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15章 美人眼中的王大俠


馬豔之前還道“天下第一刀”是說王小兵會使用長刀呢。

當聽到謝家化說王小兵的“天下第一刀”在褲襠,便明白是什麼了,因此,果然害羞起來。

不過,她也是個開朗的姑娘,很便平靜下來了,笑道:“誒,你們宿舍的人怎麼給他起這個外號呢?平時也沒人敢叫這個外號吧?”

“麻痹,哈哈,你知道他……”謝家化笑道。

不過,這回王小兵連忙大聲道:“師姐,別聽他亂說,他狗嘴吐不出象牙。”

“哈哈,師姐,他那好大的,如果你見到了,包嚇你一跳,一般人的都不可能有那麼大的。”謝家化興致勃勃地說道。

馬豔終究是女孩子,說這方麵,自然臉紅。

是以,便也岔開話題道:“誒,還是別說了,小兵害羞了,再說下去,他要哭了。”

“哈哈,師姐,我沒有臉紅啊,倒是你臉紅了。你臉紅的時候更美。”他泡妞泡慣了,說著說著,便會說好話,不過,她那霞燒雙頰確實很美,並非他溜須拍馬之言。

“嗨,我哪臉紅了呢”馬豔狡辯道。

“師姐,小兵說的沒錯,我可以作證,你真是臉紅了。”謝家化一本正經道。

“誒,不跟你們說這些了,你們太無厘頭了,現在到我家去還是到哪去?”馬豔俏臉越來越紅了,估計已頗窘,連忙轉移話題道。

“也不早了,我們該回學校了,明天再來吧。”王小兵知道到她家去也沒什麼用,道。

“那明天見。”馬豔揮了揮手,便騎著女裝摩托自回家去了。

自此,王小兵與謝家化便是武館的一員。

第二天,兩人又請了一天假到武館去,王小兵也兌現了承諾,打掃了武館的衛生,程萬也不好意思再搞什麼把戲,暫時平靜下來了。

晚上回學校的時候,帶了一個木人樁回來,是向馬雲天借的,就是要更加勤奮地練木人樁。爭取練出一身真正的好本事,那就不再怕一般人的挑戰,不然,但凡有個練過武的來找自己切磋一下,都要擔心一番,這皆因實力不足所致。

果然,有朱誌雄介紹,馬雲天倒更加悉心傳授技藝給王小兵。

下了課,還額外指點一下他。

詠春拳,華夏國拳術中南拳之一。其起源有三種說法:一說是福建永春縣嚴三娘創造;一說是由少林和尚至善從福建帶到廣州光孝寺;另一說是方永春創造。

該拳是以其中線等理論內容為基礎而頗有特色的拳術,其套路主要包括小念頭、尋橋和指標。

而馬雲天授課的內容以梁挺創立的《梁挺詠春》為主。

學員每人都分發一本拳譜。

王小兵回到東興中學,剛是上第一節晚修的時候。

本來,他想去上晚修的,但因為請了假,加上又想在宿舍好好研究一下拳譜,才沒有去。謝家化跟他一樣,都窩在宿舍,抱著拳譜來看。

詠春拳的步法有鉤、針、彈、踢。

而腳法則有寸、拐、撩、殺、踩。

看拳譜很抽象,想要將拳譜的招式融會貫通,並非一朝一夕之事。

“麻痹,看到老子頭都大了,小兵,等你學會,再指點我吧。”謝家化向來對文字不感興趣,看書對他來說,就是一種折磨。

“我好像懂,又好像不懂,還得多向師父請教才行。這種似懂非懂的情況最要不得,還是先來練練木人樁,把木人樁練好了,反應自然就了。”王小兵看了一會,也感到有點頭昏,畢竟,想一口吃成個胖子,確實不可能。

就在這時,他的大哥大響了。

接通之後,原來是洪東妹打電話給他,問他晚上下了晚修之後有沒有空,說要跟他說個事。

王小兵說現在就可以過去找她,於是,掛了電話,便出了宿舍,到車棚取了車,騎著摩托跑車便到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去找她。

不久,便到了那。

洪東妹在房間接待他,斟了一杯葡萄酒,兩人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相擁坐在沙發上,情意綿綿。

隨後,她向他索要了女人福利,他也不吝嗇,使出渾身解數,從小客廳開始幹起,一會幹到廚房,一會幹到廁所,最後幹到了床上,他一連獻給她六次**,使她身子軟成一團棉花。

至此,她才滿足道:“啊,小兵,到此為止吧。”

“老婆,再給你一次**。”他繼續大動。

等把第七次**送給她之後,兩人才結束了激情大戰,緊緊地抱在一起,感受彼此的脈搏跳動。

床上的床單都濕漉漉了。

於是,換好床單,洗了一個鴛鴦浴之後,兩人相擁躺在床上你儂我儂。

“小兵,你越來越強大了,看來以後要叫桂文娟一起來服侍你才行,我都頂不住你的進攻了。”洪東妹窩在他的懷,柔情道。

“老婆,多謝你的關懷。”他笑道。

“你老實告訴我,我想林帶喜也跟你幹過,對不?”她問道。

“是。”他輕撫她紅潮飛舞的俏臉,吻了一下她花瓣般的紅唇,想了想,覺得還是如實說比較好,畢竟日後她也會知道。

“那你能滿足我們三個嗎?”她微微吃醋道。

“哈哈,能!”他豪氣道。

其實,他想說“不說三個,就是十個我也可以”這句話,但估計她聽了會有醋意,便忍住了。

她也知道他非常強大,自己被他侍弄得下麵要裂開似的,還遠遠滿足不了他,是以,他有多幾個情人,她也不太在乎了,她唯一在乎的就是他要對她好。

兩人又小小地纏綿了一會,他問道:“不是說有事要說嗎?”

“是啊,麻煩事。”她輕聲道。

他輕撫她滑膩的脊背,等待她自己說下去。

“朱由略已調走了,現在調了一個新的所長來。”洪東妹歎了一口氣,道。

新的地方治安官來了,她又要重新去結識,如果結識不了,那地下賭場就基本不用開了,遲早會被端掉。就是夜城卡拉ok廳也有些危險。

“新的所長已就職了?”王小兵愣了愣,道。

“是,今天已來了。”她道。

“哦,那就好,終於來了。”他倒有點興奮。

她聽不明白,好奇道:“聽你這樣說,好像你認識新所長一樣,是個女的,你不會跟她也有一腿吧?”

王小兵笑而不語。

如今,但凡跟哪個女人打交道,情人們都會覺得他跟那個女人有肌膚之親。

這都是由於他經常泡妞,而且情人頗多,也難怪洪東妹會這樣問,她自己都被他征服了,一個派出所所長被他征服,那也極有可能。

“不會真是吧?”洪東妹輕扭著身子,道。

“沒有啦。”他笑道。

這種事,不用多解釋,簡單回答就可,她信的話,自然會信,不信,解釋再多也不會相信。

洪東妹微笑道:“要是你跟她也睡了,那就真的利害。”

“哈哈,世事無絕對。”他戲謔道。

“嗯,不準你泡那麼多妞,你現在都有不少情人,還要泡嗎?”她微微吃醋道。

“順其自然,如果她要投懷送抱,那就接受,哈哈。”他沒法向她解釋男人其實對美人的數目其實是無止境的,越多越好。

譬如古代的皇帝,以他的能力,根本侍弄不了那麼多女人,但還是要三宮六院,極有可能絕大部分隻是睡過一晚而已,從此以後便打入冷宮,再也不再臨幸了。但他就是喜歡擁有那麼多妃子。

“那就靠你去結識她了。”洪東妹用酥胸輕磨他的胸膛。

“我盡量吧。老婆,我還要。”他又來了性趣,分開她兩腿,隻一頂,便又進入了她的體內,隨即小動起來。

“啊,老公,我教你跳交際舞吧。啊,很就要去參加太子的生日派對了,用幾天學一學,到時我倆就在那跳一曲。”她摟著他的脖子,膩聲道。

“好。”他抱她起來。

於是,兩人裸著身子下了床,他抱她走出客廳。

洪東妹打開音響,播放旋律優美的曲子,然後與他偏偏起舞。兩人一絲不掛,在客廳忘情地跳著交際舞。兩人跳的是華爾茲。

起先,王小兵老是跟不上腳步,不時踩在她的腳掌上。

過了半個鍾之後,他終於摸到了一點路數,於是,跳慢一點,也有模有樣了。畢竟,年輕人學東西就是比較容易上手。

跳了大半個鍾的華爾茲之後,兩人的體溫降下來了,感到有點涼,於是,他連忙抱她上床,相擁在一起,又卿卿我我起來,激吻了十數分鍾,他才將加入了武館的事告訴了她。

聞言,她微嗔道:“怎麼不早告訴我呢?”

“老婆,你也挺忙的,我感覺自己能解決,所以沒有告訴你。”他輕揉她雙峰,道。

“嗯,要是你出事了,叫我怎麼辦呢,你真狠心。以後發生這種事,要告訴我,知道嗎,我會幫你想辦法,不會讓你獨自去麵對危險,我倆同甘共苦。”她輕輕地愛撫他寬闊的脊背,道。

“好。”他心暖洋洋的。

有人關心真好。

“那你打算真的跟那個梁國興切磋?”她問道。

“如果不去,那倒說我沒信用,說我膽小了,何況,估計沒那麼容易擺平。”這件事,他也想過許多遍。

“要是你被打傷了,那我會心痛的。不如等我代你出戰,怎麼樣?”她不是胡說的,而是真的想幫他,不是她比他強多少,而是她太過關心他。

“你受傷,我會更心痛。”他緊緊摟住她。

兩人心靈都連結在一起了。

彼此都感動了一會,她才道:“照你這樣說,龍非那妮子的來曆非常可疑。”

“我也是這樣想。你說她會不會是三個老家夥那邊的人?我有種感覺,她是他們派來的。”王小兵把自己的想法道出來。

“也有可能。”洪東妹同意道。

“如果真的是的話,那就直接跟她攤牌算了。就怕不是。”他如是道。

“還是先別管她,保持這種狀態,如果她不進一步行動,就暫時不要動她,她也極有可能不是三個老家夥的人。我們現在還是先對付了三個老家夥再說。但願新來的派出所所長跟他們不認識,不然,對我們不利。”洪東妹深謀遠慮道。

這種做法是王小兵一貫用的。

此時,在還沒有解決三個老古董的時候,確實不宜揭穿龍非,以免惹來更強的勢力。

兩人輕聲軟語地聊著,特別有情意,漸漸地,夜深了,兩人也困了,於是,便自然地入睡了,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多。

王小兵的生物鍾使他醒來。

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就是休息日了。

他回到東興中學,在飯堂吃了早餐,便回教室上課。

本來,班沒有人知道他到縣城去加入武館的,但謝家化忍不住說了出來,使班的人都知道了。董莉莉與蕭婷婷見王小兵來了,都問道:“王大俠,近來學會了什麼神功?”

起先,他還不知她們為什麼這樣問。

於是,笑道:“哈哈,當然是降龍十八掌了。”

“切,人家說隻有詠春拳,沒有降龍十八掌呢。”董莉莉撇撇嘴,伸出一根如玉的食指,晃了晃,笑道。

“耶,你們怎麼知道的?”王小兵訝道。

“咯咯,黑牛早就告訴我們了。還以為別人不知道呢”董莉莉道出了實情。

“小兵,那你學到了詠春拳沒有,打幾招給我們看看吧,讓我看看你的武功怎麼樣。”蕭婷婷嫵媚笑道。

兩美人自從那天晚上一起服侍了他之後,有幾天不怎麼說話,後來,漸漸地就消除了隔膜,恢複了以前的好朋友關係,現在,相互之間,不再競爭,畢竟都是他的人了,也就更和諧了。

“哈哈,還沒學會。”他笑道。

本來,他要謝家化別在班說的,想不到還是發生了。

其實,他不是怕同學知道,而是怕傳到班主任的耳朵,那又要找自己去談話,那倒沒什麼意思。

果然,害怕什麼就來什麼。

在上早讀的時候,蘇惠芳就找他與謝家化到老師課間休息室。

“你們兩個,一個說村委有事,一個說家有事,總是要請假,原來是到縣城去學武,你們到底是想讀書呢還是想學武?”蘇惠芳明顯有些生氣,但她不是潑辣的人,任由怎麼生氣,如點漆般的美眸還是那麼溫柔。

王小兵知道說真話最容易得到諒解。

於是,便把自己與梁國興約戰的事說了,自己會去學武,也正由於此。

聞言,蘇惠芳倒替他著急起來,俏臉上唯一的那抹慍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關切之情,道:“那怎麼辦好呢?你學一個月能打敗他嗎?你會不會受傷呢?”

“拳腳無眼,有可能受傷。”王小兵道。

“那不去不行嗎?”她道。

“應該不行。這是關於一個男人口齒的問題。”他如是道。

“哦,我想起來了,姚老師也會功夫的,不如請她指點你,怎麼樣?”蘇惠芳此時轉為替他出謀劃策了,根本不批評他了,畢竟她特別關心他,不想他出事。

其實,姚舒曼的身手隻能算一般。

是以,要她來指點王小兵,那就比較勉強了,但蘇惠芳不知道這一點。

王小兵笑道:“老師,那個梁國興的身手可能比姚老師要強,聽說他在比賽中得過第二名的。”

“那你不是很危險?”蘇惠芳越來越替他擔心了。

“有一點吧。”看著她美眸流露出來的擔憂之色,他倒不好意思,“應該不會有大事的,至多受點傷而已。”

“看你,受傷好像就是吃頓便飯那樣。你要知道,受傷有可能是受重傷,那可是要住院的,而且,人受了傷就會大傷元氣,體質都沒那麼好。”蘇惠芳隻想看著他平平安安的,永遠不要出事。

“應該不會受傷。”王小兵安慰道。

本來,蘇惠芳是叫王小兵與謝家化來老師休息室,教訓一頓他們的。

不料,如今,她倒要王小兵來開導了。她想了想,道:“那你們以後周六周日去不就行了?平時最好不要請假,就到期末考了,抓緊時間複習吧。”

“好,我們知道了。”王小兵道。

隨後,兩人回到班。

董莉莉轉過身悄聲問道:“到什麼程度了?”她的意思是:被班主任怎麼樣批評了?

“被狠狠教訓了一頓。”王小兵笑道。

“誒,還好沒記你們小過呢,你們老是請假。班主任已經手下留情了。”董莉莉道。

“小兵,要期末考了,我們還要輔導你,但你又這麼忙,我們都輔導不了你,你說怎麼辦呢?”蕭婷婷拿著二個筆記簿,道。

“謝謝你們關心。近來真的很忙。”王小兵想好好學習,但瑣事纏身,分不開身。

“喏,這兩個本子有不少學習要點與重點,是我抄下來的,還有一些課堂筆記,你把麵的內容都掌握的話,考試應該可以過關了。”蕭婷婷把本子遞給他。

王小兵接了。

隨即,翻開一看,見麵密密麻麻的小字,暗道不妙。

不過,還是笑道:“好,我盡量看。就是有點多,要是隻有一頁就好了。”

“咯咯,這還算少了呢,我準備再抄兩個本子給你,都是文科的學習要點與重點,你到時背熟就行了。”蕭婷婷將耳旁的一綹秀發撩到耳後根,柔聲道。

“哈?哦,不用,有兩個本子就行了。”王小兵大驚,連忙道。

“我也抄兩個本子給你吧。”董莉莉不甘落後道。

“那樣要花費你們很多時間的,會影響你們學習的,等我自己來抄就行了。你們自己好好學習,如果你們平均分能考到八十分,我就獎賞你們每人五百塊。”他連連搖手道。

就手中那兩個本子,他都消化不完。

“咯咯,我們都是利用課餘時間來抄的,沒事。”兩美人堅持要做。

“課餘時間也是時間啊,你們多一點時間複習,那就更有機會考出好成績,如果平均分在九十分,我就獎賞你們一千塊。”他大方道。

“咯咯,如果平均分隻有七十分呢?”董莉莉歡喜道。

“那就獎三百塊。”王小兵道。

“那我跟婷婷拿定了。你肯定要出六百塊。”董莉莉信心滿滿道。

“沒問題,黑牛作證,不過,防止我忘記,你們得提醒我。”給錢自己的老婆,那還是自己的財產。

兩美女喜之不盡。

謝家化插嘴道:“麻痹,小兵,老子要是平均分在三十分以上,有沒有獎賞啊?”

“哈哈,當然有啦。如果你考到平均分在三十分以上,肯定也會獎賞你。這個你放心好了。”王小兵笑道。

“那獎多少錢?”謝家化興奮道。

“很多錢。一張百萬大鈔。”王小兵神秘兮兮道。

“麻痹,哪有這麼大的鈔票啊,亂說。”謝家化雖是憨厚之人,但也知道華夏國麵值最大的鈔票是百元。

“哈哈,我說的是冥鈔啊。”王小兵笑道。

“咯咯,不如這樣,如果黑牛平均分考到六十分,就獎五十塊給他。”董莉莉建議道。

王小兵大笑。

“你笑什麼嘛?”蕭婷婷問道。

“黑牛要是平均分能考六十分,那就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王小兵最了解謝家化了。

“麻痹,等老子好好發揮抄卷子的能力,考個平均九十分給你們看看。”謝家化一副死豬不怕滾水湯的樣子,咧嘴笑道。

“九十分?那隻好問老師要答案了。”董莉莉笑道。

說笑間,便已打了上課鈴。

轉眼間,便到了中午放學的時候。

可能是蘇惠芳去找姚舒曼,跟她說了王小兵的情況。等到中午吃完午飯之後,兩美人一起來宿舍王小兵,三人在校園漫步,聊著早上那個話題。

“如果我表伯肯收你為徒,那就好了。”姚舒曼歎氣道。

“王老師不會隨便收徒的。我也不敢去找他了。”王小兵知道姚舒曼想幫自己,安慰道。

“舒曼,你不是也會功夫嗎,可不可以指點王小兵呢?”蘇惠芳還是不死心,想要助他一臂之力,可是她自己又不懂這玩意。

“誒,我隻會些散打,對付一般的混混沒問題。”姚舒曼道。

三人討論了一會,沒有結果。

就在這時,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他接了。

電話是鐵手打過來的,應該是用公用電話打的,鐵手道:“小兵,你要小心,我聽到全天雄說要用新方法來對付你。”

“什麼新方法?”王小兵心一沉,問道。

“他沒有說。反正不會是好事,你自己小心就是了。”鐵手道。

“那謝了。我會小心的,再幫我打聽打聽,看他想玩什麼花樣,如果聽到了,就告訴我。”王小兵叮囑道。

“這個當然,好了,我掛機了。”鐵手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王小兵手拿著大哥大,神情有些凝重,他心冒起一股忿氣,暗忖不收拾全天雄都不行了,對方太過囂張了,好像自己天生就是被欺負的一樣,這樣下去,上帝也會發怒。

兩美人見他神色微沉,都猜測他遇到了麻煩事。

“怎麼了?”蘇惠芳關切道。

“沒事。”他道。

“還說沒事呢,看你的臉色就知道了。不妨說出來,我們幫你想想辦法。”姚舒曼言語道。

“真的沒有什麼。有個朋友說有人想教訓我,叫我自己小心。”他不想多說,畢竟,蘇惠芳與姚舒曼不是黑道的人,如果把這些事都告訴她們,倒讓她們心神不寧。他不想打亂她們平靜的生活。

兩美人也確實難以幫他。

“不如報警吧。”蘇惠芳建議道。

“好,我中午去一趟派出所,下午可能要請假才行。因為要配合派出所調查。”王小兵順便道。

“哦,要很長時間的嗎?”蘇惠芳道。

“可能要吧,又要去錄口供,又要帶他們去找人,還有很多事要做,應該要花些時間。”他胡謅道。

因為蘇惠芳與姚舒曼都不了解報案這方麵的事,聽了他那番大吹特吹的話,還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見他說得煞有介事,也就相信了。

“那你盡量趕回來上課吧。”蘇惠芳同意他的請假。

“行。”他笑道。

其實,他才不會去報警。

這種黑道的事情,報警也沒什麼用。

他請假,主要是想去找張芷姍,叫她介紹她表姐給自己認識而已。

中午,在宿舍練了半個小時的木人樁,隨後,便穿戴整齊,出了宿舍,到車棚取出摩托,騎著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路上,他在思考著怎麼收拾全天雄,給對方一個狠狠的教訓。

不然,自己都咽不下這口惡氣了。

對方要往死玩,那他就奉陪到底,絕對不會退縮。

反正都已跟三個老古董翻臉了,去教訓全天雄也不用再考慮要不要給麵子三個老古董。

他在想,用什麼方法收拾全天雄最好。

對於整人,他也頗有一套心得,那都是從洪東妹那學來的。

如今,他隻思索了一會,便找到了一條計策,不禁微有興奮,準備用教訓全天雄,教對方九死一生。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3 17:31:06  .exectimeㄩ0.16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