朵仔細聽著。

“對你來說,可能是好消息,我聽到風聲,說方成仁明天晚上會去跟人做白`粉交易,在白翼河附近。”鐵手笑了一下,道。

“消息準確?”王小兵有點興奮道。

“這個難說,但我是無意中聽到的。”鐵手頓了頓,道。

“那好,謝啦,還請鐵兄繼續幫我打探一些訊息,以後會重酬你的。”他與鐵手兩人,彼此各取所需而已。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暗忖要是這個消息是真的話,那就極有可能把販毒網撕開一個大口,將網中的販毒分子全都繩之以法。是以,他立刻吩咐摩的司機調轉車頭,回到小樹林派出所大院前。

當他重新站在朱馨文麵前時,她訝道:“怎麼了,這麼完成任務了?”

“不是,剛才有個朋友打電話告訴我,說他聽到方成仁準備在明天晚上可能會在白翼河


snaptime:2017-09-23 10:05:10  .exectimeㄩ0.11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