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20章 美人笑了


張芷姍聽了,訝道:“發生了什麼事呢?”

如果把全天雄那件事告訴她,那多半會嚇著她的,於是,他笑道:“為了一點打架的事,沒什麼。”

“那也很正常,她是警察,而你又在黑道上混。你跟她說認識我嗎?”她摟緊他的豹腰,用臉頰輕輕地磨蹭他的後頸,嬌聲道。

“哈哈,沒機會說出來啊。”他笑道。

“那待會見了她,怎麼說好呢?”她也感覺到有點難為情。

畢竟,她猜測朱馨文已知道了王小兵的身份,這樣一來,如果自己說他是自己的男朋友,那會不會受到朱馨文的白眼?

不過,假如說是普通朋友,她又不甘心,覺得說出了口,以後就更沒有勇氣在朱馨文麵前說他是自己的男朋友了。是以,她一時之間有點不知所措,委決不下,當真是左右為難。

王小兵倒無所謂,道:“隨你。”

他不勉強她。

畢竟,硬要她說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借此來接近與朱馨文的關係,他覺得沒有必要。

如果不是出自她的真心,那肯定會使她心感到難受,與其使她不樂,倒不如順她的意思,那樣會更好些,至少會讓她舒服一點。

“我決定了,說你是我的男朋友。”她堅定道。

“我感到幸福。”他由衷道。

“咯咯,不知我表姐聽了之後會不會驚訝萬分呢。”她自嘲笑道。

“估計會,她好像對我有點偏見,待會見了我,不知會不會轉頭就走。或者,她以為我是個搭客的摩的。”他苦笑道。

談笑間,便已到了星記大排檔。

晚上八點之後,大排檔的生意都是比較火爆的。

此時,星記大排檔便是人滿為患,三五食客成群坐在一起,海闊天空地談天說地。

王小兵停好摩托,想上個廁所,便自去找廁所小解了,等他回來時,發現張芷姍已和朱馨文坐在一張桌子旁,於是便走過去。

同時,他打量著朱馨文。

她穿著一套休閑服裝,比白天多了一分亮麗,少了一分莊嚴。

兩美人坐在一起,成為一道引人注目的風景,周圍?周圍的食客都有意無意地看向這邊,一睹美人的風情。

朱馨文也見到王小兵朝她走過去。

她可能還不知王小兵與張芷姍是一起來的,還道他也隻是在這吃夜宵而已。

當王小兵走到兩女旁邊時,朱馨文暗忖他是不是想來表達一下白天時的不滿,便冷道:“你來這幹什麼?”

“呃,我……”王小兵有點尷尬。

“表姐,他是我……”張芷姍也有些訕訕道。

“你的朋友?”朱馨文掃視一眼,見張芷姍那忸怩的神情,不禁狐疑起來。

“表姐,他,呃,剛才忘了跟你說,我們是一起過來的,他先去上廁所,這會才來,他是我男朋友。”張芷姍的話音呈坡狀下降,說到最後幾個字,便幾不可聞了。

加上大排檔很嘈雜,朱馨文一時未聽清楚。

“你說什麼?”她重新問了一遍。

“他是我男朋友。”張芷姍似乎鼓足了平生的勇氣,才稍微提高了一分貝。

這回,朱馨文終於聽清楚了,露出訝然的神色,瞟了一眼王小兵,道:“他是你男朋友?誒,他好像是個高中生啊。”

王小兵坐下來,道:“高中生不能談戀愛嗎?”

“高中生應該讀書,不能談戀愛。像你,不但是高中生,還是黑社會成員。”朱馨文針鋒相對道。

“你對我有偏見,其實,我不算黑社會的成員,或者說我認識黑社會的人。至於高中生不能談戀愛這一點,我不敢苟同你的看法。你的思想比較保守,現在不要說高中生,就是小學生都有談戀愛的。”王小兵滔滔不絕道。

論到狡辯,他頗有幾分能耐。

朱馨文也愣了愣,明顯沒有想到他會對話如流。

半晌,才道:“好了,我不跟你爭辯這些東西。總之,高中生談戀愛就不好,還有,你其實就是黑社會成員。”

“文姐,那你給黑社會的定義是什麼?”他悄悄地稱呼朱馨文為“文姐”,就是有意跟她拉近些關係,如果她不反對這樣叫她,那就說明她心沒有完全反感自己,不然,她是會製止的。

果然,她沒有反對他的親昵稱呼。

“黑社會就是以實施某些犯罪為目的而形成的結夥、幫派、集團或組織。”朱馨文背書似的說道。

“既然是這樣,那文姐你說我是黑社會成員,那有沒有證據證明我結夥犯罪或者組成幫派去幹什麼壞事?”王小兵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聞言,朱馨文又愣住了。

她是初來乍到,對於這的一切還沒熟悉。

當然,她在調來這之前,也做了功課,把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方圓十數內的黑社會重點人物都了解了一下。她也是看到材料,才知道王小兵這個人物的。

可是,她也不完全了解王小兵。

隻因材料上寫著王小兵也是個黑社會頭目,她便相信了。

如今,被他這麼一問,她想不出他犯過什麼罪,既沒有盜竊,也沒有勒索,更沒有放高利貸。如此一來,那他犯了什麼罪呢?說他是黑社會,那總要犯些罪吧,但她也拿不出證據。

於是,她有點詞窮道:“你經常打架。”

“文姐,這一點,我同意你的說法。其實,我真沒做過什麼壞事。”他笑道。

瞧著他那陽光而燦爛的笑容,朱馨文也受到了感染,對他的觀感改善了些許,道:“你做沒做過壞事,我還不太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你是黑社會成員。”

“文姐,那你是勉強把黑社會加在我頭上啊。”他拿起茶壺,幫兩美人斟了一杯茶水。

“不是勉強,我們內部認為你是黑社會成員。”她如是道。

“好吧,我同意你的看法。”他給台階她下,不然,要真是與她辯下去,她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好了,你們都顧著聊天,我們是來吃宵夜的,點點菜吧,我都有點餓了,表姐,你要吃什麼,盡管點好了,他請客,不用客氣的。”張芷姍聽兩人說話雖有點火藥味,但還可接受,心頗為欣慰。

起先,她也惴惴不安。

因為她感覺表姐可能會跟王小兵當場鬧翻,那就沒意思了。

等到王小兵剛出現之際,朱馨文的言行果然對他有偏見,或者說是兩人立場不同,她主觀對他沒有好感,這就使張芷姍心非常緊張。

當兩人鬥起嘴來之後,她就更加彷徨了。

直到聽兩人的話語之中漸漸地現出一絲的和睦氣氛,她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我吃個炒河粉就行了。我可有言在先,雖是你們請客,但我不會因吃了這頓夜宵而幫你們做我不想做的事。”朱馨文微抿一口茶,道。

她的話明顯是說給王小兵聽的。

“哈哈,文姐,姍姍說你是個非常熱愛工作的人,並且是一位很有紀律的人,現在看來,一點也不假。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王小兵不說她是“工作狂”,借機溜須拍馬了一回。

“別油腔滑調的,我不喜歡。”雖是這麼說,但朱馨文那如點漆般清晰而有神的美眸卻掠過一抹稍縱即逝的歡喜之色。

這一點,被王小兵盡收眼底。

這世間,問什麼最受人喜歡,那當然就是拍馬屁了。

縱使像朱馨文這種民警,在思想上對黑社會是頗為反感的,但也並不討厭黑社會成員的奉承之話。

隨即,三人開始點菜。

點好菜,朱馨文道:“我老實說吧,王小兵,你是比較危險的。”

“文姐,這話怎麼說?願聽其詳。”他感覺對方對自己的看法有了改善,心不禁喜滋滋的。

“主要是你的身份。”朱馨文淡淡道。

“我們都是這麼熟的人了,就跟你說實話,我真的沒有做過什麼壞事。”他又連忙幫兩美人斟了一杯茶水。

“你這話不中聽,凡是做壞事的人,都不會承認自己做壞事,你有看過哪一個罪犯願意隨便招認自己的罪行?”朱馨文年紀雖不老,但在公`安機關摸爬滾打了幾年,對於惡人是有一定了解的。

王小兵笑而不語。

喝了一口茶,潤潤喉,才道:“我的為人,姍姍比較清楚。”

“表姐,小兵是個好人。他不是壞人。”張芷姍也想幫王小兵說幾句好話,現在好不容易找到插嘴的機會,連忙道。

“表妹,你的話也沒有說服力。”朱馨文武斷道。

“為什麼?”王小兵抽出一支香煙。

“誒,別抽煙,我們吸了二手煙不好。”朱馨文做了個“停止”的手勢,道。

王小兵把抽出來的那支香煙又塞進了煙盒,他知道,隻有順著她的意,才會博取她的好感,不然,就會加深她對自己的不好觀感。

“誒,表姐,我叫他別抽煙,他偏要抽,你叫他不抽,他居然不抽了,奇跡。”張芷姍微微吃醋道。

“呃,我的殺氣比較大吧。”朱馨文終於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是王小兵第一次見到她笑,真的很好看,能甜到人的心,是那種很純很美的笑。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08:25:02  .exectimeㄩ0.11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