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21章 享受美女特別服務


人與人,如果還能交流,那就說明還沒有到完全隔膜的地步。

一旦連交流的興趣都沒有了,那人與人之間就真正成了比陌生人還要陌生的關係。

如今,王小兵與朱馨文還可以交流,那就表明她對他的觀感還不算很壞,隻是她的職業立場,使她對他有一種先入為見的不好印象而已。

當然,如果不是張芷姍在這做橋梁。

那麼朱馨文對王小兵的態度可能會差一些,隻因有親戚在場,縱使多麼不悅,也不會很明顯表露出來。

畢竟,她與王小兵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何況,她也真的沒有發現他做過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她所知道的,隻是關於他聚眾打架的事而已。

此際,當兩人交談了一番之後,她對他的印象漸漸有了改觀。

不過,她依然對他有偏見。

王小兵也明白想一下子將她心的看法抹去,那是不現實的。

畢竟,她是警察,而他確實是半個黑社會成員,就這一點,也難以使她一下子接受他。除非等她對他有了完全的了解,知道他不是她所想的那樣的人,才會真正發生質的變化,從而使她之前先入為見的不好印象得到消除。

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是以,他不急,其實,急也急不來。

如今,跟她還能交談,那就有改善她想法的機會,隻要多與她接觸,多與她交談,就可達到目的。

加上有張芷姍這個橋梁,他知道以後可以經常與她見麵,因此,今晚隻要能跟她拉近一點關係,那都算非常成功了,而事實表明,他已成功了。

朱馨文果然吃了個炒河粉之後,便告辭回家了。

等她走後,張芷姍道:“你不是說請她罩著你嗎?現在不行了吧?”

“哈哈,哪還敢叫她罩著我啊,如果她不天天請我去協助調查,那已是阿彌陀佛了。”王小兵招手,叫服務生拿了一瓶純生啤酒來,用起子開了瓶蓋,斟了一杯給張芷姍,剩下的自己就著瓶嘴喝了一口。

“咯咯,她還是挺熱心的。”她挾了一塊牛百葉進嘴。

“p>

“想找她幫忙,可能有點難。”他如是道。

“如果你請她做的事不是有違她立場的,估計她會幫忙。”張芷姍什麼事都會往好的方麵去想,她就是這樣文靜而開朗的人。

王小兵心沒底。

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三個老古董也難以跟朱馨文拉關係。

如此一來,也還算可接受,不然,要是三個老古董與朱馨文的關係很好,又能請她幫忙辦事,那就麻煩了。

吃完夜宵,他便搭著張芷姍回她的住處。

兩人進入客廳,便纏綿起來,相互扒衣服,將衣服丟了一地,隨即,便結合在一起,做活的體育運動。

送她上三次高朝之後,他才抱她到床上,再送給她一次高朝,隨後才去燒水洗澡,兩人洗了一個鴛鴦浴,又在浴室你儂我儂了一會,才一起上床休息。

一覺到天亮。

這天是周六,不用上課。

是以,王小兵想與謝家化去詠春拳武館。

不過,早上又接到張月雯的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到鎮政府那邊去給她妹妹治病。他想了想,便同意立刻過去,也順便在那邊找一間店麵,準備開養生堂的分店。

張芷姍被他耕耘了一整晚,第二天走路都不流暢。

他叫她休息一天。

而她則要他陪她,他隻好又送了一次高朝給她,讓她繼續沉睡,才騎著摩托先到食品批發門市部去給張芷姍請假。

隨後,才趕去謝月雯的家。想到她們姐妹倆都是那麼的姿色出眾,不禁性趣陡升,憶起謝月雯那光滑白嫩的胴`體,還有那緊湊的神秘山洞,他就回味無窮,小腹下麵居然在不知不覺中變硬了。

一路上,他在想,要是能跟謝月美也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那就美妙了。

他心情頗佳,想到要開養生堂分店了,還有點興奮。

早上的天氣不錯。

雖有點涼,但朝陽灑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

霧氣在陽光出現之後,便悄悄地退去了,使大地恢複了清明的狀態。

他去過謝月美的家,所以知道路徑,約莫半個小時之後,便到了她家的小院,見大門開著,便知麵有人了。

於是,停好車,便走了進去。

麵靜悄悄的,他探頭進去掃視一圈,客廳沒人,便喊道:“有人在家嗎?”

“小兵,是你嗎?”二樓傳來了謝月雯的聲音,是那麼的甜,那麼的嬌,透進人的心,使人有點酥軟。

“是。”他應答著走進了客廳。

“上來嘛。”謝月雯穿著家常便服,站在二樓樓梯口,向他招呼道。

“你爸媽與你妹妹他們不在家嗎?”王小兵抬頭向上,見她正嫵媚地向自己微笑招手,便邊問邊走上了樓梯。

“我爸要上班,媽跟妹去買菜了。”她嬌聲道。

等他上到二樓的樓梯口,她便撲進了他寬闊的懷,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不停地碰撞他的胸膛。

他被她撩撥得渾身欲`火急升,於是,也祭出柔舌功吻住她的檀口,同時,又施展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兩人纏綿在一起,卿卿我我飄進了她的房間。

關上門之後,她便幫他寬衣解帶。

而他也三下五除二便扒光了她的衣服,見到她那誘人的雪白身子,使用一招“金雞獨立”,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隨即,他便開始耕耘她的嬌軀,起先,是輕進輕出,過了三分鍾之後,他便開始大動起來,一進一出間,都是那麼的有力量感,速度也達到了極的水平,撞得她的胯下的神秘山洞在劇顫著,好像要散開去一樣。

她照例要求饒,可是,還是在一片“啊啊”聲之中登上了高朝。

當然,她也暈了過去。

隨後,他抱她上床,又施展出“老漢推車”,將她震醒。

她還沒有醒足十分鍾,又被他那招大名鼎鼎的“海底撈月”送上了高朝,再次暈了過去。

送她上第三次高朝之後,他才停下來抽支香煙。

而她,秀發濡`濕而淩亂,平添三分誘惑,緋紅的臉蛋表明她還在興奮之中。

他將她抱在懷,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不世出的老二深深地鑲嵌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感受她的肉動,抽了半支煙之後,才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將她弄醒。

“嚶嚀”一聲,她悠悠醒來。

“嗯,人家下麵要開花了”她祭出“雙峰壓”,輕磨他胸膛,嬌聲道。

“老婆,開花才能結果,我要開炮了,把最有價值的東西送給你。”他正在把精華輸送到老二上麵,數秒之後,老二一抖,便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了。

“啊,好溫暖”她享受道。

“待會再給兩次高朝你。”他吸了一口煙,噴著她的俏臉上。

她咳嗽了兩聲,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兩肩,還輕扭著腰肢,在施展“雙峰壓”的同時,還磨動美`臀,帶動他的老二一起運動。

“別噴人家”她膩聲道。

“來,你也抽一口。”他把煙頭送到她紅唇邊。

“不嘛,人家才不抽煙呢,抽煙危害健康,你也別抽嘛”她忽然發現他的老二居然在作圓周運動,不禁大喜。

“抽一口。”他笑道。

“啊,好爽,你太強大了”她吸了一口,咳得眼淚也出了,但興奮笑道。

其實,她不是說抽煙“好爽”,而是她被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用“搖擺神功”侍弄得非常舒服,打心底讚美他的功夫了得。

“喜歡嗎?”他攀登她的雪山,道。

“喜歡啊,好舒服啊”她的泉水將他的胯部弄濕了。

他抽完一支香煙,看了看床頭櫃,沒有見到煙灰缸,於是,便將煙頭丟在地上,然後,雙手愛撫她的豐`臀,兩人繼續互動著。

“我要在這邊開一間養生堂分店。”他道明來意。

“啊,那太好了”她嫵媚笑道。

也不知她是說他的“搖擺神功”太好了,還是他在這開養生堂分店太好了。

“以後,你就幫我銷售各種藥丸,好嗎?”他輕輕地吻了一下她豐潤而鮮紅的美`唇,舐了舐嘴唇,道。

“好啊”她嬌`喘道。

他將她抱放在床上,騎在她的嬌軀上,又大動起來。

“啊,你今天能把我妹的頭痛病治好嗎?啊”她被他撞得身子亂顫,俏臉紅暈飛舞,膩聲道。

“可能還不行,得再多治療一兩次才有根治的希望。每次運用神功來幫你妹妹治療,都要消耗我好多的元氣,得休養一段時間,才能繼續給她治療,隻要正常的話,在過春節左右,就能根除她的頭痛病了。”他自信道。

“啊,太好了”她俏臉洋溢著幸福與興奮交織成的笑意。

隨即,他的進攻頻率越來越。

她哪頂得住?

不消八分鍾,她又在一片“啊啊”聲中登上高朝並暈了過去。

這次,他又繼續開鑿她的隧道十數下,才停下來,幾乎撞醒她了,覺得有點尿急了,於是,便下了床,走出她的房間,在二樓的轉彎角找到廁所,走進去,關上門,美美地撒了一泡尿。

在他還沒有尿完之際,便聽到下麵傳來了謝月美的聲音:“姐,小兵來了嗎?”

話音未了,便聽到有腳步聲傳來。

極有可能是謝月美正在走上樓梯,王小兵這時還在廁所,如果穿了衣服,那也沒什麼,可是,他身上一絲不掛。

如果走出去,那必然會與謝月美撞個正著,會被她看到自己小腹下麵那雄壯之極的老二,在她的家,他還沒有這份勇氣,那間,他頗為著急,早知如此,便穿好衣服再上廁所了。

轉眼間,謝月美便上到了二樓。

這時,他聽到關門聲,應該是謝月雯關上了房門。

霎時間,他鬆了一口氣,畢竟,要是被謝月美見到滿地淩亂的衣服,那她肯定會猜出發生了什麼事。他還想泡她,最好不要被她知道自己跟她姐姐有一腿,不然,以後想再泡她,那就得花費更多的功夫了。

“姐,開門。”謝月美敲門道。

“哦,等一會吧。”謝月雯明顯有些乏力,說話也很柔弱。

“開門嘛,你在麵幹什麼啊?”謝月美邊說邊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著麵的動靜,她暗忖姐姐是不是跟王小兵在一起做活的體育運動。

“人家在睡覺。”謝月雯正在拾地上的衣服。

如果是在平時,她數秒鍾便可把自己與王小兵兩人的衣服都拾起來,但如今卻是不行。

隻因她被王小兵耕耘了幾番之後,渾身無力,腰酸腿軟,還沒有恢複元氣,是以,縱使是彎腰拾衣服這種極為簡單的事,她也覺得有點吃力。她隻在想:王小兵衣服在這,但他人去哪了?

王小兵正在廁所。

他倒有些擔心謝月美來推廁所的門。

畢竟,要是推不開,那她肯定會問誰在麵,那就瞞不過了。

幸好,謝月美隻懷疑王小兵在姐姐的房間,她本來對他有意思,想到他跟姐姐關著門在麵做活的體育運動,不禁頗有醋意,於是更加頻密地敲門,催促道:“姐,開門嘛,小兵在麵嗎?”

“不在”謝月雯好不容易將地上的衣服全拾起來了。

於是,把王小兵的衣服藏了起來。

等到她自己穿好衣服之後,便緩步走到門後,打開了房門。

謝月美迫不急待地湧了進來,掃視一圈,見房內隻有姐姐一人,但見她俏臉紅暈亂舞,秀發淩亂而濡`濕,感到很好奇,問道:“姐,你的臉怎麼那麼紅呢?”

“哈?哦,可能是蓋著被子睡覺的原因。”謝月雯訕訕道。

“小兵呢?”謝月美說著,又掃視一圈。

“他說出去買包煙,很會回來的。”在王小兵上廁所的時候,謝月雯隱約知道他出了自己的房間。

當時,由於她的神智還處於極度的興奮之中,沒有完全清醒,並不知他出了房間之後到哪去了,不過,好像聽到水聲,接著,便聽到妹妹的聲音,那間,她記起自己裸體躺在床上,而且,地上還散落著兩人的衣服。

隻是一秒鍾之內,她便清醒過來。

於是,先把房門關上了,再半蹲下來拾地上的衣服。

如今,她也隻是猜測著說他出去買香煙了,她的房間正對著廁所的門,當她無意望向那邊時,忽然見到王小兵的臉麵在廁所的門縫閃現,立刻知道他在那了。

“他是來給我治病的嗎?”謝月美踱到了床前,問道。

“應該是吧,等他回來才知道。”謝月雯佯裝不清楚,瞥見自己的床單明顯很淩亂,又有點濕的痕跡,暗忖之前應該將濕的地方蓋住才好。

這時,謝月美也見到了床單上的濕痕。

“姐,你睡覺出冷汗嗎?”她伸手摸了摸床單濕處,粘粘的,問道。

“哦,是啊,發了個惡夢,出了不少冷汗,要洗床單才行。”謝月雯也連忙隨機應變道。

“那我下去等他。”謝月美雖懷疑,但沒見他的身影,隻好作罷,道。

“他回來之後,我也會下去的。”謝月雯道。

幸好,謝月美出了房間之下,便直接下了樓梯,在客廳等王小兵了。

謝月雯連忙將他的衣服拿到廁所,讓他穿上,兩人相視一笑,他還在她的紅唇上輕吻了一下,隨即,耳語道:“你先去引開你妹妹與你媽,讓我出去。”

“好。”她同意道。

他輕輕地拍了拍她的美`臀,示意她開始行動。

下了樓之後,謝月雯知道媽媽在廚房洗菜,殺雞,做備做一頓豐盛的午飯來接待王小兵。

“妹,來,我跟你說個事。”謝月雯招手道。

“什麼事?”謝月美不知是計。

於是,跟著姐姐的腳後跟走進了廚房,便問道。

“沒什麼,就是小兵來幫你治病,又不收我們的錢,我看,要不要封一個紅包給他呢?”謝月雯擋在廚房門口,建議道。

“這個是應該要給他。”何芳正在洗菜心,道。

……

……

而在二樓的王小兵聽著她們母女三人在廚房談話,便悄悄下了樓。

隨後,連忙躡手躡腳穿過了客廳,掠出了大門,走到小院子,心那份緊張才鬆弛下來,暗忖差點要窘死了。

如果被謝月美見到自己光著身子,那確實不好意思。

他在小院外麵兜了一圈,便走進來,到了客廳之後,佯裝問道:“有人在嗎?”

謝月美歡喜之極,立刻從廚房旋風般飄了出來,見到容光煥發的王小兵正立在客廳,粲然笑道:“小兵!好久不見。”

“哈哈,所以來看看你。”他目光在她曼妙的身子逡巡一回,笑道。

“你來多久了?”謝月美問道。

“才剛來,聽說你們去買菜了,我就出去買煙了。”他褲袋那包好日子香煙確實是新拆包裝不久的,才抽了兩支,也算是新的。

“我們盼著你來呢,我姐早上打電話給你,聽說你要來,我就跟媽立刻去買菜,買了很多菜,晚上也要在這吃晚飯哦。坐吧,我泡茶給你喝。”謝月美對王小兵頗有好感,熱情招呼道。

“我自己來就行。”他瞥了一眼身旁的謝月雯,與她相視一笑。

……

三人言談甚歡。

何芳也出來應酬了一會,便重新進入廚房忙去了。

喝了茶之後,王小兵道:“來吧,現在有空,我發功給你治一治病。”

於是,謝月美盤膝坐在椅子上,與王小兵相對,也像上次那樣,伸出雙掌,與他的兩掌印在一起。

謝月雯在一旁觀看。

轉眼間,王小兵便以眼觀鼻,以鼻觀心,內視起來,達到了無我的境界。

隨即,便用意念喚出了居住在自己氣海的初級三昧真火,那間,無數縷細小的熱流從經脈中湧到手心。

下一秒,便由掌心湧進謝月美的經脈。

當初級三昧真火進入她的經脈之後,兩人便好像連結在一起了,畢竟,三昧真火與他是脈脈相通的。

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體內的溫度。

謝月雯見到王小兵掌心散發出絢麗的光華,不禁萬分敬仰,對他愛意又加深了幾分。

不消數秒,他的初級三昧真火便遊走到了謝月美的胸前,在那盤旋了一會,又沿著經脈下移到她的小腹下麵,在那也遊玩了一會,但在經脈,不像在外麵看到的那麼迷人,畢竟從麵看,那隻有血肉與筋骨,但也頗為有趣。

特別是當他的三昧真火在她的小腹下麵遊移不定時,謝月美也感到一陣陣的酥軟彌漫開來,心旌蕩漾。

這種結合,雖沒肉體結合的興奮那麼強,但也頗美妙。

畢竟,初級三昧真火相當於他的靈魂,進入她的體內之後,便仿佛與她的靈魂結合在一起了,營造出來的那份感,淡而不雜,妙而不膩,別有一番情趣。

當然,在感受與她結合的美妙之中,也幫她清除經脈的雜質。

花了半個鍾,才將她四肢百骸的濕氣清除得七七八八了,隨即,便驅動初級三昧真火向她的腦袋進軍。

第一次幫她治病時,他發現謝月美的腦袋確實有風,這或許也是造成她頭痛的重要原因之一,當時,沒能完全將風驅除,他估計,至少要分成三四次才有可能成功。

此時,他小心翼翼地指揮著初級三昧真火,在她的腦袋“燒”風。

因為他的初級三昧真火遇到風,便要將之包裹住,然後下移到她的脖子處,再由皮膚的毛孔滲出去,將風趕走。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一吊級三昧真火燒到了她的腦細胞,那就會使她出大問題,這也是他極為顧忌之處,如果自己一不小心把她弄成了植物人,那就後悔莫及了。

又過了半個鍾頭之後,他便收回了三昧真火。

當初級三昧真火從謝月美的身子退出之後,兩人便好像分開了一樣,不再連接在一起了。

不是他完全治好了她的頭痛病,而是他消耗了大量的精力,需要休息,畢竟,遙控初級三昧真火,其實是一件很耗神的事情,在疲勞之後,他不敢再在她腦袋進行發功,不然,很容易出事故。

“今天就到這吧。”他汗流浹背道。

“好!謝謝你!”謝月美被他用初級三昧真火清除了體內的雜質之後,感覺整個人精神了好多。

“來,小兵,我幫你擦拭一下臉上的汗水。”謝月雯早已拿來了一條幹淨的白毛巾,十分溫柔地幫他擦汗,那動作,就像妻子關懷丈夫所做的一樣。

謝月美也連忙去拿了一條有卡通圖案的毛巾,不甘示弱地幫他擦汗。

兩姐妹擦完他臉麵的汗,又擦他的脖子,隨後,先是謝月雯掀起他的上衣,幫他擦拭背脊的汗水,因為她已是他的人,並沒有害羞可言。

謝月美就不同了。

她沒有與他做過活的體育運動,便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見姐姐那麼鎮定地擦拭著,暗忖他為自己治病才弄出一身汗的,於是,也咬著紅潤的下唇,幫他擦拭起來。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他倒有點不好意思。

“別客氣”謝月雯笑道。

“小兵,這是應該的,你幫我治病,我幫你擦身子……”謝月美是一時嘴,才說了出來。

忽然之間,她說到“幫你擦身子”時,便感到有三分害羞,畢竟,這種舉動太過親昵了,明顯極為接近情侶的關係了,於是,她連忙住嘴,俏臉卻悄悄地浮上了一片紅暈,頗為迷人。

他轉頭瞥了她一眼,笑道:“還是等我自己來吧。”

“妹,讓我來就行了。”謝月雯將幫他擦身子這種事看成是自己份內的事情。

“不,這是我應該做的,別跟我搶。”謝月美雖還是感到羞澀,但橫下心來,決心要用心幫他擦拭身上的汗水。

被兩美人服侍,他感到頗為滿意。

她們溫柔的指端觸摸到他的肌膚時,他便會打一個小小的激靈。

既然她們執著要給自己擦拭汗水,他也不拒絕,反正這是她們的一片好意,不須太客氣。他暗忖要是她們在床上跟自己一起做做活的體育運動,那就更為美妙了。

正在意`淫間,卻聽到有人在小院子喊道:“何芳!”

聞言,謝月美與謝月雯連忙停止了擦汗工作,朝門外瞧去,見是同村的張大伯,便朝廚房喚道:“媽,張大伯找您。”

“哦,來了。”何芳係著圍裙從廚房走出來。

“何芳,不好了,你老公出事了。”張大伯開門見山道。

聞言,在場眾人心一沉。

何芳臉上更是陡地現出幾分驚慌,問道:“我老公出了什麼事呢?告訴我。”

“聽說是在下班之後,他急著趕回家,在路上與一個同樣是騎摩托的青年撞了車,那青年應該是黑社會的,還搭著兩個青年,現在正在打你老公,要你老公賠一千塊。”張大伯道。

“那怎麼辦好呢?”何芳不知所措道。

謝月美與謝月雯也現出驚惶之色,也跟她們媽媽一樣,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王小兵分了一支好日子香煙給張大伯,自己點燃一支,吸了一口,鎮定道:“別急,等我去看看。我幫你們擺平。”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3 10:04:52  .exectimeㄩ0.12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