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23章 她的真皮沙發


如果紅發男不知道謝尚中在哪上班,那王小兵會帶著謝家父女三人離開這。[無上神通 wwW.d586.Com]

但現在的情況是,要是今天不把這件事徹底解決,那日後就苦了謝尚中,畢竟,留下手尾,總是使人麻煩。

謝家姐妹沒有能力解決這種事,隻能依靠王小兵了。

而王小兵平時又不住在這附近,一旦謝尚中被人欺負,那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是以,他一定要在今天內把這件事情圓滿解決,不論是通過什麼手段,都要幫謝尚中化解這次的危難。

以他的實力,有機會做到。

不過,他也不敢打保票,隻能全力而為。

在這,他沒有自己的親信勢力,但他認識三太保之一的王世飛。

於是,立刻用大哥大傳呼王世飛。

隻一會,王世飛便回了電話,接通之後,他問道:“喂,小兵嗎?”

“是。飛兄,我現在在你這邊,出了點事,想請你幫個忙,有空嗎?”王小兵邊抽煙,邊說道。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請說。”王世飛爽道。

“我在橡膠園這遇到點麻煩事,能叫些弟兄過來嗎?”剛才,王小兵聽圍觀的人說紅發男的老大要趕來這,是以,不得不請王世飛帶些援兵前來相助。

“橡膠園?沒問題。我也正要到那去。你在那等我,我現在就過去,十分鍾之內,包保到你那。不用急,如果他們要動手,你報上我的名字,先拖一拖。”王世飛建議道。

“好,那等你來。”說完,掛了電話。

隨即,掃視一眼三個躺在地上的男青年,不知他們屬於誰的手下。

圍觀的人有的走了,又來了新的,反正就是有數十人站在外圍看熱鬧,他們都想看一看這場小紛爭會怎麼結尾。

在等待的時刻,那三個男青年還躺在地上。

不是他們起不來,而是他們不敢,誰起來,誰就要再次被打趴,與其被打趴,不如幹脆就躺著。

謝家姐妹倆神色凝重,始終安不下心來,想到假如連累了王小兵,那她們會感到深深的歉疚,畢竟,請他來給謝月美治病,已欠??已欠了他很大的人情,要是還使他因這件事而受了傷,就更對不起他。

是以,姐妹倆都深情地凝視著他。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她們正望向自己,笑道:“沒事的,我會搞掂的。”

“你幫我們這麼大的忙,我們都不知怎麼報答你才好。”謝月雯覺得跟他在一起,真是一種幸福,柔聲道。

“哈哈,別說這種話,我幫你們是應該的。”他爽朗笑道。

謝月雯俏臉刷地飄上一朵紅暈。

他的話,也隻有她能聽明白,因為她已是他的人了,所以幫她,確實也是義務之內的事。

但謝月美則不知姐姐已與他做了活的體育運動,是他的情人了,所以,聽他說“我幫你們是應該的”還道他指的是喜歡自己,從而才會那樣說的,心也喜滋滋的。

他見兩女都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的身上,感到很滿意。

從種種跡象來看,他知道謝月美也對自己有意思,隻要加一把勁,就能把她身子的開發權弄到手。

想到謝月雯那曲線玲瓏的白嫩身子,他便打了個小小的激靈,暗忖不知謝月美的身子跟她姐姐的相比,誰的更水嫩,誰胯下的神秘山洞更為緊湊,更多泉水,想著想著,他都有點口幹舌燥了。

“小兵,有人來了。”謝尚中的聲音有點怯。

正在意`淫的王小兵才回過神來,循著謝尚中目光看去的方向瞧過去,道:“不用怕,有我在,會擺平的。”

此時,圍觀的人群開始小聲議論起來,他們都瞧見有數輛摩托車疾馳而來,大約有十數人,從車上那些男青年的發型與帶龐克味道的衣著來看,便知是黑社會成員了。他們都替王小兵捏一把汗,覺得他可能會被當場砍死。

謝家姐妹也頗為驚懼,渾身微顫。

轉眼間,數輛摩托便來到了出事地點,果然個個是凶神惡煞的模樣,挺嚇人的。

此時,躺在地上的三個男青年一躍而起,向己方的救兵走了過去,迎上那個帶頭大哥,迭聲道:“老大,就是這屌毛打我們,砍死他!”

聽紅發男這樣說,謝家父女三人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不過,王小兵還是那麼淡定地立在那,正優哉遊哉地吸著第二支香煙,嘴角還扯出一抹從容的笑意。

在場圍觀的人都覺得王小兵可能是被嚇傻了,見人家這麼多人趕來,如果不是神經有問題的話,如何能做到這麼鎮定呢?但他們忘記了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王小兵真的有實力應付時,也可以泰然自若。

帶頭大哥向王小兵走了過來。

紅發男還以為帶頭大哥要親自動手打王小兵,覺得老大非常看重自己,不禁更為得意。

哪知道,那帶頭大哥走到王小兵麵前,並不是出手打架,而是掏出香煙,分了一支給對方,笑道:“原來是同一件事啊。我還以為你遇到的是另一件事。”

來者正是王世飛。

“他們是你的弟兄啊?”王小兵將那支香煙夾在耳背上。

“是啊,紅毛仔,跟我有二三年了。”說著,便麵對著紅發男,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兵少。”

聞言,紅發男剛才那股跋扈之色立時消失殆盡。

他是不敢相信這個就是王小兵,但仔細想一想,自己三人被對方打倒,終於覺得可以接受了。

“均仔已跟我說了,這件事是你們不對,還不向人家道歉,先向兵少道歉。然後向他道歉。”王世飛盯著紅發男,吩咐道。

“對不起,兵少。”紅發男恭敬道。

“不打不相識,都是誤會,來,抽支煙。”王小兵順手從耳背取下王世飛給自己的香煙,遞給紅發男。

“謝謝兵少。如果早知道是你,我們也不會發生爭執了,真是不打不相識。”紅發男寵辱若驚的樣子,連忙伸出雙手接了香煙,賠笑道。

“以後就不會發生這種誤會了。”王小兵笑道。

“再向他道歉。”王世飛道。

來到這之後,他見到了謝月美,縱使不給麵子王小兵,也要給點麵子她,因為她跟他的妹妹是同學,這個,他是知道的。

何況,如今王小兵肯幫謝尚中,那其中必有比較好的關係,因此,便叫小弟向謝尚中道歉,也算更加尊重王小兵,藉此化解彼此的恩怨。畢竟,他知道是自己的小弟不對,向人家道歉,也合情合理。

當紅發男向謝尚中道歉時,謝尚中連忙道:“不用,我們都有點錯。”

“那我們就這樣算了,行不行?”紅發男好聲好氣問道。

“好!好!好!”謝尚中連道三個好字。

於是,這場紛爭便結束了。

看熱鬧的人本以為會發生一場嚴重流血的事件,不料卻是和平結局了。

謝家姐妹見王小兵果然擺平了這件事,對他就更加敬重了,注視他的眼神也變得頗為粘人,好像要用目光來表達愛意一般。

“小兵,走,我們喝一杯。”王世飛邀請道。

“我還要幫她治病。”王小兵指著謝月美,再指了指腦袋,表明治的是頭部。

王世飛早就聽妹妹說過這件事,也知道他確實是在給謝月美治病,是以,也不好意思勉強他來喝酒,笑道:“你老是那麼忙,想請你喝酒都沒時間。”

“下次,我作東,請你好好喝幾杯。”王小兵答允道。

“那好,不要放我飛機啊。”王世飛笑道。

“我先帶她們回家。”王小兵道。

於是,與王世飛辭別,便載著謝家姐妹,與謝尚中一起回家。

路上,謝尚中由衷道:“小兵啊,今天要不是有你幫我,也不知我會被打成什麼樣子。”

“謝叔叔,別這樣說,原來那三人是王世飛的手下,美美跟他妹妹是同學,如果他來了,見到美美,也是要給麵子的。”王小兵謙虛道。

“咯咯,小兵,我們全家謝謝你。”謝月雯格格歡笑道。

“小兵,你是我們的福星。”謝月美也讚美道。

“哈哈,看你們說的,都把我羞死了。我其實沒有幫到什麼忙,不用那麼客氣。”他真的是不想她們記掛這種小事,畢竟,他幫人,並不希望別人回報。

看著自己的女兒與王小兵這麼親昵,謝尚中暗暗歡喜。

畢竟,想找一個中意的女婿,那可不容易。

如今,他就看中了王小兵。

如果大兒女謝月雯不是比王小兵大幾歲,他倒想把她嫁給王小兵。

但他沒想到,謝月雯已與王小兵有一腿了,他隻想把謝月美嫁給他,將這個金龜婿招至門下,以後就可多向對方請教有關中藥的知識。

言談間,便回到了謝家。

何芳一個人在家焦急地等消息,根本平靜不下來,也沒有做飯。

當王小兵用摩托搭著謝月雯與謝月美出去之後,何芳就倚在門旁,胡思亂想,一顆心惴惴不安,暗暗祈禱丈夫要平安回來。

也不知站了多久,便聽到摩托聲傳來。

轉眼間,兩輛摩托進入小院子,見到丈夫安然無恙,何芳臉上的緊張之色才消褪了。

人就是這樣,一旦遇到鬱悶的事,那整個人都會處於消沉的狀態之中,縱使想平靜,但內心還是煩亂,不論做什麼事,都不順手,精神處於一種疲軟狀態,根本提不起神。

如果遇到喜事,那就是精神百倍。

何芳就是這樣,還沒見到丈夫平安回來時,整個人沒精打采的,像曬蔫的茄子。

如今,見到家人終於回家了,心境一下子便開闊了,精神也放鬆了,人也愉悅了,走路的步伐也有力了,不像之前那種乏力的樣子,走路好似踩在棉花上一樣,踏不實。

“怎麼了?”她迎上去,問道。

“小兵幫我們擺平了。”謝月雯連忙道。

“小兵,謝謝你。沒有你,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何芳一迭聲感謝道。

“小事,別客氣。”王小兵豪氣地揮了揮手。

他幫人,確實不希望得到別人的讚揚之類的,如果有人硬要向他道謝,他會感到不自在。

現在,何芳就是不停地向他感謝,使他有點難為情,幸好,謝月雯也看出了這一點,便拉著她媽媽進廚房去做飯了,這樣,王小兵才自在些了。

至此,謝家不但把王小兵看成上賓,還把他看成恩人了。

謝尚中與謝月美在客廳陪著王小兵,又是請他吃點心,又是泡茶給他喝,侍奉得非常周到。

大半個鍾之後,豐盛的午飯終於做好了,有魚,有肉,有湯,有青菜,擺滿了那張大圓餐桌,精致的家常菜肴散發出使人流涎的香氣,教人食欲大增。

謝家上下全心全意服務王小兵。

他倒有點不好意思,坐在餐桌旁,有點像古代的少爺。

何芳給他勺湯,謝月雯給他盛飯,謝月美則忙著挾菜給他,謝尚中則向他敬酒,謝家全家人都服侍他進食。

吃完飯之後,大家在客廳南北西東地聊著。

“小兵,你在這邊開養生堂的話,在鎮政府對麵那條街找店鋪最好。”謝尚中出主意道。

“我找的店麵也不用很大,一間店麵或二間店麵就行,因為隻是做一個辦事處,專做接單,不擺放貨物的。”王小兵道。

“我昨天從那經過,見到那正有一間店麵要轉讓。”謝尚中道。

“那待會我去看看。”王小兵道。

“小兵,我家雯雯很能幹的,你開分店之後,招她吧。”何芳笑道。

“那一定。隻要開了,肯定請雯姐幫我銷售,我也跟雯姐說過了。”王小兵瞥了一眼謝月雯,見她正含羞地凝視著自己,點頭道。

謝月雯與他灼熱的目光相接,感受到他深深的情意,隨即,露出一抹嫵媚的笑意,連忙移開了視線。

大家又閑聊了一會,王小兵道:“那我去看看那間店麵。”

“我帶你去吧。”謝月雯主動道。

“我也去。”謝月美道。

畢竟,她對王小兵越來越有興趣了,隻要跟他在一起,便能感到樂。

愛情就是這樣,兩個人在一起,不用說什麼,也不用做什麼,就會產生一種美妙而和諧的氣氛,使人的精神愉悅而輕鬆。

如今,謝月雯與謝月美就有這種感覺,隻要跟王小兵在一起,就有戀愛的味道,如果他不在自己身邊,頓時生活就失去了許多光彩,他成為了她們內心世界的一顆小太陽,有了他,就有了陽光,不會有陰霾,心情自然很好。

“好吧。”他爽道。

“晚上記得要回來吃飯啊。”何芳叮囑道。

“媽,知道了,我們會把他帶回來吃飯的。”謝月雯信心滿滿道。

於是,王小兵用摩托搭著兩女,離開了謝家,前往鎮政府對麵的那條興華街去看店麵,不消五分鍾便到了。

那條興華街大約有五百米長,兩邊店鋪林立。

在那間電器店旁邊,果然有一間轉讓的店麵,是單間的,寬約莫五米,長不知多少米,外麵的卷簾鐵門鎖著,門上貼著一張紙,紙上寫有聯係店主的呼機號碼。

於是,王小兵便用大哥大傳呼店主。

大約六分鍾之後,便接到了店主打來的電話,在電話跟店主談了兩句,便約好見麵。

又估摸過了二十多分鍾,便見到留著胡子的店主來了,打開卷簾鐵門,見到店麵的長約十米,這種單間店麵,正好用來做養生堂的分店。

店主要三百元的轉讓費。

經過討價還價,轉讓費給一百,之後,店主才把房東找來,正式轉讓給王小兵。

店鋪要交壓金五百元,先付三個月的租金九百元,王小兵身上沒有帶那麼多錢,便到銀行去取了一千五百元,給了一千四百元房東,簽好合同,才算把店鋪租下來了。

“裝修還要幾天。”王小兵站在店鋪門口,道。

“那再過幾天我就可以上班了!”謝月雯想到從此之後,便也是養生堂的員工了,心歡喜道。

“雯姐,我平時沒空,裝修的時候還需要你過來監工才行,等找好裝修師傅,談好費用之後,你就經常過來看看,催促他們點。”王小兵目光無意中看到一個不想見到的人。

“好啊。”謝月雯欣然道。

忽然,她見王小兵臉上的笑容斂去,也循他目光的方向看去。

她不認識那個男青年,不過,謝月美倒知道那個男青年叫做駱軍,是這三太保之一,以前還與王小兵有過摩擦。

王小兵見到的正是駱軍。

不久前,他與駱軍差點火並起來。

如今,兩人相見,彼此眼神都比較冰冷,誰也不服誰。

原來,旁邊那間電器店便是駱軍家的,他也想不到會在這碰上王小兵,那次,他恃著人多想欺負王小兵,去不料被對方製住,丟了臉,此時,見到王小兵,便有一種要報複的意思。

兩人互瞪了一會,駱軍便進店了。

王小兵收回了眼神,問謝月美:“這電器店是他的嗎?”

“應該是吧,他爸開的。他爸是我們鎮的副鎮長,叫駱大偉。”謝月美也是駱軍追求的對象之一,但沒追到手。

“早知這樣,不租這間店鋪了。”王小兵真不想見到那廝。

不過,如今交了壓金與租金,如果不租,那壓金與租金都泡湯,拿不回來,簽了合同的,有言在先,沒什麼可爭執的。

是以,隻好與駱軍的電器店為鄰了。隻是如此一來,便有可能產生摩擦,並不是同行之類的摩擦,而是兩人之間有了恩怨,店鋪又開得這麼近,天長日久,就會因一些小事而發生爭吵或打鬥。

聽到說駱軍的父親是副鎮長,王小兵心微沉。

畢竟,如果以後真的跟駱軍繼續爭鬥下去,那就要提防他爸動用白道的力量來壓自己。

如今,養生堂的分店又開到這了,最重要的是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很容易被人來搞事的。但要等沈若蘭考到執業藥師,那還要等一段時間。是以,隻好先把分店開起來,再慢慢弄那些證件。

不過,想到自己認識葉翠翠,也不怕駱大偉。

忽然之間,才記起最好帶些美容丸給葉翠翠,跟她保持良好的關係。

隻有經常聯係,把彼此的關係維持在親近的水平,在有困難需要幫忙的時候,她才有可能幫忙。不然,等到有了事才找她,平時卻是把她晾在一邊,那估計她是不肯相幫的。

於是,他道:“我先拿幾顆美容丸給一個朋友。你們在這逛逛街,待會我過來接你們回去。”

“哦,那你要回來哦,我們還等著你吃晚飯呢。”謝月雯嫵媚笑道。

“我不會不辭而別的。”他跨上了摩托。

隨後,便向前馳去。

其實,他也不知葉翠翠住在哪,隻是不想在謝家姐妹倆麵前傳呼葉翠翠而已。

等到離開了興華街,王小兵便傳呼葉翠翠。想到跟她已有了一腿,日後還得靠她多照顧照顧,才能一帆風順,心頗為舒坦。

約莫十數分鍾之後,葉翠翠便回了電話。

“葉姐,我帶了美容丸來給您,但不知您住哪。”王小兵道。

“誒,剛才在家不方便回你電話,現在到了辦公室打電話給你。你現在哪,知道鎮政府嗎?”葉翠翠的聲音甜美。

“在興華街。”他道。

“那你來鎮政府,然後找到司法所,我在辦公室等你。”葉翠翠叮囑道。

“好,門衛會不會攔住不讓進呢?我以前進縣政府大院,就要我登記,又問我找誰。”王小兵如是道。

“不用的。你點來吧。”葉翠翠有點迫不急待了。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騎著摩托跑車駛往鎮政府。政府大樓建得不錯,外牆貼著馬賽克,頗為有氣派。

門衛果然沒有阻攔,他直接將摩托開了進去,將摩托停在停車場,掃視一圈,鎮政府大院不單有辦公樓,還有家屬樓,也不知葉翠翠的的辦公室在哪,隻好信步而行,一棟一棟樓房看去。

尋了半晌,才找到辦公大樓。

走進去,在二樓左邊找到了司法所的門牌,於是便敲門。

“進來。”葉翠翠的聲音響起。

王小兵擰動把手,打開門,步入麵,便見到葉翠翠正微笑著站在那。

“誒,今天放假嗎?村子沒有事要辦嗎?”她一邊嘮叨著,一邊斟了一杯白開水遞給他。

“如果沒空,也來不了這。”他環視一圈。

“看什麼呢?”她狡黠笑道。

“今天您不用上班吧?”他喝著開水,笑道。

“今天是星期六,休息呀。來,進我的辦公室。”說著,便當先走進所長辦公室。

王小兵跟了進去。

“葉姐,您的辦公室不小啊。”他如是道。

“咯咯,大的辦公室坐著舒服,空氣也好點。”葉翠翠一雙妙目在他的褲襠上瞟來瞟去。

“那也是。”其實他想說“建這麼好的辦公大樓,有點浪費”,不過,不想得罪她,才敷衍道:“哇,這是真皮沙發嗎?”

說著,便走到豪華辦公桌後麵,坐在了具有人體工程學的單人沙發上。

“舒服嗎?”她卻順勢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也不知她是指她用美`臀來磨他的老二舒不舒服呢還是指他坐在沙發上舒不舒服。

“葉姐,舒服。”他一把摟住她的纖腰,祭出鐵爪功,開始攀登她胸前的兩座雪山,用力地揉`搓著。

“啊,別那麼大力嘛”她嬌聲道。

於是,他減了三分力量。

隻一會,兩人的呼吸便粗重了許多。

室內頗為安靜,彼此之間都可以聽到對方那濃重的呼吸聲。

“葉姐,我在興華街那租了一間店麵,準備開養生堂的分店,以後還請您多多關照。”他一邊揉她的酥胸,一邊輕舔她的紅唇,道。

“可以”她施展出柔舌功,與他激吻起來。

隻要她肯幫忙,那自己的養生堂縱使證件不全,那也不怕,可以熬得住。

兩人小小地互動了一番之後,欲`火飆升起來,轉眼間,便已成了幹柴烈火,於是,他扒她的衣服,她也扒他的衣服。

眨眼間,彼此都扒光了對方的衣服。

隨即,他也不客氣,將她抱放在辦公桌上,讓她上半身趴在上麵,而兩腿立著,並且呈三十度角張開。

他要施展的正是“仕子騎驢”。也不用多尋找,舉著早已青筋怒突的老二,隻往前一送,“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身子,於是,便開始大動起來。

那間,辦公室“啊啊”春音盈盈。

還有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也清脆悅耳,與“啊啊”春音相映成趣。

不消五分鍾,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便火辣辣起來,於是向他求饒,但他大動起來之後,哪能減慢速度?隻有咬著牙關堅持幫她打通隧道。

泉水沿著她雙腿流到地上,瞬間便濕了一灘。

她的豐`臀也被他撞得泛紅。

約莫十分鍾之後,在他重重一頂之後,終於將她送上了高朝,也使她暈了過去。

不過,他還要趕時間搭謝家姐妹回家,於是,也不停下來,勇往前衝,大約五分鍾之後,又生生將她震醒。

她醒了還沒有七分鍾,再次登上高朝,也再次暈過去。

他一連送她上三次高朝之後,才停下來。

此時,他才抱著她坐在真皮沙發上,老二還作為橋梁鑲嵌在她的神秘山洞,抽了一支煙,才弄醒她,準備跟她辭別。

她醒過來之後,伏在他胸懷,祭出“雙峰壓”來磨他的胸膛。

兩人小小地互動著。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打開了,一個人站在門口,看到了春`宮圖。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08:27:52  .exectimeㄩ0.16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