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613章 他的師姐


馬豔聽了,笑道:“我跟他真是師兄妹關係。”

“噢,那你們的門派叫什麼名字?”王小兵微怔了怔,暗忖自己遇到了隱形於社會的古代武林門派了?

“咯咯,也不是什麼門派啦,不要那樣說,隻是武館,我爸開的,然後呢,就收了不少徒弟,就這樣子囉,你聽過詠春拳武館嗎?”馬豔凝視王小兵的眼神頗為粘人,明顯情意濃濃的,不過,又有著三分嬌羞,更加迷人。

在一旁的程萬看了有點不是滋味。

於是假裝咳了兩聲,道:“師妹,別在這拉長拉短的了,我們回去吧。”

“誒,大師兄,我還沒有跟我的朋友道別呢,先別催嘛,等我道別完了,就會回去的啦爹地強悍,天才寶寶腹黑媽全文閱讀。”馬豔努了努紅唇,道。

程萬還想說什麼,但嘴唇動了動,沒有說出來。

隨即,他盯著王小兵。

而王小兵從程萬那不太友善的眼神,看出了一種嫉妒。

當聽到馬豔說“詠春拳武館”的時候,王小兵才忽然記起龍非跟自己說的馬雲天這個人,於是問道:“有一個叫馬雲天的武師,你認識嗎?”

“喂,你放尊重點!”程萬心有氣,忽然喝道。

“放什麼尊重?”王小兵冷道。

“大師兄,你別樣子呼喝我的朋友,好嗎?你怎麼這麼暴躁呢?”馬豔對程萬的行為表示不滿,幽幽道。

“師妹,你也聽到啦,他的話明顯有對師父的不尊敬,為了師父的名譽,我可不能坐視不理。”程萬立刻抬出大道理,振振有詞道。

“我沒有輕視的意思,我正想加入你們的武館。”王小兵如是道。

他這前沒想到馬豔會是馬雲天的女兒。

聞言,馬豔喜道:“真的?”

“是啊。可以加入你們的武館嗎?”王小兵瞟了一眼程萬,感覺對方會與自己唱反戲。

“當然可以啊,那什麼來報名呢?越越好,我們有好多人的,很熱鬧的。”馬豔頗為期待王小兵的加入,那股熱情勁兒,好像恨不得立刻拖他前去武館。

“明天吧。”王小兵又瞟了一眼程萬。

如果加入了武館,那就要叫程萬做師兄,如今,他感覺對方對自己有點不滿。

或者是因為馬豔的原因,馬豔對自己有好感,那是正常人都可以看出來的,但這不是王小兵的罪,程萬怪他,那頗為無理。

“歡迎你加入。”程萬道。

想不到對方居然也歡迎,倒有點出乎王小兵的意外。

“那好,明天我就到你們的武館去報名,是了,武館地址在哪?”王小兵搓著手,有點興奮道。

“在文化宮旁邊。”馬豔道。

“那我到時找到文化宮就可以找到武館了。”王小兵道。

“那你千萬別走錯了門哦,不然,會被人修理的。得看準是我們詠春拳武館才進。”馬豔提醒道。

王小兵不解。

“怎麼會走錯門呢?”他一頭霧水道。

“在我們旁邊不遠處,有一間跆拳道武館,如果你進入了他們的地方說報到,他們會當你是去踢館的,那就麻煩了。”馬豔笑道。

聞言,王小兵愣了愣。

他記起跟梁國興的約戰,想不到跆拳道協會就在那。

如果這樣,以後豈不是會撞見梁國興,之前,對方沒有見過自己在詠春拳武館出現過,如今要是見到,那肯定知道自己為了打贏他而去學拳,會不會被笑話?

想到這,王小兵想打退堂鼓曖昧特工。

可是,轉念又一想,技藝的東西,不去學又怎麼會呢?

是以,他放下了那份自負,決定先把技藝學到手再說,別人怎麼說就讓別人去說好了。

“那總有門牌吧?”王小兵笑道。

“當然有,我們的門口前掛著‘詠春拳’三個字。你到了那就知道了。”馬豔道。

“報名時要交點學費,一年一千塊。”程萬本來是不願意王小兵加入來的,因為見馬豔對王小兵那麼親熱,他有性醋,但想到王小兵進入了武館,那就是自己的師弟,以後反而可以使喚他,是以,也非常希望他加入來。

“這個明白。”王小兵點頭道。

“那明天我在武館那等你,不見不散。”馬豔與眾人告別,便回家去了。

程萬心酸溜溜的,他是第一個加入詠春拳武館的,所以是大師兄,後來,有了許多師弟,馬豔是他的師妹,兩人經常在一起,他便對她產生了情意。

不過,馬豔對他的情感好像不是情侶的那種,而是兄妹的居多。

因此,程萬很痛苦。

畢竟,愛上一個人,而又得不到對方的愛,那確實很難受。

平時,一有機會,程萬就會向馬豔暗示自己喜歡她,不是馬豔聽不明,而是她對他說不上有愛意,是以,經常裝糊塗,問非所答,敷衍過去。

這樣,兩人的關係就頗為美妙。

在眾師弟之中,都認為兩人是一對,就連程萬也這樣認為。

但是,在馬豔的眼中,她卻不覺得兩人是情侶,問題就在於,她也不澄清,別人愛怎麼想都不關她的事。畢竟,她對程萬也有好感,但不是情愛的那種好感。

程萬也知道自己並沒有得到馬豔的心。

是以,平時要是有男人接近馬豔,他都會吃醋,用那種不善的眼神瞪人。

如今,見馬豔對王小兵那麼熱情,程萬心翻江倒海一般,真想找王小兵切磋切磋,發泄一下心中的醋意。

王小兵也看出程萬對自己不善。

因此,他也有點矛盾。

他確實想去加入詠春拳武館,但想到要經常麵對程萬敵對的眼神,那也不是滋味。

可是,他與程萬沒有任何的恩怨,但偏偏就好像有點仇恨一樣,這都是愛情惹的禍,如果馬豔對他沒有好感,那程萬的態度肯定會不一樣。

但世事就是不會按個人意誌發生。

王小兵與韋春宜離開了“寶麗酒吧”之後,便到步行街去逛街。

想不到在那遇見了出來散步的張惠蘭夫妻倆,張惠蘭不認識韋春宜,見她勾肩搭背與王小兵相擁在一起,不禁微有醋意,想到自己兩姐妹都屬於他的了,如今又親眼見他多了一個情人,便不自在。

不過,想到他那麼強大,她頓時又看開了許多。

“蘭姐,你前兩天說要美容丸,我帶來了,本想待會就送到您家。”王小兵把用小瓶子裝著的美容丸遞給張惠蘭。

“多少錢呢?”張惠蘭笑道假妻真愛。

“不用錢,這是孝敬您的。”王小兵大方道。

“咯咯,那就謝了。你們搬到這來住了嗎?”張惠蘭想知道他是不是與韋春宜住在一起。

“沒有,今晚上來逛逛街。”王小兵醞釀著怎麼開口跟她說請她幫忙介紹自己認識朱誌雄,但一時又未想到如何說才合適。加上她的丈夫好像不太愛說話,有點自負的味道,背負著雙手,正在看街道過往的行人。他就更不好意思直接說了。

寒暄了幾句,便各自走開了。

不過,半個鍾頭之後,張惠蘭打電話給王小兵,說找他有事,約他出來。

王小兵送韋春宜回住所,並向她告辭,說先回去請假,明天中午再來找她,並去武館報名。韋春宜雖想要留他過夜,但也知道他還要上課,便同意了。

離開了韋春宜的家,已是晚上十點了。

他駕駛摩托趕到人民公園前門,在那見到了張惠蘭,於是,她便坐上他的摩托,出了縣城,到了郊區。兩人在郊區的一所旅館開了兩間房間,看似是各自入住一間房,實質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她便迫不急待地向他索要了女人福利。

半個鍾頭的激情大戰之後,她已軟成了一灘爛泥。

此時,王小兵輕撫她的身子,道:“蘭姐,我想請您幫個忙,可以嗎?”

“什麼忙呢?”她微微喘息道。

“您老公應該認識一個叫朱誌雄的人,我想請朱誌雄介紹我到詠春拳武館去學武。”他如是道。

“哦,你不是要上課嗎?怎麼還有時間到武館學武呢?其實,你直接到武館報名不行嗎?為什麼要找朱誌雄呢?”明顯,張惠蘭也認識朱誌雄。

於是,王小兵把原因說了出來。

其實也很簡單,直接去報名,那當然可以。

不過,卻難以學到真本領,畢竟,如果關係不夠硬,師父就不會輕易傳授真本領,學到的可能隻是皮毛而已。如果有朱誌雄介紹,那效果又不一樣了。

聽完他的理由之後,她想了想,同意介紹他認識朱誌雄。

“朱誌雄是幹什麼的?”他好奇道。

“他以前在工商局,是我老公的上司,後來,得罪了人,現在調到人大去了。”張惠蘭淡淡道。

“哦,怪不得他認識你老公。我想把我的健胃丸送給他吃,不如你幫我交給他,並幫我介紹一下藥丸的效果,然後再引見我們認識,怎麼樣?”他的老二在她的神秘山洞輕輕聳動,道。

“啊,好。”她嬌聲道。

於是,他又給了一次**她,作為報答,然後把一顆健胃丸交給她,讓她送給朱誌雄。

隨後,他先離開房間,找個理由退了房,便直接回東興中學了,回到學校,已是晚上十一多點了,正好找謝家化去吃夜宵,並且告訴他自己要去學武的事。謝家化也想去,便纏著他。

無奈,王小兵隻好同意了。

如果是以前,他還拿不出二千塊學費,如今,他有這個能力,也就無所謂了。

不過,王小兵寫請假條比較容易,而謝家化則沒正當的理由,畢竟,王小兵說村委有事要辦,所以名正言順可以請假終極炮灰。謝家化想請長期,找不到借口。最終,隻好盡量在周末的時候去,其他時間則少請假。

第二天,王小兵叫舍友將請假條帶到教室。

在學校飯堂吃了午飯,便與謝家化一起騎摩托到縣城去,他們是去武館報名。

到了縣城之後,他便先去韋春宜的家,果然,她已在家等著他了,見他帶了謝家化來,有點不解,在他解釋一番之後,才釋然。謝家化知道王小兵有不少情人,是以,見慣不怪。

下午一時,張惠蘭打了電話給王小兵,約他出來見麵。

王小兵便帶著謝家化趕到人民公園前門,見到了張惠蘭,她道:“誒,我中午拿去給朱誌雄老婆,朱誌雄也在那,當場吃了,然後說果然有效果,要我介紹你給他認識。走吧。”

“買些什麼禮物去好呢?”王小兵請教道。

“買幾斤水果就行了,你帶有健胃丸吧?”張惠蘭道。

“帶了幾顆。”王小兵道。

“那就行了,你的健胃丸就比什麼禮物都好。”說著,張惠蘭便騎著女裝摩托在前麵帶路。

十數分鍾之後,便到了朱誌雄的家。

朱誌雄是個胖子,皮笑肉不笑的,眼睛有點小,加上臉胖,就顯得更小,不過說話倒很洪亮,可能是經常開會講話練出來的。見到王小兵,他主動伸手來跟對方握手,又熱情招呼。

“你的健胃丸真好!”朱誌雄豎起大拇指道。

“如果你的胃病不是特別嚴重的那種,再吃幾顆,應該就會好起來了。我帶了幾顆給您。”王小兵把健胃丸拿出,遞給對方。

“那太好了!我這胃病已有很長時間了,一直未能根治,有時痛起來,使人十分不舒服,如果能治好,那真是人生一大喜事。一共多少錢呢?”朱誌雄已掏出了錢包,問道。

“不用錢。”王小兵搖手道。

“朱主任,他想請您介紹給馬雲天,跟馬師父學武。”張惠蘭連忙道。

“哦,那好辦!現在我就帶你們去。年輕人,應該學點技藝防身,馬雲天的詠春拳確實不錯。走吧,我們到他的武館去。”朱誌雄倒很爽,便帶著王小兵與謝家化去找馬雲天。

張惠蘭沒有跟去。

到了文化宮,果然找到了詠春拳武館。

那是一個麵積有兩三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場子,麵擺著不少木人樁,看來是用來訓練的。

武館人聲鼎沸,約莫有數十年輕人正在上課,有的相互切磋,有的則在打木樁,看來學員都很有興趣,隻不知他們學到了精髓還是皮毛。

一般來說,學到皮毛的機會比較大。

畢竟,師父的看家本領是不會隨便傳人的,是拿來鎮場子的。

俗話說,教會了徒弟就餓死了師父,也正說明了師父要留一手,才比較保險,萬一與徒弟翻臉了,那還有治對方的手段,不然,真是長江前浪推後浪,後浪死在沙灘上。

彼時,馬雲天與馬豔都不在武館。

是以,王小兵也不認識誰。

在報名處,那位負責報名登記的女文員不知朱誌雄與馬雲天的關係,愛理不理的總裁一吻定情。

朱誌雄則說要見馬雲天,讓那女文員打電話到馬雲天家,叫他到這來一次,那女文員不肯,惹得朱誌雄暴跳起來,一副要打人的樣子,武館的學員都圍了過來,才使他有點收斂了。在王小兵的勸說下,朱誌雄才悻悻地離開了武館,帶王小兵直接去馬雲天的家。

路上,王小兵問:“買什麼禮物去好呢?”

“不用。我跟老馬的關係很好的,這樣去就行了。”朱誌雄道。

約莫十數分鍾之後,便到了馬雲天的家,那是一棟別墅,看來馬家日子過得還不錯。

當馬豔見到王小兵來到她家時,高興得像小鳥一樣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誒,你怎麼找我家的呢?咯咯,在武館那報名就行了。”

“朱主任說來拜見你爸。”王小兵道。

“哦,那你是決定加入我們的武館囉?”她笑道。

“當然,我很期待成為武館的學員。”說話間,他已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馬雲天在睡午覺,還沒下來。剛才開門的是傭人,而馬豔則是在客廳看電視,所以首先與王小兵見了麵。

一會,便有一個身穿黑色袍服的男子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步伐輕健,理著短發,臉部輪廓分明,有如刀削斧劈,雙眼炯炯有神,一看便知是精力特別充沛的人。

此人正是馬雲天。

見到朱誌雄,馬雲天連忙步走了下來,笑道:“朱主任,您怎麼不事先告訴一聲,我好準備酒席來跟你喝兩杯。”

“大家老友,這個就不必了。這兩位小兄弟想跟你學武,我帶他們來見你。”說著,便對王小兵道:“這位就是詠春拳武館的館主馬雲天馬師父,你們想學武,就拜他為師吧。”

“這兩位是?”馬雲天問道。

“我的朋友。他會配製健胃丸,效果很好。”朱誌雄介紹道。

“那行,隻要你們想學,我就全力教你們。明天到武館上課吧。”馬雲天打量一番王小兵與謝家化,道:“你們應該是塊練武的料子。”

“謝謝師父誇獎。師父,這是我跟他的學費。”王小兵掏出了二千塊,遞過去。

“你們是朱主任的朋友,那就收一半吧。”馬雲天收了兩人一千塊。

“我帶你們到武館去看看吧。”馬豔熱情道。

“好啊。”王小兵道。

於是,王小兵與謝家化便跟著馬豔到武館去。

到了武館之後,麵的男學員都圍著馬豔團團轉,可見她是他們心目中的女神。

不過,她對他們不感興趣。

看著馬豔跟王小兵有說有笑,那麼的親昵,其他男學員都投來羨慕或嫉妒的目光。

“剛開始學,都是要練習木人樁嗎?”王小兵見武館有許多木人樁,估計那是每個學員必須練的課目。

“是啊,你知道為什麼要打樁嗎?”馬豔微微側著腦袋,問道。

“不知。”王小兵老實道。

“咯咯,我告訴你吧富家公子流浪漢最新章節。打樁是為了調好身形與手型,不但我們詠春拳,包括南拳許多拳種,都要打樁的,身形要正對中線,手型要守住中線,這是練基本功最好的方法了。平時,你沒有人對練的時候,木人樁就是最好的對手。而且,打樁不用留力,可以全力出擊,不像跟人切磋,要有所保留。而許多實戰中的招式,都是由打樁演變出來的。如果不打樁,隻練單式,那就不好,在實戰中沒有戰鬥力,容易被人打倒。”

馬豔像背書一樣,娓娓道來。

聞言,王小兵明白了。

“誒,現在我是你的師姐了。叫師姐。”馬豔嫵媚笑道。

“哇,那我是要叫大家做師兄?”王小兵掃視一眼,看過電視劇的武裝片子的幫派規矩,後進來的都是師弟,笑道。

“咯咯,是啊。”馬豔露出雪白的貝齒,笑道。

“麻痹,現在教我幾招吧,有沒有降龍十八掌或者鐵頭功之類的?”謝家化以為來到了金庸武俠小說世界。

眾人聽了側目。

“降龍十八掌?”王小兵苦笑道。

“誒,我爸在這的時候,千萬別說這些,我爸聽了會不高興的。這隻有詠春拳,沒有降龍十八掌。”馬豔提醒道。

“麻痹,詠春拳也好,先教我幾招,老子學了回去找人打幾架,看看威力怎麼樣。可惜師父還沒來。”謝家化迫不急待,好像一天就能把詠春拳學到手,然後就可以實戰了。

“練武要持之以。”馬豔道。

“黑牛,你越是想急功近利,就越難學會,慢慢來吧。”王小兵道。

“麻痹,這木人樁有什麼好打的呢,等我來試試看。”謝家化走上去,對著一個木人樁便打起來。

不料,他反應不及,被木人樁打了一下。

“咯咯,現在知道木人樁不好欺負了吧,等你可以將木人樁練到嫻熟的時候,自然就不錯了。”馬豔笑道。

就在這時,程萬出現了。

他是大師兄,在武館有很高的地位,眾學員都向他打招呼。

見到馬豔跟王小兵那麼親昵,程萬心不自在,走過來,淡淡道:“我們武館的規矩是少在這嬉戲,多下苦功練習。”

他明顯是在批評王小兵。

“師兄說的是。”王小兵不想與他作對。

“大師兄,他們剛來,還不熟悉這,我們要多關心他們。”馬豔道。

聞言,程萬掃視一眼,目光落在謝家化的身上,道:“哦,你也是新來的吧?”

“是。”謝家化沒有巴結的意思。

程萬頗為不悅。

“王小兵,你現在將武館打掃一遍吧。”程萬吩咐道。

王小兵已知道程萬是針對自己,有些不高興,暗忖要是不做,那就是明著跟他對幹了,那樣也不好,如果做了,也沒什麼損失,於是笑道:“好。黑牛,我們動手吧。”

“麻痹,我們是來學武的,怎麼來掃地啊?”謝家化不滿道。

“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無限之黑暗勢力崛起全文閱讀。”程萬低沉道。

“師兄,他們今天還沒有正式上課呢,隻是來參觀一下的,明天才來報到。”馬豔也感覺到程萬在為難王小兵,於是幫腔道。

聞言,程萬心更不自在。

“反正他們都會成為我們武館的一分子,不如從現在開始,讓他們知道點規矩,大家說是不是啊?”程萬問周圍的師弟。

“大師兄說得對。”

“有理!”

“不錯,應該是是那樣的。”

……

那些師弟都要給麵子程萬,所以都附和起來。

對於打掃衛生,王小兵倒無所謂,不想與程萬對著幹,那樣對誰都不好,隻要對方的做法不太過分,那都可忍受。

但謝家化就不同了,他向來是一個比較不羈的人,第一天來報到,不是練武,而是被叫去掃地,他老大不高興,心憋了一股氣,倒有點像要打人的神情了。

“叫你掃個地,就瞪人,什麼態度啊?”程萬也瞪著謝家化,沉聲道。

“黑牛,算了。”王小兵勸道。

“麻痹,我不掃,我是來練武的,不是來掃地的。”謝家化雖不是聰明人,但也能感覺出程萬是有意來整自己與王小兵,才會不願意的。

其實,平時在學校,輪到他值日打掃衛生時,他還是很勤的,經常是一個人做兩個人的活,從來不偷懶。

“那你們掃不掃嘛?”程萬冷道。

“大師兄,師父叫我帶他們來參觀一下武館,熟悉一下環境,別這樣子啦。”馬豔連忙斡旋道。

“師妹,我知道你有意幫著他們,何必呢,你說不用就不用囉,又用師父來壓我,你對外人比對我還好。”程萬心酸溜溜道。

“大師兄,看你說哪去了!”馬豔微微撅著紅唇,道。

武館的人都知道程萬對馬豔有意思,所以當馬豔與王小兵那麼親昵的時候,眾人便知道會有事發生了。

如今,果然應驗了。

程萬怎麼也想不明白馬豔為什麼看不上自己。

每當馬豔幫著王小兵時,他就更感到失落,想著自己喜歡的人卻是不喜歡自己,頓時興味索然。

“師妹,你明顯是幫他們對付我。”程萬灰頭灰腦道。

“大師兄,他們是我爸的好友介紹來的,剛剛去了我家,我爸叫我帶他們來這參加一下。怎麼騙你了啊?”馬豔氣咻咻道。

聞言,程萬心涼了一截。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2 23:24:33  .exectimeㄩ0.181鏃